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1、沖突-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11、沖突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1、沖突

    沈眠被送進了楚遲硯的府邸。

    楚遲硯有專屬于自己的岳王府,在宮里也有自己的宮殿。

    岳王府離皇宮的距離並不遠,而且修得極為氣派,完全彰顯出了楚遲硯在路上包下一整個客棧時的那種霸道總裁氣質。

    吳州奉命送沈眠回府,到門口時,他道︰“殿下說請您務必在府里等他回來。”

    這話說的,沈眠故意道︰“我要是不等他會怎麼樣?”

    吳州愣了一下,心想殿下果然料事如神,他道︰“殿下說,如若不然,他會打斷您的腿。”

    沈眠︰操這狗男人夠狠!

    “知道了!”

    沈眠不再多說,想必楚遲硯那廝也沒安什麼好心,索性進去了,反正這岳王府里里外外都守著人,他怎麼可能跑得掉。

    吳州有些無奈地搖搖頭,想著楚遲硯開玩笑似的囑咐他的樣子,突然覺得這小皇帝多生了幾分可愛。

    以殿下那樣一言不合就削腦袋的性子,竟然也會說這種話來嚇唬人。

    真是活久見了。

    沈眠由管家帶著去了內室。

    岳王府里沒什麼下人,但當他們看到沈眠的時候,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驚訝的,不是驚訝于沈眠的長相,因為沈眠帶著面紗,他們只是沒想到有一天,他們的殿下也會帶人回來。

    看這打扮,還是個男子。

    管家是個老人,對沈眠的態度很平常,不十分驚訝卻也一點也不怠慢,畢竟他家殿下可從未帶人進來過,不管是出于什麼目的,都夠證明這人的特殊性。

    “這便是王爺的臥房,您請吧。”

    沈眠瞧著老管家挺會來事兒的,點了點頭,進去了。

    楚遲硯的房間有一股濃濃的檀香味,應當是有燻香的緣故,聞起來讓人怪想睡覺的。

    沈眠讓山秀將東西都放好,然後自己 的一下癱倒在床,滾了幾圈。

    好累啊,沒想到就這麼到大慶了,還怪不真實的。

    山秀笑了笑︰“陛下累了嗎?”

    沈眠︰“是有一點,給我倒點水吧。”

    山秀給他倒了杯水,然後道︰“奴婢也沒想到有一天會來大慶,不過這里……好像要比大越要富裕很多。”

    大慶這些年因為楚遲硯

    ,吞掉了不少的國家,但其實很多並不是楚遲硯親征,只有大越這次,偏偏讓沈眠給遇上了。

    “是啊。”楚遲硯是注定要一統天下的。

    “听說太上皇還沒有被抓到,不過已經有人發現了他的蹤跡。”

    “嗯?”沈眠對這個便宜老爹沒什麼感覺,書里倒是說過他對小皇帝很是寵愛,不過誰能想到真到了危亡時刻,他帶走的只有美人和珠寶呢。

    “哦,這樣啊,我倒是沒想到他會躲這麼久。”

    山秀感覺陛下像是一點都不生氣似的,想必是被傷透了心,她心里隱隱心疼,這麼好的陛下,居然也要成為別人的男寵。

    沈眠小憩了一會兒,睡夢中被門外咋咋呼呼的聲音給吵醒了。

    “听說遲硯哥哥竟然還帶了個人回來,讓我看看,什麼樣的狐媚子能勾引到我四哥哥!”

    這是一道極其尖銳的女聲,沈眠被她吵醒了,示意山秀出去看看。

    山秀點點頭,打開房門,見一女子。

    女子相貌姣好,但臉上是藏不住的倨傲。

    山秀行了個禮︰“請問您是?”

    “哼,”那女子冷笑︰“哪里來的下賤坯子,也配知道本郡主的名諱?”

    沈眠在里面可听得一清二楚,郡主?

    書里面的郡主屈指可數,是郡主,又叫楚遲硯四哥的,想來想去也只有宋靈夕了。

    話說這宋靈夕是皇後的佷女,從小便喜歡楚遲硯,她現在已有十八了,遲遲不肯嫁,就是為了等楚遲硯。算是楚遲硯的後宮之一。

    只因性子太過潑辣,最開始楚遲硯也只是因為喜歡她的這一種坦率靈氣,漸漸的,他就真覺得宋靈夕和潑婦一般無二了。

    最主要在楚遲硯登基以後,宋靈夕還設計陷害了衛婉的孩子,最終被楚遲硯處死。

    衛婉是誰啊,那可是楚遲硯生平最愛的女人。

    書里沈眠是遇到過宋靈夕的,彼時沈眠被關在冷宮,有時候楚遲硯會過來找他,無非就是為了那事兒,雖然不知道楚遲硯為什麼放著後宮的三千佳麗不睡,偏偏跑過來睡他,但這事兒被宋靈夕知道後,小皇帝可吃了不少的苦頭。

    如此想來,沈眠就有數了。

    打開門,淡淡的︰“不知郡主有何事?”

