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嘬手指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8、嘬手指

    楚遲硯說話算話,最後一天的時候,果然讓他去見了陸準。

    陸準被安排在宮里,不過離沈眠住的地方很遠,而且一直有專人看守。

    沈眠進去的時候,他正在喝藥。

    “陸準!”

    听到聲音,陸準抬起頭來,然後愣住了。

    沈眠跑過去坐在床邊,看了看他的臉色,用書里小皇帝的語氣問他︰“你怎麼樣了啊,有沒有好一點?”

    陸準一動不動的看著小皇帝,一時不知是真是假。

    沈眠端起藥碗,聞了一下便狠狠皺起眉頭︰“好苦啊。”

    陸準笑了笑,道︰“陛下。”

    “嗯?”

    “臣好多了。”陸準將碗拿下,斟酌著開口︰“陛下還好嗎?楚遲硯可有為難?”

    沈眠搖搖頭,所謂報喜不報憂︰“還好,你放心,他沒怎麼為難我。”

    陸準並不信,他知道楚遲硯沒有殺沈眠,但這更讓他擔心。

    沈眠太過天真,完全不是楚遲硯的對手。

    “是臣沒用,沒能護得陛下周全。”

    沈眠知道陸準忠心,這種情況下免不了會自責,他安慰道︰“這怎麼能怪你呢,王朝更替,氣數已盡,你已經盡力了。”

    準準啊,怪就怪在你不是主角。

    沈眠的年紀不大,面相白嫩更是顯小,他裝作老成說出這樣一番話來,陸準心中更是愧疚。

    在他的印象中,沈眠一直是無憂無慮的,天真爛漫,哪里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陛下接下來怎麼辦?楚遲硯他有讓陛下做什麼嗎?”

    說到這個,沈眠的神色就顯而易見的失落下來。

    “他讓我跟他回大慶,這樣的話他就不屠城了。”

    他沒說楚遲硯還讓他陪,睡,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

    陸準皺眉,早知道楚遲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沈眠的。

    “難為陛下了。”

    大慶不比大越,沈眠一個亡國的君王,在完全陌生的敵國,境遇可想而知。

    且沈眠的性子太過率真,養在深宮驕慣了,不一定能吃得了那樣的苦。

    但眼下的狀況,楚遲硯不會答應自己同行,他暫時也無力與之抗衡。

    沈眠他笑了笑,道︰“我沒關系的,再怎麼說我也做過半

    天的皇帝,總要為臣民們做點事情。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

    他的笑是陸準見過最好看的,以前每次進宮給沈眠帶禮物時,他都會這麼笑。

    眼楮彎彎,露出一排小白牙。

    但他覺得現在這個笑卻多添了幾分苦澀,陸準覺得沈眠有些不一樣了,以前都得別人順著他,現在他倒會反過來安慰自己了。

    “臣感覺陛下長大了很多。”

    “嗯?”沈眠一愣︰“是、是嗎?”

    陸準未答,從懷里拿出了一個東西,一個黃色的三角形狀的。

    “這是臣的母親去寺里給臣求的護身符,臣貼身戴了二十多年,想必有些用處,今日獻給陛下,保佑陛下能平安。”

    沈眠覺得這禮物太貴重了︰“這是你母親給你求的,往後你打仗還會遇到很多危險,還是你留著吧。”

    陸準︰“陛下的平安才是我心之所想,陛下收下吧,臣現在無法去大慶,就讓它陪著陛下。”

    沈眠可真是太感動了,書里說陸準從小到大對他最好,果然不是吹的!

    哪像那狗逼。

    沈眠撲上去給了陸準一個擁抱︰“謝謝陸準!”

    陸準身子一僵,沒來得及反應沈眠就又坐回座位了。

    沈眠拿著護身符左看右看,沒能注意到陸準微微泛紅的耳尖。

    他們又說了會兒話,大多都是陸準在囑咐沈眠。

    沒一會兒,門外劉青就催促道︰“陛下,四殿下規定的時間可到了,您抓緊。”

    這劉青經過上一次的事情雖然對沈眠尊重了點,但沈眠還是一點都不喜歡他。

    討厭死了。

    “知道了知道了!”

    沈眠有些不舍︰“那我就要走了啊,你自己多保重。”

    “嗯。”

    陸準將人到了門口,在沈眠正準備將門打開時,陸準突然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沈眠︰“怎麼了?”

