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書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穿書

    大越敗了,沈眠被迫穿上龍袍,成為這個國家的第六個皇帝。

    往日肅清的大殿上早已一片狼藉,逃命的、呼救的,拿東西的,好生熱鬧。

    他這個皇帝就像個局外人,這些人都當他不存在。

    著實失敗了點。

    沈眠靜靜看著,眼里沒什麼情緒。

    畢竟普通人哪兒有不怕死的呢,他能理解,而且他也怕,不過他卻跑不了。

    半晌,他嘆了一口氣。

    這已經是沈眠今天嘆的第四百二十口氣了。

    他坐在高位之上,龍袍穿在身上有些寬大,手撐著下巴,露出一截兒縴瘦潔白的手腕。

    這位剛過十八的少年天子,生的唇紅齒白,墨發如瀑,眸如星辰,長睫像鴉羽一樣濃密縴長。

    他生的一副好相貌,若要是個女的,換句話說,足以禍國殃民。

    身邊的老太監生的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樣,捏著嗓子道︰“陛下,太上皇說了,您是這個國家的未來,身為天子,斷不能臨陣脫逃,就算是死,也要和國家共存亡。”

    他不像其他慌亂逃亡的人一樣,反倒是格外平靜,像是覺得好日子就快來了一般。

    聞言,沈眠忍不住偏過頭去看他一眼。

    老太監笑得有幾分奸詐,但沈眠知道,這可不是普通的老太監。

    自己逃了幾次都被他捉回來了。

    他媽的這人有武功!

    劉青在大越皇宮臥底這麼多年,為此不惜成為太監,作出這麼大的犧牲,總算是將這個國家給搞滅亡了。

    當然,滅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因為沈眠他爹,大越的前任皇帝不作為,親小人遠賢臣,昏庸無道,將好好的一個富庶強國敗得支離破碎,直到最後紙包不住火,早上火急火燎傳了個聖旨要將皇位傳給沈眠,自己帶著美人和珠寶逃命去了。

    留下沈眠一個人和國家“共存亡”。

    “哦。”沈眠隨意應了一聲,就轉過頭去了,他無話可說。

    劉青看他這副模樣,倒還有些驚奇。

    大越老皇帝一直以來子嗣十分稀薄,好不容易有了個沈眠,又是個皇子,自然十分寵愛,基本上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沈眠也養得身嬌

    肉貴,不過再嬌貴,到了生死關頭,還有誰能顧得上,該拋下還不是要拋下,左右今天這新上任的小皇帝跑不了。

    不過按照這小皇帝的性子,被一個人丟下了竟然還能這麼淡定的不哭不鬧?真是怪了。

    許是覺得現在鬧也無用,沒人會慣著他了。

    雖然老皇帝跑了,不過也都是強弩之末,垂死掙扎罷了。

    大勢已定。

    沈眠真的不舒服。

    身上的龍袍穿的扎人,龍椅坐得咯人,脖子上涼颼颼的,還不知道小命保不保得住。

    他一向倒霉,但也沒想到能倒霉到這種地步。

    和死黨爬個山,腳滑摔下懸崖,本以為死定了結果穿了書。

    穿個書是多麼天方夜譚的事兒,還以為他是什麼天選之子,會獲得什麼金手指和主角光環,搞了半天穿成個亡國之君。

    沒錯,就是馬上亡國的,皇位還沒能坐上一天的那種亡國之君。

    沈眠穿進來的時候正好在換龍袍,順便還感嘆了一下這小皇帝長得可真好,雖和他有個七八分相似,但皮膚可比他好多了。

    通過在宮人們嘴里所獲得的情報,他最開始只覺得劇情有那麼一點熟悉,等他後來再听到今日帶頭攻打大越的人的名字時,他就基本確定了,真巧,他穿進了一本書中的世界。

    這本書他剛好看過,叫什麼《暴君守則》?不過當初他也沒看得太仔細,只是閑的無聊才看的。

    書中的暴君主角就是正帶兵攻打大越的人,叫楚遲硯,是大慶的四皇子,未來大慶的下一任皇帝,整本書講的就是他的一生。

    書里說他為人暴虐且殘忍,手段極為毒辣,而且武功高強簡直無敵了,嗯,龍傲天主角的標配,想必作者寫他只是為了爽,這個主角堪稱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是個全能,謀略也好,膽識也罷,無人能及。

