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場5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血紅 本章︰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場5

    十二月四日,清晨。

    喬披著外衣,打著呵欠,蹲在回廊下,‘ 啦 啦’的洗漱了一番。

    粗糙的毛巾用力的擦拭著臉蛋,還殘留的一絲絲睡意,就在這大力摩擦帶來的刺激中徹底消失。喬仰天打了個噴嚏,哆哆嗦嗦的穿好了外套,裹緊了大衣。

    外面傳來了戈爾金高亢有力的聲音,在他的喝令聲中,征用了這套宅子暫住,歸屬戈爾金統轄的一個滿編團的帝國軍官兵已經集合完畢。

    按照帝國軍軍制,一個滿編野戰團,團長一人,副團長兩人,警衛連兩個,下轄三個滿編營編制,扣掉兩個專門的後勤連,滿編戰斗人員是一千五百三十一人。

    戈爾金的這個團,一直鏖戰在蘭茵走廊的第一線,時常有戰損,也時常有後方增補的新兵。

    剛剛經歷過狼牙堡一戰,如今戈爾金麾下的這個團,士兵總數超過一千七百人,比正常編制的滿編序列還要多了一百多人。

    喬雙手按在腰間武裝帶上,帶著司耿斯先生等人,慢悠悠的穿過大庭院,來到了正在整軍的戈爾金身邊。

    將近兩千名帝國軍官兵整整齊齊的排成了三大兩小五個方陣,猶如樹樁一樣筆挺的杵在喬的面前。所有人都全副武裝,身上裹著厚厚的冬大衣。他們低沉有力的呼吸著,面部被一層厚重的白色霧氣遮擋。

    煞氣騰騰,軍威雄壯。

    喬看著眼前這支精銳的帝國野戰軍部隊,突然有點流口水。

    和這些精銳相比,自己現在的手下,也就馬科斯的血斧戰團能夠穩壓一頭。威圖家的那群護衛嘛,暫且不說;大伊凡的暴風雪戰團,那就是一群老-***-子!

    戰斗力不說,從軍姿、紀律上來比,暴風雪戰團根本就被比得沒影子了。

    “奉上級命令,本部的駐地更換。現在所有人,听我命令……”戈爾金看到喬走了過來,他點了點頭,大聲喝令道︰“所有人,向左轉? 四人一排? 齊隊……走!”

    一群後勤兵牽著一批戰馬趕了過來,大院中集結的士兵們大聲喊著口號? 四人一排? 排著整齊的隊伍,步伐‘隆隆’有聲的走出了大院? 順著大街向著狼牙堡城外一路小跑行去。

    喬則是跟著戈爾金跳上了馬背,一群軍官策騎小跑? 跟著大隊人馬前行。

    昨夜來的時候? 夜已深,喬也沒心情打量狼牙堡的風景。

    現在天色略亮,黯淡的天光照耀下,這座在蒼狼公國手上建造起來的蘭茵走廊重鎮? 那粗獷的異族風情就徹底展現在喬的面前。

    寬敞的? 最寬處能有五百尺,最窄也有兩百尺的街道。

    巨石壘成,完全依靠巨石的原始形狀,沒有任何雕琢加工,就這麼一塊塊大小石塊拼湊壘砌的建築一排排的矗立在大街兩側。

    這些建築粗獷、高大、厚重? 缺少建築美感,卻足夠的堅固耐用。

    一如高原上的那些游牧民給人的感覺? 他們粗魯、凶悍、缺少文明的氣息,但是他們猶如隨處可見的厚苔一樣? 生命力極其頑強,多麼艱苦艱險的環境? 他們都能頑固的生存下去。

    街面上? 有十二人一組的巡邏隊伍。

    十二人? 正好是帝國軍一個班的滿編制。

    戈爾金的大隊人馬行過大街,沿途的巡邏隊紛紛舉手行禮。戈爾金騎在馬背上,表情嚴肅的向他們還禮。

    而路邊,也有早起的狼牙堡居民。

    他們當中大部分都是高地人的後裔,黧黑的皮膚,微卷的頭發,都說明了他們的身份。

    只有小部分的帝國子民後裔混雜其中,但是這些帝國子民的後裔,他們和那些高地人一樣,看向戈爾金的軍隊時,目光凶狠、表情扭曲,一副有著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的模樣。

    “這些人的眼神,我可不喜歡。”喬策騎跟在戈爾金身邊,指著路邊的那些人搖了搖頭。

    “帝國失去蘭茵走廊,太久了。”戈爾金黑漆漆的眸子里閃爍著極其凶悍的目光︰“不過,他們除了站在路邊發狠,還能做什麼?他們的骨頭,沒有他們自己想的那麼硬。”

    “偶爾有幾根硬骨頭,用戰刀劈斷了,也就劈斷了。”戈爾金冷厲的說道︰“斷了的脊梁骨,接上來也沒用了……或者,干脆砍掉他們的腦袋。不听話的高地人,就去死。”

    喬驚訝的看著戈爾金。

    曾經他印象中的那個兄長——那個雖然打架很凶狠,但是實質很悶騷,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寫情詩、拉小提琴勾搭圖倫港的小姑娘們的兄長……

    他在喬印象中的背影已經漸漸遠去。

    只有這個冷厲、無情、猶如鋼刀一樣冰冷的帝國軍中校戈爾金……

    喬在心中感慨,這就是戰爭!

