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玄君的劍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瞎眼的韭菜 本章︰第三百零八章 玄君的劍

    靈平安走在書架間。

    他的眼楮,從一本本不知道已經吃了多久的灰的書上掠過。

    劍術……

    古武……

    托高宗後興起的新派武俠小說浪潮的福,聯邦帝國人民對這些東西還是很痴迷的。

    痴迷到什麼程度呢?

    隨便頂一個XX拳法傳人的頭餃,就可以混的很好了。

    就像前些天的那位太極形意傳人。

    簡直不要太爽!

    但……

    “都是騙人的……”靈平安說道。

    古武這東西,強身健體,或許不錯。

    但格斗搏擊,卻怎麼也不如太祖以來發展的實戰格斗與搏擊。

    畢竟,一個是表演性質,一個是為了殺人。

    不過……

    大多數人,尤其是年輕人,學習古武,其實只是為了時髦。

    這很好理解。

    近年來自媒體都是這麼鼓噪的。

    古代是很美好的。

    士大夫們都是很優雅的。

    才子、佳人的故事,也都是很浪漫的。

    于是,各種炒作加上資本下場,圍繞著古武和古代文化的各種概念就炒起來了。

    現在,股市上就有好幾個股票和古武、古代文化有關。

    而且,看上去市盈率還不錯!

    想著這些,靈平安的手就拿起了一本書。

    吹了吹封皮上的灰塵,靈平安看著書名《真武七截劍》。

    這個書名真不錯!

    夠炫了!

    但,就是名字太大眾化了點。

    于是,靈平安拿起了另一本書《葵花寶典》。

    這就大名鼎鼎了。

    乃是太祖時期,宮廷流傳的《笑傲江湖》一書中記錄的武學秘籍。

    在高宗後,這本小說從宮廷走向民間,掀起了閱讀浪潮。

    其故事更是被翻拍了不知道多少次。

    封皮上標志性的‘欲練此功,必先自宮’加紅加粗警告語,更是使得這本秘籍,成為了過去兩百年,聯邦帝國古武界最賣座的秘籍。

    只是……

    靈平安想了想那位客人,就將這本書放了下去。

    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倘若割無可割,如之奈何?

    雖然,所謂古武,只是玩笑,但作為一個書店老板,尤其是立志要向客人們提供優質服務,令他們賓至如歸的書店

    老板。

    靈平安深知,體驗是很重要的事情。

    必須要讓客人沉浸在他所幻想的世界里。

    好在,書店里的藏書,還是不少的。

    沒了葵花寶典,還有六脈神劍。

    靈平安拿起葵花寶典旁邊的書,他撅了撅嘴︰“這六脈神劍,也是劍法啊……”

    用手指發射,diudiudiu,也屬于劍術的一類嘛。

    想了想,他踮起腳尖,從書架的頂部,取下一本厚厚的書籍。

    擦了擦封皮上的灰塵後,靈平安說道︰“或許,那位客人還想要這本書……”

    這本書,名字很簡單。

    《基礎劍法入門與講解》。

    乃是當年新派武俠浪潮最火熱的時候,幾位知名的古武大師湊在一起,編纂出來的入門教材。

    講的就是基本功和基礎入門方法。

    在靈平安眼里,這本書可就比他這個書店的那一大堆瞎編亂造的所謂‘秘籍’,要厲害的多了。

    至少,按照這本書上的鍛煉,旁的不說,是可以練出一點東西的。

    至少可以將劍招,使得流暢,似模似樣。

    更有多位歷史上的武術冠軍,曾經在接受采訪時聲稱,自己就是靠著這本書打的基礎。

    總之,這本書在古武圈子里的知名度還蠻高的。

    就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去練。

    打基礎都是辛苦的。

    在這個年代,大家都只是起哄,玩玩而已。

    傻子才會真的扎馬步扎上半天。

    靈平安也是想了很久,才帶上了這本書。

    “或許,那位客人會想要呢!”他想著。

    于是,就帶著這三本書往回走,同時在心里面打起推銷的腹稿來。

    他知道,喜歡古武的人,也同時喜歡古文化。

    最喜歡掉書袋了。

    所以,他帶著書,走到那小姑娘身旁時,嘴里已經開始輕輕吟誦起來。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仙人撫我頂,結發授長生……”

    李太白的詩,是最適合在如今的情況下,拿來暖場。

    古武愛好者,誰還沒有個破碎虛空的夢?

