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四起波瀾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顯鐘懷雅 本章︰第七十七章 四起波瀾

    九老堂,後堂

    大帥白長岌新收的義子,出乎意料地擊敗了雙生靈體的秘術師兄弟,打亂了丞相的通盤布局。

    後堂上下亂成一團。魏主事癱在椅子里,面如土色,額頭上汗水涔涔。他不敢想回府後會面臨著什麼樣的責罰。

    結果已出,現在不管怎麼做都于事無補了。

    他沒有辦法。場上的判罰是九老堂的權利。他能掌控的,只有選手的參賽資格認定和分組……

    “取消他們的資格!”魏主事嘶啞著吼道。別想,別想再得意了。

    忽然,他猛地站起來,幾步躥到對面的牆壁前,雙手扒在掛滿了晉級標記的板子上,仔仔細細地確認了好幾遍,

    “等等!等等!”

    主事叫住了正要奔出後堂傳信的書吏,急切地喘息著說︰“先,先別攔著。甭管上兩個人,還是仍然一人出戰,讓這個乙弛繼續參賽!”

    “大人……”

    “就按我說的辦!他要輸了也就算了。如若再勝,明天一早取消資格不遲。”

    一向自負心思縝密的魏主事覺得,這是最好的選擇了。他咬牙切齒地朝板子猛拍了一掌︰“索性……你們也別想好了吧!”

    板子被大力擊打,震顫了幾下。

    跟代表乙弛標牌並列的小牌子晃翻了個面,搖動不止。

    牌子上謄著幾個小字︰羽林西營。

    九老堂,演武場

    “偷機取巧”勝了秘術師兄弟後,乙弛苦苦坐等了很長時間。等到第三輪開始時,演武場四周已經點亮了燈火。

    前兩輪的偷襲戰術,所有選手都知曉了。對手不會再給他那樣的機會。

    小乙準備好去面對真正的挑戰了。比如面前這兩個膀大腰圓的壯漢。

    他們都是出自羽林軍的五品校尉。鑼聲剛響,他們就舉起巨大的全身盾,把自己遮得嚴嚴實實。緊接著,就像兩頭杌角犀一樣埋頭頂了過來。

    場地狹小,本就不利弓手發揮。兩個剛猛無鑄的中年校尉輪番沖撞,更是要把乙弛逼近死角。不管用什麼弓斗術,只要被他們的盾陣封住,比賽就結束了。

    不過校尉們還是失算了。舉著巨盾雖然避免了被秒殺的危險,但也大大

    影響了自身的行動能力,何況二人的輕身體術本就不如乙弛。

    小乙滑得像條泥鰍一樣,他們追不上。

    貼著場邊游走了好幾圈,羽林校尉們有些焦躁了。小乙卻忽然慢下腳步,隨手甩出一支支長箭,錯落有致地在場內插了一圈,眼看腰間箭壺就快空了。

    “雲州弓術。”觀戰的白凌羽喃喃道。

    柏夜不懂,疑惑地問道︰“啥意思?”

    “配合步法,遍插箭陣,進退騰挪間隨時拔箭。這是為了久戰的弓法,插地上幾百支箭射著才過癮。可小乙只有一壺箭啊,不知他要怎麼變化。”

    場內扛盾追逐的羽林校尉,當然也注意到了乙弛的舉動。二人對視了一眼。他們不識得什麼雲州弓術,但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個簡單直接的機會。

    只要踩斷插在地上的箭支就行了。沒了箭的弓手,自然就沒有威脅了。

    就在當先校尉舉腿跺下的一瞬間,一支長箭刁鑽地擊中了他露出盾牌的膝蓋。

    乙弛的箭壺里,還有四支包著布團的無頭箭,魁偉的校尉膝蓋窩中箭,吃痛跪倒在地。巨盾一歪,上半身又露出了破綻。

    電光石火間,額頭和太陽穴同時各中一箭,當場人就昏了過去。

    連珠快箭順利地解決了一個對手,乙弛仍然行雲流水般跑動不停。

    剩下的對手緊張地以趴伏在地的同伴為掩體,隨著乙弛的身形狂轉,手中的盾牌不住上封下擋,左遮右攔。

    但是,在場地中央原地轉了二十幾圈後,校尉還是有些轉向了。終究沒能擋住乙弛從四面八方襲來的箭雨。身上、腋下、頸窩連連中箭。

    長箭從地上拔出來,頭上的布套卻留在了地里,箭竿硬茬直接戳到了肉上。霎時間,校尉的脖子上飆出一注血箭。雖然只是皮肉傷,但司裁還是連忙叫停了比賽。

    這場勝利叫人無話可說。雖然讓敵手見了血,應該也是無傷大雅的小問題。

    一日三勝,單槍匹馬參加雙人對抗賽的乙弛,接連淘汰了丞相和大皇子最寄予厚望的兩組選手。現在,他是八強之一了。

    九月初十,九老堂,大校場

    大考日程緊湊,今天是要決出單人和雙人對抗兩個冠軍的。

    幾千名觀眾選手早早地擠滿了

    大校場上臨時搭建的看台。

    直到上場前,乙弛才接到了取消資格的通知,整個人瞬間僵住了。

    陪著兄弟的白凌羽一把搶過通知,仔細看了幾遍,猛地拽住了書吏的衣領︰“違規?哪里違規了?”