    宋靈夕上下打量了沈眠

    一眼,問道︰“你就是我遲硯哥哥帶回來的?”她嗤笑一聲︰“一個男寵?”

    沈眠沒說是也沒說不是,算是默認了。

    他不在乎被別人說什麼,至少現在不在乎。

    宋靈夕看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過是假清高而已,她笑道︰“裝什麼貞潔烈女,你以為你的目的我不知道?不過是大越的賤人,也敢來我大慶耀武揚威!”

    宋靈夕說話實在是難听,現在都有潑婦的樣子了,更不用說以後。

    “我什麼目的?”沈眠道︰“你真以為你們大慶我想來?要不是楚遲硯不放了我,我老早就跑出八百里地去了。”

    “你的意思還是我遲硯哥哥纏著你?”

    “那是當然。”

    “你!”宋靈夕氣得臉都變了,楚遲硯是多少大慶姑娘眼中夢寐以求的伴侶,不僅是她,所有大臣家有女有妹的,都希望能送一兩個到岳王府,但楚遲硯不松口,一個也不收,誰也沒辦法。

    她雖然沒有明著說,不過是顧忌著女兒家的面子,心里面著實想成為岳王妃。

    可面前這人竟然……

    他看沈眠蒙著面,莫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疾?

    “怎麼,見個人還遮遮掩掩的,是沒臉麼?”

    沈眠不甘示弱︰“見你還需要用整臉?”

    听得出沈眠是在羞辱她,宋靈夕的性子一下就炸了,兩步上前便準備揪掉沈眠的面紗。

    “郡主!”山秀擋在沈眠面前︰“還請郡主不要失了禮數。”

    “你算什麼東西?”宋靈夕啪的一下給了山秀一個耳光︰“也敢教本郡主做事?”

    她下手極重,山秀的臉頓時就紅了一大片,沈眠覺得宋靈夕真的是無理取鬧,但這人後來畢竟是楚遲硯的後宮,現在在他心里也有一定的分量,而他人微言輕,一時真不敢做什麼,楚遲硯肯定是回幫宋靈夕的。

    但他也氣不過,便推搡了宋靈夕一下。

    宋靈夕是個剽悍的,氣急了之後沖上去撤掉了沈眠的面紗,本想好好羞辱他一番,結果卻愣住了。

    好美。

    就那一刻,宋靈夕覺得,那是她見過最美的人,即便這人是男子,她突然明白為何楚遲硯會將他帶回來了。

    這樣美的人,是個男人誰能把持得住呢?

    “賤人!

    ”宋靈夕不想面對這個事實,罵了一句之後便走了。

    沈眠暫時沒心情和她計較,他擔心著山秀的傷勢︰“山秀,你怎麼樣?”

    山秀的臉已經完全腫了,她笑了笑︰“陛下放心,奴婢沒事。”

    沈眠的眼神暗了下去,這還只是第一天而已,僅僅只是一個宋靈夕就讓他無能為力,但他以後會遇到的,又何止一個宋靈夕。

    他斷不能像書里的小皇帝一樣,只知道一味的默默承受和忍耐,最後含恨而終。

    -

    慶帝已經年老。

    但最近新得的美人卻依舊年輕嫵媚。

    他醉倒在美人的溫柔鄉中,已然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兒,不是听說大越皇宮中還有那老皇帝的獨子嗎,怎麼不見你將他帶回來?難不成已經殺了?”

    楚遲硯心不在焉地喝著酒,隨口道︰“帶回來了。”

    “哦?”慶帝已然完全昏了,他雙目渾濁,醉了的時候都沒那麼怕這個兒子了,他笑道︰“听說越王的這個兒子養的水靈,改日你帶進宮來讓朕瞧瞧。”

    話落,楚遲硯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冷冽刺人,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殿上有皇後太子還有一眾肱骨大臣,太子聞言也愣了,他一是沒想到老四帶回來的竟是大越小皇帝,今日他瞧見馬車里的,定然就是那小皇帝了,確實是美若天仙。

    可他更沒想到,父皇竟然昏聵到讓老四給他送人。

    他連忙道︰“父皇,您糊涂了。”

    皇後沒說話,只是用余光看著楚遲硯。

    楚遲硯站了起來,眸色陰沉,但臉上帶著笑意︰“父皇,那小皇帝,我要了。”

    -

    沈眠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就被吻醒了。

    來人帶著一身的酒氣,胡亂的在他臉上舔來舔去,他像打蚊子似的,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睡著了都這麼不老實。”楚遲硯把他的手抓住,然後沈眠就醒了。

    “你怎麼回來了?”沈眠一下坐了起來。

    “這是說的什麼話,這兒是岳王府。”

    沈眠反應過來,有些失望的︰“哦。”

    楚遲硯在宴上就一直想著他,也不知是不是這幾天和沈眠都待在一起的緣故,沒他就覺得很沒意思。

    特別是今晚老皇帝的那句話觸到了他的

    逆鱗,他的東西,怎麼敢有人惦記。

    楚遲硯湊過去親沈眠︰“在大越的時候你答應過我什麼?回了大慶,隨我做什麼,是不是?”

