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3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home毒步天下 本章︰第 193 章

    若是以往, 青璃其實也可以不理會,但今天沈母說的最過分,因為終于有個人認同她了, 她就恨不得將之前積蓄的所有不滿都表達出來。

    當然還有一點,青璃也明白怎麼回事了。

    就像原主會因為劇情的影響, 控制不住生出一些妄念將原本好好地生活打破一般,這個沈母,也是被劇情影響了, 所以這是劇情也看不下去她過得比陸芙好, 讓原本好好的人移了性情?

    青璃忽然覺得看著如今的沈母,就跟鬼上身一樣,莫名詭異, 既然劇情非要這麼折騰, 她還真的要過得比陸芙好了!

    她其實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以往就算是穿書,原劇情也不會有絲毫影響任何人的行為。

    所以這個世界怎麼回事?

    她不想順著劇情走, 因此來了這麼一下,讓沈母未說完的話語,全都咽下去, 再也說不出來。

    沈母則驚呆了!

    她真的沒想到趙青璃還敢這樣!

    關鍵是她做的這麼迅速,讓她都沒反應過來,再這麼一威脅, 她心髒都狂跳, 趕忙拍著胸脯, 大喊道︰“哎喲,殺婆婆啦!”

    見青璃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她心頭反而越發害怕, 嚷嚷道︰“我非要家棟跟你這潑婦離婚不成!”

    張秀秀也在一旁看愣了,心中酸溜溜的嫉妒,當初她當兒媳婦的時候這個老東西還會擺譜,如今居然被這個城里來的知青踩在頭上還不敢反抗。

    不過面上,張秀秀還是攔著她︰“離婚這事也不好,嬸子你別沖動。”

    “怎麼不好了?!”沈母氣急指著青璃,被她眼楮一掃,又下意識縮回手,老臉通紅,恨聲道︰“你看看她做的都是什麼事啊!哪家媳婦跟她一樣?”

    青璃冷聲道︰“好,那我去找沈家棟,一切當面說。”

    沈母一听頓時精神了︰“好,那你快去!”

    青璃轉頭就走。

    沈母驚喜的回頭拉著張秀秀的手,直說︰“好啊,等家棟見了你,肯定很高興,到時候我說讓你們倆復婚,她肯定同意,兩個孩子也自然是向著你的……”

    說起孩子,張秀秀笑容勉強了一點,別的不說,這兩個小兔崽子可真的是被那女人養成了白眼狼,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讓沈母也改變想法。

    她心頭發毛,卻不能動。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若是不能一鼓作氣,那往後就更難了,趁著趙青璃忍不住做錯事,這個最好的時機!

    另一邊青璃也沒真去鎮上,而是去的大隊里接了電話。

    沈家棟廠子里是有電話的,打個電話過去,就可以了。

    剛好今天沈家棟沒有出車,還在廠里,一听說家里出事了,他立馬道︰“你別急,我這就請假回來!”

    青璃道︰“注意安全,回來時,順便去小學,將大寶二寶也帶回來。”

    沈家棟當即眉心一跳,等掛了電話還在想著,不會是他爸媽出事了吧?

    不然怎麼叫兩個孩子回來?

    他著急請假,家里有事,好在這兩天廠里並不忙,因此很快就給了假,讓他回去。

    中午

    青璃只做了自己的飯,將她買的肉全都做了,香噴噴的,張秀秀听著沈母的抱怨,吃著粗糧,看著那邊美味佳肴,口水都流出來了,要不是為了接下來讓沈家棟看清楚對比,她一定鬧起來。

    真沒想到這老婆子幾年不見,這麼軟弱了,兒媳婦將肉都做了,她也只敢抱怨兩句。

    因為惦記著待會兒的事,又有鼻尖那濃郁的香味做對比,兩人吃飯都食不知味。

    等到下午兩點多,院子門被打開,熟悉的孩子清脆的嗓音在大喊著︰“爺爺奶奶!”

    沈父早就等著了,一見兒子出來,趕緊迎接上去,拉著兒子說︰“你媽瘋了,她居然想要那女人回來!你趕緊跟你媽說一聲。”

    沈家棟還是茫然的,听了這話,心中隱約有些猜想,又覺得不敢相信,直到他往前走了兩步,就見堂屋出來一個身影。

    穿著跟電影里的摩登女郎一樣的女人正含淚看著他,顫聲喊了一句︰“家棟~好久不見。”

    沈家棟下意識後退一步,看向屋子里︰“阿璃呢?”

