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宴會-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6、宴會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6、宴會

    不去看就不去看,有什麼了不起的。

    他被楚遲硯氣和嚇得不輕,被全圈在懷里也十分的不自在。

    楚遲硯身上肅殺的感覺很重,就像帶著刺一樣的,沈眠怎麼躺都覺得不舒服。

    他氣得恨不得狠狠地揪一把楚遲硯的肉,又擔心要是把暴君惹生氣了自己沒好果子吃,想想還是算了。

    “你在我身上撓什麼?”楚遲硯冷不丁地開口︰“要是真的不想睡,我倒是有很多讓你入睡的辦法,想不想試一試?”

    沈眠一下收回手,不想知道那很多種方法都是些什麼,他解釋道︰“我想找件好的寢衣穿,這件都被你劃破了,你身上的金線咯的我好疼的。”

    楚遲硯看了看,沈眠的鎖骨及胸口的有些地方確實是被磨紅了。

    因為皮膚白,所以磨紅的地方就看起來特別顯眼。

    這小皇帝委實太嬌氣了。

    楚遲硯伸手踫了踫。

    沈眠警覺,拍掉他的手︰“不換就不換吧,那你別抱著我睡。”

    狗男人竟然想佔我便宜!

    楚遲硯看了他一眼,然後脫掉自己的外衣,重新躺了回去,道︰“閉上嘴,過來躺好。”

    沈眠猶豫了一會兒,但迫于他的淫。威,他沒辦法,還是不情不願地睡了過去。

    這下不咯人了,就是楚遲硯身上太熱了。

    就像個天然大烤爐一樣。

    身上也硬邦邦的。

    沈眠沒想到自己的俘虜日子就這麼開始了,試問有誰穿過來就做了俘虜呢?老天鵝果然是在跟他開玩笑吧。

    說是睡不著,但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沈眠還是慢慢閉上了眼楮。

    醒來的時候旁側已經沒人了,而且是冷的,楚遲硯應該很早就走了。

    屋里點了燈,不過沒有人。

    沈眠無所謂,現代社會不講究有人伺候。

    折騰了一天肚子很餓,他想去找些吃的。

    剛掀開被子,腳還沒落地,就听一個宮女的聲音道︰“參見陛下。”

    這個宮女穿著大越的服飾,想必是皇宮里原來的宮人們。

    沈眠看著她覺得有些眼熟︰“你是……”

    “奴婢山秀,是一直伺候陛下起居的。”

    哦,是小皇帝原來的婢女。

    不過皇宮里的人跑的跑逃的逃,沈眠沒想到還有人會留下來。

    “他們都走了,你怎麼不走?這里早就不是大越的江山了,我也不是皇帝了。”

    山秀道︰“奴婢的命是陛下救的,不會輕易拋下陛下,不管大越的江山有沒有易主,陛下依舊是奴婢的陛下。”

    這個小宮女還是個重情重義的,沈眠有些感慨,看來小皇帝驕縱歸驕縱,但心地還是很善良的。

    不過他一直養在深宮,被保護的這麼好,從未見過什麼社會黑暗人心叵測,就連帝王家最常見的兄弟殘殺都不會經歷,大越後妃生不出孩子,所以她們都將全部的愛給了小皇帝,只是一朝國破,他卻沒得到保護,要是自己沒穿進來,沈眠都不知道小皇帝能不能承受住。

    唉,他又嘆了口氣。

    罷了,來都來了,想那些沒用的干什麼。

    沈眠對山秀道︰“謝謝你山秀,你能留下來陪我,我很開心。”

    山秀眼眶微紅,不由看向沈眠。

    那個曾經一點委屈也受不得,萬人寵愛陛下,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她道︰“陛下言重了。”

    沈眠也不再多說,下了床,道︰“你先幫我找件衣服,我想去找點兒吃的。”

    山秀有些為難,道︰“您還未醒的時候,大慶的四殿下吩咐過,說等您醒了讓您先去沐浴,穿戴好了去參加他設的宴。”

    “設宴?設什麼宴?”

    山秀低下頭沒說話。

    沈眠突然反應過來,還能設什麼宴,無非就是慶祝他破城,大越亡國的宴會唄。

    狗男人竟然讓他去參加這種宴會,是想狠狠地打他的臉嗎?

