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沒有演技?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夕月半 本章︰第6章 沒有演技?

    通話很快就結束了,喬年是在再度朝著信箱彎了彎嘴角後才離開回去的。

    原主的經紀人沒有騙他,除了早就談好的《演員的修養》的助演,喬年最近完全沒有行程。喬年也樂得輕松,趁著這段時間,他好好地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然後惡補了一大堆娛樂圈的知識。

    最起碼,現在的他已經將娛樂圈比較出名的人認得七七八八了。

    喬年沒有原主的記憶,他對于這個世界的認知全來自于看過的小說和那部翻拍過的電視劇,小說中用筆墨描寫的人畢竟是少數,這個世界對喬年來講還是比較模糊的。

    等到約好的錄制時間到了,就算經紀人被氣到了,他也不得不派助理和司機主動來接喬年去片場了。

    助理和司機似乎都意識到喬年被公司放棄了,他們的態度格外冷淡。在去片場的那段路程中,車內安靜極了,沒有一個人說話。

    喬年好似沒有看到他們異樣的眼神一般,只是闔著眼閉門養神。

    ——

    而在喬年趕去片場的這段時間內,網絡上關于他的消息卻瞬間沸騰了。

    “爆料爆料!震驚!我得到了小道消息,喬年會出演《游戲》的男四號!”

    “什麼?喬年要演《游戲》的男四號?別吧,我期待這部劇很久了,我真的很想看的,要是有喬年在,我肯定就看不下去了。”

    “不是吧!喬年竟然還能踫到這樣的資源,我靠,他就不能直視一下自己的演技嗎?每次看到他我尷尬癌都犯了,求求他放過我吧,每部戲都一個樣,歪頭轉眼楮癟嘴的,而且他竟然還會覺得自己演得不錯,真的是絕了。”

    “啊啊啊啊啊!喬年什麼時候才能滾出娛樂圈啊,他去《演員的修養》就已經夠沒有自知之明了,他竟然還敢鬧這麼一出,他就不能愛惜愛惜自己的羽毛嗎!不行啊,求導演慎重考慮!求換人啊,喬年不配!”

    ……

    輿論完全是往著一邊倒,所有人都覺得喬年不配出演這樣的角色。

    簡白滿意地看著網絡上不斷涌現出來的評論,他愜意地拿起一旁的茶杯輕茗了一下。

    這個消息是他讓人曝出來的,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軟磨硬泡,他終于讓公司將這個資源給他了。就在剛剛,他剛和《游戲》簽了這個男四號的約。

    “一定要讓他們控好評,把喬年貶得越厲害越好。”簡白的眼神中劃過一道冷芒。

    他這麼做自然是有著很多用意的。

    在有了喬年這個演技極差觀眾緣極糟糕的人吸收了足夠的火力後,不管誰被曝出是真正飾演這個角色的人,這個人都會因為對比而收獲一大批好評。

    不管是誰出演都要比喬年出演好啊。

    當網絡上竟是批判喬年的聲音,當喬年被貶低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境地後,網友們的腦海里自然而然地就會涌現出這樣的想法。

    而且,雖然簡白不想承認,但喬年真的熱度比他高。

    雖然喬年只是一個不溫不火的小透明,但他的事情總能上熱搜,他的所有□□都會引起一大波的討論。

    簡白想要借著喬年來提升一波他出演男四號的熱度,通過喬年,他可以被不少新網友認識到。

    簡白用手指敲擊了敲擊自己身側的桌子。

    他這次是算搶了喬年的資源,雖然這是喬年主動讓出來的,喬年那個傻子不可能將這件事說出去,但要是被一些別的有心之人利用了可就不好了。

    經過這麼一場全網不滿,這件事如果真的被曝出來了,他完全可以將其引到公司和劇組迫于網友壓力而不得不換人上,沒有人會認為他人品不好的。

    “你打探好了嗎,那些營銷號真的會在《演員的修養》的現場錄制期間發一堆喬年演技不好的通稿?”簡白冷眼看著身邊的助理。

    “是的,節目組要拉踩喬年捧一個人。所有通稿都已經寫好了,現場一開始錄制,這些通稿就會發出來。”

