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熱烈歡迎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血紅 本章︰第五百三十七章 熱烈歡迎

    十二月三十日,晚十一點二十五分。

    圖倫港,金桔丘陵,即圖倫港的領事館區。

    冰海王國駐圖倫港總領事館內,燈火通明,笙歌燕舞。紅男綠女們成群結隊,在寬敞的大廳中伴隨著小圓舞曲輕盈的舞動。

    冰海王國,還有數十個駐圖倫港領事館的外交官員,以及他們的親屬們,同樣在享受迎新酒宴,靜靜的等待著新年的到來。

    放在往年,圖倫港市政廳方面,會舉辦一場盛大的迎新典禮。

    這些外交官,只要夠資格的,都會去市政廳,參加圖倫港官方的新年酒宴。

    但是今年嘛……情況特殊。

    總領館的三樓,一間裝飾奢華的棋牌室內,冰海王國、高盧共和國、尼斯聯合王國、聖希亞王國等四個超級強國的領事,以及其他幾個二流強國的領事閣下,正盛裝打扮,圍坐在一張橢圓形的牌桌旁。

    冰海王國駐圖倫港總領事霞飛伯爵,皺著眉翻了翻自己面前的兩張紙牌,猶豫了一會兒,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從面前的一疊鈔票中,數了一千金馬克,用力的向前推了推。

    “加注,一千金馬克……啊,那兩邊的情況,怎麼樣。”

    霞飛伯爵嘆了一口氣,手指在自己的兩張牌背面輕輕的點了點︰“我今天的手氣,有點糟糕。”

    幾個和霞飛伯爵對賭的領事同時撇了撇嘴。

    手氣糟糕,你還下一千金馬克?

    聖希亞王國新任的駐圖倫港總領事圖蘭 侯爵搖搖頭,隨手將自己面前的兩張牌輕輕一丟︰“這一把,我不跟……我也很好奇,那兩邊,是什麼情況?”

    站在霞飛伯爵身後的,一名掛著中校軍餃的總領館武官‘啪’的一個立正,沉聲道︰“威圖家族和腓烈特皇子同時舉辦了新年慶典酒宴,根據剛剛傳回來的情報……”

    這名中校武官掏出一張折疊的公文紙,迅速掃了一眼上面的情報。

    “圖倫港當地大家族,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家族的家主和嫡系族人,出席了威圖家在半山區舉辦的新年宴會。”

    “而來自克勞德等三個行省的大家族成員,有百分之七十三的家族嫡系成員,參加了腓烈特皇子在山頂區舉辦的新年宴會。”

    在場的領事們同時低聲笑出了聲,這種場面,他們喜聞樂見。

    中校武官抿了抿嘴,聲音提高了小半個調門。

    “不過,一刻鐘前,嘉西嘉公爵公開了從海德拉堡那邊傳來的消息……威圖家的家主黑森,被冊封為公爵,封地是整個克勞德行省。”

    中校武官的話,讓在場的各位領事的臉同時一僵。

    霞飛伯爵瞪大了眼楮,猛地站起身來,瞪大眼楮死死盯著身後站著的武官︰“黑森被封為公爵?見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個該死的消息?”

    中校武官不知所措的看著臉色鐵青的霞飛伯爵。

    圖蘭 侯爵用力的敲了敲牌桌,他大聲道︰“出什麼事了?霞飛閣下!黑森被封為公爵,這個消息,很驚人……但是,對大局無影響。”

    “難道,因為黑森被封為公爵,我們這些人,還要半途跑去參加威圖家的宴會麼?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場短暫的高強度戰爭就在眼前,我們都收到了國內的命令……我們暫時中止和德倫帝國官方的一切聯系,靜待戰爭的結果。”

    “我們現在,只能靜靜的坐在這里,玩幾把小牌,掙一點零花錢而已。”

    圖蘭 侯爵有點狐疑的看著霞飛伯爵︰“您的反應,有點過度了……您,做了什麼?”

    霞飛伯爵鐵青的臉色迅速回復了正常,他展顏一笑,‘鎮定自若’的坐回了原位︰“哦,沒什麼……我只是苦惱,以後我們面對威圖家族的時候,我們的態度要發生極大的變化。”

    “啊,一個中等的暴發戶容克,居然變成了頂級的條頓……真是讓人頭疼。”

    霞飛伯爵帶著強笑,沒有說出他心中真正的擔心。

    之前他收到了來自海德拉堡方面的命令,是冰海王國大使館方面傳來的命令。

    那邊可沒給他說,威圖家突然冒出來一個實封了一個行省的公爵!

    該死的大使館……

    突襲一個圖倫港的鄉巴佬暴發戶容克貴族,和突襲一個德倫帝國新鮮出爐的實封條頓大公爵,這……這能是一碼事麼?