    沈母揚起的笑容頓時垮下來,沒好氣道︰“她好著呢,你看看,之前不是一直念著秀秀嗎?現在秀秀回來了,大寶二寶!”她快步出來,拉著兩孩子上前︰“你們親媽媽來看你們了,趕緊叫人啊。”

    原本在外面叫的已經十分自然的兩個孩子卻在短暫的面面相覷過後,也跟著後退兩步。

    沈母正要發怒,忽然看著二寶的臉︰“哎喲,我的乖乖,你臉怎麼了?”

    那左邊紅了一塊,像是跟人打架留下的印子。

    張秀秀臉白了白,祈求的看向二寶。

    二寶低頭不說話,大寶眼眶一紅,也不說話了。

    張秀秀松了口氣,院子里幾人靜默不語,就剩下沈母肉疼孫子的話語。

    青璃也在此時出來。

    沈家棟立馬放松,快步到她跟前,低聲道︰“怎麼回事?”

    青璃淡聲道︰“你前妻回來,希望和你復婚,讓我讓位,你母親挺高興的,一路拐彎抹角說我站著位置沒履行責任,我就讓你回來將這件事了結了,你要說想復婚,我們的約定就可以提前結束,要是你說不想,那還可以繼續,但我指不定哪天就真的走了。”

    她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的,讓人听得清楚。

    她也是第一次在眾人面前明確的說出自己和沈家棟有約定,沈母一听這話,直接炸了,顧不得孫子了,拉著沈家棟就說︰“你听听,她也說她要走,這樣的媳婦要來干嘛?養著浪費糧食?要我說還是秀秀好,最起碼她是大寶二寶的親娘,親娘才會疼孩子,後娘總歸不會真心……”

    沈家棟被母親這一通教育震得目瞪口呆,等沈母說完好一會兒,他才慢吞吞說︰“媽,家里的糧食,肉,大部分都是阿璃自己花錢買回來的!”

    沈母一滯,臉色有些難看。

    沈家棟繼續道︰“兩個孩子如今能這麼乖巧還不是她教得好?要是你,你有這個耐心教他們做作業?不早就上手打了?”

    “你看看別家的孩子,再看看大寶二寶,這可不是我生得好,他們原本什麼樣子,你應該心知肚明。”

    沈母別人的話听不進去,兒子的話還是听得進去一些的,听進去了,就有些氣弱,語氣松緩了許多,急道︰“可她在家里不干活,也是應該的啊!”

    沈家棟板著臉看她,說︰“之前那個在家里也不干活,住了兩三年,她有往家里拿過一點半點嗎?”

    沈母回過神來,一時無語,無法辯駁。

    張•之前那個•秀秀︰“……”

    她銀牙一咬,委屈道︰“家棟,你是在怪我?是我沒本事,但是我現在不一樣了,雖然賺的錢不多,但都是我的血汗錢,給二寶上學也是沒問題的,我還想著讓他們高中去鎮上。”

    沈家棟刻板道︰“這個我來操心就好,我雖然沒大本事,但就是砸鍋賣鐵,我也會讓兩孩子上學的。”

    沈母說的話一點點被兒子懟回來,如今看著兒子這樣子,有些沭,一時張張嘴,沒敢說話。

    青璃在一旁看笑了。

    張秀秀眸光劇烈閃爍,直覺不能這樣,沈家棟明顯不想要她再回來,肯定是介意當初她跟人私奔的事,再多說無益,只能換個方向。

    她柔柔一笑看向兩個孩子,拉著大寶的手說︰“大寶,我听你們老師說你成績非常好,可以跳級去初中了,不過你家人不讓,媽媽覺得你既然有這個能力還是可以跳級的,媽媽去跟你老師說好不好?”

    大寶飛快搖頭,掙開她的手,跑到青璃身後躲著,只露出一個腦袋,低聲說︰“不要!我不要跳級!”

    她說著仰頭看向青璃,可憐兮兮道︰“你說的,讓我好好享受最後這一年時間的,等到初中學習任務就重了!我很听話的,你能不能別走啊……”

    青璃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笑著搖頭︰“抱歉,要是能離開,我肯定會離開這里的,但我們也不是一直不能見面,你努力學習,等你大學時,我一定會去送你上學。”

    這個時代是靠著推薦信上工農兵大學,但推薦信大隊長這里也有,每年大隊里都會有人去上大學,這對他們來說雖然遙遠,卻並不陌生。

    大寶心狠狠一沉,她比二寶敏感一些,自然早就猜到了,她一直不和自己爸爸同房間,這根本不正常!

