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被陰了


類別︰現代都市 作者︰緋我華年 本章︰第二百零七章 被陰了

    府衙里並沒有什麼事。

    袁寶兒在那兒晃悠一會兒,便回去府里。

    她如今身子骨非同往日,誰也不敢說出個什麼。

    吃了點點心,喝了些溫好的果子誰,她便倒頭就睡。

    說來也是奇怪,她這一胎懷相出奇的好,不但能吃還能睡,除開熱的煩躁,還真沒有其他煩惱。

    這一覺睡到午後,她懶洋洋起來,只吃了幾口點心,便吃不下了。

    顧晟忙活完詔獄里頭的事,正要走,候溫進來。

    “你最近還挺忙我來找你兩趟都沒尋著人。”

    顧晟笑︰“這不是家里有事嗎。”

    “大人您找我有事”

    候溫點了點頭,“就是想跟你說,你還年輕,閱歷上難免不足。”

    “不要恃才傲物,多低下頭看看。”

    顧晟殃及微眯,“大人這話的意思是”

    候溫笑,“我能有什麼意思,就是听了幾句閑言碎語,就想跟你嘮嘮。”

    顧晟可不信他是隨便說的。

    送了人出去,他坐回值房琢磨。

    當下他還真沒敢什麼出格的事,除了那件藏在大山里的秘密。

    莫不是他說的就是這事

    他騰的一下子起來,叫來耗子,“你主意點我府邸,我出去一趟,晚些時候回來。”

    耗子哎了聲,見顧晟上馬走人,忙追上過去。

    然而就只吃了一嘴的灰。

    他呸呸吐著回去府衙,心說這又是怎麼了

    晚上,袁寶兒沒等到顧晟,就讓人來尋。

    得知他出去了,也沒當回事,兀自吃了頓好吃的,躺下睡了。

    夜半,顧晟踏著露水歸來。

    袁寶兒迷迷糊糊的醒過來,來抱他腰。

    顧晟握了握她的手,“醒醒,我有事要說。”

    袁寶兒哦了聲,慢慢坐起來,並作勢點燈。

    顧晟拉住她,“千機弩的事情暴露了。”

    一句話把袁寶兒的睡意嚇沒了。

    “怎麼回事”

    顧晟咽了下口水,連續的奔波讓他喉嚨十分的干澀,但他這會兒已顧不上喝水。

    “那群工匠里有釘子,目前還不確定是誰的,但他跑了,我猜明天早上他們就會發難。”

    袁寶兒抿了下嘴,“那就只能做最壞打算,我認了,我肚子里有寶寶,便是我入獄,也沒人敢拿我怎麼樣”

    顧晟搖頭,“你身子本就不好,獄里陰暗潮濕,你現在根本受不得。”

    “而且此事說不好,很有可能被扣謀反的帽子,是要經受大刑的,你不能去。”

    “你也不能去,”袁寶兒抱住他。

    顧晟拍了拍她胳膊,“我手里有兵權,那些人只听我的,他們不敢拿我怎麼樣。”

    “胡扯,”袁寶兒道︰“自來兵听將令,那是因為兵符,一旦兵符上交,他們才不會理你。”

    顧晟沉默了。

    這個時候他才體會到有個同朝為官,並且精通朝廷事務的媳婦有多不方便。

    好容易編出來的瞎話,音還沒落,就被拆穿。

    兩夫妻緊緊抱著,享受著短暫的寧靜。

    待到清晨,兩人穿戴齊整的來到宮牆邊。

    眾臣皆到,唯缺了左右相。

    此時,袁寶兒和顧晟心里依然明了。

    他們是被算計了。

    左相甩出鉤子,右相迷糊,而他們順分順水慣了,自以為掌控全局,輕忽大意之下,著了人家的道。

    宮門開啟,顧晟扶著袁寶兒進入大殿。

    約莫小半刻後,元哥兒緩步上殿。

    坐定後,發現兩位重臣沒來,便問了句。

    “臣來遲,還請陛下責罰。”

    右相叩倒在地,大聲請罪。

    左相急忙跟寵。

    不過是晚了一點點,元哥兒怎麼會怪罪,忙叫兩人起來。

    右相非但沒起,反而還深深的伏低,“臣有事啟奏,還請陛下應允。”

    元哥兒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還好脾氣的讓他講。

    右相手托卷軸,高舉頭頂,“臣昨夜得一密報,城外五十里的山中竟然有人私自打造千機弩,圖紙和器物在此,還請陛下御覽。”

    元哥兒忍了好久才沒驚跳起來。

    他下意識的看顧晟和袁寶兒。

    卻見袁寶兒皺著眉,怒目瞪回來。

    元哥兒呆了呆,示意內監把東西呈上來。

    看過之後,他很確定這就是袁寶兒給他看,並且跟他商量去造的千機弩。

    也就是說,他們發現的那處就是顧晟跟自己說建造的地方。

    右相似乎並沒察覺元哥兒異樣,還在慷慨激昂的抨擊著。

    顧晟听了會兒,已然明白他的意思。

    今天右相是火力全開,一定要比他和寶兒拉下馬的。

    他思量了下,跪下來請罪,將所有罪過全攬上身,並表示只是瞧著千機弩威力不小,想要配給軍隊。

    他拿出一早準備好的單據,“臣采購的單據在此,陛下可著人核實,若有個被臣私藏,臣任由陛下懲處。”

    元哥兒 了一圈,點名魏宕。

    魏宕的九算在本朝也算得上前三。

    魏宕領命上前,快速算了遍。

    “若核查數目跟上面一致,加上右相手里那把,正好夠所購材料數目。”

    元哥兒當即沉著臉,命人去軍營清點。

    營地距離內城有些距離,將近一個時辰,方才回來。

    “稟陛下,數目無誤。”

    元哥兒松了口氣,“如此便好。”

    “然顧大人此舉十分不妥,罰奉三個月,以儆效尤。”

    元哥兒小嘴巴巴,趕緊說出懲處。

    右相眼皮一跳。

    他出這招,就等于跟顧晟撕破臉。

    顧晟可從來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不把他錘死了,他過後就能弄死他全家。

    “陛下,”右相撲到在地,“太祖曾有訓話,百具甲冑加身,便視為謀逆。”

    “而今顧大人私造的兵器何止百具,陛下可是要視太祖的訓示與不顧”

    元哥兒臉頓時冷下來,黑黑的眸子緊緊盯著右相。

    “可他造的並沒有私藏,他的用意是武裝朕的兵士,右相是不是太曲解他的意思了”

    右相搖頭,眼淚隨著力道流下來,“陛下可是說臣有私心”

    他重重磕了三個響頭,“臣得先帝看重,看顧陛下,一心為陛下著想,陛下怎可如此想老臣”

    他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元哥兒很不耐煩的皺眉。

    袁寶兒立刻看向他,生怕他在這兒發火。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嬌寵冬官》,方便以後閱讀嬌寵冬官第二百零七章 被陰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嬌寵冬官第二百零七章 被陰了並對嬌寵冬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