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8 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R書 本章︰第 16 8 章

    傷人致死這件事也算是宿怨了, 這其中的糾纏還要從初中說起,薛盛和他兩個發小從幼兒園就玩在一起了,因為住得近, 所以後來上的學校也是同一所,小學同班, 初中同班,高中同班,直到大學雖然不同校卻也同城,都是家里的獨生子, 因此關系說是親如兄弟都不為過。

    而跟他們打架的那人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學, 叫金川, 金川初中的時候成績還算不錯,性格也不算差, 雖然跟薛盛他們玩不到一起去,但也不至于雙方不對付,直到他父母離異, 各自組建了家庭,把他丟給了爺爺奶奶兩個老人,這時候的金川本身也算是處在叛逆期,離異家庭對他來說相當于沒了爹又沒了媽, 于是整個人變得有幾分敏感。

    薛盛和他兩個發小,宋磊和姜衡都是獨子, 家庭關系和睦,條件也都不算差,少年不識愁,他們每天最大的煩惱就是作業考試,但只要考得好, 家里就會給獎勵,限量的游戲機,限量的鞋,各種男孩子喜歡的運動裝備,少年人總是忍不住那份炫耀的心,每每得了新的東西,就會到小伙伴面前N瑟一下。

    幾個身高不算矮的男孩子自然是坐在後排,而金川剛好就坐在他們的後面,每次听到他們的話,爸媽又給買了什麼,晚上學習晚了又逼著吃了什麼,亦或是用大人的審美又買了啥他們覺得很丑的衣服,等等等等,對于沒了爸媽的金川來說,這些听起來像是埋怨的話,等同于在他心口插刀,于是日積月累的矛盾之下,金川和薛盛三人成了死敵,經常干架打的渾身是傷的那種。

    到了高中,金川的成績一落千丈,還在外面認識了不少混混,薛盛和他發小玩鬧歸玩鬧,成績一直保持的不錯,跟金川這種三不五時逃課的問題學生就不是一路人,但雙方的小矛盾從未斷過,積攢到了一定程度總要相約打一場,不過那時候的金川已經不是獨身一人,身邊總會跟一些小弟,所以每次都落得個兩敗俱傷。

    一直到高考結束,金川沒考上大學,直接混了社會,薛盛他們都考上了不錯的大學,雖然不同學校,但感情一如既往的好,只要放假就一定會在一起玩。原本按照他們的人生軌跡,他們和金川應該不會再有交集,但沒想到,姜衡交了個女朋友,而這個女生,是金川從高中就開始追求的對象,只不過姜衡不知道,那個女生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矛盾,比起一個沒有前途的混混,當然是要選擇一個更有前途的大學生啊,更何況姜衡長得也不差,比金川帥。

    知道自己追求了好幾年的女孩子交往了男朋友,金川哪里能忍,這一查發現還是老對手,而那個女生說的話更直接,論家世論人品論能力,金川沒有一點比得上姜衡的,讓金川不要再浪費時間在她身上了。

    于是高中畢業後,時隔幾年,金川再次跟他們約架了。這種時候自然是找兄弟一起,雖然這段時間薛盛不知道在忙什麼,總是不見人,但他們想著,跟金川打架那薛盛肯定會來,卻沒想到薛盛當時上了動車,他們人少一個,但也沒關系,大學幾年,總有交情不錯的朋友,于是喊著一起,金川混了幾年社會,身邊游手好閑的人更多了,于是兩幫人直接聚眾斗毆了。

    這一打起來血氣上涌熱血上頭的,誰能控制得住下手輕重,掄起瓶子就是砸,等見了血眾人意識到不對後,不少人都一窩蜂的跑了,剩下的幾個被聞訊趕來的警察給控制住了,受了傷的也趕緊送醫院了。

    但誰都沒想到這一打會鬧出人命,死的是金川帶來的一個小弟,酒瓶的碎片直接|插|入|了太陽穴,還沒來得及送醫院人都涼了,金川也受了重傷,混亂中也不知道被誰捅了一下,直接摘了一個腎保命。

