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完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觀應是 本章︰文完結

    兩個男人走了進來了, 他們手上拿著一個單子,上面寫著一些代碼,一一對應每個人床鋪邊的編號。

    他按照名單上的編號檢查過來, 看著楚聞霖的設備嘖了一聲,朝另一個人喊道︰”喂, 你看這數據是不是有點怪。”

    另一個人的腳步聲傳來, 他看了看楚聞霖的儀器, “是有些。我看看,a10?他的數據一直和平常人不太一樣,特別是他和瘋子遇見之後。”

    瘋子?

    假裝正處于休眠狀態中的楚聞霖听到這個詞, 又疑惑了起來。

    “還有種可能性, 就是機子壞了。”他拍了拍旁邊的電腦,“這個實驗體很早就被收到這里了,設備也不怎麼新。”

    他的同伴在手中的記錄單上寫了什麼, 說道︰“那就備注著, 讓人來檢查一下。”

    “行了,沒什麼大問題就趕緊走吧,還要開會呢。”

    “今天什麼事啊,把實驗室里的人都叫去,不觀察實驗體上的數據了嗎?”

    “誰知道,好像數據已經收集的差不多了, 也不知道院長之後打算干什麼……”

    兩個人說完之後就相繼離開了, 只剩楚聞霖一人就听的雲里霧里。

    他們說的話里字字和這里的人和他有關, 但是他卻完全不知道他們話里的意思。

    但是好在之前的一個位面, 楚聞霖被一個小偷拐走,學會了他的技術。

    他張開手,里面就是其中一個人放在口袋里的工作證, 上面還有著開門的磁卡。

    既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他就自己去找答案。

    楚聞霖帶著這個工作證,離開了這個寬敞卻讓人汗毛直立的空間。

    外面有著不少的房間,楚聞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病員服,覺得有些顯眼,在其中一間房間里找到了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然後繼續摸索著前進。

    事實上,不用他多走,只一個拐角他就看見了一個大門,不同于其他的房間可以直接打開,這個門的中央有這一塊電子屏,上面顯示著持卡進入。

    楚聞霖拿起工作證往上面一按,但是下一秒粒子屏幕上就出現了人臉認證系統,他連忙退了出去,才躲過一劫。

    楚聞霖看著眼前的門暗暗咬牙,里面很有可能有他想要找的東西,但是現在卻進不去。

    他左思右想,正想著是不是該找另一條路了,旁邊走過來了一個年輕男生,他有些局促地揮了揮手朝著楚聞霖嗨了一聲。

    楚聞霖連忙低下了頭,低聲嗯了一聲,正想著蒙混過去,先離開這里時,那個男生直接按了指紋,開鎖了房門。

    楚聞霖立馬停住了腳步,思索了一瞬,還是跟著走了進去。

    男生不怎麼與和他對視,“抱歉,我才來不久,可能沒怎麼記得住人。”

    听他這麼說楚聞霖暗暗松了口氣,但是看著空中幾十塊屏幕上的東西卻愣住了,上面很明顯是各個位面的場景,每一個鏡頭都跟隨著一個人前進著。

    這個男生坐在一邊劃了劃屏幕,覺得沉默有些尷尬,看了一下他的工作牌,知道了他是誰就開始和他找話說,“你的那個實驗體是已經完成了嗎?”。”

    楚聞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干脆就不說話了。男生尷尬地抿了抿嘴,就也沉默了下去。

    旁邊的電腦突然開始發出細微的警告聲,男生看了一眼,有些不知所措看向楚聞霖。

    他才來不久,怎麼知道該怎麼辦。

    但是楚聞霖現在腦子還因為眼前的這些東西一片混亂,哪有功夫理會他。

    男生無奈只好坐了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咦?a10?”