    唯一一點,他是個暴君,貨真價實的暴君。

    每滅一國,他都會殺很多人,為此助興,屠城更是常有的事。

    雖說他並不是太子,但在大慶皇宮中,他早已是一手遮天能呼風喚雨了,只剩一個名正言順登皇位的機會。

    而這個機會的時間,在于他的心情,他什麼時候想要了,便什麼時候就能得到。

    朝中人也有對

    他行事太過狠辣而感到不滿的,不過那些人最終也沒能活幾天,況且他本身實力確實很強硬,慢慢的,便再無人敢跟彈劾或詆毀他了。

    大慶的皇帝,也就是楚遲硯的父皇也拿他沒辦法,慶帝和沈眠的父皇一樣,都是個昏庸無能的,不過大慶有楚遲硯,大越剩他個沈眠卻什麼也做不了。

    大慶周邊的鄰國大多都被楚遲硯打完了,剩下個大越比較遠,所以是他的最後一個目標。

    馬上他也就能一統中原了。

    沈眠想,劉青已經在大越皇宮臥底快十多年了,但那時候的楚遲硯也就十二三歲,這麼小就已經有了這樣的心機,可想而知是這人多麼可怕。

    而更可怕的,是自己,他,沈眠,穿成了同名同姓的炮灰小皇帝。

    這個小皇帝嬌生慣養,臨時上陣然後成了大慶的俘虜,亡國之君在大慶受盡了委屈和欺凌,好像沒活幾年就郁郁而終了。

    這個委屈和欺凌也是不一般,在這亂世,小皇帝偏生得好看,到了宮中,自然就成了爐鼎一樣的存在,他勢單力薄,除了默默接受,沒有一點辦法。

    這種情況在楚遲硯參了一腳之後要好很多,但楚遲硯也是個能折騰的,每次都能把小皇帝折騰個半死。

    沈眠懷疑,後來小皇帝年紀輕輕就死了,是不是也因為有這里面的原因在。

    沈眠在看小說時,發現這個小炮灰死了也就沒看了,同名同姓的,心里面總有點不舒服,所以後來發生什麼,這書的結局是怎樣的,他都不知道。

    只知道暴君後面會有個此生摯愛的女人。

    而且現在自己非常難受就是了。

    他看向劉青。

    劉青也看向了他。

    沈眠突然道︰“我要是說我不是你們的皇帝,其實我是另外一個人,不過魂魄寄生在了小皇帝身上,你信嗎?”

    劉青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意思好像在說︰你看我信嗎?當我傻呢?

    沈眠繼續道︰“其實我已經沒用了,我做皇帝還不到一天,你們要抓也應該抓我父皇,捉我有什麼用,不如你把我放了,我房里還藏著私房錢,我都給你好不好?”

    劉青還是未說話。

    沈眠看著他好像在看傻子的表情,決定不再堅持。

    過了一會兒。

    “你為了大慶在大越當了太監,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以後都不能傳宗接代了,你就不後悔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畢竟按照正常男人的思維來說,好端端的誰願意當個太監呢?

    那可是男人的象征啊!!說不要就不要了!

    劉青倒是沒什麼反應,他道︰“我不是為了大慶,我是為了四殿下。為四殿下效力,是我此生的榮幸,莫說當太監,就是不要這條命,我自心甘情願。”

    沈眠︰“……我好感動哦。”

    劉青︰“……”我信你個鬼。

    沈眠覺得這人有病,好像進了傳銷被洗腦了一樣。

    他沒了興趣,一會兒時間宮人們都跑光了,整個大殿都空蕩蕩的,他身邊守著個劉青,想跑都跑不了。

    就只有等著楚遲硯來捉他去做俘虜了。

    “唉。”沈眠再一次嘆氣,為自己即將到來的悲慘命運感到憂傷。

    許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喚,就在這時,門外吵吵嚷嚷的,十幾個身穿盔甲的將士跑了進來,沈眠還沒來得及看清後來進來的那人是誰,就听旁邊劉青大喊道︰“大膽!陸準,你想造反嗎?”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穿書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穿書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