    “雙人賽,他參賽的人數不夠。”

    “不夠還不行?之前怎麼不說?”

    書吏的腿不爭氣地哆嗦了起來,支支吾吾地避開了小夜熾烈的眼神︰“這,這是合議後的結果……”

    白家小爺不管那套,把書吏推到了告示牌前︰“自己念!比賽規定選手上場的人數必須是兩人了麼?只是說報名後不得換人,可沒說不能一人出戰吧。”

    “白家少爺,這是九老堂和仲裁最後確定的結果啊。我只是通傳一下罷了,這事我哪做得了主。您何必難為我啊……”

    大校場另一頭的後堂里,也有人在吵吵嚷嚷。西大營來了個羽林軍偏將,非要昨日被擊敗的兩個校尉替補參賽。

    被吵得腦仁疼的魏主事干脆撂下了臉︰“如果這樣的話,之前乙弛參加的比賽成績應該都無效。要不校尉們和雙胞胎秘術師先打一場?”

    只會直線思考問題的將軍一時繞不過彎,听說要跟那兩個怪胎再打一場,漲紅了臉吭哧了幾句,也就不再提了。

    白凌羽還待再去後堂爭辯,走到一半卻正撞上了自己的親娘。

    大帥夫人昨天晚上才知道,小乙參加了兩個項目。今天早起就興沖沖地到場給兩個兒子助威,沒想到一上來就遇到了這麼堵心的事兒,當時就立起來眉毛。

    不過沉吟了一陣後,夫人沖孩子們揮了揮手︰“不爭了。最後一天是五人賽對吧。到時候你們幾個一塊上,干他娘的!”

    夫人貌勝妙齡少女,而且氣勢干雲的英姿加上隨口而出的髒話,讓芳邑小伙伴們無比親切,仿佛他們面前的是阿慈姑姑一般。

    柏夜痛快地應了聲好。

    他一直擔心小乙單打獨斗會出什麼危險,現在的結果是最理想不過的。而五人賽大伙一起上陣,彼此互相照應,還真不怕任何對手。

    “夫人,您看這樣︰我居前,小白居中保護大小師姐,乙弛殿後,這樣行嗎?”

    “時間充裕得很,你們自己磨合去。不行就我上!

    ”

    乙弛也是個痛快人。事已至此,可干娘一句責怪他私自惹禍的話都沒說,反倒招呼大伙一起出戰。除了感激,還有什麼可說的。

    于是他拍了拍柏夜的肩膀。小夜會意,兄弟倆摟住了氣鼓鼓的白凌羽,連推帶搡地引眾人回到看台。畢竟一會兒小白還要比賽呢。

    貴賓席上。風姿綽約的大帥夫人,活力四射的江家大小姐,和溫潤可人的帥府小姐,構成了一道極為吸楮的美麗風景。

    而美人們身後站著的乙弛和大小師姐,還都是新晉的六段高手。

    看台左右,熱辣辣的目光就一直沒離開過他們,竊竊私語也一直沒停過。

    “就沖他們這模樣長相,也得支持他們啊……”

    “可惜了,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在瞎搞什麼,竟然被取消了資格!”

    “說起來九老堂一直是牆頭草,這回怎麼出頭跟丞相頂上牛了。”

    “啊?怎麼會呢?”

    “你想,九老堂的六段高手,和大帥府的小公子組隊報名。就算那弟子沒上場吧,可單憑小公子一人就把丞相的兩員愛將打掉了,這不是更難看麼。”

    “不止打了丞相一人的臉啊……還有大皇子呢。”

    “是呢!這真的作死了,難怪會找茬剝奪了他們的資格。”

    “這風向要變啊。一直左右逢源的九老堂也公開站隊了,你看那小妞,她可是是江家人。三家公開站一起了。看來,真打起仗來,還是大帥那邊權勢更盛。”

    “所以大皇子才要……掛帥出征?”

    “你倆不要命了,還不閉嘴。”

    大校場邊上,等候得不耐煩的四皇子,一直在派人催促後堂抓緊搞定雙人賽。

    實際上,四皇子根本不在乎後堂的仲裁是否公平合理;也不在乎大帥義子到底該不該取消資格。他腦子里想的,只是趕緊上場,對上白凌羽。

    最終,乙弛本輪的對手頂替進入了四強。這樣一來,雙人賽四強里竟然有三組都是九老堂的秘術體術組合。

    不過,九老堂的選手個個都是無心戀戰的。堂主布置給他們的任務,是設法保著丞相府拿第一,可不是自己去爭勝的。

    三組選手草草應付完比賽。丞相府派出的另一組秘術師,如願摘走了雙人對抗賽的桂冠。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

    大校場終于騰了出來。

    萬眾矚目的單人對抗六強戰,就要開始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攜父成神錄》,方便以後閱讀攜父成神錄第七十七章 四起波瀾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攜父成神錄第七十七章 四起波瀾並對攜父成神錄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