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甜蜜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漫漫行 本章︰205、甜蜜

    五皇子就是有天大的幽怨, 在太子面前也不能表現出來,他覺得自己這輩子恐怕都沒法被太子溫柔以待了。

    薛夷光被太子的話和五皇子幽怨的目光弄得有些想要發笑,低聲對著太子道︰“五皇子也不容易。”薛夷光清楚太子的性格, 太子絕不會無緣無故這麼拿五皇子開玩笑,看太子的樣子, 應當是五皇子本人有地方惹到了太子,只是看五皇子的樣子, 仿佛自己並不知道。

    “他不容易, 他是挺不容易的。”太子輕哼一聲,道︰“他都跑去逛青樓,還學人家捧妓子了,孤看他在燕雲過得很開心,估計都不想回來了。”

    逛青樓,捧妓子?薛夷光打量著五皇子, 她沒看出來五皇子是這樣的人啊!而且五皇子一心都撲在追求美食,游玩上,沒听說五皇子對美色也沉迷啊?

    “五殿下,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薛夷光看著被太子說完後不敢辯駁, 卻一臉委屈的五皇子。

    “誤會大了。”五皇子哭喪著一張臉道︰“我就是听說那家青樓的梨花釀是一絕,所以才去嘗一嘗的, 我沒捧妓子啊!”天知道他就是喝個酒,怎麼也有人傳出這麼多的閑話來, 還和太子告密, 他簡直快冤枉死了。

    這確實像五皇子能夠干出來的事情,她還記得前兩日五皇子和秋穎分享梨花釀的時候,五皇子有些吞吞嗚嗚的,沒說出梨花釀的出處, 只是沒想到緣由在這。

    “你是欽差,又是皇子,出門在外代表的就是皇室和朝廷,你一個舉動下面的人就會揣測出萬千意思來,你如此不收斂,傳出這些謠言來再正常不過,一點都沒有冤枉你。”太子對著五皇子訓斥道︰“孤這邊倒是無所謂,你自己想想你怎麼和安嬪娘娘還有母後交代吧,她們最近可是為你的婚事操碎了心。”

    “反正我也不想娶妻,有這個荒唐的名聲,最起碼可以緩兩年再成親,不也挺好?”五皇子倒是沒有覺得難過,娶不娶妻他不在乎,他一個人過得挺自在的,干什麼要多一個人來管住自己呢?

    太子哼了一聲不做評價,他對五皇子娶不娶妻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道︰“安嬪娘娘已經備好了板子

    ,你自己去應付吧。”

    五皇子心中更加哀嚎了,整張臉都皺在了一起,他母親的封號為“安”,但是本人並不安靜賢淑,他母親教訓起他來可是不會手軟的。

    薛夷光輕笑一聲,她一直都覺得五皇子是個有趣的人,總是能給身邊的人帶來歡樂。

    太子看著薛夷光的注意力被五皇子吸引走了,也不作聲,直接邁步站在了五皇子和薛夷光的中間,擋住了薛夷光看向五皇子的視線,“他有什麼好看的?”

    薛夷光听到太子的話和被擋住的視線,愣了一下,隨後直接笑了出來,說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太子吃醋的樣子,本以為太子的性子不是那種會吃醋的人,沒想到太子吃起醋來像個孩童一樣,有些小孩子氣。

    “我看你好不好,阿繹?”薛夷光主動牽起太子的手,眉眼彎彎地問道。

    太子臉上還是原本沉著冷靜的樣子,但是耳邊的紅暈出賣了他,太子主動握住薛夷光的手道︰“我帶你回家。”

    薛夷光看著太子耳朵微紅,沒有回答她的話,就知道太子這是害羞了。

    她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太子這麼可愛的一面呢?

