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威脅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5、威脅

    越流越傷心,他哭得很慘︰“你威脅我嗚嗚……”

    楚遲硯不想與他多計較,對他來說,沈眠不過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奶娃,正好自己現下對他有些興趣,當個玩物也不是不可以。

    要是他霸王硬上弓強取豪奪也沒什麼,不過他這次就是想讓沈眠親自選擇他,所以才會逼他做決定。

    “威脅?”楚遲硯將沈眠眼角的淚擦去,道︰“我的陛下,你知道什麼叫威脅嗎?所謂威脅就是,我完全可以硬要了你,不過我給你這個選擇的機會,如果你不選,或者不能選讓我滿意的,你的臣民將會伏尸百萬,城中血流成河。你知道,我這人唯一的愛好就是滅國之後屠城,享受快感,但如果你讓我開心,說不定,這次就免了。”

    他說完,沈眠才發現自己果然是太天真了。

    楚遲硯說的一點都沒有錯,他完全可以硬上,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現在外面肯定都是大慶的軍隊,城中本就因為戰爭流離失所的百姓,無家可歸無處可躲,他們信奉的王朝不能帶給他們庇護,反而讓他們成為了敵國將士手下的亡魂。

    沈眠突然有些難過,突如其來的,其實他並不是悲天憫人的性格,算起來這個國家也不是他的,只是突然想到這麼多人要死,還是免不了有些傷心。

    他學過歷史,知道戰爭中的人們有多可憐。

    而現在這麼多條人命在他手里,只要他一個決定。

    他沒有大哭大鬧,只是默默流淚。

    半晌,他看向楚遲硯︰“你說的……是真的嗎?我要是選了,你就不會屠城?”

    他現在哭得梨花帶雨,嘴巴癟著,看起來可憐到了極點。

    楚遲硯道︰“自然,我說話一向算數,只要你乖,你城中所有的百姓都可免于一死。”

    哦,這話說的,難道我還要感謝你不成?媽的這狗男人!

    真的是個殘暴不仁的暴君!

    “你是不是在罵我?”楚遲硯問。

    沈眠︰“我沒有。”

    “在罵我什麼?”

    沈眠︰“我都說了沒有了。”

    愛信不信。

    他又生氣了。

    楚遲硯覺得有趣,明明沈眠怕他怕的不得了,該凶的時候

    卻一點都不含糊,要像往常,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這人又慫又膽小,但他除了覺得有幾分嬌憨以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好似他天生就該這般,嬌縱也好,膽小也罷,都是真性情,所有展現出來的東西在他身上,都不會表現得突兀。

    就像現在,沈眠的衣襟在掙扎中完全散開了,露出了白皙的胸膛。

    里面的皮膚可能因為甚少曬到太陽,看起來竟然比臉上的皮膚還要白,兩朵茱萸也泛著淡淡的粉色,看起來就像在等著任人采擷一般。

    沈眠再反應不過來那可就糟了,楚遲硯眼里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欲望啊我的天。

    “我、我好冷啊,我想穿衣服。”沈眠連忙道。

    楚遲硯︰“你想穿衣服?穿什麼衣服,反正待會兒也要脫。”

    沈眠︰“你、你馬上就、就要?!”

    楚遲硯︰“那你想等到什麼時候?”

    “反正不能是現在!”沈眠眼淚汪汪的,奮力讓自己看起來更慘一點︰“你就算要我,也不能這麼羞辱我,這里是大越,就算亡國了又怎麼樣,你滅了我的國家不說,還要在這里上他們的國君,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良心?可能早就被狗吃了吧。

    沈眠剛剛關閘的眼楮又有蓄勢待發的趨勢,楚遲硯靜靜盯著他,並未說話。

    他一雙鳳眼英氣逼人,好像能洞穿一切似的,沈眠被盯得有些心虛,不由別開臉道︰“如此奇恥大辱,我……唔!”

    楚遲硯直接低頭堵住了他。

    唇齒交纏,沈眠除了吃到一口口水之外什麼感覺都沒有,楚遲硯的吻和他這個人一樣,又急又粗暴,他霸道的撬開沈眠的牙關,用力地撕拉啃咬,沒一點溫柔,沈眠又痛又喘不上氣,他退一步,楚遲硯能進十步!

    “嗚嗚……”沈眠無聲抗議,來不及咽下的口津從嘴角滑落,胡作非為的大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讓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不成真的要被楚遲硯給……

    他不再掙扎,眼神漸漸失去焦距,身體也軟了下去。

    就在這時,楚遲硯終于放開了他。

    “嗯?”沈眠淚眼婆娑的,想著後面可能發生的事,實在是開心不起來︰“你、你輕點……”

    楚遲硯掐了

    他的腰一把,道︰“這次就先放過你,等回到大慶,我看你還有什麼理由可以推脫。”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說完,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來,然後上了床,將沈眠抱在懷里,閉上眼睡覺。

    沈眠還沒從這突如其來的轉折中反應過來,他不知道是什麼讓楚遲硯突然轉了性,他現在嘴巴還是麻的。

    就睡覺?他們就普通的睡覺?

    “如果你想發生什麼,我倒是可以滿足你。”

    沈眠︰“……”這人有讀心術嗎?

    他躺在楚遲硯的懷中,是怎麼都沒有睡意的,楚遲硯環在自己腰上的手非常有力,沈眠沒想過掙脫,他只是問︰“那個,陸準……怎麼樣了?”

    他還挺擔心陸準的傷勢的,畢竟陸準對他這麼好,也算得上是他的一個朋友了。

    楚遲硯︰“死了。”

    沈眠︰“你別想騙我,陸準肯定是沒事的。”

    “你怎麼覺得是我騙你?”

    沈眠有些自豪︰“因為陸準很厲害,他可是大越的將軍,他武功高強,會打仗會練兵,橫看豎看都是個人才,長的又帥,你不會讓他死的。”

    楚遲硯用下巴戳了戳他的頭頂,並未說話。

    沈眠︰“我想去看看他,我擔心……”

    “你要是再不睡,”楚遲硯︰“陸準真的就要死了。”

    沈眠︰“……”狗逼!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威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5、威脅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