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領域?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離心斷魂 本章︰第九百三十章領域?

    “宗主大人,還輪不到你這個垃圾來評價!”覆海大聖直接冷哼一聲,然後毫不客氣的出聲說了一句,眼中滿是鄙夷之色。

    隨後,覆海大聖的身影再次消失在原地,他突然出現在了馬通的面前,狠狠一掌拍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轟隆!”

    空間再次破碎開來,馬通的嘴角滿是鮮血,整個身子瞬間被拍飛出去很遠。

    “這家伙為什麼會這麼強?他真的是天尊嗎,為什麼我面對他的時候,有一種面對大帝的感覺!”馬通深深的吸了口氣,他自言自語的出聲說了一句,神色很是低沉。

    馬通自身也是天尊境界,但是他這個天尊和覆海大聖相比起來,卻是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仿佛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一般。

    馬通作為御獸聖宗的當代聖子,他的天賦可以說是十分的強悍,但是卻完全不能和覆海大聖相提並論。

    覆海大聖的實力,實在是強得有些離譜,令馬通感到非常的難以置信。

    “此人絕對不能力敵,而且就算我僥幸贏了他,他的身後還有著天帝宗和袁弘,我得趕緊想個辦法離開這里才行!”馬通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在心中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神色十分的陰沉。

    當覆海大聖再一次出現在馬通身旁的時候,他已經提前有了一些察覺,于是便急忙偏了偏自己的身子,躲過了覆海大聖的攻擊。

    不過即便如此,覆海大聖攻擊時帶起的掌風,還是攻擊到了馬通,將他的整個身子再次掀飛。

    馬通本來就受到了不輕的傷勢,如今傷上加傷,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淒慘,渾身鮮血淋灕。

    “你怎麼不還手?”覆海大聖出現在了馬通的身前,他微微皺了皺自己的眉頭,然後很是疑惑的出聲說了一句。

    “………”馬通在听到覆海大聖的話後,他的心中非常無語。

    我倒是想還手,但是哪有機會啊!

    “有自知之明,倒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不過,你都還沒有與我動手,怎麼就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覆海大師緩緩搖了搖頭,然後語氣悠悠的說了一句,眼中滿是不屑之色。

    現在的這些家伙,和

    十萬年前的那批人,簡直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以前的自己,可是一個人直面一整座聖地玄門,都沒有退縮!

    “我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何非要與我為敵?”馬通勉強站直自己的身子,然後面色陰沉的說了一句,心中滿是怒火。

    眼前這家伙,當真是欺人太甚!

    “這可怪不得我,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來自御獸聖宗。”覆海大聖看了馬通一眼,然後語氣悠悠的說了一句。

    “該死!”馬通在听到覆海大聖的話後,他的拳頭握得嘎吱作響。

    馬通深深的吸了口氣,一尊法相緩緩從他的身後浮現而出,散發出無比恐怖的驚人威勢。

    那法相的模樣看起來十分駭人,是一頭似龍非龍的生物,身上有著極其驚人的氣息,仿佛來自于未知世界一樣。

    “天地法相嗎?”覆海大聖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嘴角緩緩帶上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身色很是玩味。

    若是比起法相強度的話,他覆海大聖還從來沒有怕過任何人。

    只見覆海大聖緩緩向前邁出一步,身上帶起一股極其恐怖的駭人氣息。

    隨後,一尊無比霸氣的法相,緩緩從他的身後浮現而出。

    那是一尊蛟龍模樣的恐怖法相,它的身旁有滔天巨浪不斷浮現而出,仿佛要淹沒整個世界一般。

    “天罡三十六法相之一,覆海龍蛟?”馬通在見到這一幕後,他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楮,然然後滿臉駭然之色的說了一句。

    這覆海龍蛟是覆海大聖的成名法相,有著極其恐怖的駭人威能,絕對不容小覷。

    那頭氣勢磅礡的蛟龍突然仰天飛出,然後直接來到了馬通那尊法相的身後,對著它張開血盆大口。

    “吼!”

    極其驚人的龍嘯聲,從那頭蛟龍的嘴中傳出,一大片汪洋巨浪在虛空之中不斷衍生,最終向著馬通的天地法相撲殺而去。

    馬通的那尊天地法相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但是奈何他的力量,完全無法與覆海龍蛟抗衡,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一點點吞沒。

    “覆海領域,開!”覆海大聖完全沒有任何想要放過馬通的意思,他再次冷哼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

    一個十分虛幻,若有若無的小世界,從

    他的身旁衍生而出,最終直接將整片空間全都覆蓋在了里面。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你居然已經掌握了領域之力?”馬通在見到這樣的景象之時,他整個人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滿臉的駭然之色。

    領域之力,可不是誰都有資格掌握的,即便是馬通這樣的絕世天才,也遠遠不夠格,甚至直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頭緒。

    據說只有大帝境界的強者,才有資格初窺門徑。

    馬通十分惶恐地抬起自己的頭,他感覺整個天穹都仿佛要對著自己轟然落下一般,無數滔天巨浪不斷出現,似乎隨時都會將自己淹沒。

    一種深深的無力之感,從馬通的心底緩緩浮現而出,直接籠罩出了他的整個身軀,讓他的內心變得惶恐不安起來。

    在馬通的記憶當中,即便是自己之前見過的那些大帝強者,也沒能給他帶來如此恐怖的壓力。

    這位大名鼎鼎,被整個御獸聖宗都視為夢魘的覆海天尊,果然非同凡響。

    極其恐怖的壓力襲來,令馬桶整個人感覺如墜冰獄,整個身體都開始情不自禁的瑟瑟發抖起來。

    陳曦在見到這一幕後,他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沒想到這覆海大聖的實力,居然強到了如此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雖然自己曾經也和覆海大聖交過手,但是那時候的覆海大聖,不過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尸體罷了,一身實力根本發揮不出多少。

    而此刻的覆海大聖,才終于發揮出了一些他真正的實力。

    覆海大聖不愧是袁弘的結拜兄弟,雖然此刻的境界不算多高,但是實力卻極其恐怖。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萬古第一仙宗》,方便以後閱讀萬古第一仙宗第九百三十章領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萬古第一仙宗第九百三十章領域?並對萬古第一仙宗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