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9、試圖跑路-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9、試圖跑路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9、試圖跑路

    翌日,沈眠被安排上了馬車。

    他沒什麼能說得上話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由楚遲硯安排好了。

    作為一個穿越者來說,他對大越王都沒什麼感情,但真的要離開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小皇帝的原因,他的心里一時也是五味雜陳的。

    “別看了,反正你也回不去。”

    沈眠︰“我最後看一眼不行嗎?”

    沈眠瞪他︰“再說了,你不會讓我一直待在你身邊吧,以後要是有機會,說不定我還會回來呢。”

    楚遲硯︰“在我沒有看膩你的那一天,你就得一直待在我身邊,用你一人換一城,是你賺了。”

    沈眠︰“……”我明明就是血虧!

    部隊一路行進,沈眠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古代的路比不得現代的高速公路,他被這馬車顛的,竟然暈車了。

    “停、停一下!”

    馬車停了下來,楚遲硯掀開車簾︰“怎麼了?”

    山秀給沈眠喂了些水,道︰“陛下從小沒出過遠門,第一次坐馬車,有些暈車。”

    “暈車?”楚遲硯倒沒想到,他看了眼沈眠蒼白的臉色,道︰“怎麼嬌氣成這個樣子。”

    沈眠沒說話,他太不舒服了,暫時不想跟這個狗逼一般見識。

    楚遲硯朝他伸手︰“出來。”

    沈眠被楚遲硯抱出馬車,突然心生一計︰“要不你們先走,我在後面慢慢來怎麼樣?你們急著回去復命,別因為我耽擱了。”

    楚遲硯听到這話看了他一眼︰“你當我像你一樣沒腦子?”

    沈眠︰氣成河豚.jpg

    “我從來不用向誰復命,想什麼時候回去就什麼時候回去,收起你那些歪心思。”

    沈眠︰“我就是給你一個建議而已,不听算了。”

    楚遲硯干脆讓沈眠和他同騎一匹馬,外面空氣流通,透透氣也好。

    沈眠第一次騎馬,新鮮感十足,楚遲硯的馬通體黝黑,毛發油亮,比別的馬高些,他記得,這匹馬好像叫烈風?

    是專屬于暴君的坐騎。

    楚遲硯隨後上馬,擁住沈眠,發現這小皇帝一臉的躍躍欲試,還有點興奮。

    “你不怕?”

    沈眠︰“我為什麼要怕,我膽子最大了。”

    陣

    陣香氣涌進鼻中,楚遲硯靠在沈眠頸側嗅了嗅,發出一聲滿足地喟嘆︰“是啊,陛下的膽子最大。”

    沈眠︰怎麼听起來怪怪的?

    天色差不多時,他們在城中找了一間客棧歇腳。

    楚遲硯包下了整整一個店,出手非常的霸道總裁!

    沈眠被他安頓在一個最好的上房里,雖然比不得皇宮,但也已經是非常好的了。

    趕了一天的路沈眠也累了,閉著眼楮癱倒在床上︰“山秀,你給我倒杯水吧。”

    然後便是倒水的聲音,沈眠估摸著時間,剛準備睜眼起身,嘴就被堵住了,然後水也隨之被灌了進來。

    “嗚……”沈眠被迫喝了楚遲硯的口水,一把將人推開,推不動,被迫喝了楚遲硯渡給他的。

    “咳咳咳咳……”他被嗆得臉色通紅,怒道︰“你怎麼偷偷進來了?!”

    “偷偷?”楚遲硯舔了舔他的唇,道︰“我包了這間客棧,進哪兒都不是偷偷。”

    沈眠︰竟然有那麼點道理。

    “但我要有隱私!”

    “你想要什麼隱私?”

    楚遲硯抱著他,呼吸全噴在了他的臉上︰“除了你的身子,你還有什麼隱私?”

    “你!”

    沈眠氣得臉都紅了,眼眶濕濕的,最是春色無邊。

    身上還有股甜甜的味道,像極了春香暖懷。

    楚遲硯心中微動︰“若不是答應了你,真想現在就要了你。”

    這狗逼青天白日的發什麼春?

    沈眠感覺菊花一緊,心里有些怕怕的。

    沈眠︰“楚遲硯,你、你難道想要違背我們的約定?”

    “若是違背,”楚遲硯掐了沈眠的腰一下︰“陛下早就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我對你這麼仁慈,你怎就不知道感恩呢?”

    沈眠掙了一下,楚遲硯倒是會找他的癢癢肉︰“我們可是做平等交易的,我為什麼要對你感恩?”

