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正文完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靜舟小妖 本章︰第175章 正文完

    “這家酒店生意能那麼好, 可不僅僅是關系到位,這菜的味道是真的好。”計揚咽下口里的食物,勉強墊了墊肚子, 對毛銘宇笑道, “可以啦, 想說什麼, 我听著呢。”

    毛銘宇卻在觀察計揚,“一年沒見, 你變了很多。”

    計揚笑︰“變得英俊瀟灑, 風流倜儻了是嗎?”

    “……”

    毛銘宇夾起一塊肉放在嘴里,嚼了半天, 又看了計揚一眼,好像很猶豫一樣, 說道︰“其實這次過來我也想了很久, 只是甄雪覺得我該過來,我也不想欠你的人情,所以我才過來。”

    “嗯。”計揚點頭贊同, “確實,你要怎麼報答我, 說來听听?”

    毛銘宇頓了頓, 覺得計揚這表情太過理所當然,不過就是勸他和樓瑾和好,還是讓他先低頭道歉, 怎麼就自己欠了計揚一副天大人情的模樣?

    但是在計揚心里可不怎麼看。

    要不是自己攔著, 毛銘宇一定會在作死的路上狂奔不止, 得罪死了樓瑾, 不但讓他在學校身敗名裂, 回頭還會順藤摸瓜,打了小的殺了老的,最後讓整個毛氏企業都為毛銘宇的任性買單。

    說實話,這個恩情是天大了。

    毛銘宇不說報恩這事,計揚也就忘記了,他如今既然主動找上門來,計揚沒有錯過的道理。

    而且說實話,人心肉長的,你對別人好,別人也不會一門心思的惡你,人情往來,左右都得有一個先付出的人,才能夠達到良好的互動。

    計揚從不介意對別人表現自己的善意,也不會拒絕對方真心實意的回報。

    計揚看著毛銘宇,等他繼續說。

    毛銘宇組織了一下語言,才說道︰“去年年後,我和父親聊天,記得父親曾經說過這句話,樓氏就要變天了,安老頭不是個安分的人,他問我毛氏要不要加入這狩獵的狂歡,但沒等我回答,他便說還是不要,用良心換來的錢,他怕自己睡不著。”

    計揚一臉莫名看他。

    毛銘宇知道計揚沒懂,便詳細解釋道︰“去年年後啊,我父親便已經知道會有這一亂,可那時候樓甦峰夫婦還執掌樓氏,安國智也不過就是個普通的股東罷了。”

    計揚臉色一變。

    筷子“啪”的一下就砸在了桌子上。

    明白了!

    徹底明白了!

    他就說嘛,以作者的筆力,怎麼寫得出來每個角色的人性,寫出善與惡的對立面。在這本書里,惡人就惡到底,善人就傻到底,這天上地下一方時空,就樓瑾一個善惡難辨,真正做到人性復雜描寫的存在。

    換句話說,安國智既然是個**oss,他就要惡到底!

    臨危受命,篡奪公司算什麼?

    這貨必須隱忍不甘,謀劃人命,所有的血債,都得他一個人扛著。

    所以。

    樓瑾父母去世這件事本身就是謀殺,同時也是安國智身上最大的漏洞,是樓瑾逆風翻盤的最關鍵證據!

    說什麼來著。

    你對別人好,別人也會有一定回報。

    這麼重要的消息,誰能想到竟然是從初期的一個小boss的口中說出來的呢?

    或許樓瑾也會從其他的渠道得到消息,肯定可以為父母報仇,但曾經的仇人雪中送炭的行為是不一樣的,如果處理得當,甚至能夠和毛氏形成一個較為穩固的聯盟,互助互惠。

    計揚始終認為,人在社會飄,多個朋友多條路。

    計揚激動地睜圓了眼楮,問毛銘宇︰“你願不願意當證人?”

    毛銘宇不太願意︰“我只是道听途說,沒有真憑實據,上不得法庭。你們不如試著收集證據,然後勸服我父親,他或許會為你們出庭。”

    計揚想想也是,他已經沒有吃飯的心思,起身抱住毛銘宇,說︰“以後就是朋友,回頭我送你一個全套皮膚的敖丙。”

    等著計揚匆匆離開後,毛銘宇這才想起,敖丙不是那個被哪吒抽筋扒皮的倒霉三太子嗎?

    想到這里,整個人都不好了。

    ……

    計揚離開餐廳就給樓瑾打了一個電話,問明了地方,便殺了過去。

    等到了地方就看見樓瑾和樓甦星都站在馬路邊上,似乎在一同等他。

    計揚下了車,喊了一聲︰“小叔。”

    樓甦星看了樓瑾一眼,沒說話。

    樓瑾這時抓住計揚的手,開口問道︰“你說的那些,都是毛銘宇告訴你的?是不是說明,毛友國知道什麼?”