    薛夷光覺得這樣的太子太好玩了,讓她忍不住想要逗弄太子,不過她還是忍住了,道︰“好,我們一起回家。”

    被拋下的五皇子一個人站在馬車旁,看著太子和薛夷光手牽著手離開的樣子,他突然覺得其實有個愛人,有未婚妻也是不錯的事情。

    這時馬車上的秋穎掀起簾子,頗有些緊張地對著五皇子問道︰“太子殿下離開了嗎?”太子過來,秋穎沒有下車請安,是因為她清楚太子現在除了永嘉郡主,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人,現在下去只會礙眼,對此,秋穎就很能理解太子對著五皇子沒耐心的心情了,她要是著急和喜歡的人說話,旁邊有人跑過去插話,她也很煩地好不好。當然她不下車請安還有別的原因。

    對此,秋穎只能表示五皇子沒眼色。

    其實,秋穎不知道的是,五皇子是因為對太子的敬畏讓他不敢不去給太子請安,如果可以選擇,五皇子也不想去的。

    五皇子看著秋穎一臉小心緊張的樣子,好奇道︰“離開了,你是認識太子殿下嗎?”他記得

    秋穎是太子安排的暗探。

    “殿下是主上,自然認識。”秋穎答道。

    “那你膽子真大,居然沒下來請安。”五皇子表示如果剛才有一個人和他一起,也能有人幫他一起分擔一下太子的火力不是?

    “我就是因為害怕才沒下來。”秋穎小聲對著五皇子道,這就是不下車請安的另一個原因,“我每次見到太子殿下逗覺得喘不過氣來,自己仿佛能被看穿一樣,這感覺太可怕了,每次拜見太子殿下,我都想要把自己縮在角落里,希望太子殿下不要看到我。”所以她也挺佩服五皇子敢和永嘉郡主一起請安的行為的。

    五皇子听到秋穎的話,仿佛是找到了知己一樣,趕緊點頭道︰“我也是,我下次也學你,如果太子殿下不找我,我也不過去。”見到太子就趕緊去請安,這是宮中的規矩,也是五皇子從小養成的習慣,只是沒有想到還能有躲著不去請安這個操作,五皇子覺得自己學習到了。

    秋穎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五皇子,這躲著也是分情況的好不好,她這次躲著是因為不想當礙眼的存在,若是平常太子召見你躲著,那才是不想活了。

    秋穎很清楚自己對太子的畏懼,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灑脫的人,但是在太子面前她怎麼也灑脫不起來,而且畏手畏腳,因為太子是能夠主宰她命運的存在,身為暗探,她的命就在太子手里,這是一種對主上的畏懼。

    對她來說,太子和永嘉郡主是完全不同的上位者。太子是天生的掌權者,他的威儀就讓人不敢不從,而且太子本人能力出眾,跟著太子做事,絕對不愁沒有出頭的日子,當然前提是你有能力。太子讓人敬畏,攜威道而來。

    而永嘉郡主卻不同,永嘉郡主給人的感覺不想太子一樣有壓迫感和緊張感,永嘉郡主給人一種春風化雨般的溫柔,但是這個溫柔並不會讓人覺得永嘉郡主好欺負,反而會讓下屬感到暖心和舒心,比如說永嘉郡主對她的時候,從來不因為自己曾經當過妾室,有過一番不堪的經歷而鄙夷她,相反永嘉郡主極為尊重和照顧她,永嘉郡主甚至會在很多時候替她考慮。

    不只是對她,永嘉郡主對所有的下屬都是如此,至少在她觀察

    中是這樣的,永嘉郡主很尊重人,也願意听下屬的意見,會讓下屬心悅誠服,讓下屬有被尊重的感覺。這是很多主上都難以實現的,包括太子。

    所以,對永嘉郡主,秋穎和所有的暗探都願意接觸,因為和永嘉郡主在一起,沒有面對主上的緊迫感,相反還比較輕松。當然這種輕松只是相處上,在做事上,永嘉郡主是個膽子極大,而且敢想敢做,對做事要求很嚴格的人。

    所以秋穎敢和薛夷光撒嬌,但是對太子卻連見面都不敢。

    秋穎覺得自己這個反應是正常的,但是作為從小和太子打交道的五皇子不應該如此啊!看著五皇子,秋穎嘆了一口氣,她覺得五皇子只要一直沒眼色,就會被太子一直嫌棄下去。

    另一邊,薛夷光和太子一起上了馬車後,看著桌子上擺著的紅豆山藥糕,臉上露出了笑容,她曾經說過東宮廚子做得紅豆山藥糕是最好的,她極喜歡,沒想到太子記在了心里。

    太子看著薛夷光吃得開心,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道︰“先吃點糕點墊墊,一會兒我們去東宮,我讓人做了飯,都是你喜歡的酸甜口。”

