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輕薄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4、輕薄

    沈眠做了一個噩夢。

    夢見他被楚遲硯拿著劍給爆了頭。

    爆了頭還不算,他還要凌遲自己。

    要把自己刮成肉片。

    在刀要落到他身上的那一刻,他被嚇醒了,胸口劇烈喘氣。

    他將雙手舉到眼前看了看,完好無損。

    還好還好,只是一場夢。

    他坐了起來,發現這里好像是自己的寢宮。

    嗯?難道大越還沒有被滅,楚遲硯也只是自己的一場夢?

    他掀開被子,在看到自己身上穿的那被劃破的衣服時,他反應過來,這並不是一場夢。

    他不過是被楚遲硯嚇暈了,然後被他送到了這里休息。

    沈眠太絕望了。

    他頹然地倒在床上,再也沒有起床的欲望。

    不過,楚遲硯竟然沒有殺他,倒是挺稀奇的。

    也許是想照著原書發展,送他到大慶做幾年俘虜,然後郁郁而終。

    但照他這個性子,應該不會郁郁。

    到時候要是死不了怎麼辦?

    “醒了?”正在沈眠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異常突兀還冷冰冰的聲音傳了進來,嚇得他立馬裹緊被子坐了起來。

    坐就坐,至于為什麼要裹被子……沈眠也不知道。

    來的只有楚遲硯一個人,他的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眼眸卻深不見底,看得沈眠冷汗涔涔的。

    這狗男人果然是有當暴君的潛質。

    淦!

    沈眠的床很大,楚遲硯坐下來的時候,離縮在最里面的沈眠還有很大的一段距離。

    他看了沈眠一眼,然後伸手︰“過來。”

    沈眠自然不肯,憑什麼啊,你叫我過去我就過去,那我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而且楚遲硯在夢里凌遲他的樣子還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怎麼說他也沒那個膽子過去。

    他搖搖頭。

    拒絕。

    楚遲硯的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沈眠卻感覺他已經有點生氣了,因為他的臉色並不好看,眼神也有些危險,而且周圍的冷氣都仿佛更足了一點。

    他有點怕,不過他也不想挨在楚遲硯身邊。

    那就像是一個有著密集恐懼癥的人,突然被關在了一個密閉的空間里。

    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

    楚遲硯︰“沈眠,

    我的話不喜歡說第二遍。”他冷冷的笑,帶著威脅︰“如果你想死,我倒是可以成全你。”

    沈眠意識到他不是在開玩笑,真的完全有可能給他來一巴掌拍他去見閻王,這下,就算再不想也沒辦法,只得朝他那邊挪。

    挪的差不多了,保持著一點距離,沈眠道︰“你讓我、過來干什麼?”

    他周身都包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出個腦袋,楚遲硯覺得這被子看起來實在礙眼,便一把除去了。

    沈眠嚇了一跳,還沒來得及攏好衣襟,就被楚遲硯攥住腳踝拖了過去。

    楚遲硯看了一眼沈眠腳腕上的紅痕,道︰“你這皮膚未免太嬌嫩了些,輕輕一捏就紅了,若力氣再大些,豈不是完全受不住?”

    沈眠反駁道︰“我就是長得嫩,不可以嗎?”

    “可以。”楚遲硯把玩著沈眠的腳,那只腳根本就不像一個男子該有的,白皙小巧,腳背的弧度也剛剛好,指甲泛著淡淡的粉,連腳趾頭看起來都十分可愛。

    沈眠覺得楚遲硯不僅暴虐,還很像一個變態,居然有看人腳的習慣。

    他用了些力氣,但就是抽不出來。

    沈眠怕歸怕,嘴上卻一點都不含糊︰“你是不是變態啊。”

    楚遲硯︰“對。”說完,他俯下去將沈眠抱住。

    楚遲硯力氣很大,沈眠根本沒有掙扎的余地,鼻腔里闖入了陌生男人的味道,侵略性十足。

    而且楚遲硯衣服上的繡的金線磨的沈眠的皮膚有些疼。

    “你要干什麼?!”他雙手抵在楚遲硯胸前拉開距離,但楚遲硯顯然沒把他的這點兒反抗放在眼里。

    他看著沈眠紅潤的臉蛋兒,水蒙蒙的眼楮,突然道︰“陛下長得不錯。”

    沈眠︰“???”這人腦子壞掉了?