    簡白的嘴角微揚了一下。

    借著這股子東風,這件事會鬧得越來越大,他可以得到的熱度和利益也就會越來越大。

    簡白看著手機的眼神中劃過了一抹陰暗。

    他等著喬年不得不主動來找他的那一刻。

    ——

    在網絡上一片沸沸揚揚的時候,喬年也來到了《演員的修養》錄制現場。

    按照流程,《演員的修養》的參賽人員需要在早上8點趕到錄制場所,等到同組的所有人都到了後,節目組才會把要影視化的劇本交給他們。

    而到了晚上8點,他們就得進入正式表演,在所有觀眾和評委的注視下完成這場表演。

    這是一個很考驗演員功底的節目,拿到劇本、背台詞、對戲、走位、化妝、彩排等等所有的內容都需要在十二個小時內完成。

    在舞台上表演的演員很容易就會出現一些失誤,這個綜藝很考驗即興。

    按理來說,喬年身為助演,他是不需要進行這麼高強度的考核的。他應該很早就拿到劇本提前就來現場彩排才對,但是,他沒有。

    直到現在喬年都不知道他要表演的是那部影視劇的片段。

    眼眸微抬,喬年在工作人員的示意下走到了等待區。

    說是助演,但他現在完全走的就是正常參賽選手的流程,節目組為了確保他發揮得一塌糊涂可謂是耗費了心力。

    喬年剛走進去,早就待在里面的導演組就將劇本遞了上來。

    “我不用和趙肖他們見面嗎?”喬年一邊禮貌地接過,一邊輕聲問了一句。

    趙肖和白清就是和他同組的兩個演員。

    喬年再往過走的時候有听到他們二人商討劇情的對話,喬年本來以為導演組會帶他和他們見面的,沒想到竟然被帶到了一個獨立的等待排練間。

    “嗯,不用,我們希望你是一個驚喜一樣的存在,也希望可以加大他們的即興難度。所以在正式拍攝之前,我們不準備安排你和他們的見面。”導演貌似很有道理地解釋道。

    喬年拿著劇本的手微頓了下,“也就是說,在正式表演之前,我不能和他們對戲,也不能一起去彩排嗎?”

    這要比他以為的過分多了。

    這難度加大了不止一點點,很容易就毀掉整個表演。

    雖然喬年知道節目組會把所有的鍋都推到他身上,但他沒有想到節目組竟然會這麼不負責。

    導演的額間流下來了幾顆汗,喬年在跟他對話時所用的語氣很溫和,聲音也輕輕的,就好像是隨便提出來了一個問題。但導演就是覺得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在了他身上,一種心虛和無措之感不斷地在心里蔓延著。

    喬年不會看出來了吧?

    導演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忐忑不安,他在喬年的注視下微顫著音說道,“對,是不能的。但請放心,我們會跟你溝通好所有表演細節的,也會單獨帶你去彩排告訴你所有的走位,我們會努力確保這場表演能夠順利進行下去。”

    說完,導演繼續惴惴不安地看著喬年。

    他注視著喬年的眼神,試圖從喬年眼中看出其此刻的真實想法。

    但看著看著,導演就怔住了。

    喬年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看得他快想不起自己究竟是要干什麼了。

    就在導演的眼神越來越呆滯的時候,他听到了喬年的輕笑聲,“好,我知道了,我會努力不讓它搞砸的。”

    忽地,導演的臉頰就紅了,他有些茫然地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燙的臉。

    對方的聲音太好听了,音調懶懶散散的,他完全分不清喬年此刻的真實想法。喬年好像是並不怎麼在意這件事,似乎是想要放棄了,但他好像又出來了——

    自信。

    一種不是刻意表現出來,源于內心的自信。

    喬年沒有管他的這個跟拍導演了,他隨意地翻了翻這個劇本,然後听著節目組跟他講的一些細節,跟著去正式的舞台看了看。

    跟拍導演一直跟著喬年。

    不知道為什麼,當見到喬年的那一刻起,他的第六感就告訴他,他們的計劃可能沒有辦法順利完成了。他有了一種強烈的想要和上面反映改變計劃的沖動。

    但這種感覺漸漸消失了。

    喬年真的太隨意了,就好像是自暴自棄了一般,喬年在看了一遍劇本後就將劇本放下了。

    他不背台詞,不試著表演,不主動跟他們提要求,不提疑問,也確實不跟白清他們聯系了,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了喬年去化妝,然後節目開始正式錄制。

    跟拍導演搖了搖頭。

    看來那果然只是他的錯覺。

    ——

    節目枯燥重復的開場白在觀眾們的歡呼聲中響了起來。

    前台的大屏幕上適時地出現了一行大字《青春》。

    這就是喬年他們要表演的片段所在的影視劇的名字。

    這是一部很壓抑的電影,講述的是遭受校園暴力的主角在被救贖和陷入更深層地獄中來回掙扎,最終崩潰自殺的故事。

    他們現在截取的是主角在經歷校園暴力時,新來的轉校生發現了這個情況幫主角擺脫困境的片段。

    “白清!白清!”

    “白清!媽媽愛你!一定要加油啊!”

    雖然現在還站在後台,但喬年依舊可以听到外面那格外響亮激動至極的應援聲。

    喬年看向了身側的一個看起來很奶的少年。

    因為馬上就要登台了,他終于和同組的兩位演員見面了。

    這個就是白清。

    也就是節目組費盡心思要捧的那個人。

    喬年的眼神中閃過了一些復雜,真正的世界要比只有幾十萬字的小說完整多了。也是他在前幾天查資料的時候,喬年才發現他和這位白清的淵源遠不止這些。

    白清簽約的公司是喬家名下的。

    那個不願意讓原主進去的娛樂公司。

    只是喬年現在也還不清楚喬家究竟知不知道那個公司為了捧白清讓原主當踏腳石的事。

    在喬年看白清的時候,白清也在打量喬年。

    不過他並不知道這些彎彎道道,他只是眼神中閃過了一些驚艷。

    對方比網上的那些照片好看多了,就連那張被稱為巔峰的‘神照’都沒有他現在的樣子好看。

    “大家可以上台了。”

    執行導演的話讓白清回了神。

    他一邊上著台,一邊有些惋惜地輕輕搖了搖頭。

    可惜,對方的演技實在是太糟糕了。

    白清走到了自己站位上,開始醞釀起這個角色應該有的情感。

    但凡喬年有一點點的演技,喬年絕對可以爆紅。

    “表演開始!”

