第14章 第 14 章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4章 第 14 章

    于子明:“方高旻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你也不会放过我,但你杀不了我,我也不怕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他摆出胸有成竹的表情说:“只要我一个指令下去,所有人都会知道玉石走私的证据是你捅出去的。”

    “不说那些损失惨重的人有多恨你,就是贺家,拼了命也会弄死你。破船还有三千钉,贺家倒了,杀你还是很轻松的,不需要方家出手。”

    于子明笑笑:“我要是你,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傅嵊闹离婚。没有傅家庇佑,多的是人想出口气。”

    何远:“你不怕我先下手杀你?”

    于子明指了指不远处的保镖:“都是保护我丈夫的退伍军人,一个个身手了得。”

    何远握住吃甜点的不锈钢刀叉,指尖抵着锐利的一端,抬眼看于子明:“他们可能来不及。”

    于子明起初还是胜券在握的镇定,慢慢在何远阴冷的目光注视下露怯,不由自主觉得何远当真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刺杀他,哪怕保护他的人再多,也不可能在瞬间冲过来保护他。

    于子明收起笑,觉得不能继续刺激何远,他们这种人一旦走投无路就是容易极端。

    不过,他刚才提起季常刻意刺激何远,何远表现平静,直到提起傅嵊和傅家才表现出激烈的情绪,看来何远也没他想象中的那么看重季常。

    听说方高旻跟何远关系不好,跟和北嘉来往甚密,估计弄死方高旻,私心占大半,反而不是真心为季常报仇。

    这倒好办了。

    “我只是想跟你谈笔交易。”

    何远挑眉。

    于子明:“你知道的,Omega脆弱,没有安全感,beta不一样,不需要信息素、不需要alpha也能活下去。我当初,只是太没有安全感,冲动之下做错了一点事,但是真正做错事的人不是我啊。害死beta的人不是我,逼得他求助无门的人也不是我,是方高旻和方家,你找我找错了。”

    何远用别样的目光重新打量于子明,诧异于天底下还有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连教唆策划杀人都可以这么推干净。

    “你想谈什么?”

    一时间,何远好奇于子明口中的交易。

    于子明看了眼他手中没放下过的刀叉,稍稍往后仰,有意无意护着脖子大动脉的地方,“你认识季白书?”

    何远一顿,不动声色:“跟他有关?”

    于子明:“对。”

    何远的心迅速冷下来,差点就想在此刻将手中的刀叉狠狠插1进于子明的脖子。

    于子明一心注意何远手中的刀叉,没留意他的表情,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何远的反应,只要说服对方答应合作就行。

    “你没有傅家的保护,谁都能整死你。但我能保证你的平安,还能帮你说服和北嘉接受你的存在。”

    “帮我说服和北嘉,接受我的存在?”何远一字一句重复。

    于子明:“傅家不满意你,傅嵊跟你离婚,不就是为了和北嘉?”

    “你不知道傅嵊做过的那些荒唐事?你不知道他很宝贝一个beta?”何远说。

    这些事还都是方稷刻意散播出去的,于子明不可能不知道。

    于子明笑了笑:“六年感情,一时难断,我理解。但是傅家不会允许一个beta占着傅家长孙伴侣的位置,那个位置属于Omega,我知道你们离婚一定是傅家干预,傅家不会让你再接近傅嵊。那如果Omega同意呢?我想傅家会让步。”

    “同意?同意我当情夫?小三?”何远漫不经心地说着,“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和北嘉凭什么听你的?他跟你什么关系?”

    于子明:“你只要知道他会听我的话就行。”

    傅嵊说过和北嘉的出现不是偶然,那就是有人刻意送过来,制造他们的偶遇,试图利用和北嘉牵制傅嵊,也许还想逼他在换届中站队。可惜失败,虽有方稷投诚,动怒的傅嵊却站队王元燿的父亲,而傅嵊站队哪一方,哪方就有更大胜算。为了掣肘,也为了扳回一局,刻意送来和北嘉的那人会想办法搞垮傅嵊,或向军界另投橄榄枝。

    最好的对象就是傅嵊的政敌。

    何远此前猜出方稷背后靠山的身份,却没料到和北嘉跟这些人的关系,只以为和北嘉是傅嵊的政敌故意送过来,现在经于子明这么一说,也许真正制造偶遇的人是方稷背后的靠山。

    而于子明话语里充满对和北嘉的不以为然,似乎一句话就能命令和北嘉让出丈夫给另一个beta,也非常笃定傅嵊会跟和北嘉结婚,他哪来的这份底气?

