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電影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夕月半 本章︰第71章 電影

    身體好乏力。

    好像腦袋里的所有東西都糾纏到了一起, 喬年只覺得自己的頭快要爆炸了。

    “喬先生,您現在還可以嗎?如果可以的話,就請看看桌上的這份協議,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就簽了吧。”有人好似在他的耳邊說著什麼話, 忽遠忽近地, 本該很嚴肅的聲音都好像變成了催人睡覺的魔咒。

    什麼?

    眼皮子好似沉重得再也無法抬起, 喬年費了好半天勁才得以成功睜開了眼楮。

    突然竄進眼中的明亮燈光逼得喬年的眼楮不得不浸出一些淚光,喬年茫然地看著面前的一切。

    他現在正坐在一個類似于談判桌的一邊, 桌子上擺了一份文件和一根筆。文件被翻至了需要簽名的那頁, 筆也被打開了, 不算尖銳的筆頭正不斷地突顯著自己的存在感。

    對方似乎希望他能夠快點兒簽下這份協議。

    對方是誰?

    喬年微微晃了晃腦袋,他抬頭看向了正對著他做的兩個人。

    他的視線太過模糊了,即使他和對面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多遠, 喬年依舊看不清對方兩個人的臉,他只能看到讓他更加頭暈的重影。

    “簽吧,不要以為你故意喝醉了就可以將這件事糊弄過去。”和剛才那道比較溫和的聲音不一樣, 此刻在喬年耳邊響起的聲音很冷。

    就好像是他的聲音里透著某種寒氣似的, 喬年竟然是被凍得清醒了一些。

    好強大的氣場。

    在這個看不清樣貌的人說出這句話後, 喬年便覺得周遭的氛圍變得不一樣了。他好似是個被審判的犯人,而坐在他面前的則是看清了他所有罪孽的法官。

    對方的眼神很銳利,還帶著淡淡的不屑和煩躁, 就好似在看一個拼命將遮羞布穿在身上的跳梁小丑一樣。

    如果是心理比較弱的人坐在這里, 可能就要被嚇得身體顫抖了。

    “什麼?”喬年還是沒有搞清楚情況。

    他不知道這里是哪里, 不知道他們現在所說的是件什麼事, 雖然他現在還看不清對面兩個人的長相, 但喬年很確信自己不認識他們。

    而且他也沒有喝過酒。

    他昨天在收工之後就直接回到酒店休息了, 在他睡得昏昏沉沉的時候他就突然出現在了這里。

    但是——

    喬年翻了翻自己面前的那份文件。

    有點兒熟悉。

    在他剛意識到自己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後, 在那個像是律師一樣的人說出那些話後,喬年就感覺到了一種十分微妙的熟悉感。

    他好像曾經坐在過這樣的地方,也好像听說過這段話。

    “你這招沒用,我勸你還是直接簽吧,這上面的很多條款都對你有利。不要逼我用別的手段去完成這件事,我不希望我們兩家的關系會因為我們的事而變得糟糕。”

    伴隨著這道冷淡聲音響起的同時,喬年也已經翻到協議的第一頁了。

    在經過這麼一陣子緩和後,喬年的視線終于沒有那麼飄忽了,只要他集中精神去看,他還是可以看清那好似在不斷移動著的文字的。

    而在看清協議上的前幾行內容後,喬年的頭腦被驚得更加清醒了。

    這是一份協議結婚書。

    上面寫明了雙方的婚姻是假的,雙方不得以對方伴侶自稱,不得主動對任何人宣稱婚約關系,不得干涉對方的任何行為和活動,而且需要在兩年後無條件地辦理離婚手續。

    喬年沒有看下面的那些具體條款,而是怔怔地看著兩個當事人的名字。

    一個是他喬年,另外一個則是——

    季琛!

    季琛,喬年,聯姻,協議婚約……

    腦海里依舊是一片混沌,喬年竭力地在自己的腦海里思索著這些關鍵詞。他站起了身,旋即用手撐著桌子朝著季琛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

    喬年想要看清這個聲音冷漠的人的樣貌,但他的視線實在是太模糊了,他只能不斷地往過靠。

    “你是季琛?”

    見喬年靠過來後,季琛的眉頭下意識地皺了一下,眼神之中也不由地帶出了一些反感和厭惡。

    只是,季琛很快就怔住了。

    因為對方長得太好看了。

    唇紅齒白,臉上的每一個地方都像是被上帝花了無數心思精心雕刻出來似的。眼角被渲染上了艷麗的粉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醉了,眉目含情,竟是繾綣迤邐到極致的糜爛。對方似乎是真的睜不開眼了,只得為了不閉上眼楮而不斷地輕顫眼睫。