    ……………………

    小蠻听到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

    木板在搖晃,在輕輕的晃動。

    空氣中,傳來了陰陽二氣撕裂的味道。

    仿佛,那位怪人每前進一步,都在重塑地水風

    火。

    耳畔,傳來了他輕吟而悠遠,充滿了神秘味道與詭異氣息的吟唱聲。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

    恍惚中,小蠻似乎回到了天傾之前的時代。

    巍巍天庭,赫赫立于雲端之上。

    三十三重天上,仙神俯瞰著人間。

    那是天傾前的黃金時代。

    仙神治世,因果報應,循環不爽!

    “仙人撫我頂,結發授長生……”

    又一恍惚,小蠻仿佛看到了創世之後,蠻荒的太古。

    虔誠的膜拜著上天的孩子,終于感動了天地。

    白發蒼蒼的仙人,從天而降,他輕撫著這個孩子。

    傳下了修煉的道統,從此人間孱弱的人族,也可以翱翔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甚至抱明月而長終。

    小蠻凝視著自己眼前的幻象。

    她輕輕嘆了一口氣。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天地,再也回不去了。

    天上白玉京也好,地上宗門也罷。

    都已經毀滅。

    現在,天地已成為了囚籠。

    成為了天魔們予取予求的囚籠。

    所有的人,都只是天魔們圈養在名為天地的獸圈中待宰的羔羊。

    靈平安帶著書,走到了那個小姑娘面前。

    三本書,還蠻重的。

    所以,他將它們都放到了案幾上。

    “客人……”靈平安笑眯眯的坐下來,對對方說道︰“您看看,這些書您是否喜歡?”

    “若是不喜歡,我再給您換一批……”

    …………………………

    小蠻抬起頭,看向那個怪人。

    迷霧在他的頭顱中翻滾。

    眼眶里的流火,宛如遠古神話里的金烏一般,熊熊燃燒著。

    他的話,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

    又仿佛直接在心底冒起來。

    這神鬼莫測的威能,叫小蠻心驚不已。

    而他話里面潛藏的意思,更是讓小蠻震撼無比。

    “他果然有無數藏書……”小蠻想著。

    然後她盡可能的露出一個自認為甜美的笑容︰“多謝!”

    她低下頭,看向那被擺在了前面的那張未知材質的寶桌上的書。

    桌面,不知道用的是什麼法術,整個桌面透明無暇,沒有半分瑕疵,以至于頭頂的仙燈發出的光,都可以被反射出來。

    “這桌面,或許就是這個怪人用于

    監控天地的寶物!”小蠻猜測著。

    但,她更關注的還是被擺在這樣的寶桌上的三部散發著種種讓她不安氣息的書籍。

    她伸手摸向第一本。

    剛剛觸踫到封面,小蠻就感覺自己的肌膚,仿佛觸電一般的起了雞皮疙瘩。

    “何人窺伺吾之傳承?”

    一個莊嚴的聲音,從小蠻的神魂中回蕩。

    她似乎看到了一位身蹈龜蛇,披頭散發的神明,從那時間與空間的盡頭,看向自己。

    數不清的黑色狼煙,瞬間遮蔽了小蠻的神識。

    刺的她連忙閉上眼楮,同時將手收了回來。

    因為……

    小蠻明白,自己根本沒有能力,更不可能修習如此強大的劍經。

    那是《真武蕩魔劍經》。

    一位強大到只身便可掃蕩天地間一切邪魔,而自身毫發不損的強大古仙一生心得所匯聚而成的無上秘典。

    想要接過他的衣缽……

    凡人是不夠資格的。

    仙神勉強夠格!

    倘若強行接受傳承,小蠻知道,自己必定會被那劍經上殘留的劍氣直接絞碎!

    那可是堪比天傾前的天帝一般的存在!

    其名真武蕩魔大帝!

    小蠻咽了咽口水,將手伸向旁邊的一本書。

    那是一本,縈繞著無數光華的書籍。

    只是剛剛觸踫,小蠻便感受到了自身神魂之中,傳來的種種告警。

    而一個陌生而莊嚴的聲音,則在小蠻耳畔響起︰“所謂劍道……”

    “凡夫俗子以為,不過唯劍而已,舍劍之外,別無它求……”

    “何其愚也!”

