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怕


類別︰現代都市 作者︰空留 本章︰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怕

    </p>

    沒多久,林凱打電話過來匯報徐麒麟的消息,“他來過喻州三次,加上這次是第四次,都是中秋節,其他時間基本都在慶市,過年也是,很少去京城徐家。”

    “確定都是中秋節?”

    “確定,還有一個奇怪的情況。”

    林凱道︰“從能查到他的出行信息開始顯示他只去過喻州和京城,其他的生活軌跡都在慶市,不說他和徐家是什麼不清不楚的關系,就是一個平常人,一個九零後,天天固守在一個城市的也少,就算工作了出去游玩總也有的,他沒有。”

    “我記得之前查他的時候查到他一直是在慶市念書,大學也是在慶市一個二流學校上的。”

    “對,除了喻州和京城有限的幾次出行,他沒有離開過慶市。”

    夏樂起身在車廂里走動,“你覺得是不能還是不願?”

    “我在慶市盯他的那段時間發現他身邊一直有人,當時我以為是徐家派去保護他的,現在換個方向想,有沒有可能那不是保護他,是監控?”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就要考慮另一個層面,徐麒麟是知情的嗎?

    他願不願意被監控?

    他被監控的價值又在哪里?

    還有,監控他的是誰?

    小徐家在這其中又是一個什麼角色?

    如果這些都成立,徐麒麟的囂張狂妄是他的保護色還是本色?

    如果是保護色,那他撞人惹上你,明知道鄒家是什麼家庭還動他們兄弟,通過他們來惹上我,以及後來的激怒我把事情鬧大……他的目的是什麼?”

    “隊長,如果按照你這個思路這個人藏得可深了點。”

    “對我稍有關注的都知道我最近在喻州。”

    夏樂拉開窗簾,陽光傾灑進來,天晴了,看起來天氣還不錯,“他如果真是別有用心,那他就該來惹我了,把他從小到大的事都給我刨出來,讓人分析他的性格,他現在會藏不代表以前也會。”

    “是。”

    放下手機,夏樂從冰箱里拿了瓶水出來冰在臉上,她和徐麒麟一直沒有正面接觸過,如果親眼見過這個人她未必看不出來他有問題,林凱沖鋒陷陣沒問題,這些細節問題一直就不是他負責的,這是她的疏忽。

    打通施浩然的電話,對方不等她問就匯報道︰“和二隊三隊四隊隊長都聯系上了,二隊三隊各一百人,隨時等候行動命令,四隊二十人明天會隨劇組車隊過來,四隊長說他的隊長之職只是暫領,會合後四隊歸入一隊,由你領導。”

    “知道了,讓他們明天進入喻州後收著些,別讓人一眼就看出來是個當兵的,實在不行就裝成退伍兵。”

    “是。”

    鄭子靖坐在沙發里不打擾她,看著她把事情一點點理順,又將事情安排到位,將所有情況都掌握在手里,有這個掌控全局的能力,就是給她個大企業,只要給她時間她未必接不住。

    直到晚上十點多結果才給過來,並且是陸春陽親自打來電話告知,“我讓四組人做的分析,答案相同,他在裝,這個人問題很大,我讓人徹查了他,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他不是徐知軍的私生子,可他到底是誰家的查不到,時間太久遠了,當年就是徐知軍把他放到了慶市,這些年又一直照顧有加才會傳出那樣的傳聞。”

    夏樂沒有說出來自己那些沒有證實的推測,“我會留意他。”

    “固定的時間點去同一個地方,這個值得細究,你看看這根藤能不能順便摸一摸,不勉強行事。”

    “是。”

    “有任何發現你直接向我匯報。”

    “是。”

    “夏夏。”

    看她掛了電話,鄭子靖揚了揚自己的手機,“章惠女士要求通話。”

    夏樂面上神情一松,看鄭先生按了免提連忙走過去乖巧喊人,“伯母。”

    章惠聲音里帶著笑意,“乖,拍戲辛不辛苦?

    我看天氣預報喻州下雨了,沒有拍什麼雨戲吧?”

    “沒拍,今天休息。”

    “是該休息,叫你拍都不拍,咱們也耍個大牌。”

    “是,听您的。”

    章惠笑得很開懷,太乖了,太听話了,要是小小的就在身邊長大,她一定把她打扮得年畫娃娃一樣可愛。

    說說笑笑後章惠閑聊一樣說起徐家,“徐知軍的爺爺是個老革命,念過書,會寫會算,後來解放後一直被重用,算得上是步步高升,動亂那些年暗中幫了不少人,到了他父親那一輩政治資本就已經不低了,但是他父親本事不大,老爺子看得長遠,沒將希望放在兒子身上,而是把孫子帶在身邊精心培養,資本也都攢著給了他,徐知軍也沒讓他失望,把徐家帶到現在這個地步,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沒有兒子。”

    章惠笑了笑,“都說這徐知軍怕老婆,背著老婆在外邊有個私生子,夫妻關系不好,其實我覺得他們關系挺不錯,兩口子關系是不是好不用听那些有的沒的,看妻子就知道了,他老婆我見過幾次,風風火火的一個女人,眼神卻非常平和,臉上紋路上揚,說明她平時很愛笑,生活得開心的人才會常常開懷,夫妻關系不好能讓她那麼高興嗎?”

    “徐知軍是個什麼樣的人?”

    夏樂問。

    “不讓人討厭的人,據說很有想法,每次的建議都能提在點子上,自控力不錯,一路走來不該沾手的半點不沾,比較難得。”

    章惠笑,“不過朋友給了我一張挺有意思的照片,我發到小四兒微信上你們看看。”

    手機震動了一下,夏樂手快的點開圖片,年輕的女孩舉著酒杯,手指上巨大鑽戒矚目。

    “看到了嗎?”

    “鑽石戒指很大。”

    “……看她從衣領里跑出來的心型吊墜,我在拍賣名冊上看到過,名為‘少女之淚’,我不說它有多好,說了你們也不懂,當時起拍價一億八千萬,後來成交價是三億多,買家一直沒露面,我沒想到最後會在徐家長女的脖子上看到。”

    這個信息從側面能說明許多問題,夏樂多看了一眼吊墜,覺得這個人簡直是扛了一屋子錢在身上,“謝謝伯母,您費心了。”

    “自家人不說這個,小樂,萬事注意安全,恩?”

    “恩,我會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最佳詞作》,方便以後閱讀最佳詞作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最佳詞作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怕並對最佳詞作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