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女裝直播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夕月半 本章︰第20章 女裝直播

    喬年並未留意到有人在跟蹤他們,他在酒店里休息了一晚後,就被經紀人早早地帶到了錄制場地。

    《一天一夜》是一檔慢綜藝,主打的是嘉賓們遠離聒噪繁華的都市體驗不一樣的鄉村美好,是一檔鄉村生活體驗節目。

    在看了這麼多期節目後,喬年已經對節目的流程很熟悉了。每位嘉賓過去後只要干干活,聊聊天,吃吃飯就可以了。唯一一個有些刺.激的就是每一位新的飛行嘉賓過去後都要接受一份隨機考驗。

    節目組事先準備了很多個挑戰項目放在木箱里,飛行嘉賓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從里面隨便抽一個,他的任務就是需要在離開節目前完成該挑戰。因為是個慢節奏的綜藝,所以前幾期節目嘉賓的挑戰都很簡單。

    其他的就沒什麼了,因為這個節目固定MC中的三位都是娛樂圈里的老好人,他們都對新人特別友好,發生一些不太好的事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他只要注意不要和同樣擔任固定MC的小說原男主伍戚有太多交集就行了,最起碼不要讓他發現他就是他小叔叔的那個結婚對象。

    “年年,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一定要記得謹言慎行。”經紀人不放心地再叮囑了一句。

    喬年輕輕點了點頭,然後便在隨行工作人員的指引下朝著固定MC所住的小木屋走去。

    當快要臨近的時候,喬年忽然想起了他和原主媽媽之前的談話。

    原主是一個很愛發朋友圈的人,自從原主媽媽說了這件事之後,喬年便翻了一下原主的朋友圈,發現原主一天差不多能發三四個動態。而且一般每到一個新地點,他就會發一個。

    為了不引起懷疑,喬年遠遠地拍了張照片發了一個朋友圈後方才繼續朝著小木屋走去。

    “原來今天的嘉賓是年年啊,快坐吧。”喬年剛過去,就有一個笑起來很溫和的MC招呼著他。

    “是年年!你們快來!”

    一邊說著,另外一個人已經上前將喬年的行李往房間里抬了。

    喬年連忙向看到的每一個人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去幫忙一起抬自己的行李了。

    等到行李放好,喬年他們都下來,在小木屋里的所有人都聚集了後,節目組的導演便示意一個工作人員將一個小木箱送到喬年他們面前。

    這就是那個讓飛行嘉賓抽挑戰的小木箱了。

    “年年,你有看過我們的節目嗎?這可是我們節目的傳統,里面有很多小紙條,每個紙條上都有一個不同的挑戰。你需要抽走一個紙條,並且在本期節目中完成紙條上的挑戰。”之前最先跟喬年打招呼的那個MC繼續溫和地解釋著。

    “哈哈哈,有點好奇會是什麼條件呢?”

    大家很快就聊了起來。

    就連原男主伍戚也不由地開玩笑道,“希望這次能有意思點,之前的都太容易了,隨隨便便就完成了,一點都沒有挑戰性。”

    喬年抬頭看了這位男主一眼,和很多小說中的男主不一樣,伍戚是一個看起來特別陽光帥氣的大男孩。

    他很像運動番中的人緣挺好的青蔥少年,眉眼處洋溢著滿滿的青春和活力,一看就極其愛好運動性格極好,身上一點屬于富家少爺的氣息都沒有。

    見喬年看過來,他還特別陽光地到喬年笑了笑。

    單看他現在這幅樣子,恐怕誰也沒有想到他會因為女主而逐漸變成了像季琛一樣的人。

    伍戚在為了女主回家繼承了季家後,就控制著季家和季琛創建的長清決裂了,雙方爭得很厲害,這是後期讓所有人都為之忐忑不安的一件大事。

    心里想著劇情,喬年在大家的期待下隨便拿出來了一張紙條。

    “拆開拆開!好期待啊!”