    燈光猛地亮起,台上的一切都清晰地落入了每個觀眾的眼中。

    “啊,竟然是我家白清和喬年撞上了,呸!”

    為了不影響到台上的演出,台下的觀眾也停止了大聲應援,而是極其小聲地交談著。

    “我靠!喬年!我的天啊,氣死了!要是喬年也是參賽選手就好了,我敢保證在場的人都不會投他,我現在特別想要看到他一票都得不到被碾壓的場景,他是真的不知道他的演技特別尷尬嗎?”

    “不要吧,他不是參賽選手才好呢,我可不想每期都看到他,太讓人暴躁了。”

    “怎麼會每期,他肯定一期就淘汰了啊,而且還能讓他看清自己有多差勁。”

    “不是,你們難道就不覺得喬年長得很好看嗎?”

    “誰不知道他長得好看,他不就只有一張臉嘛——我靠!喬年怎麼這麼好看!天啊!天啊!我心跳突然跳得好快!不行啊,怎麼辦,我突然沒有辦法再說他壞話了,啊啊啊啊啊,我想尖叫!”

    “你們不要這麼膚淺,好看就怎麼了,這是比拼演技的好吧,他演技特別差勁。而且你們不要忘了,我們可是為了白清而來的,你們怎麼能夠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說這些話,我跟你們講哈,一會兒必須投白清,不然就開除粉籍!呵,暫且不說他演技差,就算他演技真的好,我也肯定會投我家白清。我——”忽地,說話之人的聲音突然頓住了,她怔怔地看著台上。

    眾目睽睽之下,舞台上的所有光都打在了喬年臉上。

    他長得本就好看,在燈光這樣照射後,這種美貌的沖擊放大了無數倍。

    觀眾席上的所有呼吸都似乎停滯了。

    “你在干什麼,你快停下!”趙肖飾演的轉校生急促和充滿怒火地朝著喬年吼了一句。

    喬年所扮演的就是校園暴力中的施暴者,他一直帶著自己的小團伙欺負白清飾演的主角。

    “我在干什麼?”被制止的少年很無辜地抬頭了趙肖一眼,他似乎真的不明白趙肖在說什麼,眼神中竟是懵懂和茫然。

    他就好像是墜入凡間的天使一樣,乖巧可愛極了。

    當看到他迷茫地微微皺起鼻子後,所有人都不受控制地生出了心疼和不忍心。

    就這樣地,這個像是天使一樣少年特別燦爛地笑了笑,在所有人都像是被按了暫停鍵的情況下忽地抬起來了自己的手,然後猛地朝白清的右臉揮了下去。

    他準備要打白清巴掌了!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他們的心下意識往上一提。

    但他們全都如同迷失在了喬年的純粹笑容里一般,他們沒有了行動的能力。

    白清的心下意識地繃緊了,但面上的疼痛並沒有傳來,他反而是感受到了像是安慰小寵物般的撫摸。

    溫熱的觸感順著皮膚在體內不斷升溫,喬年的手輕輕地在他臉頰上劃過,輕到快要感受不到的酥癢感不斷地撩撥著他的心。

    白清的呼吸下意識變得急促了起來。

    “我在幫他。”他听到了喬年十分漫不經心的話。

    “你很喜歡我這樣對你,對吧?”面前長得好看至極的少年懶洋洋地說著,他的語氣既顯得真誠又顯得慵懶。他似乎自己也覺得這句話太可笑了,在說完之後,就再度露出來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他長得真的很像天使。

    但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眼楮里的晦暗和冷漠。

    他在說謊!他是個壞人!

    沒有人看不出這點。

    白清怔怔地看著喬年眼楮里不斷滋生的黑暗和居高臨下,他知道他現在應該趁機掙脫掉喬年的控制,跑到趙肖的身邊,然後絕望地嘶吼著不對,開始崩潰地大聲訴說地喬年的罪行。

    但是——

    “……對。”

    他只能怔怔地听著自己本能般吐出的聲音。

    也是這個時候,之前抱怨周圍人不看演技,並且堅稱自己會投白清的女生終于吐出了未盡之語,她的聲音拔高了,“啊啊啊!不能投助演嗎?可以投的吧!不行,我一定要投喬年!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

    之前說看到喬年就暴躁的青年也猛變了態度,“過分了!節目組怎麼回事?喬年為什麼只是助演不是參賽選手啊!要是參賽選手的話肯定進入下一輪了,嚶嚶嚶,我想每期都看到我家年年!”

    雖然表演才剛剛開始,但所有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喬年的演技徹徹底底地碾壓了白清和趙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6章 沒有演技?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6章 沒有演技?並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