    只是大寶一直忽略這一點感覺,誰知今天明確說了。

    不過這個結果比她想象中要好很多,她用力點頭︰“嗯!我一定好好學習的!”

    哪怕上不了大學,也能有個念想。

    二寶趕緊跑過來,紅著臉說︰“那我也會努力上大學的!”

    青璃也笑了笑。

    沈家棟看著這一幕,心頭安慰,兩個孩子不是白眼狼,誰對他們好都知道,他看向沈母︰“媽,不是孩子親媽也沒關系,阿璃比親媽好得多。”

    張秀秀臉上火辣辣的,兩手緊緊握拳,兩個孩子這般作為,不正是一巴掌打在她臉上一樣嗎?

    她渾身發顫,想要生氣,可理智告訴她,現在不能生氣,生氣會讓沈家棟對她越發介意,那個女人想離開,這對她來說是好事啊。

    她深吸一口氣,仰起頭說︰“可是家棟,明明有親媽在,為什麼還要個後媽?我對他們會比誰都好的!”

    沈家棟神色淡定︰“那你問大寶二寶,想跟著誰。”

    兩孩子一人拉著青璃一只手,不願意動。

    結果不用說都知道。

    張秀秀咬牙︰“他們現在還小不懂事,被人蒙蔽了,而且她不是要走嗎?我不會走了,我是為了孩子回來的,你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沈母終于回神,趕忙說︰“對呀,假如她明天就走,你忍心讓孩子沒媽?”

    “她不是說不走嗎?正好想孩子了,我也不阻止她過來看孩子。”沈家棟說。

    青璃全程圍觀,原主傻乎乎親自撕張秀秀,實際上最終決策對象還是沈家棟,看現在讓他親自來多好,根本不用她做什麼。

    張秀秀快哭了,這人怎麼油鹽不進啊。

    她含淚道︰“家棟,你是不是還在怪我?”

    青璃輕咳一聲,她說錯了,這人不是綠茶,是白蓮。

    好在沈家棟確實是不喜歡她了,尤其是從外面回來的這個人,他非常直男的點頭︰“是啊,難道不應該?你跟人私奔,可想過我會落到什麼地步?大寶二寶被人嘲笑沒有媽,現在你愧疚回來了,我就該接受你?”

    張秀秀︰“……”

    她震驚的看著沈家棟,一時間仿佛被扒光了給人看似的,羞得她恨不得鑽到地下去。

    沈母也覺得不高興,但相比起趙青璃,她寧願為了兩個孩子要個親媽︰“家棟,雖然秀秀之前是做錯了,可現在悔改了,你也不要計較那麼多啊,為了孩子,就算了!”

    “噗!”青璃這回真忍不住笑了。

    沈家棟更是一臉無奈︰“媽,我看你糊涂了。”

    他拉著沈母,一臉認真道︰“我不可能再和張秀秀復婚的,大寶二寶也離不開阿璃,這話別說的。”

    沈母還想說什麼,人已經被兒子拉到了屋子里,直接關起來︰“媽,你還是冷靜一下。”

    這話要是趙青璃說的,她肯定罵罵咧咧的,可兒子說的,她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干著急,房門一鎖,她就真的老老實實坐在房間里。

    張秀秀唇瓣抖了抖,有心想要辯解一下,卻被沈家棟那完全沒有任何情誼的眸子看著,沉默了。

    也是,她做的事是不可能改變的。

    要是孩子非鬧著要她,要是他還對自己保留一點情誼,那她成功可能性很大,可都沒有,就只有沈母一人,他不可能松口的。

    沈家棟從來都不是愚孝之人,不然當初也不會頂著沈母的不同意娶了不干活的張秀秀。

    要不是有張秀秀在前面做例子,又有兩個孩子,趙青璃也不可能一來就真的什麼活都不敢,被養著。

    事情就這麼被解決了。

    沈家棟的話比趙青璃的話有分量多了,沈父也松了口氣,說︰“你媽就是糊涂了,讓你媳婦受委屈了,家里如今這麼好,你好好跟她道個歉,讓她別介意這個事。”

    沈家棟點點頭,笑道︰“我知道,她不會介意的。”

    從她看戲看笑了就能知道,她是真的並不難受。

    沈父安心了,背著手出門干活,今天算是荒廢半天,但能多干一點是一點,為兒子節省一點負擔。

    沈家棟敲了敲門。

    青璃過去開門,讓他進來,也沒關門,問道︰“怎麼了?”

