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小心機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2、小心機

    沈眠不知道自己昨晚上是怎麼睡著的,腦袋昏昏沉沉的。

    他昨晚突發奇想,在書里楚遲硯和小皇帝睡覺時,每次都強迫小皇帝給點兒反應,即便小皇帝已經半死不活了也不放了他,所以沈眠大膽斷定,楚遲硯並沒有女干尸的習慣。

    果不其然。

    沈眠不想再睡,便叫來了山秀。

    山秀為他端來了洗臉水,她一臉的心疼和擔心︰“陛下……”

    沈眠一看她這副模樣,活像是自己沒了清白似的,他笑了笑,道︰“別擔心,我們什麼都沒發生。”

    山秀又驚又喜︰“真的嗎?那太好了!”

    沈眠洗了把臉︰“以後不要叫我陛下了,這畢竟是大慶,就叫公子吧。”

    山秀點點頭︰“是。”

    梳洗完後,很快便有下人來傳楚遲硯讓他去書房陪著用膳。

    沈眠到書房的時候並沒有人,但桌上已經擺了滿滿一桌好吃的。

    他餓的很,喊了兩聲楚遲硯沒人應就坐下來自己吃了。

    味道確實是不錯。

    吃了一會兒,听到有人推門進來。

    “你倒是不客氣。”楚遲硯走了進來,沈眠已經吃的跟個小倉鼠一樣了,他道︰“不是你讓我過來吃飯的嗎?”

    楚遲硯給他倒了一杯水,淡淡道︰“昨晚睡得怎麼樣?”

    沈眠︰“……挺好的。”

    “酒助興嗎?”

    “助、助興。”沈眠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你沒爽嗎?”

    楚遲硯皮笑肉不笑︰“我爽沒爽你不知道?”

    沈眠︰“我怎麼會知道?”

    “那你屁股痛不痛?”

    沈眠︰“……”

    KO!

    楚遲硯暫時不想逗他了︰“先吃飯,吃了飯再說。”

    因為這句話,沈眠接下來吃飯都不香了。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吃完飯楚遲硯並沒有讓他做什麼,反倒牽著他去逛園子了。

    路上偶遇了幾個下人,走路一瘸一拐的,沈眠突然想起昨天他們都被打板子了。

    他沒那麼多的同情心泛濫,誰讓他們不給他做飯吃來著?

    “你沒事的時候可以多逛逛,熟悉熟悉。”楚遲硯把他帶到一個涼亭。

    沈眠坐在石凳上︰“那我可以出去逛嗎?”

    “去哪兒?”

    沈眠︰“去外面。”

    楚遲硯︰“你覺得呢?”

    “……哦。”

    楚遲硯見他的小臉都癟了下去,不由道︰“昨晚你可真是令我大開眼界。”

    沈眠︰“……”他沒醉,記憶清楚的很。

    還是裝作一臉懵︰“昨晚怎麼了?”

    “come baby是什麼意思?”楚遲硯問。

    沈眠胡編亂造︰“就是看吧,卑鄙!”

    楚遲硯︰“……”

    他靜靜地盯了沈眠半晌,突然道︰“沈眠,你不要告訴我,你反悔了。”

    沈眠沒說話,听楚遲硯這意思,他就根本沒願意過。

    “在大越的時候我依著你,答應你的事情也全部做了,回了大慶,你答應過我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要忘了,我這幾日都會歇在府里,昨晚不行還有今晚,今晚不行還有後晚,你逃不掉,我總會得到你。”

    “若我發現你在騙我,我的手段有很多,不介意一一給你試。”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但沈眠卻覺得冷的很,楚遲硯在威脅他。

    這才符合他的人設。

    但他不想跟楚遲硯做,非常不想。

    書中,小皇帝在宮里做了爐鼎,即便後來楚遲硯跟他睡了後殺了那些和小皇帝有過關聯的人,但那也是小皇帝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楚遲硯總會把他弄傷,沈眠在看書的時候嚴重懷疑,這暴君是不是有一點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看他愣愣的,湊過去貼著他吻了吻︰“怕了?”

    楚遲硯︰“怕什麼,只要你乖乖的,不做我不喜歡的事,我定然不會弄疼你。”

    才怪!

