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春風滿園(告一段落)


類別︰言情小說 作者︰關關公子 本章︰第三章 春風滿園(告一段落)

    從岳麓山折返,再次回到長安城,已經到了二月中旬。

    徐丹青名頭太大,進了長安城能不能活著出去都是個問題,在城外便和許不令分別,獨自找地方落腳去了。

    許不令帶著小桃花和陳思凝,快馬加鞭前往魁壽街,走到半道的時候,陳思凝擔心自個的螺螄粉鋪子,想要過去看看。

    許不令作為相公的,總不能不陪著,便折身一道前往了大業坊。

    二月初春,華燈初上。

    狀元街上燈火如晝,非常熱鬧,龍吟閣里正舉辦著新春詩會,門口文人士子摩肩接踵,而僅僅一街之隔的‘柳州螺螄粉’,門外同樣人山人海,食客甚至在小二的招呼下排起了長隊,一直排到了青石巷的入口。

    陳思凝正擔心自己的鋪子被滿枝折騰得面目全非,瞧見這熱火朝天的一幕,愣在了大街上,遙遙看著那棟三層高樓,有些不敢確認那是自己的鋪子。

    小桃花也滿眼意外,驚嘆道︰“滿枝姐果然厲害,這才幾天功夫啊,生意弄這麼紅火。”

    許不令坐在陳思凝的背後,對這場面倒是不稀奇,畢竟滿枝武藝不行,腦袋瓜可不是一般的聰明。他騎著馬走過長龍般的隊伍,含笑道︰

    “思凝,怎麼不說話了?”

    陳思凝愣愣望著遠處的鋪子,有些難以置信︰

    “這是我的鋪子?才半個月,生意怎麼可能變得這麼紅火?”

    許不令掃了眼,見街上排隊的食客,大多都體格健朗,其中不乏攜帶兵刃的江湖客,搖頭道︰

    “估計是把祝伯父拉出來撐場面了,走過去看看。”

    陳思凝也覺得是如此,連忙從馬上跳了下來,小跑到了三層高樓的外面,踮起腳尖觀望。

    鋪子外面被圍得水泄不通,正中還搭了個台子。

    許不令走到跟前,抬眼看了下,卻見一個長安城的名嘴站在上面,頗為傲氣地說著︰

    “……劍聖祝六劍法心得,十兩銀子一本,凡是在本店用餐,可打八折,每天前一百名附贈劍聖親筆題名,先到先得,賣完即止;凡在本店消費滿十次,另獲打鷹樓主厲寒生習武心得購買權,同樣十兩,童叟無欺……”

    陳思凝听見這話,瞪大桃花美眸,有些不可思議︰

    “還能這麼整?這不把祝大劍聖的名聲全敗壞了?”

    許不令對此倒是無所謂,負手而立旁觀,含笑道︰

    “祝前輩和厲前輩,本就和傳統江湖世家的‘父傳子、師傳徒’不同,開武館便是為了有教無類,把自身武學理念傳于天下,寫的心得肯定不是隨手敷衍了事,尋常時候千金難求,十兩銀子的門檻,已經等同于做慈善了。”

    陳思凝點了點頭,可想想又覺得不對︰

    “我這是賣螺螄粉的鋪子,滿枝這麼一折騰……”

    “這叫異業合作,一看你就不會做生意。”

    許不令輕笑了下,帶著陳思凝和小桃花,從鋪子的側門,進入了三層高樓之內,抬眼便瞧見劍聖祝六坐在大廳上首,給粉絲簽名。

    偌大廳堂里雖然座無虛席,但氣氛出奇地嚴肅,所有食客面前都放著一碗螺螄粉,眼神灼灼細嚼慢咽,生怕被當代劍聖給看扁了,雖然味道有點古怪,但大廳里也沒有出現嫌棄的目光,反而有很多眼前一亮的眼神。

    陳思凝瞧見這一幕,總覺得怪怪的,可心里也不乏小小的成就感。她和許不令一道,來到鋪子的三樓賬房,推開門一看,差點被晃得睜不開眼。

    只見不算太大的賬房里,銀子堆得和小山似的,祝滿枝盤坐在銀山前面,滿眼小財迷的模樣,把銀子放在木箱中,還在念叨︰

    “這是我的,這是思凝的,這是我的……”

    寧清夜和剛剛放學的松玉芙也被拉了過來,坐在書桌前幫忙記賬。

    陳思凝看著房間里的小銀山,驚訝道︰

    “滿枝,你這是搶了銀庫不成?”

