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骯髒?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夕月半 本章︰第36章 骯髒?

    失望。

    沒有被說出了真相的羞愧和驚詫, 也沒有想辦法堵住他的嘴,越杰看向他的眼神很復雜。

    如果越杰的眼神中有其他的情緒還好,但偏偏是這種對他失望透頂的眼神讓張熙有些無地自容, 他忽然覺得臉上燒得厲害, 一種前所未有的慌亂感在他心里不斷滋生。

    當這種失望出現後, 張熙才發現,原來剛剛的越杰還沒有完全放棄自己!

    原來越杰還是看重自己的。

    越杰為什麼不解釋?

    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神情?

    這兩種疑問讓本來十分篤定的張熙變得十分無措。

    他的潛意識在嘲弄地告訴他, 能是什麼原因?肯定是你想錯了, 肯定是你誤會喬年了唄。

    剛剛的冷嘲熱諷好像耗光了自己的所有氣力和勇氣,張熙突然有些不敢面對大家看向他的眼神了。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

    張熙再度听到了喬年的聲音。

    喬年的聲音依舊很輕,哪怕是在這種時候依舊沒有攻擊性,但張熙知道不一樣了。他感受到了一種疏遠感, 張熙這時才發現原來喬年對待每個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而現在, 喬年對他的態度變得不一樣了。

    那是一種戒備和不願深交。

    張熙突然有點兒難受,他剛剛是真的被帶進角色了, 現在還有點兒沒有出來。

    劇情中喬年對他全無保留的信任和依賴與現在這種戒備和疏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張熙有些怔怔地看著前面。

    周圍人也都吃了一驚,大家的視線不停地在他們三人身上流轉著,看向他們每個人的眼神都出現了變化。

    其中看向喬年的眼神變得最厲害。

    他們都開始懷疑了。

    看到這一幕, 張熙以為自己會很開心的, 但是他發現他沒有。

    為什麼?

    “因為你昨天晚上進了越導的房間, 待了很長的時間, 很晚才出來。”張熙說道。

    這句話好像重新調動了張熙的勇氣, 他不想被喬年和越杰用這樣的眼神看著, 他的聲音拔高了很多。

    “因為這個角色本來是秦知的, 沒咖位沒來試鏡的喬年莫名其妙地就成了男二號!”

    “因為劇本剛好在今天就改了!”

    “因為越導從今天開始對喬年特別好, 而對我卻愈發挑剔和不滿!”

    “我只是擔心劇組會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事而一團糟罷了。”

    但張熙其實心虛到了極致。

    不要再用這種越來越失望的眼神看著他了,他有些承受不住,明明他只是把他遭遇到的不公說出來了,為什麼好像犯錯的人是他一樣。

    “呵,你這樣想啊。好,我們今天就把事情弄明白了。”越杰口吻中的嘲弄意味更濃了,他真的完全不講究情面了,“我為什麼要用這種挑剔的眼光對你?張熙,你是真的完全拖劇組進度而不知嗎?怎麼,你覺得自己受委屈了,自己是個只能被欺負的小白花?這個劇組需要你來主持公平正義?”

    “臨時要求該改戲份,覺得自己不出彩要求改劇本,剛進組就耍大牌,你覺得自己做得很對嗎?你知不知道這些事情要是爆出去,你人設會崩塌得多厲害,你得掉多少粉?你無非就是覺得自己現在是男一號,合同已經簽了,我為了電視劇的播出效果不得不順著你,我還得想辦法壓下這些事、為你說好話、幫你維持住這所謂的好人設罷了。你不用解釋,不管怎麼樣,我都顧慮了這些而選擇對你有優待了,你在這個劇組已經享受到了其他人享受不到的特權了。你現在又有什麼資格當維持正義的小天使?”