    沈眠可氣死了!

    “陛下……”

    沈眠擺擺手︰“我知道了。”

    他在池子里泡了很久,泡到雙手都起褶子了他才起來。

    山秀給他拿了件白色的長袍,上面用銀色的線蚺F蘭花,那蘭花若隱若現的,在光線下閃閃的,很是好看。

    “他們在哪兒設宴?”

    沈眠︰“山秀?”

    “啊?”山秀回神,紅著臉道︰“回陛下,在太宸殿。”

    沈眠理了理衣領,嘟囔一句︰“可真會找地方。”便朝著太宸殿的方向去了。

    -

    太宸殿里觥籌交錯,殿內坐的是一些官職較高功勞較大的

    一些大將,殿外則是一些大將的重要部下。

    殿內外都是滿滿的。

    場上歌舞升平,絕色舞姬出色的舞蹈另多少人看直了眼,武將們互相取笑,玩笑開得面紅耳赤,眼中流露出下流的神色。

    但偏偏最上面的那個人,眼神無波無瀾,臉色冷得像極寒之地的冰川似的。

    楚遲硯坐在高位之上,黑金的袍子給他平添了一分神秘感,他端著酒杯,眼里有幾分不耐和厭煩。

    沒人敢去找他的不痛快,這位祖宗喜怒無常,即便他上一刻能笑著跟你說話,下一刻也能立即要了你的命。

    在他眼里,只有有用和無用的區別,從來不會受情感左右。

    三杯酒下肚,楚遲硯覺得身上已經開始熱起來了,這種燥熱伴隨了他二十多年,不管什麼靈丹妙藥都沒辦法。

    燥熱時情緒就不佳,或許壞到極點,他心里嗜血暴虐的因子又在蠢蠢欲動,他不屑壓抑情感,便會用屠殺宣泄情緒。

    但這次卻不行。

    “滾下去。”他聲音不大,舞樂聲卻立馬就停,所有人屏息凝神,舞姬們跪在地上發著抖不敢說話。

    楚遲硯︰“我說滾下去,听不懂?”

    他隱隱有要發怒的跡象,總管太監劉青立即道︰“殿下讓你們滾,趕緊的!別在這兒丟人現眼!”

    舞姬們一個個都慌慌張張,楚遲硯殘暴之名遠揚,她們誰都不想來,但又怕丟了性命,這才硬著頭皮上陣。

    沈眠很餓,來的時候走的也快,進殿的時候沒怎麼注意,被退出來的十幾個舞姬推推搡搡的撞倒了。

    “阿嚏!”本來他只想叫一聲“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還是很疼,不過這些美女姐姐身上的脂粉氣太重了,他被圍在中間,感受著四面八方的噴霧炸彈,燻的他實在受不住。

    寂靜的大殿上,只有沈眠這個噴嚏聲在回蕩。

    當時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想法就是︰此人完了。

    他們甚至都不用去想頭上那位主子陰沉的臉色,指不定就用劍給一劍爆頭了。

    誰知楚遲硯听到這一聲,微愣過後神色竟然緩和不少。

    等到舞姬全部退出去後,才露出坐在中間揉著鼻子的沈眠。

    他一出現,場上甚至能听到吸涼氣的聲音。

    沈眠太好看了

    ,好看到不似真人。

    銀白的袍子襯得他膚白如雪,他的眼楮就像那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長發烏黑,面容i麗,有微醺的將領,覺得將那比喻成仙女下凡也不為過。

    沈眠倒是全然沒注意,他餓極了,站起來朝著上面的楚遲硯看去︰“我坐哪兒?”

    劉青見沈眠如此沒有規矩,當還以為這是大越的皇宮?

    他站了出來,道︰“沈眠,這里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楚遲硯沒告訴他們沈眠會來,亡國之君,本來應該在城破之後被押上城樓當眾斬首,或者坐在囚車里游街示眾,但沈眠都沒能出大殿,就直接被楚遲硯抱回寢殿了,根本沒多少人見過他。

    不過人沒有見過,名字還是听說過的。

    這就是沈眠?大越的新任小皇帝?