    沈眠心里一咯 ,推都來不及,楚遲硯就把他撲倒了︰“等……等等!”

    “怎麼了?”楚遲硯喝了酒,胡亂的扯著沈眠的衣服,他覺得血液都被酒精點燃了,全身燙得像著火了似的。

    沈眠奮力拉了拉衣服,搪塞道︰“我、我還沒吃飯,我沒力氣,等、等會你不能盡興……”

    楚遲硯像是在看他是不是在說謊,半晌,他問︰“為什麼沒吃飯?”

    “你還說呢?!”沈眠控訴道︰“你不是有個表妹嗎,她今天還來找我麻煩,打了山秀,還不準下人做飯給我吃,我現在還餓著呢!”

    “表妹?”楚遲硯皺眉︰“你說宋靈夕?”

    “我怎麼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啊,只知道她自稱郡主。”

    “那便是了。”楚遲硯沒說什麼,許是覺得沈眠沒吃飯怕他餓壞,還是起身讓人給他弄吃的。

    有了楚遲硯,下人的動作格外的快,沒一會兒,一大桌的美味佳肴就做好了。

    沈眠確實有些餓了,還把山秀給叫進來一起吃。

    山秀的臉上了藥,但還是有些腫,楚遲硯看了眼,話卻是對沈眠說的︰“是我考慮不周,以後不會了。”

    沈眠︰“隨便吧,我來之前就已經想到了。”

    “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我還會讓你受委屈不成?”

    沈眠道︰“可是你做什麼我都不能干涉,別人做什麼我也管不了,受不受委屈又不是我說了算的。”

    楚遲硯沉默了會兒,隨即道︰“吳州。”

    “屬下在。”

    “去把那些下人全部拉出去砍了。”

    “……”

    “是。”

    “等等!”沈眠飯都來不及吃了︰“你做什麼?”

    楚遲硯︰“你不是說受委屈了嗎?我這就幫你報仇。”

    “你的報仇就是砍人?”

    楚遲硯︰“你還覺得不解氣?不如將他們凌遲?”

    沈眠︰“我不想砍他們!”

    “那你想怎麼樣?”

    怎麼樣?沈眠都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樣。

    他是很生氣,但也沒生氣到誰都殺的那種地步。

    兩人僵持著,最後還是吳州看不下去了,道

    ︰“不如……就一個人打二十大板?”

    “好主意。”沈眠點頭︰“就這麼定了。”

    吳州︰“那我這就去辦。”

    等都答應了吳州才後知後覺,怎麼都听小皇帝的去了。

    山秀見氣氛不對草草吃了兩口就出去了,等只剩他們兩人時,楚遲硯催促道︰“快些吃。”

    沈眠氣死了,暗戳戳想︰就小皇帝每次和楚遲硯做完那倒死不活的樣,他都覺得自己夠嗆,今晚上還吃那麼多,做完以後不能拉屎怎麼辦?

    做肯定是不能做的。

    沈眠小心開口︰“我能喝點兒酒嗎?第一次我有點害怕,想喝點酒助助興。”

    楚遲硯覺得尚可,便幫沈眠拿了一壺酒來。

    只是一會兒,他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有多麼錯誤了。

    “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那一夜,我傷害了你……”

    沈眠就是個一杯倒,喝了一杯以後就開始發酒瘋,拉都拉不住的那種。

    他爬上桌子上,端著酒壺高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楚遲硯表情凝重的看了沈眠一會兒,然後把他抱下來,脫了衣服脫了鞋,實實在在的把人放到床上。

    他死死盯著沈眠,看這人是不是在騙他。

    沈眠雙頰酡紅,眼神迷離,水水潤潤的。

    楚遲硯捏著他的臉︰“裝的還是真的?”

    沈眠同樣伸出兩只手摸上楚遲硯的臉︰“come baby!”

    楚遲硯︰“……”

    算了,洗洗睡吧。

    夜深。

    楚遲硯已然入睡,沈眠在一片寂靜中睜眼,眼里清明不見半點迷離。

    “好主意。”沈眠點頭︰“就這麼定了。”

    吳州︰“那我這就去辦。”

    等都答應了吳州才後知後覺,怎麼都听小皇帝的去了。

    山秀見氣氛不對草草吃了兩口就出去了,等只剩他們兩人時,楚遲硯催促道︰“快些吃。”

    沈眠氣死了,暗戳戳想︰就小皇帝每次和楚遲硯做完那倒死不活的樣,他都覺得自己夠嗆,今晚上還吃那麼多,做完以後不能拉屎怎麼辦?