    楚聞霖听到這個熟悉的編號,朝他看過去,眼神卻被屏幕上的東西吸住了。

    屏幕上不是他所在的那個位面還能是哪個,他瞳孔微縮。

    男生在發現位面里a10不見了後,按了一個按鈕,屏幕後面的牆壁瞬間變成了透明玻璃狀,正正對著剛才那個擺放著無數人體的地方。男生看向a10的位置,上面什麼都沒有。

    “實驗體消失了?!”男生詫異地睜大了雙眼,就想拿出通訊器聯系實驗負責人時,卻突然被人從後面捂住了嘴巴。

    男生睜大了雙眼看向楚聞霖,眼中滿是不解和驚訝,還帶著一些恐懼。

    楚聞霖一手壓著他,一手劃動著屏幕,一個個翻去,這個文件夾里,都是他經歷過的位面。

    從第一個位面,他的任務已經開始,他一頁一頁翻著,直到看見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屏幕里那個人狹長得像只狐狸的眼楮,嘴角含著一抹冷笑直直朝他望過來。

    楚聞霖像是變成了一尊雕塑,僵硬在了原地。

    他看著屏幕上不斷劃過的場景,俞欽每每都用著最為專注的眼神望著他。

    楚聞霖繼續滑動著屏幕,熟悉的位面一個個出現在他的眼前。

    其中的一場場一幕幕,熟悉無比。

    因為這些都是他經歷的過的事情,那些復雜的情感都在他的心里升起過,那些人都在最讓人難忘的地方相遇過。

    而這些人的頭頂都浮現著一個代碼——“瘋子”。

    他們都是一個人,或者說那個人一直在追隨他。

    楚聞霖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所有的回憶浮現在眼前,他站在原地,像是想著很多事,卻又像是什麼都沒想。

    男生見他的手松開了,就想逃出去,楚聞霖卻眼明手快地捏著他的脖子往地下按去,人體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誰,那些擺在房間里的人是誰,這個實驗是干什麼的。”他剛才就發現了,屏幕里視角跟隨的人都是擺在房間里面的那個人,編號一一對應。

    男生被按在地上,有些困難地呼吸著,“我,我不能說。”

    “不說,你就得死。”說完,楚聞霖從他口袋里拿出了筆,抵在他的眼珠前,威脅著他︰“你好好想想,願不願它插進你的眼楮里。”

    男生驚恐的閉上眼想往後退,但卻被死死地按住。

    這些都是楚聞霖從韓朝身上學會的,他不想害人,但是想知道真相。

    男生承受不住他的威脅,半哭著將事實交代了出來,“我是王閔,是新來的實驗員,那些人是實驗體。”

    “哪兒來的實驗體!”楚聞霖記得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帝國里一個普通人,為什麼會被人放在這里當著實驗。

    “是,是和醫院交易,將病人麻醉後搬運過來,對外就,宣稱他們過世了。”

    楚聞霖不敢相信地歪了歪頭,“為什麼?是誰這麼做的?”

    “是院長,他做這個實驗,想——”王閔似乎有些猶豫。

    楚聞霖又將筆尖靠近了些,“想什麼?”

    “他研究出可以完全控制人的精神的技術!我就知道這麼多了,其他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你們為什麼要替他干這種事?”楚聞霖語氣中帶著質問,但是王閔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睜著眼楮看著他,眼神痛苦,“我……”

    楚聞霖拉起了他,將他拉到了控制台上,“我要那些人都醒過來,你有什麼辦法?”

    “他們知道不會放過我的。我也不想來這里,就是因為無意間听到了他的談話,如果放走了實驗體,我肯定會——”

    楚聞霖抬起手,舉起筆猛然砸下去,將控制台上的玻璃砸碎了開來,他撿起一片碎玻璃,抵在王閔的脖子上,往進抵進去了一些,微喘著氣,重復了一邊自己的話“我想讓他們醒過來。”

    王閔瞳孔微縮,不敢說一句話,顫抖著的手在控制台上一個個解除,接著玻璃後就有人醒來,坐起了身茫然地看著周圍。

    但是就在這時,頭頂上的紅燈卻亮了起來。

    王閔也嚇了一跳,連忙解釋,“我沒有他們的指紋,就算解鎖了他們的裝置,也會啟動警報的。”

    楚聞霖皺了皺眉,手上的力氣也用力了起來,“沒有更快的方法嗎?”