    “我覺得老皇帝唯一做成的一件事,大概就是生了你。”

    他用指腹慢慢摩挲著沈眠的臉頰,隨即將頭埋在他的頸側,輕輕嗅著,道︰“你在身上涂了什麼,怎麼這麼香?”

    沈眠被禁錮得不舒服,他偏了偏頭︰“有嗎?我怎麼沒聞到?”

    楚遲硯沒說話,只是依舊將臉埋在沈眠的頸側沒起來。

    他不知道沈眠說的話是真是假,但這種味道很神奇,很香,卻不膩人,倒像是要酥人骨頭一

    般,有種讓他沉浸的魔力,他並不排斥,甚至能在這種氛圍中安定下來。

    沈眠不知道這人突如其來在發什麼瘋,動了動︰“楚遲硯?你不會睡著了吧?”

    “沒有。”楚遲硯抬起頭︰“我問你的事兒考慮的怎麼樣了?”

    沈眠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事?”

    楚遲硯︰“讓你做選擇,是想做我的人,還是去做軍妓,或者說……想死?”

    沈眠想起來了,三個他都不想選。

    “我就沒有別的選擇嗎?比如……第四個,放我一個人自生自滅,獨自美麗?”

    “沒有。”

    沈眠︰“……”

    “那我要是都不選……呢?”

    “都不選……”楚遲硯眼里閃過一絲殘忍,他道︰“那我會先要你,然後把你丟進軍營,等你受盡屈辱過後,再將你處死。”

    沈眠沒想到他的下場會這麼慘,這狗男人可真夠心狠手辣的。

    他想到自己的處境,忍不住就開始紅眼眶。

    “你憑什麼這麼對我,我又沒有做錯什麼。”

    楚遲硯︰“成王敗寇,一向如此。”

    許是真的把沈眠嚇到了,他的神情委屈又恐懼,很久都沒說話。

    沈眠心想,怎麼他就這麼慘呢?

    他一個男人竟然要屈居人下,屁股開花?

    媽的,這世道對炮灰真是一點都不友好。

    楚遲硯見他未說話心里便開始煩躁,明顯三個選擇第一個是對他最有利的,沈眠為什麼不選?

    這人是傻子嗎?

    “我替你選,就第一個。”

    沈眠︰“為什麼?我不要!”

    楚遲硯︰“不管你選第幾,我都會要你,你逃不掉。”

    沈眠一愣,書里小皇帝也是和楚遲硯睡了的,不過感覺可不太好。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

    “怎樣?”

    沈眠快被氣哭了︰“你別看我長得好看,但該有的東西一樣都不少,不信我掏出來給你看看?”

    楚遲硯好整以暇地看著他︰“掏吧。”

    沈眠裝不下了︰“我可是一個男子啊。”

    “那又如何?”楚遲硯用手指揉著沈眠的唇瓣︰“玩玩而已,男人女人又有什麼關系?”

    “你只是這麼想?”

    “不然呢?”

    沈眠瞪他︰“你只是想玩弄我的身體而已,又不是真的喜

    歡我。”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楚遲硯︰“應該說我只是想要你,並不是喜歡你,我對你的身體感興趣,不過你真要這麼說也沒區別。”

    沈眠怒了,又開始劇烈掙扎起來,任誰听到這樣的話心里都不舒服,偏偏楚遲硯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他一掙扎,楚遲硯也不是吃素的,對沈眠,他的脾氣已經算是絕無僅有的好了。

    他制住沈眠的手腕,力氣大到沈眠都快以為自己的手要斷了,楚遲硯的臉色冷到極點︰“趁我還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趕緊做決定,不然你可別怪我。”

    沈眠心如死灰,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輕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4、輕薄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