    何远回想他调查到的于子明的身份资料。

    于子明的父母是商人,在首都非富即贵的各个圈子里其实还排不上号,就算嫁给方稷,以现在捉襟见肘的方家不足以支撑他的底气才对。

    难道于子明跟方稷的背后靠山有什么关系?

    何远:“为什么问季白书?”

    于子明应该认不出季白书,也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他为什么提季白书?

    “我听说季院士研究出一种新型抑制剂,可以延长AO的发1情期,安抚他们的信息素,还对信息素紊乱综合征有一定的治疗效果,已经有一支军队秘密实验该试剂……你是季院士的朋友,这试剂是不是真的?”

    提及试剂,于子明也顾不得是否会被害,倾身过来压低声音询问。

    何远面色无差,心中掀起波澜,季白书的新型抑制剂对信息素紊乱综合征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信息素紊乱综合征是自人类分化ABO后出现的无药可救的病症,每个人或多或少会得信息素紊乱综合征,尤其AO更容易受到信息素紊乱的影响,造成心理和精神的双重伤害,进而破坏身体机能,除非信息素契合的AO相互标记,但即便是大数据时代也很难作到完全匹配。

    如果有一款抑制剂可以做到对人的身体和精神无害,而且起到一定的治疗效果的话,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之前季白书告诉过他新型抑制剂的事,但他以为只是抑制AO的发1情期,并没有过多关注。

    “是不是真的?”于子明见何远沉默,忍不住催促。

    何远往后靠着椅背,扬起笑说道:“是真的。”

    于子明眼睛一亮,“何远,你是聪明人,从你弄死方高旻还能全身而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你也报复方、贺两家,报复方高旻和贺星文,你也算替季常报仇了,恩情也该还完了。现在你应该考虑你自己,你的未来、你的丈夫——如果你带着季白书和新型抑制剂过来,我保证你还能拥有从前的地位。”

    何远:“你不知道季白书的丈夫是哪一边的人?”

    于子明笑说:“所以我找的人是你。新型抑制剂才是我们想要的,季白书来不来不重要。”

    何远:“你的建议?”

    于子明:“听说你可以自由出入季白书的实验室。我们只需要一支试管。”

    何远:“我拒绝呢?”

    “没关系。”于子明看向季小吉的学校说道:“我们还有其他方案。”

    何远杀心顿起。

    他本来觉得今天不是动手的好时机,本不想动手的,他有许多周全的计划,可以逐步进行,不必太仓促,他本可以全身而退,像弄死方高旻那样,仇人心知肚明却奈何不了,连法律也不能判他有罪。

    可是于子明不该在时隔六年后,再次对季白书和季小吉下手。

    何远起身:“走吧。”

    于子明愣了下:“现在?”

    何远瞟他一眼,一边走一边说:“只有这个机会,刚好今天季白书让我带他儿子去办公室,怕我到地方后找不到人,给了我去实验室的权限,只有中午一个小时的时间。过了这个时间,权限失效。你可以跟来,也可以拒绝,反正只有这一次机会。不过方太太,富贵险中求。”

    于子明沉着脸思索片刻,看向几个人高马大、经验丰富的保镖,再看何远瘦瘦高高身材单薄,如何耍诡计也打不过他这边绝对的武力震慑,咬咬牙答应下来:“走!”

    一行人离开咖啡厅,服务员出来收拾餐桌,却怎么也找不到吃甜品的刀叉,要知道他们咖啡厅的刀叉都是老板特意定制,用特殊金属材料制作,价格昂贵,平时明防暗挡就怕有顾客偷刀叉,没料到那个看上去挺有钱的人居然也会偷刀叉!

    服务员当即报给老板,说丢了一柄刀叉,但事故处理暂时因午休流入的大量客人们而搁置,直到黄昏空闲时间才得以拉监控查看。

    而这时候,何远跟于子明一起失踪,方家先得到消息,之后才是傅家。

    与此同时,医院所有的体检报告出来,只有何远那份没人来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信息素骗局》,方便以后阅读信息素骗局第14章 第 14 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信息素骗局第14章 第 14 章并对信息素骗局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