    薛夷光應好,太子不是一個喜歡說甜言蜜語的人,她一直都知道,太子說得最多的情話應該就是向她告白的時候了,其實那也算不上情話,更多的是一種承諾。其實,如果太子是個情話滿嘴,花言巧語的人薛夷光反而會不喜歡,兩個人在一起,平平淡淡的幸福才是真,不要看對方說了什麼,要看對方做了什麼,這才是評判對方到底愛不愛你的標準。

    “我也給阿繹帶了禮物。”薛夷光笑著問太子道︰“阿繹猜猜是什麼?”

    太子听後嘴角忍不住勾起,“北疆的特產?”其實,北疆真正的特產並不多,燕雲每年都向朝廷進貢,就東西而言並不讓太子動容,但是若是這東西是薛夷光送的,太子就覺得高興。

    薛夷光搖頭,“阿繹覺得我這麼沒有新意?”說起特產這些東西,薛夷光現在還記得前世那些特產店里賣的特產,買回去基本上沒一個好吃的,而且這個時候又沒有冰箱和防腐劑,很多吃的東西從北疆運到京都都已經壞掉不能吃了,而且她也不會帶特產,她又不

    是五皇子,太子也不是重口舌之欲的人,當然最重要的是,太子的口味和燕雲也不太相符。

    太子听後笑出了聲,又忍不住揉了揉薛夷光的發頂,在被薛夷光幽怨的眼神看過來後,太子才松開手,笑道︰“怎麼會?我們阿瑤是罪最有新意的人了,整個大魏都沒你千奇百怪的點子多。”

    薛夷光覺得這話听起來也不怎麼順耳,說得她好像天馬行空,不結合實際一樣,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她決定不和太子計較這些,對著太子道︰“我在北疆找到了春雷琴,如今這琴就在後面的馬車行李上,等下車你就能看到了。”春雷是唐代制琴世家雷威所作,傳世古琴,以唐琴為最珍貴之神器。唐琴之中,以雷公琴為最。蜀中九雷中,以雷威成就最大。而雷威一生所斫之琴中,又以“春雷”為最。所以,在古琴神品中,“春雷”實是最最珍貴的無價之寶。

    薛夷光知道太子是個極為自律的人,太子並沒有對外展現出什麼特殊的喜好,仿佛除了朝政外,對什麼都平平淡淡,但是和太子相處這麼多年,薛夷光對太子還是了解的,太子很喜歡彈琴,她經常記得太子說“琴音能靜心”,每當太子在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選擇彈琴,讓自己的心冷下來從,從而能夠重回平靜,冷靜地思考問題。

    其實,薛夷光的音律課還是太子給啟蒙的,當初太子問她喜歡什麼樂器,薛夷光記得很清楚她說她喜歡箏,事實上也確實如此,薛夷光前世對古典樂器的了解不多,只覺得當時古箏的聲音清脆悅耳,喜歡極了,特別是一些古箏演奏者的照片,放在那里只讓人覺得仙氣飄飄,薛夷光前世的時候甚至都想要報一節古箏課學學的。

    當然除了古箏外,薛夷光對古代樂器了解最多的應該是琵琶了,畢竟這得益于香山居士大名鼎鼎的《琵琶行》,凡是上過高中的人誰沒背過?既然背過,就會對琵琶好奇,特別是印象最深刻的那句“猶抱琵芭半遮面”,讓人總是充滿了畫面感和感受到神秘感。

    當時薛夷光先後提出要學古箏或者是琵琶的時候,太子沒有拒絕她,但是卻也提出來她這兩個樂器只能選一門,另外還要再學一門琴。後

    來她對大魏和歷史了解越深,才越來越明白琴在文人心中的地位,那是所有的樂器都比不上的。

    而且古琴確實靜心,它能讓人安靜下來,薛夷光在太子的影響下也逐漸會在煩心的時候彈奏一兩首古琴曲靜心,但是對琴的喜愛程度遠遠不及太子。她知道太子除了喜愛收藏名劍外,更喜歡收藏名琴,名劍不好尋,名琴也一樣不好尋。

