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松林鬼屋(新生赛)


类别:综合其他 作者:桃发财 本章:第33章 松林鬼屋(新生赛)

    南镜捡起地上的运动校服, 他们班今天要体测,所以是一定要去换运动校服的,最重要的是, 刚才在更衣室南镜跑的太急,把学生证和寝室钥匙全都落在了里面。

    手指抓紧运动校服,南镜看着昏暗的走廊, 他咽了下口水,看向白观音如雕塑一样无暇的侧脸,有些迟疑地问:“白观音,你能不能陪我进去拿一些东西, 顺便……换一下衣服?”

    换衣服?

    白观音微侧头撩起薄薄的眼皮看了眼南镜, 南镜本来瓷白的皮肤现下已经是惨白,淡红色的唇紧紧抿着,浅色的瞳仁不安的晃动, 很明显就是受了惊吓。

    南镜嗓音有点强压下的抖:“可, 可以吗?”

    白观音敛眸点头,径直朝着更衣室走去。

    看着白观音挺拔的身姿轻描淡写走向更衣室,莫名就多了一种很奇异的安全感,南镜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小跑几步跟在白观音的身边。

    通往更衣室的路大概要走五六分钟, 平时很快就能走到, 现在因为刚才的事情,南镜觉得异常地难熬,走廊里有些阴暗潮湿的空气吸进肺里,让整个身体到手指尖都是凉的。

    “到了。”走在前面的白观音突然止步, 南镜头磕在他的肩胛骨上, 一股凛冽荷香冲进鼻子, 白观音那肩骨好像动了一下。

    “对不起,”南镜赶紧退后半步,有些紧张地从白观音的背后往更衣室里面看去,更衣室里面依旧没什么人,小窗口里细碎的阳光洒进来,看起来非常寻常,没有刚才他看到的那个四肢扭曲的鬼影。

    难道刚才是自己看错了?

    攥紧自己的运动校服,南镜走向自己的柜子,先把学生证和寝室钥匙拿到手上,赶紧关上柜子。

    本来拉开自己校服外套准备换衣服的南镜顿了一下,男生的更衣室是有专门的房间供更换的,不过基本大家都不会去专门的房间,而是随手换下就行,反正都是男生又不会怎么样。

    但现在……南镜陡然意识到自己有个男朋友。

    现在开口让白观音离开反而更奇怪了,明明只是换个衣服,要是开口了反而像是真的有点什么一样,南镜以自己的思维想了下,觉得开口比不开口还尴尬。

    侧了侧身,南镜抿下唇,直接把外套拉开,蓝白色的外套挂在南镜有点瘦削的肩膀上,南镜手脚飞快把里面的白衬衫解开折叠好放进柜子里,然后非常迅速地把白色T恤套到自己的身上。

    白色的棉质T恤有些宽松,更衣室里面很凉,南镜打了个哆嗦,快速把自己的校服外套穿好。换裤子就简单很多,要不到半分钟南镜就把蓝色棉质中短裤穿上。

    白观音仔仔细细打量了整个更衣室的构造,没发现任何怪异的地方,他侧过身,正好看到认认真真低头在系裤子腰带的南镜。

    更衣室里面只有三排灯光微弱的白色长电灯,整个更衣室又大有昏暗,上面看着一个装着铁栅栏的小口里面透出一点光。

    南镜站在昏暗的环境里,反而显得皮肤异常的白,白T恤垂在腰部,顺着淡蓝色的中短裤下去,是两双又笔直又修长的白皙的腿,小腿挺细的,又细又直,大腿有一点肉,中间过度的膝骨突出,带着一点微红色。

    腿倒是挺直的。

    系好裤子后,南镜抬头,看到白观音冷淡看着他,南镜头皮一紧,一瞬间以为自己后面又有什么黑影,有些紧张地说:“我后面有什么吗?”

    “没什么,”白观音收回目光,淡声说:“现在去上体育课吧。”

    尽管白观音说没有什么,南镜依旧还是有点紧张,他赶紧把柜子关上,套上校服外套,小跑着走到白观音的面前,两人一路没说话走出去,刚出体育场阳光洒落下来,南镜终于觉得自己的身体彻底回暖了。

    他们俩的体育课不在一个地方上,南镜要去自己的班级,往前跑了两步,南镜想起什么猛地回身,黑色软发动了动,他抿抿唇对白观音说:“谢谢了啊,等会儿请你吃小食堂。”

    松林高校的食堂条件很好,平时窗口打饭已经荤素皆有,小食堂就更好吃,有粤式的点心和煲仔饭,还有铁板烧,甚至有小火锅,南家不给南镜钱,南镜平时都舍不得在小食堂吃的。

    没等白观音的反应,南镜挥挥手跑远了。

    苗金栗早就在操场上等着南镜,看到南镜从白观音的身边过来,挑挑眉说:“你和白观音从更衣室出来的啊,干什么了?”