    這不斷輕顫的眼睫好似可以顫到心里似的。

    但對方的眼神中卻是和外貌截然不同的單純和茫然。

    就跟對方剛剛的聲音一樣,因為語氣中的茫然和有氣無力,竟然軟軟的,就好似在撒嬌一樣。

    季琛下意識地怔住了。

    他現在和喬年真的挨得很近很近,喬年溫熱的鼻息不斷地噴灑在他臉頰和脖頸上,少年身上淡淡的酒氣纏纏綿綿地環繞在周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精麻痹了他,季琛沒有如他之前所想的那般和喬年拉開距離,而是站在原地怔怔地看著面前的喬年。

    他覺得空氣中的溫度好像上升了。

    但很快,季琛就意識到自己被喬年的外表蠱惑了,他的面色瞬間沉了下去。

    怪不得對方剛出道就能夠憑借一張照片漲了一百多萬粉。

    如果不是他很清楚喬年的內心就多麼得骯髒惡毒,他可能都要被對方的外表騙了。

    ——

    喬年並沒有在意季琛的神情,他現在正在迫使自己接受現在的情況。

    對方真的是季琛,對方的長相和他所看的那本小說中所描述的外貌一模一樣。

    喬年環顧了一下周圍,當他沒有發現任何拍攝器械後,他的表情微變了下。

    不是拍戲,是真的。

    他好像穿越到他曾經看過並演過的一部小說里了,穿成了小說中跟他同名的惡毒炮灰。

    喬年的腦海里一瞬間冒出了不少片段和劇情,如果他沒有判斷錯的話,他現在穿的是一本娛樂圈的爽文。

    女主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全憑著一腔熱血和想要成為明星的夢想踏入了娛樂圈。女主憑借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在娛樂圈格格不入的干淨心靈贏得了不少大人物的關注和喜歡,並且最終走到了娛樂圈的巔峰。

    一個很普通的故事,但這不是最重要的。

    喬年看向季琛的眼神微變了下。

    季琛是劇情中的大BOSS,腹黑冷漠,他是男主的小叔叔。為了劇情更具波折,他在最後同樣喜歡上了女主,並且完全不顧親情地將男主逼到了一個走投無路的境地。如果不是女主以自己的生命威脅求他,季琛不可能放過身敗名裂的男主也不可能成全他們。

    而他所穿越的角色則是季琛的——

    炮灰伴侶。

    原主所在的喬家和季琛所在的季家一向交好,他們兩個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被定下了聯姻。

    季琛很不滿意這個婚約,他在剛成年的時候就出去自立門戶,開創了一個甚至還要強過季家的企業。季琛這麼做就是想要獲得自由,不想被家族束縛。他本來是想要毀約的,但是季奶奶正病重著,在醫院搶救的她對季琛唯一的一個要求就是讓季琛履行這場婚約。

    因為擔心季奶奶會因為他不答應而氣得傷到身體,季琛便不得不答應了。

    但季琛也得真的不待見原主,因此,他準備跟原主簽訂一個婚約協議書,在上面寫清楚他們之間的婚姻是假的,然後在兩年後解除婚姻關系。

    這樣沒什麼,協議就協議吧。

    但原主真的太作也太蠢了。

    原主是個很奇怪的人,他本來也不想同意這個婚事,因為原主也有一個喜歡的人,很喜歡很喜歡,原主喜歡得很卑微。但在喬家以斷絕關系逼得原主答應了後,他又不想和季琛簽訂這個協議。

    因為原主覺得這樣的話自己就沒面子了,覺得季琛是個什麼東西,憑什麼不喜歡他。然後原主就在堅持不簽訂協議的情況下各種搞事情。

    最後——

    喬年搖了搖頭,在想了這麼久之後他腦子已經疼痛和混亂得不行了。

    喬年在微捂著自己腦袋的情況下闔了下眼楮,他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整個過程中,季琛都是在一直望著喬年的,他的表情再度發生了變化。

    他並不知道喬年是在為自己的突然穿越和回憶劇情而感覺迷茫和復雜。

    他就怔怔地看著對方呆呆地望著自己,看著對方眼楮里不斷醞釀和升騰著讓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情感和復雜。然後看著對方痛苦頹廢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季琛下意識地就感覺到了心疼和自責。

    在喬年回到座位之前,之前因為刺眼的燈光而在他眼楮里不斷打轉的眼淚終于滴落了。

    季琛怔怔地看著落在自己手上的那顆淚珠。

    滾燙滾燙的。

    燙得他有些茫然。

    喬年哭了。

    沒有放聲大哭,沒有像之前那樣耍著小脾氣大哭大鬧,而是那麼安安靜靜地望著他掉了顆眼淚。

    這一定是發自對方的真實情感的。

    只是,他為什麼會這麼傷心?

    季琛的嘴唇微抿了下。

    喬年現在的樣子倒和他記憶中有些不一樣了。

    連季琛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眼神中的厭惡和反感褪去了不少。

    “算了……”暫時不簽了,等喬年清醒的時候再說吧。

    但還沒等季琛說完,喬年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我簽好了。”

    完蛋了。

    他竟然當眾說錯台詞了!在這麼關鍵的場合,在表演的剛開始,在他登台後的第一句台詞!