    沈眠根本不相信,楚遲硯人冷心冷,高興時哄他,不高興的時候殺了他簡直易如反掌。

    但他現在不能硬踫硬。

    他點點頭︰“我知道的。”

    楚遲硯很滿意︰“既如此,房里有香膏,今晚自己弄好等我,嗯?”

    沈眠咽了咽口水︰“好。”

    楚遲硯摸了摸他的頭︰“乖。”

    -

    楚遲硯走後,沈眠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一想到楚遲硯的手段,就覺得毛骨悚然,怎麼辦,他絕不能和楚遲硯做。

    “什麼意思,你們不知道本郡主是誰嗎就敢攔?”宋靈夕今天來時,發現王府的下人竟然不準她

    進門了,這可是頭一次。

    管家有些為難︰“郡主,這是王爺的命令,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

    “遲硯哥哥的命令?”宋靈夕不知想到什麼︰“是不是昨天那賤人說的?!他又在污蔑我什麼!你們讓開,我要見遲硯哥哥!”

    宋靈夕耍起潑來力氣極大,且家丁們並不敢真的傷了她,沒一會兒宋靈夕便擠進府里來了。

    “郡主!郡主三思啊,王爺交代過……”

    “我不信!我要去見遲硯哥哥!”

    “王爺正在議事,沒時間見您。”

    宋靈夕一巴掌將老管家揮倒在地︰“滾開!”

    後門和沈眠待的後院並不遠。

    宋靈夕路過的時候,恰巧看到沈眠在蕩秋千。

    “賤人!”

    沈眠猛一抬頭,看見怒氣沖沖的宋靈夕,不知想到什麼,他的嘴角忽然不受控制地勾了起來。

    吳州急急忙忙︰“殿下,屬下有要事稟告!”

    楚遲硯說話時不喜歡被打擾,皺了眉頭︰“什麼事?”

    吳州道︰“公子他……腿摔斷了!”

    聞言,坐在旁邊的謝思年眼楮一亮︰“哪個公子?”

    等楚遲硯火急火燎地趕到案發現場時,只見沈眠坐在地上臉色蒼白,宋靈夕一張嘴正在罵個不停。

    “賤人,你裝柔弱給誰看?”

    “就是以這副姿態勾引的我四哥哥嗎?!”

    “宋靈夕。”楚遲硯冷冷的︰“你做了什麼?”

    “遲硯哥哥!”宋靈夕本來很開心,但一看到楚遲硯陰沉的臉色就萎了下去,她撒嬌似的︰“我什麼都沒做,他是自己摔的,我是來找你的!”

    楚遲硯沒理她,蹲在沈眠面前,輕輕動了動沈眠的腿︰“怎麼樣了?”

    沈眠一看到他,眼淚就止不住了︰“好疼……”

    他一直忍著沒哭,是直到看見楚遲硯過來才掉下眼淚。

    給人的感覺就是強裝堅強,然後看到了避風港,才得以放松緩口氣。

    “楚遲硯,我的腿是不是要斷了……”沈眠哭得一抽一抽的︰“我快被痛死了。”

    “不會。”沈眠難得如此柔弱和依賴,楚遲硯自己都沒發覺他的聲音都變得溫柔不少︰“不會的,別怕。”

    謝思年一頓,眼神在沈眠身上轉了轉,有意思。

    “遲硯哥哥,這是

    他自己摔的!我什麼都沒做!”宋靈夕看楚遲硯無視她,還去哄那個賤人,不過是個下賤的男寵而已。

    楚遲硯轉過來對謝思年道︰“你來看看。”

    謝思年一笑︰“來了。”

    ?

    沈眠方才被楚遲硯擋著了,現在才看到謝思年。

    此人一身紫色華服,手拿一把折扇,相貌十分英俊,一雙桃花眼盈盈而笑,舉手投足間風流勁兒十足。

    沈眠覺得有些不一般。

    “小美人。”謝思年看沈眠一直盯著他看,笑了笑︰“幸會幸會啊,在下謝思年。”

    謝思年?