    這些話直接□□裸地剝開了張熙的遮羞布,張熙的面色變白了一些。

    他不得不承認越杰說的是實話。

    “你是覺得喬年不應該出演這個角色嗎?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有臉說出來這話的,你難道就沒有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表演被喬年碾壓了嗎?你不會真的覺得自己演得很好吧,你可以過來看看,你失誤了多少次,你看看你剛剛慘白的臉色和額頭上的汗珠,這場戲能過全靠喬年不斷地補救,全靠他讓你這些十分不合理的舉動變得合理。如果喬年沒有資格演,那你豈不是連當個演員都不配了?”

    這話已經貶得很厲害了。

    越杰深吸了一口氣,“喬年能夠演這個角色是他對劇本的理解高過了我,我和喬年在很早的時候就聊過角色了,我到時候會把當時的聊天記錄發到群里,你們看完就明白我為什麼會選喬年了。”

    “張熙,你不是問我為什麼對你這麼挑剔對喬年態度這麼好嗎?這個問題不是很簡單嗎,因為你就是問題很多,如果你足夠優秀的話,我閑得慌雞蛋里挑骨頭啊?我的事情也很多的,我也很忙的,我至于讓你這麼憎恨我嗎?沒有人會喜歡一直給自己找麻煩的人,如果你能和喬年一樣讓人挑不出錯處的話,我對你的態度也會很好。”

    越杰深深地看了張熙一眼,“還是說,你覺得喬年哪里有問題?”

    喬年哪里有問題?

    張熙臉上的血色更白了。

    他竟然真的找不出來。

    喬年演技很好,效率很高,從不挑事,一直以來都很安靜。

    如果他站在越杰的那個角度,他竟然也是會很喜歡喬年的!

    而這樣的認知無疑讓張熙如遭重擊,他的面色更白了。

    “張熙,你為什麼要對別人懷有偏見呢,你就不能找一找自己的問題嗎?為什麼在你眼中,晚上進了我房間一小會兒就是要爬我的床。”

    張熙再次听到了越杰極為失望的嘆息聲,他茫然地听著越杰用變得平靜的語氣戳穿了他最後的自尊,“我現在就告訴你喬年昨天晚上做了什麼,他因為你的事而幫我改劇本,現在這個新打印的劇本是喬年昨天熬了一夜改出來的,而改的內容都和你相關。”

    越杰看向了副導演,“把我給你的那版劇本拿出來。”

    副導演連忙遞了過來,越杰將劇本丟到了張熙的面前。

    “你可以睜大你的眼楮看看,這上面都是喬年的筆跡,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改的。他看出來你演技上的問題,知道你很吃劇本,知道你沒有把握住角色,所以就將所有和你有關的劇本都改了。至于你所說的加戲,我說了你也不信,你自己看吧。”

    越杰的每一個字就像是打在張熙心髒的利器,張熙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一些。

    他連忙彎下腰,將這個劇本撿了起來。

    他一頁頁地翻著,每翻一頁他的心髒都要因為羞愧而揪痛一下,他的手越來越顫,到了最後已經完全拿不出劇本了。

    劇本 當一聲砸在了他的腳上。

    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喬年竟然把他的劇本都改了!

    完全符合角色地在改,雖然他只是大致看了看,但張熙明顯感覺到不一樣了,他竟然能夠找到這個角色的度在哪里了!

    這個他認為人設不太好的角色竟然變得特別出彩!

    而且——

    不斷滋生的羞愧好似變成了一團炙熱的火,張熙只覺得渾身上下都被燒得火辣辣的痛,他心里難受得厲害。

    喬年沒有加戲。

    不僅沒有加,而且戲份還少了很多!