    為了春雷,薛夷光廢了不少功夫,不過薛夷光覺得再累都值得,因為它是送給太子的。

    “我若是記得沒錯,春雷是被燕雲彭家收藏的。”太子收藏名琴,自然知道春雷在什麼地方,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太子也更清楚這把琴薛夷光得到要廢多少力氣,“彭寬可有為難你?”彭家的現任家主名叫彭寬,這春雷也是彭寬的傳家之寶,而且彭寬本人也十分固執己見,當初他派人高價收購春雷,但是彭寬怎麼都不願意,太子自然也不會以勢壓人,強求一張名琴,在這方面,太子一向是秉承自願原則,隨緣而已。

    雖然遺憾,但是太子爺沒有對彭寬如何,而且他當初派人去買琴,連東宮的名號都沒有提過,下面的人更不會為了討他開心針對彭寬,他確實還是有些好奇小姑娘怎麼搞定彭寬的。

    “彭寬確實拿春雷琴當作命根子一樣,但是我救了他的命,他可不得拿命抵著。”薛夷光說道︰“說來彭寬也是個可憐人,手中除了春雷琴在沒有其他,他的兒子敗光了家產,我找到他的時候,他連度日都成困難,身邊的人也只剩下一個孫女,就算他可以守著春雷琴去死,可是他的孫女也要活下去,我替他和他的孫女看好了病,並按照春雷的價格的兩倍給了彭寬,彭寬最終為了他自己和他的孫女答應了我,將春雷琴賣給了我。”

    太子听著薛夷光只是輕而易舉地說了幾句話,仿佛很容易似的,但是太子太知道彭寬的性格了,彭寬寧願自己死都不願意出售春雷,可能真的有這孫女的原因,但是他知道薛夷光一定還付出了更多,才讓彭寬松口。當然他不擔心薛夷光答應了什麼過分的條件,若是為了一張琴,違背了自己的原則,或者付出了更高的代嫁,他才這多多年的教導

    才是白費了。

    不過,小姑娘不願意說,太子也沒有逼問,他只需要知道這琴來之不易,是阿瑤對他的一片真心,他要珍惜這春雷琴,更要珍惜阿瑤。

    “有阿瑤相伴,是我的幸運。”太子握著薛夷光的手,語氣認真。

    薛夷光看著太子認真的樣子,笑道︰“有阿繹相伴,也是我的幸運。”其實,他們遇見彼此,就是彼此的幸運,

    “母後和皇祖母都想你了,想要讓你進宮住一段時間,你在安國公府一個人也是冷清。”太子輕咳一聲,遮擋了一下因為薛夷光剛剛的話紅起來的臉頰,說道。

    薛夷光笑著問道︰“阿繹呢?阿繹不想我嗎?不想讓我進宮住嗎?”她還是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太子。

    太子被薛夷光笑盈盈的目光看著,一時間臉上逗泛起了紅暈,又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害羞,道︰“當然,我也想阿瑤進宮住,這樣我也能見到你。”比起去安國公府,對太子來說還是去宮中見心上人更方便。如果他沒有私心,也不會這麼迫不及待地轉告太後和皇後的話,他私心里還是希望自己能經常和薛夷光見面的,當然私心里太子逗想要讓薛夷光住在東宮,只可惜這更不現實,所以太子只能退而求其次。

    “阿繹想要我去,那我就去,分開了這麼久,我也想阿繹了,我也想要多些機會見阿繹。”薛夷光笑道。薛夷光也有一些想太後和皇後了,她現在很多時候在和太後皇後等人相處的時候都是不用皇家寵愛這個紅包的,人和人之間的感情都是相處出來的,她已經和太後皇後有了感情,紅包也就不需要了。

    對于薛夷光來說,紅包只是跳板,她需要跳板,但不會一直用跳板,她努力地去完善自己所需要的知識,努力地學習,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對了,你的郡主府已經給你都建好了,你若是喜歡,也可以去住幾天。”太子雖然討好了安國公,但是太子知道安國公也只是勉強忍住罷了,但是他若是經常去安國公府的話,安國公一定會被氣得跳腳的,避開安國公的最好辦法就是郡主府,太子沒有想到當初他為了薛夷光光明正大從宣平侯府搬出來所提出的郡主府,居然現在成了他躲避

    安國公和心上人見面的地方。

    太子從來沒有一刻這麼佩服自己有先見之明過!