    王閔緊張地抿了抿嘴唇,突然想起了什麼,看向楚聞霖,“我知道實驗體間有一個總閘。”

    楚聞霖帶著王閔到了實驗體間,幾個醒來的人疑惑地看著他們,楚聞霖只說了一句快走。

    然後按著王閔的說法拉下了總閘。

    一聲滴的聲音,只見透明玻璃後所有儀器的燈光都滅了下去,他們身上的東西也都盡數脫落,那麼多人都迷茫地睜開眼楮,像是重新活過來一樣。

    但是這里的變故也讓整個實驗樓響起了一聲警報聲。

    他們已經知道了這里發生的事情,此時估計已經朝這里趕來。

    人在面對危險時,有著本能的反應,看見有人朝外面跑,就也跟在後面。

    楚聞霖左右看著人群,仔細地分辨著他們的臉,卻遲遲找不到韓朝的身影。

    他眯起了眼楮,手上抓著王閔的力氣增加了幾分,頓時尖銳的玻璃便劃破了王閔脖子的皮膚,“還有沒有其他實驗體?”

    疼痛讓王閔危機感直線上升,連忙聲音提高著交代了出來,“在最里面的倉庫,那里,有一個。”

    楚聞霖深吸了一口氣,指著王閔說道:“你最好別騙我。”

    王閔見他終于松開了自己,連忙慌張地捂住了流血的脖子往後爬了幾步。

    楚聞霖扔掉了手中的碎玻璃,站起身來,拿上了剛才偷來的工作牌轉身直直地朝著深處的倉庫走去。

    沒等他走幾步,後面就又響起了警報聲,他轉過頭望向王閔,他止不住抬起兩手空空的手做投降狀,無辜地搖著頭,“不是我。”

    外面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那些跑出去的實驗體和那群實驗人員似乎打了起來,楚聞霖只能期望他們可以逃出去,便準備抬步朝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但是後面的王閔卻提醒道︰“別去了,那個實驗體是廢體,已經很久沒有發現意識了,我的同事很快就會過來,既然要逃,你還是早些離開為妙。”

    當初在知道這里做的是這種不合法律也不合道德的實驗時,他就不願意在這里工作,但是他因為知道了內部情況,被強迫留在這里。慢慢的他似乎也習慣了,沒有再反抗,開始和那群人同流合污,每天機械的坐著工作,拿著錢。

    事已至此,他無法挽回,那只好讓他們都逃出去,也算是對自己為虎作倀的補救。

    楚聞霖偏頭看了他一眼,但是依舊毫不動搖地朝前面走去。

    ——

    楚聞霖快步走到走廊里,深處就有一道門。

    他加快速度跑到了門前,連忙將那個人的銘牌放在了識別器上,只見清脆地滴了幾聲,大門應聲打開。

    推開了門,里面一片漆黑,只有房間正中央樹立著一個綠色的玻璃營養倉,里面的人正是韓朝,其實他現在的長相和在第一個世界遇見他時很像,都是微薄的嘴唇,狹長的眸子,此時正閉著眼楮身上插著幾根管子漂浮在營養液中。

    外面已經傳來的說話的聲音,楚聞霖來不及細想太多,左右看了看,找了一把折疊椅,拿起就準備朝營養倉砸去,可就在這時,他發現營養倉里的韓朝睜開了眼楮,直直地看向了自己,眼神注視的這一刻只用了一秒,卻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外面的說話聲和怒吼聲越來越近,楚聞霖呼吸了一口氣,抬起手狠狠地朝營養倉上砸去。

    聲音回蕩在整個走廊中,外面的人聲音也停了一秒,就听見他們的快速地朝這邊奔來。

    玻璃碎成了無數片劃過空中,里面的營養液露出一地,韓朝也倒了下來。

    楚聞霖伸手扶住了他,韓朝抬頭看向他,嘴角彎成一個弧度,聲音微弱,“不是叫你直接離開,不要往回走嘛。”

    “都這個時候了,別廢話了。”楚聞霖扶著他連忙朝外面走去,剛走到外面迎面就走來了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人,他們看到楚聞霖和韓朝,瞪大了眼楮,“他們就在那兒!”