    “喬年並沒有加戲,我當時已經不想把你的游戲設定加進去了,我已經拒絕了,但喬年覺得這個設定會很出彩,會讓這個劇更好,他覺得要加,就頂著自己戲份減少這麼多的情況將這些內容加進去了。”越杰一字一頓地說道。

    “你當時把新的游戲設定給我,但里面獨獨沒有喬年的戲份,不就是在針對喬年嗎?”越杰眼神中的失望越來越多,“你演不好,人設糟糕,最有利的可是喬年。你要是真以之前那糟糕的表現來演,我敢斷定,你的不少粉絲都會轉粉喬年,我如果是喬年的話,我絕對不會幫你的。可現在呢,喬年幫你改劇本,幫你進入角色,為了劇情更好而心甘情願地砍自己的戲份。你呢,你做了什麼,你就是這樣帶著惡意去揣測幫你的人。”

    越杰頓了頓後搖著頭說道,“只有心思骯髒的人才會有同樣骯髒的想法。”

    這句話成了戳破張熙顏面的最後一擊,張熙已經徹底被面前的反轉弄懵了,無地自容的感覺牢牢地包裹著他,他真的很希望面前可以有個縫讓他鑽進去。

    “收工吧。”越杰無意再跟張熙多說,他看了看安靜的周圍,然後率先離開了這里,“我請大家吃飯。”

    其他人都因為這些對話而怔住了,他們連忙收拾著手上的東西,跟著越杰走了出去。

    張熙還處在不斷涌上來的悔意和羞愧之中,他愣愣地感受著每個人投來的無奈眼神,每個人在路過他的時候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原來一切都是他在惡意揣測喬年。

    他攻擊喬年的每一個點都是因為自己心靈的骯髒而自我幻想出來的。

    他把喬年的每一個好意都誤會成了惡毒!

    張熙的身形晃了晃,他好像是失了魂一般。但在喬年也要離開的時候,張熙終于從恍然中回過了神,他踉踉蹌蹌地追了上去,磕磕絆絆地開口,“對不起,我不是故——”

    他就看著喬年在搖了搖頭後說了句‘沒事’。

    喬年的聲音里還是有著一種若有若無的溫柔。

    張熙的心絞痛得更厲害了,因為喬年眼楮里的戒備和疏遠並沒有消退。

    喬年不會再像之前那樣對待他了。

    張熙怔怔地看著喬年離開,看著大家都坐上劇組的車,看著車遠遠離開,整個劇組的人都好像遺忘了他一般。

    張熙僵在原地僵了好半天,經紀人跟他說話他也不理。在過了好半天後,他才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然後猛地跑回了原地,像是捧著珍寶般將這個被喬年改過的劇本小心翼翼地捧了起來。

    ***

    在喬年走出去沒多久後,經紀人就湊了上來。

    “年年,亭語那邊的人剛剛來電話了,咱們去拍廣告的時間已經定下來了。我一會兒去跟越杰說一下,把那天的假請下來。”

    亭語是喬年前幾天接下來的代言,品牌很大。

    “好,我知道了。”

    “還有一件事,你還記得我們去《HE》拍攝封面時遇到的那個攝影大師嗎,他當時要走了我們的聯系方式,說是他的一個設計師朋友一直苦惱著一件事,認為你有可能會幫到他,說過段時間會聯系我們。他剛剛聯系我了,沒有說要幫什麼忙,只是希望你能和他的設計師朋友見上一面。”

    經紀人的眉頭皺了皺,“而且他沒有說這位設計師朋友是誰,我問後也只是說要保密。”

    喬年記得這件事。

    當時他在拍攝的時候,他被秦知弄到那個角落里,這位攝像師還說讓他們兩個人換下位置來著。

    “保密嗎?”

    “對,所以我有點兒猶豫,年年,你覺得要答應見面嗎?”

    喬年猶豫了一下,他垂眸沉思了好一會兒,最後做出了決定,“答應吧。”

    見一面又不會有什麼。

    “好。”

    就在喬年和經紀人商量著這件事的時候,周圍的工作人員突然震驚地說道,“你們快看,有小道消息曝出,葉影帝好像要暫時退出娛樂圈了,他突然推倒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行程。”

    “葉影帝?真的假的啊,我看看。我靠,竟然是真的,葉影帝現在身上什麼行程都沒有了,為什麼啊,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嚶,我好難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36章 骯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36章 骯髒?並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