    因為特意挑選的打架地方,沒有攝像頭,加上兩方本就對立,于是金川這邊的人一口咬定就是姜衡他們下的手。

    但具體是誰沒有證據,金川自己都沒注意是誰捅的他,而那個已經死了的也沒辦法開口,更重要的是,在凶器上面檢測到了姜衡的指紋,這一下姜衡算是完了,同樣有份參與的宋磊也一樣要負責,就看是賠錢還是坐牢了。

    薛盛見不到姜衡,因為他涉嫌殺人,暫時沒辦法探視,但經過小叔的幫忙,他倒是見到了宋磊。

    宋磊見到薛盛的第一句話是︰“幸好你沒來。”

    薛盛瞬間眼楮就紅了,這一刻他寧願自己當時去了,他最好的兩個兄弟啊。

    見到薛盛的表情,宋磊笑了笑︰“別多想,誰知道會變成這樣,我這邊情況還好,我家里請的律師說,只要私下賠償到位,可以庭下和解,但老姜那邊就麻煩了,凶器上有他的指紋,現在就看能不能判成過失殺人,再爭取緩刑。”

    薛盛︰“老姜那邊我一定會幫他想辦法的!”

    宋磊沒再說話,能想什麼辦法呢,他們幾個的家庭也只是比普通人稍微有一點點錢,但依舊無權無勢,除了依靠律師盡力爭取,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到現在他都不知道怎麼就變成這樣了,但唯一慶幸的是,他們三個至少有一個沒栽進來。

    探視出來,薛盛情緒低落,送他來的薛父拍了拍兒子的肩膀︰“別覺得愧疚,你要想想,如果今天你進去了,我跟你媽會怎麼樣,能不能承受得住。”

    薛盛抿唇,依舊沉默。

    薛父嘆了口氣,他雖然慶幸這次的事情兒子沒有卷進去,但那兩個都是他好兄弟,想也知道兒子現在有多難過,如果可以,他覺得兒子應該更希望能和兄弟同甘共苦,少年人的義氣,有時候就是這麼盲目不理智。

    想了想,薛父道︰“小衡這邊肯定是沒辦法善了,凶器指紋的指正性太強,但你也不是什麼都不能做的。”

    薛盛抬頭看向自家老爸︰“我還能做什麼?我能幫他做什麼?”

    薛父道︰“你們早前不是計劃一起做室內設計公司嗎,你學設計,宋磊學建築,姜衡學金融,三人各展所長一起創業,現在姜衡這邊情況可能不太樂觀,但宋磊應該可以保出來,只是他家恐怕會為了這事多賠點錢,到時候爸爸給你多出點錢,幫助你們創業,你跟宋磊一起好好努力,以後等姜衡出來,直接跟你們一起干,這樣就不會太過遭受社會的白眼了。”

    薛盛頓時明白的老爸的意思,如果姜衡真的要坐牢,那就留有案底,他自己又是學金融的,更加不好找工作,如果他們之前設想的工作室能成立,到時候根本不需要姜衡去外面找工作,這麼一想,突然覺得未來好像也不是那麼一片黑暗了。

    薛父這邊畫大餅的開導了一下兒子,本來想說發生了這種事,兒子還是回家住比較好,但薛盛身邊還跟著一個鬼姐姐,他自己身上有戴符,不用擔心靠鬼太近有陰氣,但父母年紀大了可不行,于是還是回了自己的單身公寓。

    一進屋,棠筱漫就從木牌里出來了,看著意志有些消沉的薛盛,突然道︰“我可以幫你。”

    薛盛一愣︰“幫我?怎麼幫?”

    棠筱漫道︰“我可以上其中一個人的身,借他的口認罪,這樣你的朋友就沒事了。”

    她跟在木牌里,有些事听得也算明白,知道定罪的最大證據就是指紋,只不過那個凶器上並不是只有姜衡的指紋,還有另外兩個人的,只不過因為這場爭斗是金川那邊的人和姜衡這邊的人,另外兩個人都是金川那邊的人,所以情況對姜衡這邊更加不利,如果她上其中一個的身,那薛盛的朋友應該就能沒事了。

    薛盛的心念只動了一下,然後瞬間打消︰“不行!天師說了,你能留在人間本就是難得的機緣,雖然錯過了輪回,但你身上沒有孽障也沒有煞氣,以後還是能有機會去投個好胎的,如果你上了人身,那會遭到反噬的,不可以!想都不要想!”