    “來跟你道個歉,我媽不知道怎麼了,糊涂了,以前她明明也很生氣張秀秀這件事的。”沈家棟認真道,面上出現了一點疑惑︰“不知道怎麼了,一下子改變了態度,難不成她給了我媽什麼好處?”

    青璃啞然︰“不用在意,這個事對我造成不了什麼影響。”

    沈家棟看著面前女人白皙漂亮的容顏,她神色清淡,真的是一點不在意剛剛發生的事。

    他眼眸里閃過一絲黯然,其實有些後悔,如今自己能做的這麼果斷,還是因為她。

    這兩年他逐漸開始後悔當初沒說清楚自己心里頭還沒忘掉那個人,也後悔自己沒認真對待這個婚姻,抱著一種有些消極的態度,以至于發生了這個漏子。

    沈家棟慎了又慎,還是說︰“其實我已經忘記她了,阿璃,要不我們好好在一起吧?”

    青璃歉意的笑笑︰“抱歉,我不太適合相夫教子。”

    沈家棟眸光暗淡了些許,沒有再說,轉而問起兩個孩子跳級的事。

    因為已經請假回來了,沈家棟就沒立馬回去。

    下午收工時,沈母才被放出來,她本是一臉怒氣,可看著自己兒子,又憋回去了,只恨恨道︰“她有什麼好?!要你這樣護著?”

    沈家棟失笑,這話當初沈母也說過,不過對象是張秀秀,如今反過來了,他覺得奇怪,但又覺得應該是夫妻分房睡讓母親心里不舒服,因此並未多想。

    張秀秀早在沈家棟當時說的那麼決絕的時候,就已經回去了。

    但這並不代表她放棄了。

    趙青璃說會離開的事,她牢牢記著,她堅信,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怕沈家棟不理自己?

    她長這麼好看,能迷住他一次,就能有第二次。

    再說她堅信男人絕對會偷腥的!

    現在失敗了,是她心急,只要她繼續等著。

    然而這一世的沈家棟並不是上一世在村子里跟著眾人一起上工的那個人,他現在是廠子里的貨車司機,絕大部分時候都不在家。

    于是等張秀秀想要再找機會時,發現自己在好不到機會了!

    她去沈家等,一開始沈母十分熱情,希望自己擠走趙青璃,然而她只要一動作,趙青璃就動手了。

    張秀秀打不過人家,也不敢太過挑釁。

    在那邊吃著喝著,就是沈母也覺得不高興了,尤其是她自己還在干活,跟兒媳婦鬧僵了,中午回來還得自己做飯,因為沒有她的份。

    她氣急罵了,沒人理自己,只能自己做飯,還要給張秀秀做,這是再深的濾鏡,也沒了。

    沒一個月,沈母就開始看張秀秀也不順眼了。

    之後就不給她吃的,也沒時間陪她嘮嗑,說趙青璃的壞話。

    再過一陣子……

    張家不干了。

    這閨女回來兩手空空還在娘家白吃白住,哪行啊?必須嫁出去!

    張秀秀現在長這麼好看,即使是二婚,也有很多人喜歡,願意給彩禮的也不少,因此沒兩天,張秀秀就被她娘給訂出去了。

    青璃以為會看到一場狗咬狗,誰知轉頭就听見張家鬧到大隊里,說自家閨女又跑了!

    他們收了人家的彩禮,現在那人過來要錢,但是他們給不出來了。

    因為彩禮被張秀秀拿走了。

    這件事鬧得整個大隊茶余飯後討論了一個月才漸漸消停。

    沈父听說了,虎著臉看著老伴兒︰“你看看吧,這就是你要的兒媳婦!真要是跟你想的那樣,那不得將咱家掏空了?”