    楚遲硯︰“你倒是一點虧都吃不得。”

    “哼,那當然。”

    -

    楚遲硯陪著沈眠在房里吃了飯之後就出去辦事了。

    屋子里就剩沈眠一個人。

    客棧的廚子不錯,沈眠吃了不少。

    打開門,門外有兩個看著他的士兵。

    雖然楚遲硯不在這里,但沈眠卻不能離開這個房間。

    他早就知道楚遲硯沒那麼

    放心他。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吃得太辣了,他竟然感覺肚子有些疼。

    不行不行,要去上廁所。

    一打開門,兩把刀就橫在眼前。

    “殿下交代了,在他回來之前,您不能離開這個房間。”

    不能離開?

    房間里又沒衛生間!

    “我肚子疼!”沈眠捂著肚子︰“我要去上廁所!”

    那兩個看守的很為難,沈眠急了︰“我真的肚子疼,哪里跑得掉啊,你們跟著我去不就行了?!”

    沈眠最終還是如願如廁,避免了拉在褲子里尷尬。

    連拉個屎都有人看著,真是太沒自由了。

    沈眠嘆了口氣,非常想念家里的馬桶。

    要是能回去就好了。

    想著想著,他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就轉到了牆上那個四四方方的窗戶上。

    楚遲硯知道消息時正在議事,听到稟報,他的周身一下就冷了下來︰“你說什麼?”

    天黑了,沈眠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記得自己一直朝一個方向走,然後人越來越少,樹木反而越來越多。

    不得不承認,他好像迷路了。

    現在林子里幾乎連房子的影子都看不到了,周圍的樹林子都長的一個樣,他都知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想逃跑的心一直都有,今晚就實踐了。

    只要跑掉了,天下這麼大,總有楚遲硯找不到的地方。

    而且現在大越也已經有了新的將領接管,楚遲硯應該不會變態到返回去重新大屠殺吧。

    還好客棧的茅房有個大窗戶,要是等回了大慶,可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

    “這都是哪兒啊……”沈眠嘟囔了一句,周圍陰森森的,還怪嚇人。

    “啊!”天太黑,他沒看清,跌進了一個坑里。

    周圍都是泥土,他沒摔多嚴重,但腳腕處傳來劇痛,他好像歪到腳了。

    出師不利出師不利。

    “嘶——”沈眠試著動了動,但一動,鑽心的痛就自腳腕處傳來,他沒一會兒就弄出一頭冷汗。

    這小皇帝的身子太嬌弱了。

    他現在爬也爬不出來,就這麼蜷在坑里,進退兩難。

    耳朵里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沈眠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听起來毛骨悚然的。

    他有些後悔,不應該這麼草率出來的,怎麼說也要規劃一

    下路線才是。

    “有人嗎?”沈眠輕聲道。

    應該沒人,荒山野嶺怎麼會有人呢?

    但這個想法剛一過,遠處就有火光照在了他的臉上︰“找到了!殿下,找到了!”

    一群人烏泱泱的沖過來,然後沈眠就看到了楚遲硯。

    沈眠不想在自己這麼狼狽的情況下看到楚遲硯。

    但偏偏不可能。

    這就像女孩子沒化妝總會遇到前男友一樣。

    楚遲硯臉上沒什麼表情,真的一點表情都沒有,只是臉色很冷,比夜色還冷。

    他居高臨下地盯著沈眠,不說話,也不抱他。

    就負手站在那里,垂著眼,看不清情緒。

    沈眠覺得他應該是有些生氣,他就這麼蜷著也不太舒服,只能小聲道︰“我、我迷路了……”

    聞言,楚遲硯也沒說話,倒是彎下腰,將沈眠抱了起來,然後直接走了。

    路上,就在沈眠以為楚遲硯就打算這麼一直沉默著的時候,他突然開了口︰“沈眠,你還有時間,好好想想,該怎麼和我解釋。”

    沈眠︰“……”

    回到客棧,楚遲硯將沈眠放到床上,然後吩咐人去打熱水。

    房里的空氣有些停滯,楚遲硯盯著沈眠看,也不說話,沈眠不太敢看他,這狗逼可不好糊弄。

    手下人很快就把水打來了。

    楚遲硯脫掉了沈眠的鞋襪,然後用帕子給他擦腳。

    楚遲硯的手很熱,燙得沈眠縮了一下︰“我、我自己來吧……”

    抽不動,沒辦法。

    沈眠也不知道楚遲硯什麼意思,不罵他也不打他,只是不說話。

    楚遲硯動作很輕,他知道小皇帝皮膚嫩,稍微用點力就會破皮紅腫。

    他一直不說話,沈眠反倒坐不住了,找了個理由,道︰“我、我吃多了,肚子不舒服,出、出去消了消食,然後,我不知走哪兒去了,就、就迷路了……”

    楚遲硯的手一頓,握著沈眠的腳,腳腕微微紅腫,其他地方擦干淨了卻依舊白皙。

    他的力道慢慢加重,直到沈眠有些受不住︰“痛痛痛!”