    “于吾而言……”

    “求人不如求己,賴外物不如求諸自身……”

    “真正的劍修……”

    “鑄自身為劍……”

    “于是身體發膚,精血皮肉,無不可為劍……”

    “吾劍出……”

    “必誅之!”

    在這莊嚴的吟唱聲中,小蠻在恍惚中,看到了一個人影。

    他從那歷史長河中緩緩走出。

    他拔下自己的頭發,轉瞬之間,化作一柄利劍。

    他吐出一口吐沫,每一滴口水,都是一柄利劍!

    他伸出手,整個手臂化作一柄利劍。

    于是,他的頭發是劍,眼楮是劍,鼻子是劍,舌頭是劍,寒毛與皮膚也是劍。

    而他自身更是一柄大劍。

    數

    不清的劍,從他身體中不斷竄出來。

    無數的劍,從他的身體里冒出來。

    讓他像刺蝟一樣,也讓他如同鬼怪一般。

    他似乎看到小蠻,然後笑了起來。

    他的笑容中,無數的利劍,刺向小蠻。

    喜怒哀樂,七情六欲,也可以是劍!

    小蠻直面著那一柄柄刺向自己的利刃。

    她無所畏懼!

    劍客,從不畏懼劍。

    因劍是劍客的伙伴!

    鏘鏘鏘!

    一柄柄利刃,扎在了小蠻的眼瞳上。

    但她沒有退卻。

    連眼楮都沒有眨一下,因她已經明白,這是考驗,也是詢問。

    考驗她的劍心,叩問她的劍道。

    于是,這一把把利劍,在小蠻的眼瞳上,如煙花一般綻放開來。

    然後,它們就如從未出現過一般,消失在空氣中。

    對面,依然坐著那位怪人。

    迷霧籠罩著他的頭顱,兩點流火,升騰著,宛如金烏一般,耀眼且奪目。

    小蠻低頭看向自己摸著的那本書。

    書籍的封面上,一個個似乎是被無數的利劍拼湊著,組成的文字,沾著血在她眼前出現。

    《玄君鑄劍經》。

    這就是它的名字。

    一個名曰玄君的人,在修煉劍道上留下的感悟與體會。

    回想著方才在幻視中所見的那人。

    小蠻不由得心生敬仰!

    因為,她能感受到對方在劍道上的堅守。

    以及那顆炙熱的純粹的劍心!

    別人是舍劍之外,別無他求。

    而對方則是……

    以己身為劍,鑄身體發膚,皮肉筋骨為劍。

    以七情六欲,愛恨情仇為劍。

    他將自己的一切,都鑄造為劍。

    他必定可以揮出,那無數劍客夢寐以求的一劍。

    一劍出,天地分。

    吾劍出,天地滅。

    可惜……

    小蠻嘆了口氣,她只是一個築基期的劍客。

    無論是力量,還是神魂,都遠不足以修習如此純粹而可怕的劍經。

    況且……

    天地間現在的情況,也不適合她修煉如此高深的劍經。

    她若是貿然修煉,恐怕,還沒有來得及修煉有成,就會被天魔所捕,然後分食干淨。

    所以……

    只能是放棄了。

    舍也是劍客的必修課。

    每一個劍客,都應該有割舍的心。

    不然

    ,一劍揮出,倘若東想西想,只能為敵人所趁。

    這個道理,即使小蠻不過築基,也是清楚的。

    但……

    “總有一天,我會有資格和能力修習這樣的劍經的……”小蠻想著,就將視線轉向那最後的一本書。

    那是一本看上去灰撲撲的書。

    小蠻伸手摸著,她又看到了那個人影。

    那個將自身的一切,鑄造成劍的影子。

    那人影看著小蠻,他慢慢抬起手,數不清的密密麻麻的劍,在小蠻眼前出現。

    “仰道者企,如道者浸,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他的聲音,宛如龍吟,又似無數的蟲豸撕咬,,听著叫人就忍不住震顫,卻又忍不住盡心傾听,因那是大道。

    是直接闡述和說明天地規律的大道,只是這大道難聞難解,听著就讓人神魂癲狂,難以自抑,好在小蠻劍心堅定,否則只是听著這聲音,便已經不可避免的神魂分裂。

    即使如此,她也只能死死堅守著本心,努力對抗著來自神魂中升起的種種念頭。

    “以劍御道,如以火御水……”

    “火烈則水弱……”

    “欲以火烈而御水,莫不如抱薪以助火……”

    “薪者,天地人鬼神!”