    沈母終于想起了之前張秀秀第一次逃跑時干的事了,那次就將她氣病了,這一次,她也病了一陣。

    發燒了好幾天,沈家棟特意回來帶她去鎮上打針,休息了好些天才緩過來。

    這個時候沈母目光清明,再看青璃,眼含淚花,滿心愧疚︰“我前段時間糊涂啊,讓你受委屈了,是我老婆子不對,你要打要罵只管動手,放心,我不跟家棟說。”

    青璃自然不會介意,沈母只不過被劇情牽著走了,她笑著安慰了她兩句,更是讓沈母感動不已。

    現在她回想起來,真覺得自己當初是豬油蒙了心,兒媳婦這麼好她看不見,就顧著那些雞毛蒜皮的事瞎折騰。

    這事之後,家中重新恢復平靜,讓沒能看著趙青璃下堂的張紅琴等人遺憾不已。

    青璃也徹底不接任何工作了,專心復習。

    一直到了1977年十月,高考恢復的消息正式傳來。

    青璃因為提前知道消息,弄了不少復習資料,等消息傳來,她就將自己整理的資料送到知青點讓他們用。

    在別人緊鑼密鼓的復習時,她反而一如既往的悠閑。

    保持著之前的步調,不疾不徐。

    沈家棟這個旁觀者都看得著急,勸她多復習一下,青璃嘴上答應著,卻並不行動。

    直到高考結束,所有人都松了口氣,等著結果公布。

    沒多久,錄取通知書來了。

    青璃是大隊這些人中考得最好的,陸芙也考中了首都學府,但分數沒她高。

    在一眾羨慕的目光里,青璃和沈家棟離婚了。

    所有人都說沈家棟傻,唯有沈家棟自己笑著說︰“阿璃將兩個孩子都教好了,以後他們肯定也能考上好大學。”

    他從張秀秀走了,就想好了,這輩子,就守著這兩個孩子過。

    中間動搖過,但又堅定了,因此心情一片平靜。

    兩個孩子就平靜不了了,他們沒想到這一天這麼快來臨,通知書下來後,就一直哭,等她收拾東西真的離開那天,更是一人一邊抱著她的大腿︰“媽媽!嗚嗚……你別走好不好?”

    這還是大寶二寶第一次當著青璃的面叫媽媽,她有些短暫的不自然,不過很快又淡定了,一抬手,就將兩個十多歲的孩子扶起來,溫聲道︰“不是說好了嗎?我在首都等著你們,好好讀書,考過來了,我還是送你們去報名。”

    大寶哭泣聲稍弱一點。

    二寶聞言卻哭得更大聲了︰“哇哇哇,首都學府好難考啊!”

    爸爸說大隊里那麼多人參加高考,就她和另一個人考上了首都學府,可見多麼困難,讓他們努力上學,現在玩心重的二寶便覺得一座山壓在自己頭上,沉得他心慌,沒底氣。

    沈家棟看笑了,過來打了兒子屁股一下︰“你有點出息啊!怎麼就難了?還沒考呢!這還沒做就放棄的性子,學誰的?”

    二寶瑟縮了一下,癟癟嘴,不說話了。

    青璃跟他們倆擁抱了一下,又重復了一遍約定,拿起行禮,離開了。

    大隊長弄來了拖拉機,將拿到錄取通知書的知青全部帶走。

    青璃去的是首都,首都大學多,同行的人不少,一路上倒是沒出現什麼意外,等她一個人的時候,就遇到扒手了。

    還好她練的身手有用,直接將人逮了送派出所。

    一出來,又遇到幾個跟過來為那小偷尋仇的,前後不過半個小時,青璃又給派出所送人了,引得派出所的公安都笑了,說想招她過來,這樣這片治安就絕了。

    也是因為青璃表現好,又是首都學府的新生,公安們聊了兩句,听說她想租房子,立馬紛紛幫她介紹。

    都不用浪費時間住旅館,當天就租好了一個房子,讓她能安頓下來,還就在學校附近。

    安頓下來後,青璃沒有聯系原主父母,原主在第三年她的父母就再沒聯系她,估計也是想忘記這個女兒,那干脆兩不相擾,只等到了她父母養老的年歲,按時寄點錢過去就夠了。

    兩個孩子不負她的希望,真的在幾年後考到了首都學府,就是二寶專業要稍微差一點。

    青璃也履行約定,親自送他們去報名。

    此時她已經是一家開了無數分店的服裝公司老總。

    帶著孩子走在校園里,青璃意外踫見了早就畢業的陸芙,兩人這些年在商場上踫見過不止一次,但可能氣場不和,兩人從未深交。

    這一次也不列外,僅僅一個點頭,雙方便錯過。

    陸芙身邊的男人沈勇軍看見熟悉的面孔,本想打招呼,卻發現妻子已經走過去了,想了想,還是沒有打招呼,但也問了一句。

    陸芙小嘴微撅︰“我和她總是競爭關系,沒辦法多交流。”

    沈勇軍詫異,好奇問︰“那你們誰贏得多?”