    沈眠抽不出自己的腳,只得去叫楚遲硯︰“楚遲硯,你、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楚遲硯吻了吻沈眠的小腿︰“只要你說了,我當然相信你了。”

    “但是沈

    眠。”楚遲硯的手順著沈眠的小腿往上,停在大腿處,他笑得有些陰森︰“我不是傻子,我對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要是敢逃,除非不被我抓到,否則,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沈眠被嚇到了,他怎麼可能忘,楚遲硯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

    “你要殺了我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頓了一下,吻了吻沈眠潤濕的睫毛︰“你不要逼我。”

    “下不為例,我不會再追究今天的事,算我給你的機會,以後听話點,知道嗎?”

    沈眠哭著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從穿過來以後自己的淚腺著實有些發達,就像現在,不知是不是被嚇的,哭得有些不能自已。

    楚遲硯本來還有一大堆火氣,從沒有人能這麼挑戰他的底線。

    但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小皇帝都早已哭成淚人了。

    他從沒見過一個這麼能哭的人。

    他懷疑沈眠是故意的,用哭逃避。

    “你是不是在故意哭?別以為哭了就能逃避。”

    沈眠︰“那你故意哭個試試?”

    楚遲硯︰“……”

    “行了,差不多的得了。”他替沈眠擦掉眼淚︰“你非要惹我生氣。”

    “我怎麼惹你生氣了,我都說了是消食,又不是要逃走……”

    楚遲硯就看著他胡說八道,半晌,他想,罷了,就饒他這一次。

    “那以後消食把我帶上。”

    沈眠感覺這次是給糊弄過去了,但還不夠。

    “那你以後也不能隨便說要殺我了!”

    楚遲硯︰“我沒說過要殺你。”

    沈眠︰“你有!你還威脅我來著!”

    楚遲硯看他不哭了,還把嘴巴撅著︰“你在跟我撒嬌?”

    沈眠︰“……想得美。”

    楚遲硯︰“……”

    感覺不太對,明明是他很生氣,怎麼反倒要去哄沈眠?

    不行,下次絕對不能就這麼被蒙混過去了。

    沈眠被嚇到了,他怎麼可能忘,楚遲硯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

    “你要殺了我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頓了一下,吻了吻沈眠潤濕的睫毛︰“你不要逼我。”

    “下不為例,我不會再追究今天的事,算我給你的機會,以後听話點,知道嗎?”

    沈眠哭著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從穿過來以後自己的淚腺著實有些發達,就像現在,不知是不是被嚇的,哭得有些不能自已。

    楚遲硯本來還有一大堆火氣,從沒有人能這麼挑戰他的底線。

    但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小皇帝都早已哭成淚人了。

    他從沒見過一個這麼能哭的人。

    他懷疑沈眠是故意的,用哭逃避。

    “你是不是在故意哭?別以為哭了就能逃避。”

    沈眠︰“那你故意哭個試試?”

    楚遲硯︰“……”

    “行了,差不多的得了。”他替沈眠擦掉眼淚︰“你非要惹我生氣。”

    “我怎麼惹你生氣了,我都說了是消食,又不是要逃走……”

    楚遲硯就看著他胡說八道,半晌,他想,罷了,就饒他這一次。

    “那以後消食把我帶上。”

    沈眠感覺這次是給糊弄過去了,但還不夠。

    “那你以後也不能隨便說要殺我了!”

    楚遲硯︰“我沒說過要殺你。”

    沈眠︰“你有!你還威脅我來著!”

    楚遲硯看他不哭了,還把嘴巴撅著︰“你在跟我撒嬌?”

    沈眠︰“……想得美。”

    楚遲硯︰“……”

    感覺不太對,明明是他很生氣,怎麼反倒要去哄沈眠?

    不行,下次絕對不能就這麼被蒙混過去了。

    沈眠被嚇到了,他怎麼可能忘,楚遲硯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

    “你要殺了我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頓了一下,吻了吻沈眠潤濕的睫毛︰“你不要逼我。”

    “下不為例,我不會再追究今天的事,算我給你的機會,以後听話點,知道嗎?”

    沈眠哭著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從穿過來以後自己的淚腺著實有些發達,就像現在,不知是不是被嚇的,哭得有些不能自已。

    楚遲硯本來還有一大堆火氣,從沒有人能這麼挑戰他的底線。

    但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小皇帝都早已哭成淚人了。

    他從沒見過一個這麼能哭的人。

    他懷疑沈眠是故意的,用哭逃避。

    “你是不是在故意哭?別以為哭了就能逃避。”

    沈眠︰“那你故意哭個試試?”