    陸準不知道說什麼,只是下意識就這麼做了︰“臣……”

    小皇帝和陸準感情好,沈眠權當陸準舍不得他。

    又上前抱了抱︰“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啊,我也不想去大慶。”

    陸準︰“陛下放心,臣一定會去大慶找陛下的。”

    -

    沈眠出來以後心情很不好。

    陸準真的是書里面唯一對小皇帝好的人了,可這個人

    現在都不能陪在他身邊。

    “陛下,殿下讓您去大殿找他。”

    沈眠正傷心著,聞言瞪了劉青一眼︰“知道了!”

    他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楚遲硯了。

    偏偏就是不得不見。

    怎麼就這麼招人煩呢!

    大殿中。

    楚遲硯斜靠在椅子里,黑袍與漆色融為一體,平添了幾分慵懶。

    下面坐了幾位和他一起征戰的大將,彼此之間卻不敢有一絲的懈怠和松動。

    “殿下,明日便該啟程回大慶,不知大越那些叛亂之人,將如何安置?”

    以往都是在屠城的時候一並殺盡,這次沒有屠城,但反叛之人卻依舊不少。

    而早些時候楚遲硯便下令不得屠殺,那些人也就留到了現在。

    楚遲硯輕輕扣著手,道︰“先關起來,待明日啟程後,讓陳秦殺了就是。”

    雖不知四殿下為何要如此麻煩,但也沒人敢問,恭敬回道︰“是。”

    與此同時,大殿的門砰的一下就被推開了。

    “楚……”

    沈眠本來想問楚遲硯叫他來干嘛,風風火火的,結果沒想到一開門竟然還有別的人,一時間有些進退兩難。

    眾人也都被嚇了一跳,別人不知道但他們可都知道,這不就是大越那小皇帝麼,從那天晚上自家殿下的態度來看,怎麼說都是瞧上了這小皇帝的美色了。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他們可不敢說什麼,也不敢多看,眼珠子還是要的。

    那可是四殿下的人。

    楚遲硯沒什麼意外的,招了招手︰“過來。”

    沈眠走過去,在他身邊站定。

    楚遲硯的眼神淡淡掃過底下的那群人︰“還有事?”

    幾人戰戰兢兢︰“屬下告退。”

    等最後一人出去,楚遲硯立馬就將沈眠拉進懷里︰“看你這樣子,是陸準死了?”

    沈眠瞪他,劇烈掙扎︰“你胡說什麼?!”

    楚遲硯擒住他的手︰“鬧什麼?”

    他一沉臉下來沈眠就有些怕,紅著眼楮不說話,把臉轉向另一邊了。

    楚遲硯察覺到不對,把他的臉捏過來,道︰“不讓你去見陸準你不開心,讓你去見了你也不開心,我的陛下,你可真難伺候。”

    沈眠的臉蛋兒Q彈十足,楚遲硯捏著很舒服,他不管沈眠是不是要哭,反正

    這小皇帝是水做的。

    “我才沒有不開心。”沈眠揮掉楚遲硯的手︰“我見到陸準可開心了。”

    “是麼?”楚遲硯將沈眠正對著抱在懷里,問他︰“那是見了陸準開心還是見了我開心?”

    操,這還用說?

    沈眠真的想給他一個白眼。

    但根據這狗逼的尿性,沈眠還是說了違心的話︰“見了你。”

    楚遲硯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沈眠說的真話假話他當然知道。

    他用指腹摩挲著沈眠的唇瓣,直到淡色的唇像染上了嫣色了一樣紅。他的手指蒼白且修長,兩指抵在了沈眠的下嘴唇,他得給這張小嘴吃點東西,免得以後不說實話。

    “含進去。”

    沈眠︰“???!!!”

    媽的這狗東西說啥?

    楚遲硯又說了一遍︰“含。”

    沈眠瞪大眼楮︰“你、你真的是變態啊?!”

    楚遲硯笑得有些冷︰“陛下說是,那自然就是了。”

    沈眠覺得他不是開玩笑的,但他怎麼能做這種事呢?臉頰慢慢染上緋色,他氣急了︰“我不要!”他想從楚遲硯身上下去,但卻被按住了腰︰“你放我下去!”

    “陛下,”楚遲硯︰“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不含,後果自負。”

    他現在看起來比平時還要冷淡,沈眠也不知道這狗逼又怎麼了,突如其來的發瘋。

    果然伴君如伴虎,他真的好慘。

    楚遲硯的手洗干淨了就讓他含,病從口入啊他知道嗎?

