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帶娃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淵爻 本章︰爸爸帶娃

    小精靈抱著辭海挑來挑去, 別的沒有,倒是學了不少生僻字。

    就在鐘子湮一度擔心它會挑出來個二十來筆的生僻字給自己的人生增添難度時,小精靈做好了決定。

    “那我就叫衛想吧!”它按著厚重的辭海說, “這個名字很中性,男女都可以用, 簡單又有深意!”

    鐘子湮其實沒看出有什麼深意, 不過衛想怎麼說就怎麼回事兒吧。

    衛想的戶口上在了亭山而不是衛宅,這讓衛老在家生了好幾天悶氣——但沒人理他。

    畢竟鐘子湮和衛寒雲沒有回衛宅長住的架勢, 衛老又不可能拉下臉去求他們回來。

    戶口上完之後, 鐘子湮在微博上給衛想排面了一下。

    【今天也在想辦法逗孩子︰取好大名了, 但我決定小名叫煩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深刻感受到了新手母親的痛苦。】

    【太好笑了, 這世上也有龍控制不了的事情!(除了抽卡游戲】

    【說什麼呢, 忘記游戲公司和一群策劃被姐姐所支配的恐懼了嗎!】

    鐘子湮回復了一下熱評第一條︰【還好, 我帶的時候比較听話。不听話就讓衛先生來帶。】

    俗話說得好, 爸爸帶兒子,不如兒子帶爸爸。

    網上流傳關于#爸爸帶兒子#這個話題已有多年, 視頻段子動圖層出不窮, 證明的都是一個道理——不要太放心讓男人帶孩子!!

    但衛寒雲當然是很可靠的。

    不如說, 衛寒雲覺得自己在帶孩子這方面不得不可靠一點,因為鐘子湮自己有時候根本就還是個孩子。

    鑒于衛想的特殊性, 衛寒雲和鐘子湮並沒有像對待小九那樣特地雇佣專門的團隊來照顧孩子, 而是事事親力親為, 所以吃喝拉撒都得自己動手。

    而衛想都出生半個月了,鐘子湮還不知道奶粉怎麼沖、尿布怎麼換。

    每次都是衛寒雲上手,衛想期待地看著或是害羞地捂住臉,鐘子湮抱著衛想在旁等衛寒雲完工。

    一台莫得感情的抱孩子機器。

    衛寒雲覺得這個保父帽子他可能得戴很久。

    因為並不是鐘子湮不想學,而是他不放心鐘子湮學。

    畢竟是自己力量凝結成的孩子, 鐘子湮對衛想不可能不上心、沒有感情。

    但她對待衛想的態度就完全不像在對待一個孩子。

    譬如某天衛寒雲出了趟門,回家就發現衛想騎在樂癲的小九背上在花園里馳騁,咯咯笑個不停,身上毫無防護,唯一的固定點就是小九的後頸皮。

    衛寒雲︰“……”

    他把撒瘋的小九叫到面前,一手把衛想從狗背上拎了下來到臂彎里抱好,又看了看靠在一旁太陽椅里的鐘子湮。

    “煩煩說想騎狗,小九又樂意。”她是這麼回答的。

    衛想也很開心,摟著衛寒雲的脖子說︰“等我長大了我想要一匹馬!”

    衛寒雲覺得這樣不行,他教育鐘子湮︰“摔下來怎麼辦?”

    鐘子湮疑惑︰“我看著呢。”

    衛想就算真的摔下來,那跌落在她眼里也是個慢動作,救人豈不是小菜一碟。

    衛想很不服氣︰“我平衡能力很好,不會摔下來的!”

    衛寒雲︰“……”得,他麼倆還是一條戰線。

    又比如,小九的室外游樂場里有個滑梯,衛想也偷偷摸摸地跑去玩。

    滑梯足有六米高,小九給衛想示範了一下,趴在上面咻一下就滑了下去,臨近地面時一個跳躍完美落地。

    衛想在滑梯最高處認真給狗子鼓掌,然後自己也學著小九那樣趴著往下俯沖。

    就在他幾乎一個倒栽蔥以頭搶地之前,鐘子湮閃身出現在滑梯底下,不緊不慢地彎腰把滑到最底下的衛想抱了起來。

    衛想覺得好刺激,大聲歡呼︰“媽媽媽媽,再來一次!”