    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後,白清的額間瞬間就滲出來了細密的汗珠。他在心里告訴自己不能慌,白清強行忍住了自己因為太過慌亂而想要吞咽口水的沖動,但他的指尖卻不受控制地給捏白了。

    他從未經歷過這種事情。

    這不是彩排,不能喊停,沒辦法再重新開始。

    白清只不過是個新人,他的舞台經驗少之又少,如果他真的擁有足夠的實力和臨場經驗的話,節目組也不會花了那麼大的心思把喬年請過來當助演。

    周圍的一切都好似停滯了,白清能夠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身上。額間滲出的汗珠越來越多,白清的心跳變得越來越快,他從未慌亂到如此地步!

    怎麼辦?

    因為他的這句話,劇情沒有辦法順利推動下去了!

    台上的所有人好像都停滯了下來,大家都因為白清這句剛開始就弄錯的台詞弄懵了。

    這跟他們彩排時約好的情形完全不一樣!

    場上有些名氣的演員只有白清、趙肖和喬年三個人,其余的都是些過來當喬年小跟班的真正的群眾演員。

    群眾演員只是個背景板,他們是不可能自己加戲擅自改動劇情的,場面一下子就安靜到了極致。

    怎麼辦?

    白清在心里拼命地告訴自己應該保持冷靜,他應該想個什麼法子說些什麼話將劇情拉回來。

    但是!

    越是這樣告訴自己,他就越心慌得厲害。除了自我譴責和慌亂感之外,他的腦海里好似什麼都沒有了。

    只能繼續按原台詞說了。

    白清的表情上已經無法控制地涌現出了慌亂,他心如死灰地控制著自己說出本來應該有的台詞。

    徹底完了。

    觀眾不可能看不出他說錯了台詞,也不可能發現不了整個舞台的進度都因為他一個人耽擱了。

    等到這期節目播出了,他絕對會掉一大批粉,‘演技不好’說不定會伴隨他一生。

    “我……”

    也就是這個時候,白清感受到了喬年放在他臉頰上的輕輕地劃了下來,對方的右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怎麼,不想讓他牽扯進來?看來你很喜歡他嘛,為了讓他不管這件事竟然破天荒地說謊了。”

    還沒等他開口,喬年的聲音繼續響了起來。

    之前的溫柔和漫不經心都消失了,喬年的聲音一下子陰冷到了極致。就好似卸掉了所有的偽裝一般,本來還像是天使一般的少年瞬間就變成了站在深淵邊上的惡魔,他聲音里的寒意和陰暗讓人膽戰心驚。

    但是,依舊美得驚人!

    下巴被強硬地抬起,白清被迫抬起了頭,在這樣的一種姿勢下,他顯得弱勢極了。

    因為不得不和俯視他的喬年對視,白清能夠輕而易舉地就看到喬年眼楮里令人毛骨悚然的惡意。

    白清下意識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但他並沒有被嚇到。他的心髒再一次飛快地跳動著,一種說不清的酥麻還是顫栗的微妙感覺不斷地撩撥著他柔軟的心髒。

    白清的呼吸聲再一次變急促了。

    好快,心跳得真的好快,他就好像快要窒息了一般。

    白清好似感受到了落在他身上的無數嫉妒目光,心里的某種貪念和欲.望好似被此激發了一般,白清只覺得那種如同是蠱的酥癢感更濃了,他感受到了從骨子里冒出來的興奮在不斷地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你不在意他的話,我說不定就放過他了。但既然你這麼喜歡他,我突然也想讓他嘗嘗你經歷過的事情了。”

    喬年再度像天使一般微微彎起了嘴角,如果忽視他眼神中的惡意和冷漠的話,他真的笑得特別溫暖寵溺。

    他就像是一個為白清考慮的好孩子一樣,“這樣的話,你們就會有很多共同語言了,你們的關系就可以變得更好了。”

    一邊說著,喬年輕輕抬了抬手,站在他身後的群眾演員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們朝著趙肖所在的地方沖了過去,攝像頭和燈光也隨之移到了另一邊。

    白清竭力控制著自己的心跳不要那麼快。

    他茫然地听著喬年壓低了聲音在他耳邊極小聲地說了一句,“你該去趙肖那邊了。”

    喬年幫他把劇情扳回了正軌!劇情因此而可以繼續按著劇本發展了!

    在他犯了這麼嚴重失誤的情況下,喬年竟然力挽狂瀾地將其彌補了回來!

    心跳越來越快,白清好似失去了可以移動身體的能力。

    是在他听到喬年繼續說出的話語後,他方才回過神按照之前彩排的那般掙脫了喬年跑到了趙肖的身邊。

    “要加油,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71章 電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第71章 電影並對我的好友都是大佬[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