    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妙人兒。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前大越的小皇帝啊,咱們這可是破國宴,在坐的各位都是大慶人士,不知你來,是想求四殿下賞你一口吃的麼?”

    “哈哈哈哈,這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竟也能做皇帝,大越是沒人了麼?”

    眾人惡語相向,痴迷的眼神卻沒有從沈眠身上移開,大慶民風開放,青樓里不僅有妓。女也有小倌,好男風不是什麼稀奇事,不過男寵的地位很低下就是了。

    此起彼伏的笑聲不斷,好像沈眠是什麼跳梁的小丑一樣。

    深眠知道他們是故意的,亡國之君麼,要是這點兒坎兒他都跨不過去那他就不是沈眠了。

    早知道楚遲硯沒安好心,安排個什麼破國宴,還讓他來,其實就是想羞辱他而已。

    不殺他就要換種方式折辱他,果然是變態!

    他感覺自己真的太卑微了,只是為了吃上一頓飯就要經歷這樣的折磨,口腹之欲不是什麼承受不住的,大不了不吃了!

    他剛準備轉身離開,就听“砰”的一聲,楚遲硯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霎那間,鴉雀無聲,所有的笑聲都戛然而止。

    “大越雖亡,不過陛下始終是陛下。”楚遲硯臉色沉得出水,他冷冷地掃過方才那些取笑沈眠的人,開口道︰“大越皇帝的身份尊貴,以後誰見了沈眠,都得行禮尊一聲陛下,諸位有意見麼?”

    眾人異口同聲︰“

    是,卑職遵旨。”

    楚遲硯這才看向沈眠,換了個好點的語氣︰“怎麼樣,陛下?”

    假惺惺!

    沈眠一點都不想領他的情。

    他實在不想留在這里,就道︰“就多謝四殿下了,不過我今日身子不舒服,就不在這里掃你們的興了。”

    說完,他轉身就走。

    剛說完要尊重陛下的人立馬就變臉了。

    “沈眠。”楚遲硯聲音沉了很多︰“你要想清楚。”

    沈眠隨即轉身︰“想想我還是留下來吧,突然感覺有點餓。”

    說完,他直接跑上去坐在了楚遲硯身旁。

    楚遲硯有些得趣兒一樣地看著他,道︰“陛下果然識時務。”

    沈眠不想跟他說話,他覺得自己做人簡直太失敗了,楚遲硯一威脅他就害怕了。

    暴君暴君暴君!!

    楚遲硯心情好了很多,又叫了些樂師上來奏樂助興。

    沈眠很餓,基本上就在埋頭苦吃,不看表演不看人。

    “你怎跟個餓死鬼一樣,大越皇宮里是沒吃的嗎?或許你也覺得這里的東西不好吃?”

    沈眠不理他,沒說話,吃東西。

    楚遲硯看他腮幫子一鼓一鼓的有些可愛,湊過去道︰“你倒有些品位,這身衣服很稱你。”

    沈眠心想︰老子國色天香,好不好看還用得著你說?

    楚遲硯︰“要是真把你送去做軍妓,我倒覺得有些大材小用了。”

    沈眠突然頓了一下。

    “怎麼不說話?”楚遲硯挑起他的下巴︰“嗯?”

    沈眠別開臉,有些委屈︰“你還是要送我去軍隊,要是一開始就打算送我去做軍妓,就早些送我去吧,反正也是要去的,早去晚去也沒什麼區別。”

    楚遲硯︰“我什麼時候說要送你去了?”

    “你剛才說的。”沈眠瞪他︰“你不就是想羞辱我嗎,還讓我在這里來,你開這麼個宴會羞辱我,好時時刻刻提醒我滅國了對吧。”

    楚遲硯皺著眉,他真沒這個意思。

    入了城,設宴慶祝是常事,他讓沈眠來這里,純粹是陪他的。

    至于羞辱……

    就更談不上了。

    不過沈眠這副氣呼呼的樣子著實好看,身上也不知涂了什麼,香的不得了。

    楚遲硯靠過去,將手環上沈眠的腰,狠狠地在他頸側吸了一口,

    道︰“算我讓你一次,我沒羞辱你,也不會送你去做軍妓,要是這宴會你不喜歡,以後我便不讓你來了。”