    為了能夠看清紙條上的內容,旁邊的幾名MC都湊近了。

    不過這些期待和好奇都是裝出來的,經過之前的錄制,他們已經差不多摸清楚節目組的套路了。就如他們剛剛見到喬年時的反應一樣,節目組早就告知了他們這期的嘉賓是喬年,他們只是為了綜藝效果做出個反應罷了。

    只是很快,這種假意就變成了真的驚訝。

    他們的神情都發生了某種微妙的變化。

    “伍戚,你可真的是烏鴉嘴,節目組怎麼突然變套路了?”

    “對,和以往的挑戰完全就不一樣嘛。”

    就連喬年也微怔了下,他垂眸看著紙條上的內容。

    ——請開直播帶貨,這里的村民們都希望他們的土產品走向城市。為了打開知名度,請您開直播為他們售賣土產品。只有銷量達到了我們定的要求才算挑戰成功。但您不能依靠您的粉絲沖銷量,必須完全依賴產品的質量將其銷售出去。所以,您在直播的時候需要做一些偽裝,您需要女裝直播。

    女裝直播帶貨?

    “?”這和之前的那些做一道菜招待貴客,做調研調查的任務完全不一樣。

    喬年看了看節目組,發現他們正貌似格外專注的做著手里的事。

    儼然一副好似沒有注意到這邊似的樣子。

    看來這件事沒得商量了。

    喬年心里嘆了口氣,但面上並沒有表現什麼。他本就喜靜,不喜歡說話,現在有伍戚這個男主在,他就更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

    這個挑戰說是給他的,但其實是給參加錄制的所有藝人。幾位MC已經輕車熟路地開始討論具體的計劃了,喬年偶爾會說幾句,但在絕大多數的時間內,他都是在默默做事。

    等到每個人都被分配了屬于自己的任務後,喬年更樂得安靜地去做自己的事了。

    要做的事有很多,比如要借一些用來直播的道具,要布置場所,要和村子里的主事人商量具體的價格,要了解產品的屬性和優勢,要寫直播時的介紹詞,還要跟一些有直播經驗的主播請教賣貨技巧……

    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做著被分配下來的任務。

    但很快,喬年的眼眸便再度微垂了下。

    他的手機振動了一下。

    《游戲》的導演越杰發來了一些消息,越杰希望他能幫對方一個忙。

    據越杰所說,他很希望伍戚能出演他籌備的另外一部劇中的一個重要角色。那個角色是為伍戚量身打造的,越杰很堅信只要伍戚能夠看到劇本,就算伍戚的番位的戲份佔比會不是很好,伍戚也一定會同意出演。

    越杰跟伍戚的經紀人打過電話商量過這件事,但經紀人一直沒有把這個劇告訴伍戚,越杰那邊也沒有伍戚的聯系方式。

    越杰希望喬年能把劇本給伍戚看一下,然後跟伍戚說一下這件事。

    不過越杰也說,如果麻煩的話就算了,他可以另想辦法。

    應該是他早上剛發的那張朋友圈,讓越杰發現了他會來錄這個綜藝,會和伍戚有交集。

    喬年繼續看著自己的手機。

    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很正常的。

    伍戚一直都是圈內的一股清流,他很少會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別人。如果不是自己認可的好友和想加的人,就算是很有名的人給他發來好友申請,伍戚也不會同意。

    沒備注過的電話一律不接,完全沒有這個圈子內大多數人有的客套和表面交際。

    經紀人應該也是怕伍戚真的會降番出演,所以就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

    越杰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倉促了,他又發了一大段消息過來,說剛剛自己只是太激動了,讓喬年不要放在心上,喬年不說也沒什麼的。