    看了看周圍,楚聞霖帶著韓朝走向了旁邊的一個房間,從窗戶又爬到了另一個房間里。

    實驗室里的房間大多都連接在一起,楚聞霖繞了幾個彎,後面的聲音就漸漸消失了下去。

    到了一間空蕩的實驗室,里面有幾件衣服,韓朝只穿了一身病員服,被營養液浸濕濕噠噠地貼在衣裳,他拿起一件外套,讓韓朝坐在旁邊的台子上給他穿上了衣服,整個過程,韓朝一直專注地看著他,視線沒有一刻轉移,眼神炙熱專注。

    楚聞霖站在他面前,與他對視了一會兒,卻說不出話來。

    韓朝朝他靠近了過來,頭靠在他的肩上,“我其實打算你離開這里後,我去找你的。”

    但是楚聞霖來找他了。

    他來找自己了。

    韓朝難以再抑制心中萬千情緒,伸手便勾住了楚聞霖的後腦勺往下拉來,嘴唇觸踫到一起的時候,兩人的心髒都忍不住一震。

    他們終于再次親吻,帶著人的溫度。

    韓朝輾轉碾磨楚聞霖的嘴唇,牙齒輕咬著里面的嫩肉,即便呼吸困難也不想放開一分一毫,兩個人的氣息像是粘在了一起,難舍難分,韓朝像是要將楚聞霖揉進心里一般緊緊相擁著。

    可是現在實在不是時候,他們要先逃出去再說。

    楚聞霖想要先帶著他離開這里,但是韓朝卻緊緊地抱住了他,又偏頭叼著楚聞霖的嘴唇吻了上來,帶著些留戀,“讓我再親一下。”

    他的動作過于猛烈,讓人好不容易清醒的頭腦又變得迷糊起來,楚聞霖抱著韓朝的腰,也沉浸在了這個吻里。

    警報聲四起,剎那間紅光照滿了整個實驗樓,房間里的攝像頭也開始轉動閃爍起赤色的光芒,轉動地角度查找著他們的蹤跡。

    兩個人相擁著抬頭望去,牆上的攝像頭一下一下閃著,周圍的警報聲越來越刺耳,一陣接著一陣的警鈴聲讓人的心髒都忍不住一縮,大概是已經發現了他們。

    韓朝似乎已經完全恢復了體力,站起身又親了一下楚聞霖,說了一句跟我來,就來輕車熟路的翻過一個個房間,走到了一個寬敞的過道。

    “你之前來過這里?”楚聞霖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很熟悉這里才對。

    韓朝勾了勾嘴角,“一開始的時候醒了過來,鬧了一次。”

    說著他們走出了這個過道,然後就到了通往樓下的電梯口,這里是玻璃制成的,已經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了。但是電梯口旁邊還站著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人。

    兩個人同時皺起眉頭危險地看向他,但當那個人轉過頭來時,楚聞霖才發現他是剛才的那個人。

    王閔看到兩個人時,有些害怕地朝後面退了幾步,貼著牆面緊張地說道︰“我,我什麼都沒看見。”

    韓朝則嗤笑了一聲,沒有理會他。

    “我們走吧。”楚聞霖看了看身後警鈴大作的實驗樓,覺得還是早點離開才好,韓朝轉頭望了一眼里面,突然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打火機和一個玻璃瓶,里面裝著不知道是什麼的液體。

    但是王閔看見他手中的東西卻睜大了眼楮,“你想干什麼?”