    沈眠愣了很久,即便心里再怎麼屈辱,他也怕楚遲硯說的後果自負。

    媽的,這是要把他往弒君的路上推啊臥槽!

    “為什麼?!”

    楚遲硯︰“我不高興。”

    不高興?不高興多喝熱水啊!

    深呼吸了幾口,他最終還是屈服了。

    慢慢靠過去,張開嘴把楚遲硯的手指含,進嘴里。

    手指突然進了溫暖濕潤的口腔,楚遲硯能看見沈眠殷紅的舌尖,感受那滑溜的觸感。

    沈眠的臉紅透了,眼楮里的水霧也越來越多。

    楚遲硯輕輕攪動了兩下,隨後將手抽出,吻了上去。

    吻上去的動作雖然很輕柔,但撕咬卻一點都不。

    沈眠很快便嘗到了一股鐵蚳,媽的這狗東西都給他咬流血了。

    “嗚嗚……”

    不管沈

    眠怎麼掙扎,楚遲硯就是不放開他,直直把他吻到昏厥,靠在了肩膀上。

    太屈辱了,實在是太屈辱了!

    楚遲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濕意,小皇帝又哭了。

    他將沈眠抱上面前的案桌,果然已經哭得滿臉都是淚了。

    “陛下怎麼又哭了?親一下都哭?”

    你那是親一下?沈眠可恨死他了,他簡直氣壞了︰“你這個變態,你有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羞辱我……”

    “誰讓你不說實話?”

    沈眠︰“我說什麼實話?實話你會不生氣嗎?怎麼說我也是大越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嗚嗚……我恨死你了楚遲硯,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沒關系。”楚遲硯舔了舔沈眠的嘴唇,笑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跟我說話。”

    沈眠被楚遲硯的無恥行經給震驚了,怎麼有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他指著楚遲硯︰“你、你……”

    “怎麼?”楚遲硯將小皇帝蔥白的指尖含進嘴里,用牙齒輕輕啃咬︰“看,我可沒有羞辱你。”

    沈眠︰“……”

    啊啊啊啊,狗比!

    最後他是被楚遲硯抱回寢宮的,一路上沈眠都沒有說話。

    全程閉著眼楮,看都不想看。

    “你買的零食和話本都裝上了馬車,雖然大越的東西不好吃,但我還是讓人給你裝了幾車特產,帶了兩個御廚,還帶了幾件你常穿的衣服,你那個宮女山秀可以帶走……”

    沈眠受不了他的聒噪︰“你是bb機嗎?”

    楚遲硯︰“雞?你想吃什麼雞?”

    太屈辱了,實在是太屈辱了!

    楚遲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濕意,小皇帝又哭了。

    他將沈眠抱上面前的案桌,果然已經哭得滿臉都是淚了。

    “陛下怎麼又哭了?親一下都哭?”

    你那是親一下?沈眠可恨死他了,他簡直氣壞了︰“你這個變態,你有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羞辱我……”

    “誰讓你不說實話?”

    沈眠︰“我說什麼實話?實話你會不生氣嗎?怎麼說我也是大越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嗚嗚……我恨死你了楚遲硯,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沒關系。”楚遲硯舔了舔沈眠的嘴唇,笑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跟我說話。”

    沈眠被楚遲硯的無恥行經給震驚了,怎麼有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他指著楚遲硯︰“你、你……”

    “怎麼?”楚遲硯將小皇帝蔥白的指尖含進嘴里,用牙齒輕輕啃咬︰“看,我可沒有羞辱你。”

    沈眠︰“……”

    啊啊啊啊,狗比!

    最後他是被楚遲硯抱回寢宮的,一路上沈眠都沒有說話。

    全程閉著眼楮,看都不想看。

    “你買的零食和話本都裝上了馬車,雖然大越的東西不好吃,但我還是讓人給你裝了幾車特產,帶了兩個御廚,還帶了幾件你常穿的衣服,你那個宮女山秀可以帶走……”

    沈眠受不了他的聒噪︰“你是bb機嗎?”

    楚遲硯︰“雞?你想吃什麼雞?”

    太屈辱了,實在是太屈辱了!

    楚遲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濕意,小皇帝又哭了。

    他將沈眠抱上面前的案桌,果然已經哭得滿臉都是淚了。

    “陛下怎麼又哭了?親一下都哭?”