    “思凝?小十二!你們回來啦?”

    祝滿枝听見聲響,連忙從地上站了起來,拿著一錠銀子跑到跟前,挺了挺鼓囊囊的胸脯,頗為得意的道︰

    “相公,猜猜我這幾天掙了多少?”

    許不令抬手捏了下能干的小滿枝,眼神贊許︰

    “至少得一萬多兩吧?”

    祝滿枝排開許不令亂摸的手,輕哼道︰

    “太小瞧我了,足足三萬多兩銀子。都不用宣傳的,我只是給緝偵司打了聲招呼,所有長安城的狼衛都聞風而至,搶著買。虎台街的武館學徒,進來都找不到座位,光是訂金都收到五月份兒了。”

    陳思凝顯然被打擊到了,抿了抿嘴︰

    “滿枝姐真厲害。”

    “那是自然,這里面有一半是你的,本枝最講信義,你沒回來我可是一文錢都沒動。”

    祝滿枝滿眼得意,拉著陳思凝,一起數起了這幾天的戰績。

    松玉芙一直擔心著岳麓山的事兒,見許不令回來,放下了賬本和毛筆,起身走到跟前,把許不令拉到賬房外,柔聲詢問︰

    “相公,外公可安好?”

    許不令也不知道那糟老頭子是死是活,不過以現場痕跡來看,出事的可能性很低,說是得道成仙的可能還大些;不過怪力亂神的事兒當作解釋,顯然不太好。他稍微思索了下,含笑道︰

    “外公沒事兒,只是帶著弟子雲游去了,給我留了本書,你徐師伯也來了長安,過幾天我帶你去拜訪一下。”

    松玉芙知道外公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對此倒也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便和許不令一起回了賬房,給滿枝整理起掙來的銀子……

    ————

    夜幕降臨,滿城亮起燈火。

    魁壽街的後宅之中,後宅茶亭之中,六個大姐姐坐在一起打著麻將,贏的人起身換下一個。

    蕭湘兒手氣向來不錯,起身把位置讓給小婉後,來到窗戶旁透氣,看著外面燈火滿園,不經意間又想起臭哥哥了。

    許不令離開半個月,不算太長,但蕭湘兒離開半天都受不了,更不用說這麼久。她從腰間取下紅木牌子,指尖摩挲了片刻,忽然瞧見一道人影從房頂上飛了過去,看胸脯規模,好像是小桃花。

    ?

    蕭湘兒回過神來,知道日思夜想的情郎回來了,她想了想,回身對著麻將桌柔聲道︰

    “我有點乏了,先回房休息,你們慢慢玩。”

    說完就走出了茶庭,沿著廊道走出不過幾步,便瞧見急急慌慌的巧娥,從外宅跑了過來,顯然是來通報消息的。

    “小姐,相公大人她……”

    “噓!”

    蕭湘兒抬了抬柳眉,示意巧娥別吵到了屋里的姐妹,緩步走到游廊里,才開口詢問︰

    “許不令回來了?在那兒?”

    巧娥稍顯疑惑,不過還是沒敢違逆小姐的意思,小聲道︰

    “剛回來,在主院里洗漱,讓我過來通報一聲,待會兒就過來見小姐。”

    蕭湘兒點了點頭,隨意擺了擺手︰

    “知道了,回去歇著吧,我過去就行了。”

    “嗯?”

    巧娥眨了眨眼楮,示意屋里的五個姐姐,瞧見蕭湘兒微微眯眼,連忙一縮脖子,低頭跑了出去。

    蕭湘兒抿嘴笑了下,回頭看了看,也連忙跑回了自個屋里……

    -----

    許不令從狀元街離開,和滿枝她們回到了魁壽街的家里,認真洗漱過後,穿著睡袍來到自個書房,拿出得來的《通天寶典》,借著燈火自己研究。

    回來的路上,許不令有空的時候一直在看這本得來的書籍,不過只有圖畫沒有文字,想弄懂並不容易,只能按照感覺慢慢摸索。

    如果真是能修得長生大道的東西,可以和媳婦們永遠生活在一起,那自然最好;即便不行,看起來也不是害人的東西,多練練內功也能強身健體。

    書房內燭火幽幽,照應著白衣公子絕美的側臉,許不令手指翻動書頁,正暗暗感覺,忽然听見書房外傳來腳步聲。

    踏踏——

    許不令抬起眼簾,往門口看去,卻見書房門外,忽然探出一條沒有絲毫瑕疵的大長腿,白如軟玉的腳丫上,套著紅色高跟鞋,微微勾了下,繼而門側露出一道紅色倩影。

    !!