    沈眠想躲,不過楚遲硯手上很用力,箍得他很疼。

    “想躲哪兒去?”楚遲硯出聲警告︰“我慣著你,你也要有個度,再鬧脾氣,可要吃很多苦頭。”

    慣?他怎麼有臉說出這種話,沈眠咋舌。

    不過他沒勇氣和楚遲硯對著干,看了他一眼,最後還是自暴自棄的讓他抱著了。

    沈眠的身子又香又軟,楚遲硯心里好受不少,手不老實,一直在沈眠身上捏來捏去的。

    “你別捏我……”

    沈眠癢得不行。

    他們的一舉一動全被下面的人看在眼里,底下人不敢光明正大的看,只能用余光瞟著,心中陣陣稱奇。

    四皇子楚遲硯不近女色,男色也不近。

    大慶王公貴族們送了多少絕色美人到他府上,全都被退了,不管官職多高,長得多美,無一例外。

    結果現在竟然被大越的小皇帝給……

    雖說這小皇帝長得確實算驚為天人,可這未免也太……

    不,換句話說,這其實是一種恥辱,誰願意承歡在敵國皇子的身下?

    這肯定是四殿下對小皇帝的羞辱。

    嗯,果然是高!

    沈眠不知道下面人心里面是怎麼想的,他快被楚遲硯給折磨瘋了。

    “我要走了,我吃飽了!”

    楚遲硯抱著他到處捏︰“吃飽了就坐會兒,等下跟我一起回去。”

    沈眠︰“那你捏我干什麼!”

    “好捏。”

    沈眠被他弄得面紅耳赤,這狗逼真不是人!

    想捏是吧,他也捏!

    沈眠揪住楚遲硯的手臂一扭,硬的,擰不動。

    他絕望了。

    噗的一下泄氣了。

    楚遲硯覺得很好笑,他經常笑,不過那笑里大多藏著殺意,但這次卻不一樣。

    他隨意的瞥了眼底下的人,眼神漸冷,然後湊到沈眠耳邊,帶了些酒氣,緩緩道︰“底下有很多人在看你,想不想挖了他們的眼楮?”

    沈眠以為他在開玩笑,說出了一句氣頭上的話︰“想啊。”

    話音剛落,楚遲硯便將指尖的碎瓷片彈開,與此同時,一聲慘叫,尾端有一人蒙著鮮血直流的雙眼,緩緩倒了下來。

    那地上,赫然

    就是一只眼珠!

    只听楚遲硯道淡淡道︰“誰還想看?”

    底下人全都低下了頭,無人敢說話,視線也再不敢看向上頭。

    沈眠愣住了,看著那只眼珠子,他沒想到楚遲硯真的這麼做了。

    隨心所欲,狠辣無情。

    電視劇里的情節都發生在他身上了。

    “怕了?”

    沈眠全身都發軟,他愣著點點頭。

    楚遲硯摸摸他的臉,神色懨懨地笑了笑,眼里一片涼薄,道︰“所以你乖點,不要惹我生氣。”

    經過這麼一遭,沈眠再次見識了一次楚遲硯的心狠手辣,果然是暴君啊暴君,媽呀,感覺眼楮有些痛痛的。

    他暫時不再敢做什麼出格舉動了,乖乖地在一旁吃東西。

    宴會快結束時,一人上前道︰“殿下,大越王都是否要屠城?”

    屠城也只是殺一些有逆反之心的人,外人不知,連沈眠也不知。

    他只是有些緊張,楚遲硯答應過他的。

    果然,只見楚遲硯看向沈眠︰“陛下怎麼看?”

    ???你要屠我的城,問我怎麼看?

    這狗逼,真的太狗了。

    不過因為剛受了驚嚇,沈眠也不太敢說什麼,他只是小聲道︰“你答應過我的。”

    楚遲硯︰“我答應了你什麼?”

    沈眠︰“你說過不屠城。”

    “那要看你表現,像剛才連軟軟肉都不讓捏……”

    話還沒說完,沈眠就直接把楚遲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捏,盡管捏!怎麼舒服怎麼捏!