    在窗口目睹了全程的衛寒雲黑著臉︰“不行。”

    鐘子湮和衛想同時看向了他,一個疑惑一個震驚︰“為什麼?”

    衛寒雲揉著額頭嘆了口氣。

    他原來以為這世上沒有什麼事真能難倒他。

    唯獨一件他不太確定的,就是鐘子湮會不會愛上他——這也達成了。

    誰知道,栽在了“怎麼讓鐘子湮科學帶孩子”這點上。

    ……

    衛想其實並不一定要喝奶粉,他歸根結底是個半精靈,可以接受人類和精靈雙方的喂養方式,有時候想換換口味,就抱著鐘子湮的手指撒嬌要她的魔力。

    但此處有個不能忽視的問題︰衛想只是個新生兒,所能承受的力量很有限。

    而鐘子湮,是世界的天花板。

    俗稱“手指里漏一點出來就夠一家人一輩子衣食無憂了”那種天花板。

    于是在第一次衛想接受了鐘子湮的魔力投喂以後,盡管鐘子湮已經斟酌著只給了一小點兒,衛想還是喝醉了。

    盛嘉言從研究所里被強行提出來進行兒科看診,檢查完了很無語︰“這是過負荷,本來是挺危險的,但因為隊長和煩煩力量同源,所以結果就是和酒精差不多意義上的醉,但對身體無害,等一會兒醒了就會恢復正常。”

    衛想第二天才完全從魔力醉當中清醒過來,並且完全沒有後悔害怕,還開開心心地抱著鐘子湮︰“再來一次!”

    “不行。”衛寒雲強硬地說。

    ……但他知道,這之後鐘子湮和衛想還有悄悄在暗地里進行著這項被他禁止的交易。

    所以衛想每個月還得微醺上幾回。

    ……

    衛想十個月時,鐘子湮帶他去瑞士滑雪,順帶給他看了克勞德山頂上的建築們。

    衛想坐了山洞軌道車、逛了冰堡、又看了冰制摩天輪,很是眼熱︰“媽媽媽媽,我也想要。”

    鐘子湮思考了下︰“你想要什麼?”

    衛想張開雙臂︰“我全都要!”

    “那明年生日吧。”鐘子湮朝衛寒雲看了看,“這里是爸爸的,到時候送你不一樣的。”

    這很合理,衛寒雲沒有阻止。

    衛想歡呼一聲,又馬不停蹄地指另一邊︰“我想要打雪仗!”