    喬年思索了一下,他沒有辦法拒絕。

    畢竟,他能夠出演《游戲》的男二號絕對是承了越杰的一個人情。

    這件事並不算很難,不過就說句話的事,如果他不幫的話,他會有點過意不去。

    只是——

    一直打好了主意要和伍戚保持距離的喬年︰唉。

    算了,應該沒什麼的。

    從剛剛的表現來看,伍戚真的完全不認識他。

    除非季琛親口承認,否則伍戚應該永遠都不會想到他是季琛的婚約對象。

    這樣想著,喬年便回復了越杰。

    不過喬年並沒有立馬去行動,錄制這個節目的藝人性格都挺好的,但節目組可就不一定了。若是他去找伍戚說這件事的經過被拍到了,這件事就一定會傳出去,不管伍戚有沒有同意,它都有可能會成為一個傳播或者挑撥他們之間關系的利器。

    還是謹慎些為好。

    ***

    喬年這一找機會就等到了下午,等到了他得去換衣間換他直播時所要穿戴的服飾了。

    在這個期間,其他的藝人們都在調試準備著其他東西,而節目組的導演也在小聲討論著。

    “導演,我怎麼感覺這期比較平淡,沒有什麼內容可剪啊。”副導演小聲道。

    他們每期是錄制一天一夜,到了現在這個點,這期節目已經錄完三分之二了。

    但是,從開始錄制到現在,他們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帶來熱度的內容。

    “對,咱們節目一直主打的是慢節奏,這些節奏太快了,而且任務量也太大了。嘉賓和MC都很忙,都沒怎麼說話,和之前的幾期很不搭。”旁邊的另外一個人也點頭應道,“到現在都沒有一個看點,估計這期節目播出後的反響可能不太好。下期得好好弄了,不然就留不住觀眾了。”

    總導演也猛地皺了皺眉頭,他不可能看不出來這些,他的面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嗯,是我預測失誤了,這期確實沒什麼內容。你去跟營銷部和公關部的人說一下,讓他們不要買這期的通稿了,路透什麼的也都不用發,把這筆錢省下來吧,留下來給以後用。”

    “好的。”

    就在一個人應了一聲準備離開的時候,總導演的面色卻變了,他的聲音也拔高了一些,“不,不是!一定要大力宣傳,告訴他們增加預算,務必把大家吸引過來看這期節目!”

    導演的態度忽的就發生了巨大的轉變,當听到導演略帶不可置信和驚喜的聲音後,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們都有些茫然。

    “啊?這不是無用功嗎,導演,這期節目真的沒什麼看點——”那人一邊勸說著,一邊順著導演的視線看過去,他聲音的語氣在陡然間變得和導演的一模一樣了,“!那……那是誰?他!他!他!”

    這人喃喃了還半天,但就是說不出接下來的形容詞。

    在怔住了好半天後,他留下了一道十分激動的聲音。

    “天吶,我知道了!我立馬告訴他們增加預算!啊啊啊!導演,你在這一期改挑戰內容的決策實在是太英明了!這絕對會爆的,盛世美顏啊!”

    “他……他是喬年?”旁邊有人顫著音小心翼翼地問道。

    “……對,剛剛進入換衣間的只有他。天啊,我感覺我現在有點兒不對勁,你快把我的腦袋挪到別處,我得冷靜冷靜。”

    他們正在看著的那個人赫然就是剛剛換好衣服走出來的喬年!

    ***

    喬年完全沒有注意節目組的反應,他還要想著越杰跟他講的那件事。

    通過剛剛的觀察,喬年很確信換衣間里是沒有攝像頭的,節目組的人也不可能進來。

    喬年本來是打算如果找不到機會的話,就等到晚上回臥室休息的時候跟伍戚講。但他也說不準能不能和伍戚分到一塊去。

    如果他到時候去爭取和伍戚在一個房間的話,還是感覺有點兒怪怪的。

    還不如就在這個換衣間里談。

    不過,喬年抬眼看了看,發現伍戚就在不遠處整理東西。

    他得先找個合適的理由讓伍戚跟他進去,還不能讓其他人感覺到不對勁。

    “伍哥,我拉不到我衣服後面的拉鏈,你能過來幫我拉一下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20章 女裝直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20章 女裝直播並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