    你那是親一下?沈眠可恨死他了,他簡直氣壞了︰“你這個變態,你有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羞辱我……”

    “誰讓你不說實話?”

    沈眠︰“我說什麼實話?實話你會不生氣嗎?怎麼說我也是大越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嗚嗚……我恨死你了楚遲硯,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沒關系。”楚遲硯舔了舔沈眠的嘴唇,笑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跟我說話。”

    沈眠被楚遲硯的無恥行經給震驚了,怎麼有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他指著楚遲硯︰“你、你……”

    “怎麼?”楚遲硯將小皇帝蔥白的指尖含進嘴里,用牙齒輕輕啃咬︰“看,我可沒有羞辱你。”

    沈眠︰“……”

    啊啊啊啊,狗比!

    最後他是被楚遲硯抱回寢宮的,一路上沈眠都沒有說話。

    全程閉著眼楮,看都不想看。

    “你買的零食和話本都裝上了馬車,雖然大越的東西不好吃,但我還是讓人給你裝了幾車特產,帶了兩個御廚,還帶了幾件你常穿的衣服,你那個宮女山秀可以帶走……”

    沈眠受不了他的聒噪︰“你是bb機嗎?”

    楚遲硯︰“雞?你想吃什麼雞?”

    太屈辱了,實在是太屈辱了!

    楚遲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濕意,小皇帝又哭了。

    他將沈眠抱上面前的案桌,果然已經哭得滿臉都是淚了。

    “陛下怎麼又哭了?親一下都哭?”

    你那是親一下?沈眠可恨死他了,他簡直氣壞了︰“你這個變態,你有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羞辱我……”

    “誰讓你不說實話?”

    沈眠︰“我說什麼實話?實話你會不生氣嗎?怎麼說我也是大越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嗚嗚……我恨死你了楚遲硯,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沒關系。”楚遲硯舔了舔沈眠的嘴唇,笑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跟我說話。”

    沈眠被楚遲硯的無恥行經給震驚了,怎麼有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他指著楚遲硯︰“你、你……”

    “怎麼?”楚遲硯將小皇帝蔥白的指尖含進嘴里,用牙齒輕輕啃咬︰“看,我可沒有羞辱你。”

    沈眠︰“……”

    啊啊啊啊,狗比!

    最後他是被楚遲硯抱回寢宮的,一路上沈眠都沒有說話。

    全程閉著眼楮,看都不想看。

    “你買的零食和話本都裝上了馬車,雖然大越的東西不好吃,但我還是讓人給你裝了幾車特產,帶了兩個御廚,還帶了幾件你常穿的衣服,你那個宮女山秀可以帶走……”

    沈眠受不了他的聒噪︰“你是bb機嗎?”

    楚遲硯︰“雞?你想吃什麼雞?”

    太屈辱了,實在是太屈辱了!

    楚遲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濕意,小皇帝又哭了。

    他將沈眠抱上面前的案桌,果然已經哭得滿臉都是淚了。

    “陛下怎麼又哭了?親一下都哭?”

    你那是親一下?沈眠可恨死他了,他簡直氣壞了︰“你這個變態,你有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羞辱我……”

    “誰讓你不說實話?”

    沈眠︰“我說什麼實話?實話你會不生氣嗎?怎麼說我也是大越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對我嗚嗚……我恨死你了楚遲硯,我再也不要跟你說話了!”

    “沒關系。”楚遲硯舔了舔沈眠的嘴唇,笑道︰“我有的是辦法讓你跟我說話。”

    沈眠被楚遲硯的無恥行經給震驚了,怎麼有人能不要臉到這種地步?

    他指著楚遲硯︰“你、你……”

    “怎麼?”楚遲硯將小皇帝蔥白的指尖含進嘴里,用牙齒輕輕啃咬︰“看,我可沒有羞辱你。”

    沈眠︰“……”

    啊啊啊啊,狗比!

    最後他是被楚遲硯抱回寢宮的,一路上沈眠都沒有說話。

    全程閉著眼楮,看都不想看。

    “你買的零食和話本都裝上了馬車,雖然大越的東西不好吃,但我還是讓人給你裝了幾車特產,帶了兩個御廚,還帶了幾件你常穿的衣服,你那個宮女山秀可以帶走……”

    沈眠受不了他的聒噪︰“你是bb機嗎?”

    楚遲硯︰“雞?你想吃什麼雞?”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8、嘬手指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8、嘬手指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