    鐘子湮踩了踩腳下的雪,覺得可以,就把衛想放到了地上。

    衛想穿著兒童羽絨服,里面還一層又一層,即使是天生縴弱的半精靈也被裹成了一個球。

    但衛想以這個年齡的嬰兒絕不該有的靈活在地上站穩,彎腰搓了一個雪球。

    “等等。”衛寒雲操心地上前把衛想的羽絨服帽子戴起來,圍巾系緊。

    他總覺得這場雪仗不太妙。

    具體不太妙的地方大概就在于鐘子湮對衛想的相處態度太平等了。

    這種平等是把雙刃劍,有好的時候也有不好的時候。

    不好的時候……比如鐘子湮稍一側身就躲開了衛想的小雪球,然後把手里的大雪球啪一下精準地砸到了轉身逃跑的衛想屁屁上。

    那雪球幸好是沒壓實也沒使勁扔,否則以鐘子湮的實力雪球砸死人也並不難。

    但衛想還是啪嘰一下正面朝下摔在了雪地里。

    衛寒雲扶住了額頭。

    衛想咯咯笑著從地上爬起來,一點沒有受傷生氣的架勢,邊繼續跑邊又捏了一個雪球轉身回擊。

    大概是精靈的種族天賦,瞄得倒是很準。

    可對手是鐘子湮,再準也沒用。

    等到二十分鐘後衛想累趴下投降,鐘子湮身上除了天上飄下的雪花外,一次也沒被砸中過。

    反觀衛想,羽絨服從頭到腳已經沒有干淨的地方了。

    他們倆還挺開心。

    一個說“我剛剛差點就砸中媽媽啦!”,另一個說“再練練,說不定呢。”。

    衛寒雲覺得自己帶的不是孩子,是兩個孩子。

    ……

    衛想一歲半時,鐘子湮帶他去了一趟德國。

    衛想這時候長大了不少,種族遺傳的顏值優勢已經體現了出來,走在路上是讓男女老少都忍不住側目想偷的可愛。

    因為衛想沒坐過私人飛機以外的飛機,從電視里見到時很驚訝,于是強行要求了一次坐公共航班。

    衛寒雲臨時有事,于是鐘子湮單獨帶著娃去了機場,墨鏡一戴誰也不愛,手腕上還連了一根牽引繩,另一端跟衛想連著,免得走丟。

    雖然但是,鐘子湮還是覺得這設計像是遛寵物的。

    衛想第一次逛機場的飲食區和免稅店,很興奮地噠噠噠地在前面沖,鐘子湮雙手插著兜在後面慢悠悠地走。

    衛想直奔免稅店里的樂高玩具,雙眼放光地回頭︰“媽媽媽媽!”

    “嗯,”鐘子湮從門口提了一個最大的籃子,“買。”

    衛想對錢毫無概念,一口氣挑選了二十來款自己喜歡的玩具,堆滿了三個購物籃。

    鐘子湮不得不把機票對著免稅店的工作人員出示了一下,讓他們幫忙先搬運一部分。

    原來還有點震驚于這一大一小是不是來搗亂的工作人員一看機票上登機人的名字,頓時淡定︰正常操作。

    但衛想又是個天生的小強迫癥,最後買單時一看自己買了二十八件,就非要去掉一件湊成二十七。

    鐘子湮︰“……為什麼?”

    “因為三的立方很秩序。”衛想仰頭認認真真地解釋。

    鐘子湮︰“……”這孩子到底是和衛寒雲待久了還是跟盛嘉言待久了,這是什麼思考回路?

    衛想這一糾結就是五分鐘,好在免稅店給鐘子湮臨時開了一個本來是關閉的收銀台窗口。

    衛想看這個也喜歡,看那個也不舍得,抱起又放下,糾結得眉毛都皺了起來。

    鐘子湮隨手從籃子里撿了個最小的出來︰“那這個,我們買了送給爸爸當禮物,讓他拼好了再放到你的玩具屋里。”

    衛想眼楮一亮︰“謝謝媽媽!”

    收銀員︰“……”衛大佬,在家里,看起來地位是個底層啊……

    輕描淡寫地解決了衛想的強迫癥小問題,鐘子湮刷了卡,走時掃了眼小票,發現大大小小二十八件積木玩具居然也要好幾萬,不由覺得養娃不易。

    還好娃是這輩子有的,上輩子可真養不起。

    這些樂高玩具當然不可能帶上飛機,機場直接為鐘子湮提供了快遞服務,寄往亭山。

    衛想買了玩具後注意力立刻轉移,挨個把煙酒美妝首飾的免稅店都逛了一遍,最後又坐到一家簡易的西餐廳里買了飯吃。

    鐘子湮看三明治價格時以為是什麼絕世米其林美食,等拿到餐咬了一口頓時陷入沉默。

    這也太難吃了。

    衛想的奶昔倒是看著還行,小精靈抱著兒童專用杯吸得很開心。

    “這家三明治的味道確實一般,”旁邊桌上的男人和她搭話,“再往前走一段到g區會有一家不錯的餐廳。”

    鐘子湮轉頭看了眼,那是個英俊的青年,淺栗色頭發,五官硬朗,帶著異域風情,顯然不是外國人就是混血兒,開口說的也是英語。

    難怪不認識她。

    鐘子湮了然地想。

    盡管她在機場戴著墨鏡,但認出她可太簡單了——無論從顏值財富熱度還是才華,她都已經是國民級別的人,只是沒人敢上來說話而已。

    鐘子湮字正腔圓地︰“對不起,我只會說中文。”