    我去……

    許不令眉毛微挑,方才想什麼全忘了,合上書本,正襟危坐,露出和煦笑容︰

    “寶寶,你怎麼來了?”

    “你說呢?”

    門口處,蕭湘兒穿著頗為清涼,依在門框上,輕輕吮著手指,眼神柔媚,直勾勾望著許不令︰

    “半個月沒見,今天回來,都不知道來看看本寶寶?”

    “這不剛洗完澡,正準備過去嘛。”

    許不令稍微整理了下衣襟,拿起桌上的書本︰

    “剛好在外面發現一本奇書,寶寶見多識廣,來陪我一起研究研究。”

    蕭湘兒好不容易逮著機會,哪有心思去看書本,手指上掛著紅木小牌,輕輕旋轉,步履盈盈來到許不令的身前。

    許不令輕咳了一聲,坐直了幾分,拍了拍膝蓋,示意湘兒就座。

    蕭湘兒卻沒有坐下,在許不令身前站定,抬起右腳,鞋尖踩在了凳子之間,居高臨下,眉目間帶著太後娘娘的威嚴︰

    “你想研究什麼?”

    許不令哪怕過了這麼久,瞧見湘兒這浪浪的模樣,還是忍不住呼吸加重,輕輕笑了下︰

    “好像是尋仙問道的東西,看起來還有點意思。”

    蕭湘兒身體微微前傾,松散衣襟敞開了些,露出荷花藏鯉的些許輪廓,右手微微拉起裙擺,又從懷里拿出紅色的狐狸尾巴,在許不令鼻尖上掃了掃︰

    “尋仙問道,哪有妖精有意思?你不是最喜歡狐狸精嗎?難不成還想學成了仙法,來降服本寶寶。”

    許不令靠在太師椅上,眼神順著湘兒拉起的裙擺,往下瞄了眼。

    空空如也,白里透粉……

    要命哦……

    許不令哪里受得了這個,眼神微凝,把湘兒抱了起來,放在了書桌上︰

    “寶寶,幾天不見又皮了是吧?待會可別哭。”

    蕭湘兒雙手撐著桌面,抬起腳尖,在許不令的衣襟上輕輕劃著,逐漸來到腰帶下,嘴角輕勾,眼神曖昧︰

    “我可不信,你出去帶著思凝,我可是養精蓄銳半個月,孰勝孰負,還說不準呢。”

    &      昏黃燭火,灑在蕭湘兒艷壓群芳的臉頰上,如杏雙眸微微眯著,將‘最美不過燈前目’展現的淋灕盡致,特別是隨著腳尖抬起,裙擺順著腿兒滑到膝蓋上,下面的場景……

    許不令顯然被撩起火來了,握住羊脂玉般的腳丫,往身邊拖了些,眼神微眯,做出正氣凌然的模樣︰

    “大膽妖孽,竟敢……”

    只可惜,話沒說完,外面就傳來了腳步聲。

    許不令話語一頓,抬眼看向外面。

    蕭湘兒連忙把腳丫抽了回來,在桌子邊緣坐好,稍顯掃興的回頭看去,卻見崔小婉蹦蹦跳跳的走了過來,路上還脆聲笑話道︰

    “母後,你竟然一個人跑來吃獨食!”

    “怎麼會呢。”

    蕭湘兒把尾巴藏好,從桌子上跳了下來,端端正正地站在許不令跟前,拿起桌上的書本隨意翻看︰

    “我正在和許不令研究東西,沒吃獨食。”

    崔小婉從外面跑進來,臉頰上滿是笑意,走到跟前便給了許不令一個熊抱︰

    “老許,大晚上的研究什麼東西?睡覺覺要緊,快點開始吧,我把綺綺她們都叫過來了。”

    許不令本想來個‘婆媳大被同眠’,還有點飄飄然,可听見最後這句,臉色頓時僵了下來︰

    “都……叫了幾個?”

