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0、主動點-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10、主動點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0、主動點

    他們在路上行了十天,一路顛簸,總算是到了大慶。

    剛一入城,耳邊便傳來了陣陣呼聲。

    百姓自發組織到城門口迎接。

    他們高呼著“岳王殿下神威”!甚至還唱起來助興的歌。

    岳王便是楚遲硯。

    沈眠坐在馬車里,腦袋有些沉沉的,他一路上很多時間都是和楚遲硯一起坐的馬車,不過要入城的時候,那狗逼死活都要讓他回馬車里。

    如今听到聲響,沈眠也很好奇,便用一只手掀開了車簾,朝外望去。

    大慶的街道十分熱鬧,建築和大越有些不同,街邊商販很多,街上的人穿著也十分鮮艷,給人一種富庶榮華的景象。

    打了勝仗,所以人們高興。

    而在大越的臣民,就完全是兩副模樣。

    楚遲硯騎著烈風走在最前面,臉上神色很淡,像是早已習慣這種場景。

    是了,書里說過,楚遲硯此人雖然殘暴,但這只針對于他的個人性格,他于民于國,出台的政策,沒有一樣不被萬民推崇,所以很得人心。

    是個早已超越皇帝存在的“岳王殿下。”

    能做君王自然有一定的本事,為君者,確實不能太仁慈。

    他想的漸漸入了神,沒注意到眾人的目光都朝他看了過來。

    全都是呆愣的。

    像被什麼震住了一樣。

    “嗯?”沈眠疑惑︰“他們怎麼了?”

    山秀道︰“是陛下太好看了。”

    沈眠笑了笑︰“怎麼會。”

    他一笑,那些人的眼楮看得更直了。

    這時,楚遲硯身邊貼身侍衛吳州突然過來︰“陛下,殿下讓您把車簾放下去。”

    沈眠︰“怎麼啦?我想透透氣。”

    吳州道︰“殿下說不行。”

    沈眠︰“他管的怎麼這麼寬?”

    吳州倒是不敢說自家殿下管的寬,自然而然的就幫楚遲硯找了個理由︰“殿下怕您遇到刺客。”

    沈眠疑惑︰“我把車簾放下,就沒刺客了嗎?”

    吳州︰“……”

    最終沈眠還是把車簾放下了,一個人在車里生悶氣。

    這暴君真的管的太多了,連掀簾子都要管,那以後還得了?

    山秀看了看沈眠的臉色,道︰“陛下不要生氣。”

    沈眠嘆了口氣︰“我不是生氣,只是在想,楚遲硯管的這麼緊,我以後怎麼跑得掉啊。”

    而且還害怕被抓回來。

    逃跑這種事,書里的小皇帝是沒做過的。

    他被養得太好了,所以來到大慶做階下囚,即便受盡欺凌也想不出什麼辦法,最終只能在屈辱中死去。

    山秀也陷入了沉思,她是知道小皇帝的逃跑計劃的,也知道大慶皇宮不是個能久留的地方。

    “陛下放心,總會有機會的。”

    沈眠嘆了口氣︰“但願吧。”

    馬車突然停下來了。

    知道楚遲硯今日回城,楚懷逸很早便帶著一眾大臣在宮門口等了。

    他知道這個四弟很得民心,就連皇位也是唾手可得,他武功高強,心狠手辣,莫說他這個太子,就連父皇也怕他三分。

    帶上了討好的笑,楚懷逸上前,道︰“四弟回來了。”

    楚遲硯臉上沒什麼表情,只冷冷笑了笑︰“二哥。”

    他這聲二哥沒帶感情,反倒有點微微的刺。

    楚懷逸就算听出來了也不敢說什麼,二十多年都是這麼過的,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的。

    “父皇在宮里已為你設了接風宴,在重華殿,你此行辛苦了,快些隨我一起進宮吧。”

    他在楚遲硯面前,連“孤”的自稱都不敢說。

    饒是他如此卑躬屈膝,楚遲硯的臉色依舊沒好到哪兒去,他沒做回應,只轉身朝著那輛馬車走去。

    被他這麼無視,楚懷逸的臉色有些難看,但也在一瞬間恢復如常。

    楚遲硯上了馬車,抓住沈眠的手︰“在偷看什麼?”

    臥槽!這狗逼後腦勺還長眼楮了嗎?

    突然靈機一動︰“你好厲害啊。”沈眠星星眼︰“這個都知道?”

    陡然間被小皇帝拍了馬屁,楚遲硯還有些不適應。

    要不是沈眠敷衍的表情太過明顯,他都快信了。

    他不懷好意的笑了笑︰“我還有更厲害的,你想不想試試?”

    沈眠︰“???”

    楚遲硯湊在他耳邊不知說了什麼,沈眠的臉砰地一下爆紅︰“你、你……下流!”