    青年愣了一下,又換成不太熟練的中文︰“你好。我是說,有一家好吃的餐廳,就在g區域。”

    “謝謝。”鐘子湮點頭致謝,但並沒有起身。

    g區域離b區域也太遠了,她反正又不餓。

    真餓了,也不用自己走路,找機場人員給她送過來就是。

    “這是,你的孩子嗎?”青年又問。

    他的語氣很真誠,並不讓人覺得冒犯。

    但鐘子湮還沒開口,衛想就高高舉起了手︰“是哦!爸爸有事不能和我們一起,所以他拜托我照顧媽媽!”

    青年愣了愣,有點尷尬地笑了一下。

    見衛想都說得這麼明白了,鐘子湮干脆也將手上婚戒朝青年晃了晃︰“抱歉。”

    青年有禮地道了歉,又贊揚了鐘子湮一番,遺憾地離開現場。

    衛想拿出自己的盛嘉言特制版兒童手機,在群里發消息。

    【想想不是煩煩︰媽媽在機場被野男人搭話了哦,我已經處理掉啦!】

    鐘子湮手機一響,她一打開就看見了衛想的發言,立刻輕敲他的腦袋︰“野男人這三個字跟誰學的?”

    “看電視!”衛想捂著腦門淚眼汪汪,“前天你寫曲子,爸爸陪我一起看的!”

    【衛寒雲︰我不是教過你,好孩子不能說這三個字嗎?】

    “……”甩鍋失敗的衛想立刻改口,“因為我要保護媽媽,這時候不能當好孩子了!”

    鐘子湮想了想,懶得和日漸學精的熊孩子詭辯︰“你跟你爸爸解釋,說得過他算你贏。”

    衛想垮了臉︰“嗚嗚嗚嗚怎麼可能會有人說得過爸爸!”

    鐘子湮漫不經心︰“我就可以。”

    衛想︰“是爸爸讓著你!”

    【鐘子湮︰听說我們講道理時都是你讓著我我才贏的?@衛寒雲】

    【衛寒雲︰不可能。你能說贏我時,一定是你更有理。】

    鐘子湮朝衛想揚了揚眉,把他喝到一半的奶昔拿走,一口吸空。

    衛想︰qaq

    【並不是話癆︰出現了,妻奴現場。】

    【我要退學︰隊長說的當然都是對的,這有什麼問題嗎?沒有啊。】

    【想想不是煩煩︰這個群里得到最多愛的人果然不是我tt tt】

    【我要退學︰你當然不是。】

    毒唯還是毒唯。

    衛想正要捋起袖子和邱夏夏大戰三百回合,機場的提示音響了起來︰【請乘坐bsp;   鐘子湮一看手機,才想起來公共航班是要提前登機不能拖延的。

    她立刻站了起來,把衛想的小包往小精靈背上一掛︰“走了。”

    衛想對這公開的廣播很震驚︰“廣播直接喊了我和媽媽的名字!媽媽不是個名人嗎?”

    “今天的照片早就網上到處都是了。”鐘子湮跑了兩步發現衛想跟不上自己,回身一撈讓小精靈坐在自己懷里,一路用世界短跑冠軍的速度抵達了b12登機口,大氣都不喘一口。

    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員正在登機口等待,見到一大一小過來,紛紛露出笑容。

    鐘子湮把自己的機票給了工作人員檢票,而衛想也從自己的霸王龍小包包里取出了身份證和機票。

    檢票完畢,衛想抱著鐘子湮的脖子好奇地看自己的機票︰“好厲害啊,還要刷一下!媽媽媽媽,我下次還想坐這樣的飛機!”

    鐘子湮︰“你可真能省錢,我私人飛機生蚺F怎麼辦?”

    工作人員︰“……”有錢人的煩惱我也好想體會一下。

    機場的催登機通知很快就在網上傳開成了今日熱門。

    網上笑成一團不提,飛機里的乘客也很激動。

    誰不知道首富夫婦出門都是私人飛機定制豪車,這還是第一次听說鐘子湮坐公共航班,而且還帶著之前從沒有在公眾面前露過面的孩子!