    他討好似的看向楚遲硯,眼楮眨一眨的,鴉羽般的睫毛就像蝴蝶在振翅膀一樣。

    楚遲硯成功被取悅,他看著沈眠,話卻是對下面說的︰“免了吧。”

    沈眠放了心,淦!又犧牲了色相!

    只听楚遲硯道淡淡道︰“誰還想看?”

    底下人全都低下了頭,無人敢說話,視線也再不敢看向上頭。

    沈眠愣住了,看著那只眼珠子,他沒想到楚遲硯真的這麼做了。

    隨心所欲,狠辣無情。

    電視劇里的情節都發生在他身上了。

    “怕了?”

    沈眠全身都發軟,他愣著點點頭。

    楚遲硯摸摸他的臉,神色懨懨地笑了笑,眼里一片涼薄,道︰“所以你乖點,不要惹我生氣。”

    經過這麼一遭,沈眠再次見識了一次楚遲硯的心狠手辣,果然是暴君啊暴君,媽呀,感覺眼楮有些痛痛的。

    他暫時不再敢做什麼出格舉動了,乖乖地在一旁吃東西。

    宴會快結束時,一人上前道︰“殿下,大越王都是否要屠城?”

    屠城也只是殺一些有逆反之心的人,外人不知,連沈眠也不知。

    他只是有些緊張,楚遲硯答應過他的。

    果然,只見楚遲硯看向沈眠︰“陛下怎麼看?”

    ???你要屠我的城,問我怎麼看?

    這狗逼,真的太狗了。

    不過因為剛受了驚嚇,沈眠也不太敢說什麼,他只是小聲道︰“你答應過我的。”

    楚遲硯︰“我答應了你什麼?”

    沈眠︰“你說過不屠城。”

    “那要看你表現,像剛才連軟軟肉都不讓捏……”

    話還沒說完,沈眠就直接把楚遲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捏,盡管捏!怎麼舒服怎麼捏!

    他討好似的看向楚遲硯,眼楮眨一眨的,鴉羽般的睫毛就像蝴蝶在振翅膀一樣。

    楚遲硯成功被取悅,他看著沈眠,話卻是對下面說的︰“免了吧。”

    沈眠放了心,淦!又犧牲了色相!

    只听楚遲硯道淡淡道︰“誰還想看?”

    底下人全都低下了頭,無人敢說話,視線也再不敢看向上頭。

    沈眠愣住了,看著那只眼珠子,他沒想到楚遲硯真的這麼做了。

    隨心所欲,狠辣無情。

    電視劇里的情節都發生在他身上了。

    “怕了?”

    沈眠全身都發軟,他愣著點點頭。

    楚遲硯摸摸他的臉,神色懨懨地笑了笑,眼里一片涼薄,道︰“所以你乖點,不要惹我生氣。”

    經過這麼一遭,沈眠再次見識了一次楚遲硯的心狠手辣,果然是暴君啊暴君,媽呀,感覺眼楮有些痛痛的。

    他暫時不再敢做什麼出格舉動了,乖乖地在一旁吃東西。

    宴會快結束時,一人上前道︰“殿下,大越王都是否要屠城?”

    屠城也只是殺一些有逆反之心的人,外人不知,連沈眠也不知。

    他只是有些緊張,楚遲硯答應過他的。

    果然,只見楚遲硯看向沈眠︰“陛下怎麼看?”

    ???你要屠我的城,問我怎麼看?

    這狗逼,真的太狗了。

    不過因為剛受了驚嚇,沈眠也不太敢說什麼,他只是小聲道︰“你答應過我的。”

    楚遲硯︰“我答應了你什麼?”

    沈眠︰“你說過不屠城。”

    “那要看你表現,像剛才連軟軟肉都不讓捏……”

    話還沒說完,沈眠就直接把楚遲硯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捏,盡管捏!怎麼舒服怎麼捏!

    他討好似的看向楚遲硯,眼楮眨一眨的,鴉羽般的睫毛就像蝴蝶在振翅膀一樣。

    楚遲硯成功被取悅,他看著沈眠,話卻是對下面說的︰“免了吧。”

    沈眠放了心,淦!又犧牲了色相!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宴會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6、宴會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