    陸芙羞惱的捂著丈夫的嘴︰“閉嘴!不許問!”

    沈勇軍寵溺的笑笑,揉著她的長發,溫聲道︰“不要緊,我錢夠用就好。”

    陸芙放下手,抿唇笑笑,這才說︰“其實也不是,我和她這個感覺,就像是天定的敵人,總有一種冥冥之中的感覺讓我不停的努力超過她,雖然每次都沒成功,不過沒什麼大不了,日子哪一天不是過呢。”

    “說得好!”沈勇軍用力點頭,欣賞的看著面前的女子。

    不會外物所移心智,便是最好的。

    這一世結束,青璃沒有再回到虛無空間,而是在閉眼的那一瞬間,心中道︰“暫停任務,申請長期休息。”

    話一出口,便有人回答她︰“請問是選擇長期休眠,還是轉世投胎。”

    “長期休眠。”

    “好的,您會在一個合適的時機,重新醒來,繼續新的旅程。”

    作者有話要說︰  青璃休息啦,本文也告一段落,感謝小可愛們的追更,到現在三個月出頭,快九十萬字,我真勤勞,哈哈哈!

    快穿是我的心頭好,不會真的不寫,但什麼時候寫,目前沒有計劃,所以只是在專欄放下一個預收,還想看的小可愛可以收藏著呀,等開文了就可以直接看!

    下本書還沒決定,專欄預收咳咳……有些多,腦洞多,寫的會是自己當時最想寫的,希望你們下本書我們可以再見面!感謝追更!希望等幾天我標記全文完結的時候,你們能給我打個五星~

    然後小可愛們可以去收藏一下作者,開文與否可以直接看見哦~(右上角點擊一下,直接進入作者專欄!)

    又來一個預收,咳咳,大家可以看看呀。《拿到惡毒女配劇本後我成了團寵》

    身處末世的時顏為了保護基地,選擇和喪尸王同歸于盡,最終獲得巨大功德,本以為會帶著這些功德轉世投胎。

    誰知她綁定了‘劇情維修系統’,成了一本娛樂圈爽文中,囂張跋扈、做盡壞事、仗著一張好臉玩弄粉絲感情、最後被主角團炮灰的惡毒女配。

    系統告訴她,只要她認真走完惡毒女配的劇情,她就能下崗好好生活了。

    時顏看著這個美好安穩的世界,一口答應,並且堅定的走向劇情!

    面對同劇組的女主,她按照人設,不管什麼東西都搶過來,希望引得女主討厭,最後對她出手。

    結果書中女主直接將東西送到她面前,並摸著她的腦袋,笑得一臉寵溺︰“給你,都是你的!”

    時顏︰???

    面對息影回來的昔日頂流影帝男主,時顏舔著臉貼上去,整天‘愛你愛你’掛嘴邊,等著男主如同劇情里一般對她避之不及最後公開譴責。

    卻見男主握住她的手,認真道︰“我也愛你!”

    時顏︰?又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劇情維修系統’照常巡視世界穩定,忽然發現書中的無腦惡毒女配覺醒後罷工了,不得已系統綁定了一個異世之魂,希望靠著她將劇情繼續下去。

    然而原本應該和她成為仇敵的書中女主,整天念著她不放,走哪都不忘說︰“我家顏顏特別可愛!”“這個顏顏肯定愛吃!”

    原本應該和女主he的男主,面對時顏恬不知恥的告白,不僅不拒絕,反而主動公開互動,點贊c粉的言論,引得網友紛紛磕起c!

    系統看著一日日偏離的劇本,發出了絕望的吶喊︰你不是惡毒女配嗎?為什麼他們都對你好感度上升那麼快!

    時顏︰大概……我功德無量?you改網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網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網址,新手機版網址w  新電腦版網址大家收藏後就在新網址打開,以後老網址會打不開,請牢記:,,,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肆意人生快穿》,方便以後閱讀肆意人生快穿第 19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肆意人生快穿第 193 章並對肆意人生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