    “故欲就吾道……”

    “必以天地人鬼神為薪柴,以助吾火……”

    隨著這聲音慢慢的淡去,封面上的字跡,逐漸的清晰起來。

    同樣是以劍組成的文字。

    但這些劍看上去沒有那本《玄君鑄劍經》那般堂皇、莊嚴、堅實。

    這些劍看上去都有些虛浮、縴細。

    它們還沒有化作實體。

    顯然,這是那位名曰玄君的大能,在沒有大成前的著作。

    而封面上的文字,也證明了這一點。

    《玄君修劍實錄》。

    但,听到這里,小蠻的神魂,也開始搖搖晃晃,再也堅持不下去,就要破碎成一片片碎裂,變成一個個瘋狂的念頭。

    好在,這個時候,那位怪人說話了。

    “客人,您感覺怎麼樣?”

    他的話,從四面八方而來,宛如陣陣春風,帶著和煦的力量,沁入心扉,瞬間讓小蠻的神魂穩定了下來。

    方才的種種神魂中的分裂與破碎之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讓小蠻在震驚于其強大

    與神秘的同時,感激不已。

    正想出口致謝,話到嘴邊,卻生生的咽了下去。

    似乎有某個聲音,在她耳畔輕輕說著。

    “你,沒有感謝主人的資格……”

    “在這里,你只能回答主人提出的問題……”

    “你只能做主人允許的事情……”

    “不然……”

    那聲音輕輕笑著,小蠻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勿謂言之不預也!

    于是,小蠻只能是露出一個盡可能輕松的笑容。

    這對她不是難事。

    作為天傾後出生的劍客,小蠻在過去十幾年里,目睹了無數慘劇,見到了無數慷慨而絕望的悲歌。

    天傾後的人,沒有眼淚可以流。

    因為,首先的任務是生存。

    而劍客們,更承擔著保護和掩護其他人的重任!

    是犧牲者,也是殉道者。

    所以,很久以前,小蠻就已經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閣下……”她小心翼翼的選擇著措辭,問著那個怪人︰“這本書,怎麼賣?”

    她的手,緊緊的抓著那本灰撲撲的《玄君修劍實錄》。

    她知道,這是那位名為玄君的大能,在劍道大成之前的產物。

    是記錄著玄君修劍最初的感悟與心得的劍經。

    在身體發膚,喜怒哀樂,無不可為劍之前。

    玄君做的種種努力和嘗試的記錄。

    一位孤傲的強大劍修,在探索大道之路時的體悟。

    不夸張的說,對任何一位劍修來說,這本劍經,都是無上劍典!

    而對小蠻來說,她有預感。

    這部劍經,或許就藏著,讓她強大起來,強大到可以保護村中父老鄉親的可能!

    以劍御道。

    以天地人鬼神為薪柴,壯我大道!

    現在,小蠻已經得到了這部劍經中潛藏的玄君意識的認可。

    她剩下的障礙,就只有一個了——說服眼前之人或者付出讓他滿意的代價。

    將這部無上劍經,從他這里帶走。

    帶回去,拯救天地,保護蒼生!

    于是,小蠻听到了他那輕松的笑聲。

    “客人……”

    “您的選擇,可真是太正確了……”在笑聲中,他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在小蠻耳畔響起︰“這可是欲為劍客,必修的經典啊……”

    “所以呢,價格稍微貴了一點……”

    “看在您是新顧客的面子上……”

    “我給您打個折扣吧……”

    “您給一百二十元就可以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看在您是新顧客的面子上……”

    “我給您打個折扣吧……”

    “您給一百二十元就可以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看在您是新顧客的面子上……”

    “我給您打個折扣吧……”

    “您給一百二十元就可以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真不是魔神》,方便以後閱讀我真不是魔神第三百零八章 玄君的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真不是魔神第三百零八章 玄君的劍並對我真不是魔神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