    他這副小處。男的樣子看得楚遲硯蠢蠢欲動,剛想做什麼,瞥到一旁的山秀。

    “下去。”

    山秀很怕他,看了沈眠一眼︰“……是

    。”

    馬車里就剩他們兩人了,沈眠覺得非常不安全,但周圍好歹有這麼多人,他覺得楚遲硯不敢做什麼。

    可楚遲硯就是想做些什麼,看到太子他心情不好,情緒又開始暴躁了。

    他壓住沈眠的後腦勺,沈眠驚了︰“外面有人!”

    “怕什麼?外面不僅有人,還有太子,”楚遲硯啄了他一口︰“我只是親親你,只要你不發出聲音,別人就不知道。”

    沈眠︰“太子?”

    楚遲硯臉色沉了下來︰“怎麼?”

    沈眠敏感的覺得不對,他解釋道︰“我就是問問而已,你又腦補了些什麼。”

    “腦補?”

    沈眠︰“就是說你需要補補腦子。”

    楚遲硯看著他,眼神涼嗖嗖的。

    沈眠試圖補救︰“我們、我們回去親好不好,馬車里不太舒服,這個味道我聞不慣,我暈車。”

    馬車里有什麼味道?全是沈眠的香味。

    但沈眠越不想的,楚遲硯就越想︰“不行。”

    “陛下是不是忘了我們的約定,現在到了大慶,我對你做任何事都不過分。”

    沈眠︰“……”

    “我、我不想……”

    “這時候才說不想是不是有些遲了?”

    沈眠眼楮紅了︰“……你欺負我。”

    楚遲硯︰“欺負你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沈眠︰日!失算了。

    就在這時,馬車外有人催促。

    “岳王殿下。”

    沈眠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小聲道︰“有人叫你了,肯定是大事,快去吧,耽誤了就不好了。”

    楚遲硯毫不在意︰“親你才是大事。”

    “楚遲硯!”沈眠氣炸了︰“你不能這樣!”

    “你就這麼不想讓我親?”

    這是道送命題。

    得小心回答。

    沈眠︰“我沒有不想讓你親啊,不過你每次都要親那麼久,現在是肯定耽誤時間的。”

    看我多善解人意啊,我都是為你好啊!

    沈眠撩人不自知,楚遲硯看著手癢,真想弄得他哭。

    算了。

    不急于一時。

    “要我不親也可以,”楚遲硯靠近他,咬著沈眠的耳垂︰“你主動親我一次,我就走。”

    沈眠︰“……”

    “不願意?那我……”

    “願意!”比起楚遲硯那吃人一樣的吻,沈眠果斷選擇後者

    。

    淦!

    又要出賣色相了!

    還好這不是他的身體。

    他以前看過不少偶像劇,接吻前首先要閉上眼楮。

    沈眠以一副赴死的心態,小心的把眼楮閉上,睫毛一直顫動,他把嘴巴嘟起,然後慢慢朝著楚遲硯靠過去。

    柔軟濕潤的唇瓣兩兩相踫,呼吸交纏,楚遲硯垂眼看著,沈眠青澀的動作讓他興奮。

    沈眠踫了一下就準備離開了︰“好……唔!”

    楚遲硯突然按向他的後腦勺,然後加深了這個吻。

    直到把沈眠吻得天旋地轉,雙眼朦朧。

    “騙子!”沈眠哭兮兮地控訴。

    楚遲硯看著沈眠的無邊春色,眼角微紅,唇瓣紅得像血,他又湊上去咬了一口,道︰“還是個變態。”

    “本來想帶你入宮的,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嗯?你要帶我入宮?”

    沈眠猛的反應過來,書里面他作為大慶的俘虜第一次入宮,昏聵的老皇帝竟然讓他當眾獻舞,而楚遲硯,則是像第一次見面一樣,用劍挑了他的衣帶。

    挑衣帶這件事早就做了,而現在他也不用入宮了。

    劇情有點不大一樣。

    “想去?”楚遲硯︰“我不準。”

    沈眠︰“……”幼稚。

    等楚遲硯出來時,楚懷逸等人已經等了許久了。

    即便如此,他們也不敢說什麼。

    楚遲硯做什麼都不用像朝廷稟報,所以楚懷逸不知道那馬車里的是誰。

    只是楚遲硯在里面待了這麼久,中途又下來了一個丫鬟。

    莫非……那是楚遲硯從大越帶回來的絕色美人?

    能迷住他那不近女色的四弟,肯定非比尋常。

    楚遲硯掀開了車簾,很快又放下去了。

    “走吧。”

    楚懷逸愣在原地,方才楚遲硯掀開簾子時,他瞧見了一點。

    雪白的膚和嫣紅的唇。

    當真是個美人。

    美的不似真人。

    “二哥?”楚遲硯笑得有些陰冷︰“你在看什麼?可是對我那馬車感興趣?”

    “不是……”楚懷逸解釋道︰“不是,我、我有些走神了,四弟莫怪。”

    楚遲硯冷笑一聲,並未說話。

    而楚懷逸在楚遲硯經過他身邊時,嗅到了一股濃而不膩,怡人的香氣。

    浸人骨頭那種。

    斂了斂眸,他的眼神沉了下去。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0、主動點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0、主動點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