    楚遲硯︰“……”

    “行了,差不多的得了。”他替沈眠擦掉眼淚︰“你非要惹我生氣。”

    “我怎麼惹你生氣了,我都說了是消食,又不是要逃走……”

    楚遲硯就看著他胡說八道,半晌,他想,罷了,就饒他這一次。

    “那以後消食把我帶上。”

    沈眠感覺這次是給糊弄過去了,但還不夠。

    “那你以後也不能隨便說要殺我了!”

    楚遲硯︰“我沒說過要殺你。”

    沈眠︰“你有!你還威脅我來著!”

    楚遲硯看他不哭了,還把嘴巴撅著︰“你在跟我撒嬌?”

    沈眠︰“……想得美。”

    楚遲硯︰“……”

    感覺不太對,明明是他很生氣,怎麼反倒要去哄沈眠?

    不行,下次絕對不能就這麼被蒙混過去了。

    沈眠被嚇到了,他怎麼可能忘,楚遲硯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

    “你要殺了我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頓了一下,吻了吻沈眠潤濕的睫毛︰“你不要逼我。”

    “下不為例,我不會再追究今天的事,算我給你的機會,以後听話點,知道嗎?”

    沈眠哭著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從穿過來以後自己的淚腺著實有些發達,就像現在,不知是不是被嚇的,哭得有些不能自已。

    楚遲硯本來還有一大堆火氣,從沒有人能這麼挑戰他的底線。

    但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小皇帝都早已哭成淚人了。

    他從沒見過一個這麼能哭的人。

    他懷疑沈眠是故意的,用哭逃避。

    “你是不是在故意哭?別以為哭了就能逃避。”

    沈眠︰“那你故意哭個試試?”

    楚遲硯︰“……”

    “行了,差不多的得了。”他替沈眠擦掉眼淚︰“你非要惹我生氣。”

    “我怎麼惹你生氣了,我都說了是消食,又不是要逃走……”

    楚遲硯就看著他胡說八道,半晌,他想,罷了,就饒他這一次。

    “那以後消食把我帶上。”

    沈眠感覺這次是給糊弄過去了,但還不夠。

    “那你以後也不能隨便說要殺我了!”

    楚遲硯︰“我沒說過要殺你。”

    沈眠︰“你有!你還威脅我來著!”

    楚遲硯看他不哭了,還把嘴巴撅著︰“你在跟我撒嬌?”

    沈眠︰“……想得美。”

    楚遲硯︰“……”

    感覺不太對,明明是他很生氣,怎麼反倒要去哄沈眠?

    不行,下次絕對不能就這麼被蒙混過去了。

    沈眠被嚇到了,他怎麼可能忘,楚遲硯的手段是多麼的殘忍。

    “你要殺了我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頓了一下,吻了吻沈眠潤濕的睫毛︰“你不要逼我。”

    “下不為例,我不會再追究今天的事,算我給你的機會,以後听話點,知道嗎?”

    沈眠哭著點了點頭,他覺得自從穿過來以後自己的淚腺著實有些發達,就像現在,不知是不是被嚇的,哭得有些不能自已。

    楚遲硯本來還有一大堆火氣,從沒有人能這麼挑戰他的底線。

    但他什麼都還沒來得及做,小皇帝都早已哭成淚人了。

    他從沒見過一個這麼能哭的人。

    他懷疑沈眠是故意的,用哭逃避。

    “你是不是在故意哭?別以為哭了就能逃避。”

    沈眠︰“那你故意哭個試試?”

    楚遲硯︰“……”

    “行了,差不多的得了。”他替沈眠擦掉眼淚︰“你非要惹我生氣。”

    “我怎麼惹你生氣了,我都說了是消食,又不是要逃走……”

    楚遲硯就看著他胡說八道,半晌,他想,罷了,就饒他這一次。

    “那以後消食把我帶上。”

    沈眠感覺這次是給糊弄過去了,但還不夠。

    “那你以後也不能隨便說要殺我了!”

    楚遲硯︰“我沒說過要殺你。”

    沈眠︰“你有!你還威脅我來著!”

    楚遲硯看他不哭了,還把嘴巴撅著︰“你在跟我撒嬌?”

    沈眠︰“……想得美。”

    楚遲硯︰“……”

    感覺不太對,明明是他很生氣,怎麼反倒要去哄沈眠?

    不行,下次絕對不能就這麼被蒙混過去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9、試圖跑路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9、試圖跑路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