    棠筱漫抿唇,從她撞見薛盛後,一直都是薛盛在幫她,帶她看世界,帶她吃了很多從未吃過的美食,帶她去尋找她的易少爺,可自己,好像完全沒有什麼能力回報他的。

    薛盛生怕棠筱漫動了這個心思就真的跑去執行了,連忙道︰“小漫姐,你千萬不能有這樣的念頭,這樣是不對的,那人家沒殺人,他也是無辜啊,我雖然很想幫我的朋友,但也不能害人!”

    棠筱漫道︰“那不然,我試試入夢吧。”

    薛盛︰“入夢?”

    棠筱漫︰“夢境是最不設防的,我可以變成死者的樣子查探他們的心境,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對當時的情況一點印象都沒有。”

    薛盛有些猶豫︰“這樣能行?”

    棠筱漫道︰“不知道,沒試過,但只是入夢就不算害人吧。”

    薛盛不能讓棠筱漫胡亂嘗試,為了保險起見,他要找小叔問問大師。

    搞清了來龍去脈,溫然道︰“若只是入夢探尋真相,這的確對活人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但會消耗鬼體陰氣。”

    薛盛有些緊張︰“消耗了鬼體陰氣會怎麼樣?”

    溫然︰“棠筱漫現在能留在陽間,是因為在玉石里被滋養的鬼體凝實,當陰氣被消耗,鬼體變得虛弱,那就到了該離開的時候了。”

    溫然將利弊說給他們之後,讓他們自己衡量。薛盛听到會讓棠筱漫變得虛弱,便想打消這念頭,反倒是棠筱漫道︰“我早晚都會離開的,能在這段時間見識了這個世界的美好,人們過的和平,沒有紛飛的戰火,我已經很知足了,如果能在走之前幫到你,那我會更加無憾。”

    薛盛頓時有些心疼︰“小漫姐。”

    棠筱漫道︰“別猶豫了,就今晚吧,萬一真的有用,你朋友也能得救,這樣算起來,我也算做了好事了,說不定能有福報。”

    入夢並不算太難,另外兩個跟指紋有關系的人也被暫時收押,身上也沒什麼護身符,加上被不斷盤問,又遭遇了這種事,自己本身就已經嚇得要死,身上的陽氣也弱了不少,並不難靠近。

    棠筱漫通過薛盛得知了死者的長相,又刻意隱在夢境的陰影處,通過索命恐嚇的方式來試探,然而被她入夢的兩個人竟然是截然不同的反應,一個朝她撲過來哭求著後悔,說不該混混度日,說不該不好好學習,結果落到今天這個地步,看起來後悔比恐懼要多。

    而第二個一見到她幻化的樣子,就尖叫著奔逃,因為是在夢中,所以一點設防都沒有,一個勁的大喊不要來找他,不是他害死的,不關他的事。結果在她不斷靠近的時候,甚至嚇尿的哭喊說他真的是錯手不是故意的,求求他不要來找他。

    這人叫劉東,他自己知道當時究竟是怎麼個錯手法,那時候他在跟姜衡拉扯,一把奪過耗子手里的酒瓶子想要砸向姜衡,卻被姜衡徒手攔住,一片混亂的揪扯中,他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好像扎到了什麼東西,因為那一瞬間噴灑到他手上的溫熱觸感實在是無法令人忽視。只是當時他根本沒有意識到究竟出了什麼事。

    再後來被警察帶走,因為知道死了人,又想到可能跟自己有關,劉東越發緊張,但他們都是跟著金哥的人,死的也是金哥這邊的人,所以一開始警察重點盤問的是姜衡那邊的人,加上自己這邊的兄弟一個個為了擺脫關系,一口朝姜衡咬死了,姜衡自己都記不清當時具體的情況,整個人都是懵的,于是給了劉東一絲僥幸,更何況他也不確定究竟是不是自己以外扎的那一下,于是在警察盤問過來的時候,一個勁的否認,同樣咬死了姜衡。

    卻不想,對方竟然有鬼外援!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豪門之斂財天師[穿書]》,方便以後閱讀豪門之斂財天師[穿書]第 16 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豪門之斂財天師[穿書]第 16 8 章並對豪門之斂財天師[穿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