    一個鄉巴佬暴發戶貴族家族的血,只會引爆圖倫港區區一地的混亂。

    而一個頂級條頓大貴族家族的血,會讓一場原本規模可控的戰爭,朝著不可控的深淵墮落。

    &     霞飛伯爵帶著笑,掏出懷表,看了看時間。

    他的舉止從容,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他的雙腳腳心,冷汗已經浸透了他的襪子。

    他微笑著,強行加注打飛了他的下家,然後和最後一個剩下的高盧共和國的領事比了比最終的牌面,微笑著拿下了桌面上超過四萬金馬克的賭注,然後笑著起身︰“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間……正常給我發牌,在我回來之前,每一輪的加注,我都跟!”

    “噢,哦,哦!”牌桌上的一眾領事們喜笑顏開,同時輕輕的鼓了鼓掌。

    霞飛伯爵微笑著離開了棋牌室,穿過一條短短的走廊,來到了棋牌室配套的洗手間。然後他迅速從洗手間的側門溜了出去,順著一條獨立的小走廊狂奔了出去。

    “混蛋,用最快的速度,聯系杜林德閣下……我要征詢他的意見,今晚上的行動……該死,向海德拉堡求證,要求大使館用最高秘鑰回復我們,之前的行動命令,究竟是不是喬治殿下親自下達的命令!”

    霞飛伯爵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自己最信任的心腹秘書,幾乎是掐著對方的脖子,歇斯底里的發出了一連串最緊急的命令。

    “該死的……希望杜林德派出來的人,他們的效率,不要這麼高!”

    “希望他們,能多磨蹭一點時間!”

    霞飛伯爵發號施令的時候,三十名巨妖騎士,一千名新補充的水兵,以及已經不滿編的兩個營的海軍陸戰隊,距離圖倫港已經只有不到三里地。

    朦朧的月光下,一名身穿小禮服,帶著圓禮帽,手持小手杖的男子,緩步從路邊的小樹林中走了出來。

    “今天天氣不錯,嗯哼?”男子舉了舉頭上的帽子。

    “天氣的確不錯,這讓我不自覺的想要品嘗一塊仰望星空餡餅。”一名巨妖騎士,同樣舉了舉頭上的圓禮帽︰“這是哪個混蛋編的接頭暗號?我最討厭的就是仰望星空餡餅。”

    一眾巨妖騎士同時輕笑了起來。

    就連他們身後的那些水兵,也有不少水兵同時咧嘴、搖頭。

    每一個冰海王國的年輕人,從孩童時期起,就啃著自己祖母或者母親炮制的仰望星空餡餅長大……但是等他們長大成人後,那充滿愛心的餡餅,往往會成為他們記憶中最深沉的童年夢魘。

    曾經有一位冰海王國的海軍上將在酒後坦白——‘我之所以參加海軍,就是為了遠離我母親制作的仰望星空餡餅……有多遠,跑多遠,哪怕是天涯海角’!

    樹林中又有幾個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男子走了出來,他們帶著矜持而古怪的微笑,向這些巨妖騎士欠身行禮。

    雙方接上了頭。

    一名六階騎士開門見山的詢問︰“現在的情況怎樣?”

    一名接應的男子掏出懷表,彈開表蓋看了看時間︰“十分鐘前,我們收到的信息是一切正常……如果沒有連續十三顆血色煙火升空,那麼圖倫港內,一切平安如常。”

    六階騎士滿意的點了點頭︰“那麼,目標在哪里?”

    接應的男子指了指數里外的聖希爾德山,整座聖希爾德山上燈火通明,一座座豪宅的燈火照得整座山都亮如白晝︰“半山區,他們自家的宅子里……幾乎整個圖倫港的大人物此刻都在那里,按照慣例,大概要凌晨三點後,新年宴會才會散去。”

    五名實力最強的巨妖騎士,連同海軍陸戰隊的兩名營長,以及負責那一千名水兵的海軍少校湊在了一塊兒,一群人短暫的商議了一陣後,一名六階騎士一錘定音︰“這是戰爭,難免有誤傷,而且,他們湊在一起的話……”

    “當然,他們正好湊在一起,而且,都是大人物。”海軍少校眯了眯眼楮,語氣有點飄忽,情緒有點高亢。

    當今的梅德蘭,海軍艦隊在外海,偶爾也會兼職幾次私掠船隊……

    冰海王國的海軍,也難免和一些得到了私掠證許可的‘官辦海盜’,有著極其良好的合作關系。

    突襲威圖家,殺死莉雅,將莉雅藏在腓烈特的官邸。

    順便,劫掠綁票一群大人物,將他們‘贈送’給一群相好的大海盜,把他們骨頭縫里的油水都給榨出來。

    這是非常可行的操作。

    反正,他們得到的命令很含糊,很模糊。

    甚至可以這樣說,他們這次的突襲行動,很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

    既然如此,既然上級都沒有限定他們的行動,沒有給他們明確的清晰的行動命令,那麼為什麼不自由發揮一把呢?

    “好吧,現在就開始行動。”

    “我們,直接殺上聖希爾德山。現在,反而應該是他們警惕心最弱的時候。”

    “等到所有的酒宴和慶典都散去,圖倫港的駐軍或者其他機構,反而會提高警備……我們現在動手,反而是最佳的時機。”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神魔書》,方便以後閱讀神魔書第五百三十七章 熱烈歡迎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神魔書第五百三十七章 熱烈歡迎並對神魔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