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五十三章 硬拼山河圖解(求訂閱)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愛吃素的小徐 本章︰第兩百五十三章 硬拼山河圖解(求訂閱)

    山河圖解騰空,光芒萬丈,成片成片建築群隨即崩塌,成為廢墟。

    玄叱道人早在王岩開口前便催動了山河圖解,這件神王至寶的仿制品開始顯露威能,猶如一個真實的世界壓迫過來,準備將王昊困在其中。

    “很強,怪不得能擋住天命至寶。”

    王昊眸綻神光,兩束精芒破空,直直地殺入山河圖解之中。

    但他的目光很快就被一股巨力給磨滅了,未曾窺視到圖解之秘。

    “我們一同催動,務必將此人誅殺,至于他的造化由我們兩個宗門一同瓜分!”

    玄叱道人臉色有些蒼白,催動山河圖解並不容易,每時每刻的消耗等同海量,他獨自一人根本無法承受。

    原先他們三人就因為分贓的問題讓王昊逃走過一次,現在自然要提前說好。

    “好!”

    王岩沒有絲毫猶豫,李天罡的死歷歷在目,這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就算他膽子再大也不敢單獨和王昊交手了。

    隨著王岩加入,山河圖解威能更盛,簡直要將整個地宮世界都給煉化了。

    “一件失敗的仿制品,看似很強,可實際上遠不如天命至寶。”

    這時,巨龍的聲音在王昊腦海中響起。

    “嗯?”王昊有些疑惑,山河圖解威能不小,應該沒有那麼不堪。

    “山河圖是神王至寶,它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其是由神王意念構建而成,如同一個真實的大世界,而這件仿制品雖然出自小巨頭之手,但他沒能明悟山河圖本質,而是選擇以不朽法則仿制山河圖,這條路錯了。”

    巨龍冷笑,不屑一顧道。

    “路錯了是什麼意思?”王昊詢問道。

    巨龍回應︰“真正的山河圖直接滅殺靈魂,極其詭異,山河神王更是借此斬殺過一位大世界之主,但面前的仿制品看似強大,可已經淪為普通寶物,自然是錯了。”

    “這件仿制品中擁有八萬道不朽法則,以你的戰力完全可以橫推過去。”

    巨龍接著道。

    “你能看出不朽法則的數量?”王昊頗為詫異。

    “當然可以,我本就是靈脈意志,對不朽法則的感應最為靈敏,就連超越天命境生靈的法則數量在我

    面前也無所遁形。”

    巨龍有些自傲,這是它的特殊能力,神王都做不到。

    “轟隆!”

    就在二人交談的時候,山河圖已經落了下來,這件能夠抗衡戰艦的至寶顯露神威,一道道神光從天而降,似銀河倒掛,淹沒蒼宇。

    漫天神光都是不朽法則,按照巨龍的說法,這可是整整八萬之數,如今同時落下,殺傷力是無與倫比的。

    “雖然不知道為何你的實力會變得如此恐怖,但在山河圖解面前,唯有天命小巨頭才能與之抗衡。”

    玄叱道人冷笑。

    “井底之蛙,山河圖解別說無法抗衡小巨頭,甚至都壓制不了我。”

    王昊開口,他的意志如天刀縱橫,無堅不摧,他的拳力震古爍今,擊碎永恆。

    大道法則開始動用,天地轟鳴,地底空間在顫栗,甚至逐漸崩潰。

    這只是一個小世界,並未小巨頭的神國,哪里能承受如此強大的力量。

    天地劇震,王昊主動沖向山河圖解,強勢攻伐,他的身軀橫空而過,方圓數萬里都在震動。

    “什麼人?!”

    恆尊者第一時間降臨,但他僅僅站在極遠處觀望,根本不敢靠近。

    因為那里的波動太劇烈了,散開的余波都能將其擊殺。

    “是那個人!”

    恆尊者認出王昊,心里一陣後怕,當時他還想借助陣法將後者擊殺,還好沒能實現,不然就是自尋死路。

    他並不知道王昊的修為其實是在前不久才突破的。

    此時除去三大古祖外所有進入地宮世界的生靈都已戰死,無一例外,本來恆尊者打算對三大古祖下手了,沒想到被王昊搶先一步。

    大戰爆發,王昊一拳轟出,天地四裂,滔天偉力擊碎神光直達山河圖解本體,所向披靡。

    而山河圖解遭受沖擊後竟然開始搖動起來,發出隆隆巨響。

    “怎麼回事?!”

    玄叱道人和王岩目瞪口呆。

    這會不會太驚悚了,竟然有人能和山河圖解正面交鋒,而且還不是小巨頭。

    “拼了!”

    兩位古祖對視一眼,開始燃燒不朽法則,想借此將山河圖解的威能盡數釋放出來。

    頓時虛空出現種種異象,山河圖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世界。

    隨後這個世界緩

    緩落下,朝著王昊鎮壓而去。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山河圖解雖然不堪,但原始宗的那位小巨頭的確有些不凡,竟然能鍛造出這樣的寶物出來。”

    王昊贊嘆一聲。

    每位小巨頭都有獨到之處,否則他們也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下一刻他開始揮拳,每一擊都貫穿虛空,橫擊蒼穹,這股力量讓天源境不朽都要絕望,不敢與之交戰。

    “轟!”

    這是一場激烈的戰斗,不過隨著交手時間一長,王昊眉頭皺了起來。

    “我的力量雖然強大,完全可以碾壓山河圖解,但每一拳落在這個世界中都會分散,無法將其擊破。”

    他發現了問題。

    “很正常,這件仿制品的鍛造者將神國融入山河圖解之中,所以那世界是完整的,想將它強行摧毀的難度很大。”

    巨龍適時開口。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內往外將其擊破了。”

    王昊有了決斷,只見他身子一動,徑直殺入山河圖解所化的世界當中。

    “嗯?成功了?!”

    玄叱道人和王岩看不出王昊是主動為之,只以為後者已經被山河圖解強勢鎮壓。

    “太好了,只等此人隕落,我們便可以謀奪他身上的造化!”

    王岩大喜,隨後兩位古祖便逐漸收回力量,不再催動山河圖解。

    戰斗至今他們近乎油盡燈枯,也催動不了多久了。

    而無人催動的山河圖解頓時變回道圖模樣懸浮在半空中。

    正當玄叱道人以為戰斗已經結束準備收起山河圖解的時候,一聲巨響突然爆發,然後一道人影從山河圖解中殺了出來。

    王昊如神王跨界,面無表情,抬手便是一拳砸出。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鎮神司》,方便以後閱讀鎮神司第兩百五十三章 硬拼山河圖解(求訂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鎮神司第兩百五十三章 硬拼山河圖解(求訂閱)並對鎮神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