    衛想的大名從上戶口那天起就不是秘密了,但正臉和其他信息卻一直保護得很秘密,令大家好奇不已。

    畢竟衛想勉強能算是個星二代,甚至比很多星二代受的關注還要多得多。

    【今天錦鯉躍龍門︰舉手,我正好做bsp;   【坐頭等艙的一定是白富美高富帥,我慕了,先蹭一個再等現場照片!】

    【照片不是滿網都是了,實不相瞞我的相冊里已經收了一堆。】

    【神仙顏值一家,雖然衛煩煩才這個歲數,但我已經決定以後嫁給他了!】

    【衛煩煩不是性別成謎嗎?】

    【那沒關系,我娶她也可以!】

    【這家人怎麼回事,路拍無修都跟雜志精修一樣,一家人都要360°無死角才滿足嗎!】

    【今天錦鯉躍龍門︰啊啊啊啊啊啊上來了!就坐在我隔一個走道的位置!姐姐太美我要昏厥了!姐姐還看了我一眼!absp;   鐘子湮覺得隔壁的女強人身上氣場有點緊繃。

    大概是遇到了商業難題吧,她想著,讓衛想自己坐到了座位上,想了想公共航班的操作,才把他的包塞進了座位底下。

    衛想左摸摸右摸摸,對新世界充滿了好奇心︰“媽媽媽媽,為什麼要把包放在座位下面?”

    “一會兒你問專業人士。”鐘子湮選擇逃避。

    衛想一點也不在意問題被閃避,這種場面實在太普遍了。不過沒關系,他還有萬能的爸爸和盛叔叔可以解答世界上的所有難題。

    “媽媽媽媽,我們去德國看什麼呀?”

    “你的生日禮物。”

    “可我生日還要好久。”

    “還在裝修。”

    “哦!”衛想開開心心靠在鐘子湮身上撒嬌,“媽媽媽媽,今天爸爸不在,我是不是你最愛的小寶貝呀?”

    “是是是。”

    “真的嗎!”衛想興奮蹦起,“我現在就要跟爸爸炫耀!”

    說完,衛想激動地掏出手機一陣輸入,在群里對衛寒雲夸耀了一番“剛才媽媽說我是她最愛的大寶貝了!”時,空乘上前滿面笑容地提示他們該關機了。

    衛想還沒等到回復就不得不遺憾地先行關機。

    等到飛機正式起飛,衛想突然長長嘆了口氣︰“那爸爸好可憐,他已經不是媽媽的最愛了。”

    “他可以是我最愛的大寶貝。”鐘子湮面無表情地說。

    “咳咳咳咳咳!”隔壁座位的女強人突然被嗆著似的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鐘子湮奇怪地看了看對方,發現她也沒在喝水,像是被自己的口水嗆住了。

    【今天錦鯉躍龍門︰……這一家人是吃可愛長大的嗎?!為什麼他們講這麼肉麻的話卻可以這麼可愛一點都不惹人討厭!可惡,這就是顏值濾鏡吧,它蒙蔽了我的雙眼。】

    【這位博主今天真是很激動呢,飛機在天上時一口氣攢了二十條微博,落地迫不及待地一口氣發了出來嗎?】

    【看了全程對話,這什麼大寶貝小寶貝組合!他們要是一起上親子節目我可以看十季!】

    【請問什麼電視台才能請得起?】

    【提問,我沒看懂生日禮物在裝修那一段。】

    【謝邀,利益相關,匿了。龍在德國買了個古堡,正在翻修成兒童樂園,我認識的公司接的單子,要在衛煩煩生日之前竣工。】

    【……檸檬,雖遲但到。】

    作者有話要說︰  前兩天好像說得不太準確……獎是1號晚上才開,晉江會自動抽取訂閱率在90%以上的一千人這樣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協議婚姻使我實現財務自由》,方便以後閱讀協議婚姻使我實現財務自由爸爸帶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協議婚姻使我實現財務自由爸爸帶娃並對協議婚姻使我實現財務自由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