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暴君-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2、暴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暴君

    听到這個名字,沈眠突然反應過來。

    陸準,這可是大越的護國大將軍,出了名的忠心耿耿,為國為民。

    他的救星來了。

    沈眠抬頭去看,果不其然看見陸準一身盔甲,眼里布滿血絲,他的臉上有些血跡,手臂上也有傷,鮮血染紅了白色的繃帶,他看起來很疲憊,情況不是很好,但眼神卻依舊堅毅,他已經和大慶的大軍廝殺三天三夜了,還能保持這個狀態,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

    陸準是書里為數不多的對他這個小炮灰好的人。

    陸準今年二十六,尚未娶妻,他家祖上三代都是將軍,陪著大越一代又一代的君王征戰打江山,陸小將軍的威名遠揚,長得更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王公貴族中無人能及,城里很多姑娘都想嫁給他,說親的媒人都快把陸家的門檻兒都踏破了。

    不過陸準不松口,誰也沒辦法。

    他不娶妻,听說是有了心上人,但他沒說是誰,就誰也不知道,家里人逼急了他就去軍隊待著,一直躲避拖延,就到了二十六歲還沒成家。

    小皇帝雖然驕縱,但和陸準的關系卻非常好。

    因為陸準慣他。

    陸準見識廣,天南地北都有的說,而且他每次進宮都會給小皇帝帶禮物,都是些王城和皇宮里沒有的新奇玩意兒,書里,沈眠非常喜歡,但他出不了宮,便每回都盼著陸準什麼時候進宮來說給他帶禮物和講故事。

    明明挺會哄人的,也不知道陸準這心上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姑娘,看到這麼帥的人都能穩這麼久,讓陸準這麼多年都沒能娶到手。

    書中說,大越亡國後,陸準並沒有死,他是個人才,楚遲硯沒瞎,將他留了下來,一同帶回了大慶。

    在大慶的那段日子,沈眠這個亡國之君唯一的溫暖,就是陸準。

    好像有好幾次被為難都是陸準幫他解的圍,陸準在大慶立了功勞,有大臣的女兒看上了他,但陸準自己沒答應。

    他好像一直都沒娶妻。

    至于沈眠死後陸準如何,那他就不知道了。

    沈眠這邊想著,也沒注意其他的。

    陸準一直盯著小皇帝,沒看旁邊的劉青一眼,他上前

    ,到沈眠面前跪了下來,輕聲道︰“陛下。”

    陸準的聲音有點啞了,臉上也髒,他不再是意氣風發的陸小將軍了。

    但他的眼眸依舊很亮,看著沈眠的時候,就像看到希望一般,依舊是溫柔的。

    在這危機四伏又完全陌生的世界,沈眠或許也帶了小皇帝的情緒,看到陸準來了,所有的委屈害怕就一股腦上來了,他紅了眼眶,撲上去將陸準抱住,哽咽道︰“陸準,我怎麼辦呀?”

    陸準的身體僵了一下,隨即便輕輕拍著小皇帝的背,安撫似的哄道︰“陛下不用怕,臣會一直在陛下身邊的。”

    他比沈眠大些歲數,也成熟許多,沈眠確實也感到安心。

    劉青看著這君臣情深的一幕,冷笑道︰“國都快亡了,還不如早些投降,何必做垂死掙扎。”

    沈眠最討厭這種臥底還說風涼話的了,雖然當初他看無間道的時候覺得里面的主角都很帥,所謂三觀跟著五官跑,但就劉青這長相,和五官真的扯不上什麼關系。

    他狠狠地瞪了劉青一眼,然後對陸準道︰“你有沒有事啊,受的傷重不重?是不是很疼?”

    他覺得自己說的都是廢話,都流血了哪兒有不疼的。

    陸準笑道︰“臣無事,只是今日是楚遲硯親自來,臣無用,抵擋不了多久,所以想讓陛下先去別處避避。”

    就是要逃命。

    沈眠當然沒話可說,他對這個國家沒有那麼濃烈的家國情懷,本來這個世界就不屬于他,剛穿進來又馬上要做替死鬼,任誰都沒好印象。

    “嗯嗯,我沒事的,你會跟我一起走嗎?”