    崔小婉眼神純真無邪,認真道︰

    “久別勝新婚,你出去一趟回來,按照規矩都要見個面,是吧?”

    許不令呵呵笑了下,點頭道︰

    “那是自然,嗯……見面歸見面……”

    “令兒?”

    兩句話的功夫,房間外便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

    身著墨綠長裙的陸紅鸞,剛把兒子哄睡著,帶著月奴一起走了過來,有些沒好氣的道︰

    “你兒子昨天又調皮了,說是要去找你,自個搭梯子從圍牆翻了出去,差點把我嚇死……”

    言語間,陸紅鸞進入房門,瞧見蕭湘兒也在,略顯幽怨地看了一眼︰

    “湘兒,怪不得方才找不到你,原來你自己先過來了?”

    蕭湘兒挑了挑眉毛︰“關你什麼事?你不也來了。”

    許不令走到跟前,抬手摟著陸紅鸞的胳膊︰

    “來了就來了,進屋吧,我把門關著。”

    “關門做什麼?”

    走在陸紅鸞身後的蕭綺,和湘兒差不多打扮,不過裙子是暖黃色的,她走進屋里,制止了許不令關門的動作,輕聲道︰

    “說好了不再出去,你自己跑出去玩了半個月,可得把欠我們的都補回來,今晚上讓你好好瀟灑一下。”

    “嗯……”

    許不令輕笑了下,認真點頭︰

    “多謝娘子了。”

    “死婆娘,你跑慢點,羞不羞啊你?”

    “你管得著嗎你?說得你跑得很慢一樣。”

    蕭綺剛剛進門,白裙如雪的寧玉合,和妝容精美的鐘離玖玖,便一前一後出現在了拐角,瞧見屋里的幾個姐妹,連忙停下了爭吵,做出嫻靜淑雅的模樣,同時欠身行了一禮︰

    “相公。”

    “玖玖,師父。”

    許不令咧著嘴打了個招呼,眼神掃了一圈兒……

    一二三四五六七……

    “呵呵……”

    許不令撓了撓腦袋,看著滿是風韻佳人的書房,點頭道︰

    “都來齊了吧?按照以前的習慣,石頭剪刀布決定從誰開始……”

    “老爺。”

    說話間,巧娥提著裙子從外面跑了進來,一副遲到了的模樣,滿臉愧疚。

    而鐘離楚楚和松玉芙,則是有點不好意思的走在後面。

    松玉芙听聞外公只是出去‘雲游’,心情放松了許多,斯斯文文地進了屋,叫了聲︰

    “相公。”

    鐘離楚楚從藝坊剛回來不久,臉上妝容尚未卸去,看起來頗為華美,一雙碧綠眸子更是平添了幾分別樣風情,走近屋里便站在了鐘離玖玖身後,小聲道︰

    “師父,今晚這麼多人啊?”

    鐘離玖玖眼神古怪︰“不用怕,有什麼事為師幫你頂著。”

    鐘離楚楚聳了聳肩膀︰“我倒是不怕,就是相公……”

    松玉芙也有點擔心,掃了一圈兒後,詢問道︰

    “相公,你扛不扛得住?”

    八、九、十!

    許不令雖然有點心虛,但還是攤開手來,做出無所畏懼的模樣︰

    “什麼扛不住,相公我天下第一,這點小場面,算個什麼,開始吧開始吧。”

    “公子。”

    話音未落,夜鶯便從游廊上方落了下來,瞧見屋里這麼多姐姐,還愣了下︰

    “這……要不要我先回避?”

    許不令正想答應體貼的小夜鶯,廊道的拐角,祝滿枝和陳思凝,便強行拉著臉色漲紅的小桃花走了過來。

    陳思凝臉兒微紅,有點不太情願,但她和小桃花在長青觀的事兒,被滿枝三兩句話套了出來,如今也只能按照滿枝的法子,趕鴨子上架,幫忙推好姐妹小桃花一把。此時還安慰道︰

    “小桃花,沒什麼的,都是一家人,你和上次一樣,在旁邊看著就是了。”

    小桃花臉色漲紅而窘迫,心里很慌︰

    “我看什麼呀,思凝姐,你饒了我吧,我有點累,想回去休息。”

    祝滿枝可是很講義氣的,拉著小桃花的胳膊,認真道︰

    “小十二,你既然都和思凝一起來過了,那就是一張床上的螞蚱,今晚上給相公接風洗塵,若是不帶著你,豈不是把你冷落了,你以後還不得怪我這個姐姐?”