    大隊人馬行走在積雪的大街上,街面上,逐漸有身穿褐黃色制服的大漢,腳上帶著鐐銬,手持各色工具,艱難的在寒風中清掃積雪。

    這些大漢見到戈爾金帶著大隊人馬走過,他們紛紛抬起頭來,目光狠毒的沖著帝國軍士兵們掃來掃去,有些人嘴里還用高地語罵罵咧咧。

    負責監工的帝國軍士兵們,拎起沉重的棍棒沖著這些大漢就是一通亂打亂砸。

    ‘ 、 、 ’,胳膊粗細的硬木棒砸在這些大漢身上,砸得他們痛呼連連,一個個咬著牙,帶著滿臉的怨毒,彎下腰繼續清掃積雪。

    路邊的建築里,一扇扇臨街的窗戶後面,窗簾被人挑開。

    一條條人影站在玻璃窗後,死氣沉沉的盯著路上行過的大隊帝國軍士兵。

    無數條無形的目光錯落掃過,喬在這些目光中,感受到了濃烈的、幾乎猶如實質的惡意。

    “每個窗口後面,都有可能有箭矢射出,有子彈打出,有炸彈丟出。”

    戈爾金拍了拍喬的胳膊,指著路邊的幾棟高樓沉聲道︰“所以,在街上行軍,一定要警惕又警惕……尤其是,不要進入偏僻的小巷或者輔道……”

    沉吟了一會兒,戈爾金歪著腦袋說道︰“嗯,如果有漂亮的小姐遇到麻煩,向你求救的話……直接逮捕她。有迷路的孩子向你求救的話……直接逮捕他。有摔跤的老人向你求救的話……直接逮捕他。”

    “總之,按照我們的節奏來,無論他們有什麼麻煩,逮捕他們,帶去軍營,一切麻煩都不是麻煩……但是如果按照他們的節奏來,他們或許是真的求救,或許在他們的目的地,等待著我們的就是一個陷阱。”

    “昨晚上你說你進了軍事大學,這是好事。”

    “但是有很多東西,是軍事大學的那群教書先生也不懂的……只有在戰場上,真正的親身經歷過了,你才知道人心有多黑暗、多可怕,而想要在戰場上生存下去,你要將自己變得有多可怕、多黑暗!”

    喬眨巴著眼楮︰“你有……親身體驗?”

    戈爾金沉默了一會兒,伸手指了指自己心口。

    喬記得清楚,昨天他看到,戈爾金的心口附近,有一道半寸深的傷疤。已經愈合的傷疤還有這麼深,可想而知他當初受傷的時候,這個傷有多嚴重。

    “我剛離開新兵訓練營,進入前線作戰的第三個月。那時候我還不在蘭茵走廊,而是在北邊防範那群跨海而來的冰原蠻子。”

    “我去救一個,最多只有十二歲的小姑娘。”戈爾金眯著眼,低沉的嘟囔道︰“她的腿受了重傷,我摟著她去找醫療兵……她用一柄波紋短劍,直接給了我一劍。”

    “然後,三個實力和那時候的我相當的冰原獸魂戰士跳了出來,三個人圍殺我一個。”

    “我干掉了他們所有人……那個小姑娘……”戈爾金抬頭看看天︰“那個小姑娘……”

    “你干掉了她?”喬瞪大了眼楮。

    十二歲的小姑娘……這莫名的讓喬想起了薇瑪。

    雖然她刺殺了戈爾金,她是敵人……但是……

    “我要放她離開,但是我殺死的三個人,是她的三位兄長,是她的家庭僅剩下的三個男丁。她的父親,叔伯,還有其他的兄弟,全都在襲擊帝國的時候戰死了。”

    “她當著我的面,用那柄波紋短劍殺死了自己。”

    戈爾金聳了聳肩膀︰“我有一個月沒回過勁來……不過後來,習慣了就好。”

    喬咧了咧嘴,抬起手,輕輕的拍在了戈爾金的背上。

    習慣了就好。

    這話听著,不舒服。

    “戈爾金,你說,你在圖倫港繼續寫你的情詩不好麼?你干嘛來參軍啊!”喬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總不能寫一輩子情詩吧?”戈爾金笑呵呵的看著喬,嬉皮笑臉的說道︰“然後,接手黑森留下來的家產,年紀輕輕的就抱著肚子,躺在回廊上曬太陽?”

    “不,不,不,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除了情詩、金幣和女人,我還有更大的追求……天空、自由、還有喧囂的風!”戈爾金很認真的抬頭看著天空,喃喃道︰“就算我的人生理想是多勾搭幾個女人,也不能局限在圖倫港那小地方。”

    喬得臉黑漆漆的。

    戈爾金‘嘎嘎’笑了起來,他用力的拍打著喬的胳膊︰“哪,哪,哪,那話是哄小孩子的……嘖,我的人生理想,怎麼可能這麼狹隘呢?”

    “嗯,責任!”戈爾金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笑呵呵的看著喬︰“這是我身為長兄的責任嘛。一個家族,可不僅僅是有錢就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魔書》,方便以後閱讀神魔書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場5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魔書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場5並對神魔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