    計揚肯定地點頭︰“毛銘宇話中復述了他父親的話,也說過如果有物證,或許可以再找他父親幫忙。”

    樓瑾抿緊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然後轉頭看向樓甦星,說︰“倒是峰回路轉,下次開庭或許就是安國智的死期了。”

    樓甦星說︰“那也要看毛友國會不會答應咱們了。”

    樓瑾說︰“我們去說未必有用,但倪芹若是可以說服她母親,或許有用。”

    樓甦星點頭︰“倪芹母親是毛友國的三妹妹,兩人關系向來不錯,應該是有用的,明天你去找倪芹。”

    樓瑾卻堅定搖頭︰“我不去,你去,你知道她一直等你開口。”

    樓甦星臉色微變,冷面上難得多了幾分赧然。

    計揚在旁邊听著,一開始人物關系完全混亂,沒等理清楚,就被後面樓小叔的表情震撼。

    開口驚訝道︰“難怪倪總老幫我們,原來是因為小叔你嗎?我一開始還以為……”

    唔……這就不對了吧。

    原書里倪芹出場那麼早,對樓瑾的感情是過了明路,怎麼又奔著樓小叔去了。

    難道是樓小叔在原文里出場的太晚,沒機會和倪芹培養感情。

    後來轉念一想。

    臥槽。

    樓小叔在原文里,該不會是樓瑾在感情線上的打臉對象吧?樓小叔假意背叛樓瑾,讓倪芹失望誤會,投入樓瑾懷里,最終導致樓小叔黑化,徹底站錯了邊。

    計揚發現自己都可以去寫小說了。

    這恩怨情仇的狗血故事簡直腦補停不下來啊!

    此時,樓瑾和樓甦星顧不上計揚的心里的一出大戲,兩人反而面色凝重地討論了起來,最後樓甦星說道︰“我知道了,我去找倪芹,這事交給我。”

    樓瑾點頭︰“能有小叔在,我很高興。”

    樓甦星推推眼鏡︰“一家人,說這些,我先走了。”

    待得樓甦星上車離開,計揚注意到樓瑾看著樓甦星的方向微笑,臉上的笑容柔軟,眼底都是星光。

    計揚想了想,然後笑了。

    這樣很好。

    沒有背叛,沒有離別,壞人就干干脆脆的打死,所有的誤會都不存在,一家人就永遠是一家人。

    “在想什麼?”樓瑾問他。

    計揚看著樓瑾笑︰“沒什麼。”

    樓瑾不高興地抿著嘴︰“為什麼毛銘宇會去找你?你之前怎麼不和我說一聲?你們究竟什麼關系?”

    啊啊啊啊!又來!?

    計揚受不了這個醋壇子,轉身就走。

    樓瑾在身後叫︰“你去哪里?車在地下停車場。”

    計揚轉身走回去,半路上就被樓瑾抱住,男人的身邊在耳邊說︰“別生氣,我不問就是了,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一句話說的計揚心口發軟,特想錘著樓瑾的心口抱怨一句,傻瓜。

    然後他話沒說出來,只是一拳錘在樓瑾的胸口上,樓瑾被錘的一陣悶咳,抱著他的手臂卻更緊了。

    計揚便用了全身力氣地回抱他,“回家!”

    ……

    20xx年8月20號

    上午九點。

    京城高級法院就東方集團前任董事長兼執行總裁樓甦峰在職期間瀆職一案第三次開庭審理。

    鑒于第二次庭審結束時,原告拿出了有力證據,法官在三次庭審開庭,就要當庭宣布判罰結果。

    無數媒體記者等候在法院門口,甚至有信號車開到法院門口的路上在京城電視台進行直播,無數人守在電視機和游戲前面,等待最後的結果。

    事實上,記者的新聞報道里,已經明確表示,這次開庭後的結果已經注定,相信很快就會結束,屆時最近在網絡上爆火的《上古》游戲,或許會發生股權變動。

    然而大家等了又等,預計的半個小時,庭審沒有結束,一個小時也沒有結束。

    這個時候記者們已經忍不住湊在一起議論紛紛,不知道里面究竟發生了什麼,會耽擱這麼長的時間。

    《上古》游戲內,幾乎每場比賽的房間里,都會出現同樣的問題,“有人知道結果怎麼樣嗎?審完了嗎?”