    韓朝沒有回答他的話,拿起了打火機點燃了玻璃瓶里面的液體,往過道里扔了過去。

    玻璃撞擊在地面,發出叮鈴叮鈴清脆的響聲,燃著火焰的液體也流滿了一地,接著韓朝又拿出了一盒黑色的小東西。

    王閔雖然害怕還是想要阻止,“不行的,里面還有人!”

    韓朝偏過頭看向他,咧開嘴笑了起來。

    “就當是讓那麼多人‘死去’的代價吧。”

    說完他將這盒東西扔到了火中,就在與火苗接觸的一瞬間,火焰突然迸發出來,接著樓道里一聲聲爆炸聲音響起,整個樓都開始搖晃起來,韓朝扶住了楚聞霖的腰,帶著他快速地朝樓下走去,嘴角還帶著些笑容。

    王閔看了看里面的情況,又看了看他們,糾結地咬了咬牙,見過道的火焰朝這里襲來,為了活命他只好抬步匆匆下了樓。

    三個人到了寬闊的場地,上面的爆炸聲還是沒有停歇,火舌沖出了玻璃往外探出,里面的設備設施太多,還有許多助燃的藥劑,沒過一會兒,整個樓層都被熊熊烈火吞噬了進去。

    留在里面的人紛紛從窗戶邊跳下來,摔倒在了地上。

    楚聞霖卻眼尖地發現樓上的陽台上走過了一個人。

    這個人他認識——郝逞。

    他居然也是實驗體?

    就在他疑惑之余,王閔也發現了上面的人,驚呼了一聲,“院長!”

    楚聞霖忍不住微微睜大了眼楮。。

    郝逞居然就是整個實驗的發起者。

    他為了這個實驗為了可以操控其他人,甚至願意親自作為實驗體進入整個實驗?

    不過聯系到最後一個位面里他展現出來的種種野心,楚聞霖也猜到到了他的目的。

    這件事一旦被爆出來,可以說死刑無疑。

    那些被當做實驗體的人已經逃了出去,可以說他已經沒了退路,只剩死路一條。

    郝逞低頭看向了他們,後面的火熊熊燃燒著,他臉上還帶著笑容,“真是了不起,我大半輩子的心血就這麼被你們毀了。”

    韓朝眼神冷漠,“你早該知道有這麼一天。”

    火勢已經蔓延到了郝逞的身後,王閔大止不住焦急地大聲喊道︰“院長!快下來!”

    郝逞沒有理王閔,扶著欄桿繼續朝著韓朝他們說道︰“其實你們應該感謝我才是,不然怎麼能成你們這對姻緣呢。當初真不該留下你這個瘋子,你就該在廢棄的垃圾堆里待著。”

    他的眼神復雜,帶著恨意、遺憾、或許還有一絲釋然。

    韓朝似乎根本不在意他所說的話,但是旁邊的楚聞霖卻突然出聲說道︰“你說錯了,該在垃圾堆里的是你才對,為你那卑鄙的做法和骯髒的欲望。”

    不遠處帝國派來的人已經朝這里趕來,郝逞勾起嘴角哈哈大笑起來,“可能吧。”

    這些詞他都不介意別人安在自己身上,因為他知道自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生死有命,他一直相信這句話,所以他沒有絲毫魏菊德轉身直接走進了火焰當中。

    ——

    王閔和其他的實驗人員被帝國的人帶走調查,最後只來得及和他們說了一句對不起。

    不過道歉與否,對于他們都不重要了。

    楚聞霖和韓朝對視一眼,看著遠處的陽光終于笑了出來。

    以後他們就可以盡情地享受在一起的時刻,不必理會什麼任務,不必參與其他人的生活,他們兩個人的人生從此時正式開始。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終于完結啦!後面可能還有小番外,這幾天會把文細節修一修。

    辛苦各位小可愛追連載,三百八十度筆芯!評論隨機掉落紅包感謝大家。

    下本開《我就不火葬場》,求收藏~,,  網址.,:,.,,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吃軟飯那些年(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我吃軟飯那些年(快穿)文完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吃軟飯那些年(快穿)文完結並對我吃軟飯那些年(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