    小桃花被拉著走進屋里,瞧見屋里全是大姐姐,以為人多許不令不會亂來,只是一起聊聊天,反而暗暗松了口氣,如釋重負道︰

    “我怎麼會怪滿枝姐……過來就過來吧。”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許不令臉色一白,感覺腿軟,把手搭在了寶寶大人肩膀上,不敢開口了。

    寧玉合掃了兩眼,發現少了個人,又問道︰

    “清夜呢?她不過來嗎?”

    “在後面呢。”

    祝滿枝把小桃花推進屋里,轉眼看向窗外︰

    “小寧,怎麼不下來?”

    站在房頂正在猶豫的寧清夜,瞧見人都來齊了,她不在確實不太好,便從房頂上落了下來,從窗口一躍而入,平淡道︰

    “許不令,你吃不吃得消?要是吃不消的話,我站在旁邊看看就是了,不脫。”

    “我……”

    許不令呵呵笑了下,想認慫,但武夫‘舍我其誰’的傲氣,又讓他開不了口。

    陸紅鸞還是心疼許不令的,拿出手絹擦了擦許不令額頭的汗珠︰

    “十五個姑娘,是有點多,要不算了吧,你看令兒冷汗都嚇出來了。”

    許不令听見這話,連忙擺了擺手︰

    “什麼冷汗,屋里人多有點熱罷了,嗯……”

    “小姐!我……我……”

    房間外面,向來姍姍來遲的小豆豆,端著茶盤走了進來,臉蛋兒一如既往地靦腆,不敢抬頭看人,只是小聲道︰

    “我給你們端了茶水。”

    十六!

    許不令輕咳一聲,抬眼看了看窗外的巍峨皇城,忽然皺起眉頭︰

    “對了,這次去楚地,發現當地官府的貪腐比較嚴重,這可是國之根本,我進宮一趟,和父皇匯報此事,你們先回去睡吧。”

    蕭綺眉頭一皺,抬手攔住了想跑的許不令︰

    “什麼貪腐?我每天都在注意這些,怎麼沒听說過?”

    蕭湘兒用尾巴掃著手掌,搖頭道︰

    “罷了罷了,沒想到床榻上無敵的好哥哥,也有今天。”

    “寶寶!”

    許不令做出嚴肅模樣,又走了回來,把蕭湘兒抱起來往桌子上一放︰

    “這可是你自找的,可別怪哥哥不知憐惜。”

    蕭湘兒抬手很放肆地挑了挑許不令的下巴︰

    “來吧來吧,今天這關你闖過去,以後你說什麼我做什麼。”

    “來就來,我許不令怕過什麼?”

    許不令硬著頭皮,放了句狠話。

    接下來,就是鶯鶯燕燕一擁而上。

    小桃花哪里見過這場面,臉色紅得似是要滴血,轉身就想往外面跑,只可惜被滿枝和陳思凝抱著硬拉了回來,只能又驚又羞的道︰

    “你們……我的天啦……你們想弄死大哥哥不成?”

    “玖玖在,死不了,讓他以後再亂跑。”

    “寶寶,我以後再也不……嗚嗚……陸姨你……”

    “我和湘兒誰的好吃?”

    “……”

    明月幽幽,春風滿園。

    門窗關上,窗紙上倒映出滿屋的鶯鶯燕燕,羨煞旁人,卻又慘絕人寰……

    ------

    要安心準備新書,番外寫到這里先告一段落。

    加一段修仙的劇情,只是為了給所有角色長生不老留個念想。

    在歷史文里面寫超自然的東西比較出戲,所以點到為止。

    以後有機會,在其他書里面提一句,仙界曾經出現過一個‘鷹指散仙’‘寶寶真人’什麼的,可能比較有意思一些,也不顯得突兀。

    新書只是有個大概的構想,九成是玄幻仙俠,但還沒確定,這次要把大綱做好,不能再毛糙了,希望兄弟姐妹們不要著急or2!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世子很凶》,方便以後閱讀世子很凶第三章 春風滿園(告一段落)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世子很凶第三章 春風滿園(告一段落)並對世子很凶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