    沒有人回答。

    庭審大門始終緊閉,守護在門口的法警阻擋了所有媒體記者的好奇窺視,直到兩個又十分鐘後,一輛救護車呼嘯而至,隨□□審大門終于打開。

    當擔架再抬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見了暈倒在擔架上,需要靠氧氣救命的安國智。

    “什麼!?”

    “是安國智!”

    一片嘩然!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本該意氣風發,接掌東方集團,迎接世人掌聲的安國智,怎麼會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樣,被救護人員給抬出來。

    有人高舉相機,拍到了安國智的臉上特寫。

    虛胖的臉上密布汗水,眼楮下面都是黑痕,緊閉的雙眼睫毛亂顫,仿佛在昏迷中也被什麼可怕的東西追著一般。

    進去的時候何等的意氣風發,再出來,竟然虛弱如此。

    “怎麼了?誰知道怎麼了?”

    “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了嗎?”

    “快看,有人出來了。”

    于是目光和鏡頭一起轉移,落在了從庭審廳里走出來的一行人。

    有倪家的倪芹,她身邊是倪家的當家主母,以及毛家的三小姐。有毛氏家族的掌舵人毛友國,他的兒子毛銘宇。

    再加上被他們圍在中間的,樓氏家族的兩位年輕人,樓瑾和樓甦星。

    整個京圈的豪門顯貴,竟然有三家出現在了法院里,而且儼然連成一氣,周身都縈繞著勝利的光輝。

    嗅覺敏銳的記者們,當然知道這代表了什麼。

    樓瑾和樓甦星儼然得到了京圈豪貴們在背後支持,這次的案件審理必然已經峰回路轉,在這些人的支持下,說不定樓甦峰的瀆職案會變成安國智的瀆職案,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當記者圍上去的時候,法警將人攔在外面,這三大家族選出的發言人往前面一站,滿臉冷厲地說道︰“殺人者,不要有僥幸的心思,天網恢恢,逃不過律法的懲治。安國智先生以為在法庭上昏倒,就可以躲過法律的懲罰,但是在這如山般的鐵證面前,沒人可以僥幸!”

    記者都瘋了!

    不是瀆職案!

    是殺人案!

    是安國智殺了人嗎?

    殺的誰?

    殺的樓甦峰夫婦啊!!!

    頓時閃光燈閃個不停,所有的鏡頭都對準了樓瑾。

    樓瑾面色冷銳,狹長的鳳眼里鋒銳的氣息掃過眾人,沉聲說道︰“我會為父母討回公道,絕不會放過安國智!”

    是真的!

    安國智真的籌謀設計了樓甦峰夫婦的死亡,不但想要謀奪東方集團,甚至對父母已經雙亡的樓瑾趕盡殺絕。

    這個人,太可怕了!

    簡直就是罪大惡極!

    這一瞬間,就好像整個華國都躁動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議論這從瀆職案變成的謀殺案,都在罵安國智這個老東西不是人,在議論樓瑾在逆境中求生,頑強開設公司,聯合縱橫其他家族,終于為自己父母報仇雪恨的故事。

    簡直就是小說里的橋段啊!

    英俊的,富貴的,隱忍的,才華橫溢的樓瑾,一時間幾乎上升到了全民男神的存在。

    最重要的,樓瑾的長相出現在各大電視新聞媒體上,甚至還上了央爸的新聞聯播,一時間,吸粉無數,年輕的女孩嗷嗷叫著我老公。

    在這顏即正義的時代,樓瑾還站在正義道理的一方,一時間流量洗地,比超級巨星的曝光量都要可怕。

    計揚在電腦上看著這個月財務報表,嘴巴都快笑歪了。

    錢,都是錢啊!

    在庭審結束的這幾天時間里,《上古》的同時在線人數高達百萬,日活躍人數達到了千萬。

    知道呼吸都在賺錢的感覺是什麼樣的嗎?

    就特麼是計揚現在這樣的啊!

    一百平米的房子算什麼?

    不!

    我要買下海島給自己建一個海島別墅!

    一百萬的車算什麼?

    不!

    我要買千萬的跑車,今天開紅色,每天開黃色,後天開藍色。

    計揚表示,我!計揚!膨脹了!

    “別笑了,我都被你笑醒了。”一只手臂環上計揚的腰,男人困倦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睡覺了,乖……”

    “睡你麻痹起來嗨啊!”計揚一把掀開男人的被子。

    “ !噠噠噠!”睡衣的衣扣崩裂的到處都是,計揚魅惑狂狷地擦去嘴角口水,凶猛地撲向樓瑾。

    “……”

    樓瑾猶豫了一秒,躺平。

    逆來順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哥他超颯》,方便以後閱讀我哥他超颯第175章 正文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哥他超颯第175章 正文完並對我哥他超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