    陸準還未說話,便听劉青道︰“陸小將軍怕是想得太天真了,這天下馬上便是大慶的天下,你們倆又能逃到哪兒去?”

    沈眠真的討厭死這個人了,這人在大慶皇宮也沒少刁難書里的沈眠。

    “要你管,又不關你的事。”沈眠氣呼呼的。

    陸準倒很平靜︰“陛下先等等,臣有事要處理。”

    他站起來,一句話沒說轉身便向劉青拔出了劍,劉青也是個武藝高強的,但猛地一下也沒來得及反應,手臂上便被劃了一刀。

    “你找死!”

    手里的拂塵也變成了一把利器,他和陸準交起手來。

    要像往常

    ,劉青武功雖高但也完全不是陸準的對手,不過今日陸準太過疲憊又受了傷,或許還受了內傷,和劉青打起來竟也有些吃力。

    好在陸準帶了人,他們上前拖住劉青,很快,劉青便落了下風。

    陸準並不戀戰,好像很急似的,他拉起沈眠的手︰“陛下能走嗎?”

    沈眠雖然腿軟,但也沒無用到那種地步︰“我可以的!”

    逃命肯定要使出吃奶的勁兒。

    可惜,他只走了幾步,剛下階梯,就猛地被陸準抱住然後撲倒,一支箭從他們的頭頂疾馳而過,然後插,進了其中一個將士的頭顱。

    沈眠被陸準蒙住眼楮看不了,但從听到的慘叫聲來說,也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場面。

    他听到陸準在耳邊輕聲說︰“陛下不怕。”

    鏗鏘有序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殿內突然闖進了很多人,他們穿著大慶才有的盔甲,分成兩列而站,像是在迎接誰的到來。

    陸準的臉色很不好,拉著沈眠的手非常用力,他看著門口,有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絕望。

    沈眠也感受到了,他大概也能猜出來的人是誰了。

    果然,沒一會兒,一身著黑袍繡金線華服的男子便出現在門口。

    他一出現,好似逼的人連呼吸都得放輕了似的。

    此人身量頎長,長發隨意束起,眉飛入鬢,眼眸極深,鼻梁高挺,薄唇鋒利,直至緊繃的下顎線,每一處都堪稱完美。

    只是他身上肅殺的氣場太強,總讓人覺得有些透不過來氣。

    這便是楚遲硯。

    暴君本人。

    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

    陸準將沈眠拉到自己身後,警惕地盯著楚遲硯,開口道︰“你想怎麼樣?”

    比起陸準的如臨大敵,楚遲硯的狀態要輕松許多,甚至是有些漫不經心。

    他淡淡笑了笑,看向躲在陸準身後的沈眠,聲音像浸了冰一樣︰“你說呢?”

    陸準︰“他還小,什麼都不知道,大越你想要盡管拿去,放他一條生路。”

    楚遲硯︰“陸準,你沒資格和我談條件,我要殺人,誰也阻止不了。”

    這話說的一點都不假,陸準也知道,但那是小皇帝,他必須要盡最大的努力護他周全。

    沈眠有些腿軟,書里說過的,楚遲硯為人冷血,他幾

    個兄弟都是他親手斬殺的,為了符合暴君的人設,他還嗜殺成性,雖然治國很有手段膽識,但就是殺人這一點,怎麼都沒變。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他的手都出汗了。

    陸準又將他的手握緊了些,道︰“我可以為你效力,你放了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不是號稱最忠心?怎麼,這麼快就變了?”

    陸準︰“只要你放了他。”

    陸準很高,把沈眠擋了個嚴嚴實實的,楚遲硯只能看到一點明黃色的衣角,他眼里一片冰冷,道︰“滾開。”

    陸準帶著小皇帝後退,但身後早已避無可避。

    楚遲硯︰“不過稍微高看你兩眼,就認為有資格跟我講條件了?”

    “你以為就憑你,能護得了他幾時?”

    話一落,他一劍刺入陸準的肩胛骨,陸準悶哼一聲,身形有些不穩。

    沈眠嚇壞了︰“陸準!”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暴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暴君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