    做肯定是不能做的。

    沈眠小心開口︰“我能喝點兒酒嗎?第一次我有點害怕,想喝點酒助助興。”

    楚遲硯覺得尚可,便幫沈眠拿了一壺酒來。

    只是一會兒,他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有多麼錯誤了。

    “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那一夜,我傷害了你……”

    沈眠就是個一杯倒,喝了一杯以後就開始發酒瘋,拉都拉不住的那種。

    他爬上桌子上,端著酒壺高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楚遲硯表情凝重的看了沈眠一會兒,然後把他抱下來,脫了衣服脫了鞋,實實在在的把人放到床上。

    他死死盯著沈眠,看這人是不是在騙他。

    沈眠雙頰酡紅,眼神迷離,水水潤潤的。

    楚遲硯捏著他的臉︰“裝的還是真的?”

    沈眠同樣伸出兩只手摸上楚遲硯的臉︰“come baby!”

    楚遲硯︰“……”

    算了,洗洗睡吧。

    夜深。

    楚遲硯已然入睡,沈眠在一片寂靜中睜眼,眼里清明不見半點迷離。

    “好主意。”沈眠點頭︰“就這麼定了。”

    吳州︰“那我這就去辦。”

    等都答應了吳州才後知後覺,怎麼都听小皇帝的去了。

    山秀見氣氛不對草草吃了兩口就出去了,等只剩他們兩人時,楚遲硯催促道︰“快些吃。”

    沈眠氣死了,暗戳戳想︰就小皇帝每次和楚遲硯做完那倒死不活的樣,他都覺得自己夠嗆,今晚上還吃那麼多,做完以後不能拉屎怎麼辦?

    做肯定是不能做的。

    沈眠小心開口︰“我能喝點兒酒嗎?第一次我有點害怕,想喝點酒助助興。”

    楚遲硯覺得尚可,便幫沈眠拿了一壺酒來。

    只是一會兒,他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有多麼錯誤了。

    “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那一夜,我傷害了你……”

    沈眠就是個一杯倒,喝了一杯以後就開始發酒瘋,拉都拉不住的那種。

    他爬上桌子上,端著酒壺高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楚遲硯表情凝重的看了沈眠一會兒,然後把他抱下來,脫了衣服脫了鞋,實實在在的把人放到床上。

    他死死盯著沈眠,看這人是不是在騙他。

    沈眠雙頰酡紅,眼神迷離,水水潤潤的。

    楚遲硯捏著他的臉︰“裝的還是真的?”

    沈眠同樣伸出兩只手摸上楚遲硯的臉︰“come baby!”

    楚遲硯︰“……”

    算了,洗洗睡吧。

    夜深。

    楚遲硯已然入睡,沈眠在一片寂靜中睜眼,眼里清明不見半點迷離。

    “好主意。”沈眠點頭︰“就這麼定了。”

    吳州︰“那我這就去辦。”

    等都答應了吳州才後知後覺,怎麼都听小皇帝的去了。

    山秀見氣氛不對草草吃了兩口就出去了,等只剩他們兩人時,楚遲硯催促道︰“快些吃。”

    沈眠氣死了,暗戳戳想︰就小皇帝每次和楚遲硯做完那倒死不活的樣,他都覺得自己夠嗆,今晚上還吃那麼多,做完以後不能拉屎怎麼辦?

    做肯定是不能做的。

    沈眠小心開口︰“我能喝點兒酒嗎?第一次我有點害怕,想喝點酒助助興。”

    楚遲硯覺得尚可,便幫沈眠拿了一壺酒來。

    只是一會兒,他就知道這個決定是有多麼錯誤了。

    “那一夜,你沒有拒絕我……那一夜,我傷害了你……”

    沈眠就是個一杯倒,喝了一杯以後就開始發酒瘋,拉都拉不住的那種。

    他爬上桌子上,端著酒壺高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楚遲硯表情凝重的看了沈眠一會兒,然後把他抱下來,脫了衣服脫了鞋,實實在在的把人放到床上。

    他死死盯著沈眠,看這人是不是在騙他。

    沈眠雙頰酡紅,眼神迷離,水水潤潤的。

    楚遲硯捏著他的臉︰“裝的還是真的?”

    沈眠同樣伸出兩只手摸上楚遲硯的臉︰“come baby!”

    楚遲硯︰“……”

    算了,洗洗睡吧。

    夜深。

    楚遲硯已然入睡,沈眠在一片寂靜中睜眼,眼里清明不見半點迷離。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1、沖突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1、沖突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