    薛夷光不知道太子的小心思,只是覺得自己雖然有了家,但是同樣也需要太子府。她記得在她前世,女生說自己想要個家,很多時候這個家並不是說要成婚或者是怎樣,有些時候就是說想要個房子,國人經常將房子和家掛在一起,有些時候很多人說自己連個家都沒有,說得並不是自己沒有家人,而是說他們沒有屬于自己的房子。

    在婚姻中也是一樣,房子會帶來更多的底氣,是避風的港灣,對于薛夷光也是一樣,她對自己的房子還是很期待的。畢竟是前世今生中,第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

    太子的想法得逞,嘴角的弧度更加厲害。

    之後,薛夷光和太子沒有再說兩人之間的私事,而是和太子討論起胡族現在的問題,道︰“胡族想要開放邊市,我認為這是好的。”

    太子點頭,“邊市可以開,我大魏的戰馬早就短缺,只能從西域各地引進,雖然高大威猛。但沒有胡族的馬耐力好,西域的馬和胡族的馬各有所長,軍隊兩種都缺,倒是可以實著通過邊市,購買戰馬。”

    薛夷光看太子似乎想要將邊市還是局限在茶馬互市上,搖了搖頭道︰“不只是茶馬交易,胡族想要大魏除了茶外,還可以賣給他們糧食,布匹等等東西。”

    “他們倒是胃口不小。”太子眼中意味不明,道︰“說是交易,但是他們除了馬匹,還能賣給我們什麼?等到他們賣不了東西手中沒錢,卻想要買東西的時候,他們就要開始明搶了。”顯然太子對胡族人的劣性很了解。

    “那就讓他們有東西可賣。”薛夷光說道︰“他們有羊。”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和明天我都要考試,所以只能晚上更新,雙更合一,希望大家能夠理解,謝謝大家的支持感謝在2020-10-16 21:14:29~2020-10-17 22:45: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之£靜之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太子從來沒有一刻這麼佩服自己有先見之明過!

    薛夷光不知道太子的小心思,只是覺得自己雖然有了家,但是同樣也需要太子府。她記得在她前世,女生說自己想要個家,很多時候這個家並不是說要成婚或者是怎樣,有些時候就是說想要個房子,國人經常將房子和家掛在一起,有些時候很多人說自己連個家都沒有,說得並不是自己沒有家人,而是說他們沒有屬于自己的房子。

    在婚姻中也是一樣,房子會帶來更多的底氣,是避風的港灣,對于薛夷光也是一樣,她對自己的房子還是很期待的。畢竟是前世今生中,第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

    太子的想法得逞,嘴角的弧度更加厲害。

    之後,薛夷光和太子沒有再說兩人之間的私事,而是和太子討論起胡族現在的問題,道︰“胡族想要開放邊市,我認為這是好的。”

    太子點頭,“邊市可以開,我大魏的戰馬早就短缺,只能從西域各地引進,雖然高大威猛。但沒有胡族的馬耐力好,西域的馬和胡族的馬各有所長,軍隊兩種都缺,倒是可以實著通過邊市,購買戰馬。”

    薛夷光看太子似乎想要將邊市還是局限在茶馬互市上,搖了搖頭道︰“不只是茶馬交易,胡族想要大魏除了茶外,還可以賣給他們糧食,布匹等等東西。”

    “他們倒是胃口不小。”太子眼中意味不明,道︰“說是交易,但是他們除了馬匹,還能賣給我們什麼?等到他們賣不了東西手中沒錢,卻想要買東西的時候,他們就要開始明搶了。”顯然太子對胡族人的劣性很了解。

    “那就讓他們有東西可賣。”薛夷光說道︰“他們有羊。”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和明天我都要考試,所以只能晚上更新,雙更合一,希望大家能夠理解,謝謝大家的支持感謝在2020-10-16 21:14:29~2020-10-17 22:45:4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言之£靜之 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假千金的紅包群》,方便以後閱讀假千金的紅包群205、甜蜜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假千金的紅包群205、甜蜜並對假千金的紅包群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