    南镜迷惑:“没干什么啊……”

    能有什么好干的,除了换衣服……而且他不知道是不是精神不太好,还看到了那么惊悚的东西。

    “哇,”苗金栗惊讶:“你俩都成年了,还啥都没干啊,我以为……”

    南镜:……

    他好无语,算了,南镜懒得深究了,他反正准备笔仙玩了之后就和白观音提分手,然后那个所谓的转校生他也不掰扯了,考个大学找份工作过点日子他觉得挺好的。

    苗金栗把手搭在南镜的肩膀上,一边往体测的地方走一边闲聊说起:“你知道最近那个一班的那个转校生吗?好夸张,一来学校就收遍了整个学校的情书,成绩也在光荣榜的前排。”

    “搞得挺多男生看不惯他的,好像姓谢,叫什么谢翊。”

    南镜听到谢翊这个名字心止不住地跳了跳。

    刚才一批学生的体测枪声刚刚打响,苗金栗指了指不远处:“喏你看,那就是谢翊,一堆人围着看他打篮球,现在校内篮球赛,他是一班的主力。”

    南镜顺着苗金栗的手指像不远处看去,正看到一个身体修长的少年穿着白衬衫,白衬衫的袋口上挂着金银的胸链,眉眼有种神性的温柔。

    隔着篮球网的铁网,南镜看到少年随意接过接过篮球,猛地跳起,一个近乎于凶狠的三分上篮,场上瞬间充斥着口哨和掌声。

    跟白观音几乎要割伤人的凛冽不同,少年虽然看似温柔,但那种逼近笼罩似的强势的掌控感让人看到他的一眼就被摄住,让人止不住地……想要臣服。

    谢翊看到南镜的眼神,眼神仿佛被金色的阳光镀过,带着温柔的控制感。

    南镜被这个视线接触的时候,像是过电一样,整个身体颤栗了一下。

    与此同时,就在谢翊看向南镜的时候,整个学校的摄像头全部炸开,原本还能凭借一些场地上放着的摄像头观看比赛的情况全部黑屏。

    【我靠??怎么回事?我还想看白观音!】

    【他妈的南镜纯靠美色上位呗】

    【笔仙肯定有问题】

    【这个谢翊是谁???怎么还没出现我就看不到了】

    【那个……弱弱说一句,谢翊好像是一个大佬的名字,好像这次比赛大佬亲自参加了,我只是听说啊是听说啊】

    【南镜好贱,又是白观音天师有关系,又是和大佬有关,真就纯躺赢呗】

    【现在玄门专出废物了】

    【三年前这个松林高校发生了什么有人查到了吗?我好想看他们玩儿笔仙】

    【查到了,松林高校当年就是死了七个学生,相继死亡的,每个学生都被砍掉了身体的一个部位,最后……好像是被拼成了一个人形】

    【那不就是对应玩笔仙的七个学生】

    【第一个死的肯定是南镜吧】

    ……

    南镜在谢翊看过来的时候,紧急避过了眼神,直接背过身朝着体测的方向走,他很紧张地呼吸了几下,南镜感觉自己心脏被攥紧了,整个人都像是被丢到岸上的鱼,跳的好厉害。

    难道这个谢翊给他下药了?

    苗金栗疑惑地赶了几步追上南镜:“你怎么了南镜?”

    南镜缓了一口呼吸,强作镇静地说:“没什么。”

    之后他肯定会躲着这个谢翊走,好恐怖。

    苗金栗闻言也没在意,他俩体测的号在最后面,于是坐在双杠上晃着腿看了会儿别人体测,等到南镜体测完,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南镜想到刚才跟白观音说的话:“糟了!我说要请白观音吃小食堂的。”

    他刚才说要请白观音去小食堂吃饭的,但是现在白观音肯定已经下课了。

    南镜着急地往其他班上体育课的地方看了看,已经没人了。

    空荡荡的操场上被如血的夕阳笼罩着,明明刚六点钟,操场上除了最后测完的南镜和苗金栗,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显得空旷又诡异。

    南镜很浅的我皱了下眉,他迟疑道:“苗金栗……你觉不觉得哪里不对?”

    好像是这些学生和老师全都是按照某种轨迹行动一样的,按理说现在就算是吃饭的点,肯定还是会有在教室里磨蹭的学生从操场经过走向食堂的,或者也有不想吃饭不想去上课的学生逗留在这里。

    但是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

    苗金栗神经粗,拿起自己买的汽水灌了一大口,大大咧咧道:“哪里不对?”

    “放心啦,白观音不会怪你的,你跟他发条消息解释下,走吧,去小食堂。”

    哪里都不对。

    南镜提着一口气,还是跟着苗金栗朝着小食堂走去,他现在不想再去更衣室换衣服了,虽然之前可能是他看错了,但是南镜还是排斥过去。

    夕阳落下来,南镜没发现的是,阳光下他的影子正在慢慢变淡。

    走上小食堂,南镜还没说话,苗金栗就指着窗户边的一个气定神闲的身影说:“你看,白观音在窗边等着你呢,我就说他不会生气吧。”

    南镜看过去,他刚准备抬步走向窗边,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回头,正看到谢翊穿着白衬衫从夕阳湮灭的另一侧窗户走过来,侧眼看过来的时候,那双眼神是幽深的,让人溺死的温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方便以后阅读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第33章 松林鬼屋(新生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第33章 松林鬼屋(新生赛)并对五个灵异大佬争着要娶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