    沈眠想起來了,謝思年,謝小侯爺,是鎮北候的獨子,暴君的好基友,書中說此人風流成性,但醫術卻極為高超。

    在楚遲硯征戰的這些年里,他幫了不少忙。

    “沒人想知道你是誰。”楚遲硯︰“快點看。”

    “嘖。”謝思年︰“你這是求人的態度?”

    話雖這麼說,他還是立馬看了看沈眠的腳。

    “啊!”沈眠是真的痛,踫一下都能痛死的。

    “骨頭裂了。”謝思年道︰“得好好養幾天,避免劇烈運動。”

    “嗚嗚嗚嗚……”謝思年話一落,沈眠就哭了起來︰“我再也不要出來了,都怪你,是你非拉著我出來的。”

    “你還讓人推我!”

    楚遲硯的臉色也不好看︰“我怎麼會讓人推你?”

    謝思年看美人哭得梨花帶雨,笑道︰“先抱回去上點藥再說吧。”

    楚遲硯點點頭︰“也好。”

    宋靈夕真是忍不住了,上前攔在楚遲硯面前︰“遲硯哥哥你不要被他騙了,這是他的計謀,他就是故意摔的!”

    沈眠將臉埋在楚遲硯懷中,低低的啜泣聲傳來,楚遲硯︰“滾。”

    “遲硯哥哥……”

    謝思年︰“誒誒誒郡主啊,我勸你還是先回去吧,不然到時候楚遲硯發起火來,削了你的腦袋我可是接不上的哦。”

    聞言,宋靈夕有些忌憚,她知道楚遲硯的脾氣,但她還是不想放棄︰“我說的是真的,他就是故意摔的,大越的賤人就是……啊!”

    話未說完,一片葉子貼著她的耳廓飛過,削掉了她一縷頭發。

    楚遲硯沉著臉︰“話我不想說第二次,不想死,就滾。”

    -

    沈眠被楚遲硯

    放在了床上,他一躺著就狠狠瞪著楚遲硯,楚遲硯替他擦擦眼淚︰“放心,再沒下次了。”

    沈眠︰“我才不相信你,你昨天也是這麼說的。”

    “……”

    謝思年叫人拿來了自己的藥箱,听到倆人的對話,他笑了一下︰“我需要一些竹板,你去找一些來。”

    楚遲硯︰“我讓下人去。”

    “他們不是都被你打板子了嗎?叫他們去得等多久?”

    沈眠哭︰“你就是想讓我痛死。”

    楚遲硯︰“……”

    去!

    等楚遲硯走了,沈眠心里也松了口氣。

    這場戲已經成了一大半了。

    謝思年將那一切看在眼里,同樣也變了個臉色,似笑非笑地盯著沈眠看。

    沈眠︰“你看我干什麼?”

    謝思年︰“你好看。”

    沈眠皺眉,他知道謝思年這貨就是以風流聞名的︰“你怎麼說話下流兮兮的。”

    謝思年用手蘸了蘸沈眠的眼淚︰“你怎麼不哭了?”

    “關你什麼事?”沈眠對他的印象down到谷底︰“我想哭就哭,不想哭就不哭!”

    謝思年︰“還有想生氣就生氣。”

    “怎麼說我也幫你騙了楚遲硯,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沈眠︰“???!!!”

    “是你故意摔的,是不是?”

    沈眠︰“……”

    謝思年沒再說話,像是意料之中,他小心地幫沈眠脫了鞋襪,將那只受傷的腳握在手里︰“這腳可真是可愛。”

    沈眠想抽,但又怕疼︰“你變態啊!”怎麼和楚遲硯有關的都是變態?都他麼戀腳癖?

    謝思年神色未變,看了看沈眠氣得發紅的臉,突然低下頭在他腳背上吻了一下。

    沈眠︰“……謝思年!”

    “嗯?”謝思年一臉平常︰“生氣的時候也好看。”

    “你就不怕我告訴楚遲硯嗎?”

    “我怕什麼?”謝思年在笑,神色卻很認真︰“雖然他武功高,但我會用毒,誰死誰活還不一定呢,而且,你不是不喜歡他麼,今日這事我幫你瞞著,怎麼說都是你欠了我一個人情。”

    沈眠氣呼呼道︰“我不喜歡變態!”

    謝思年眼神漸深,那雙桃花眼看起來都沒那麼吊兒郎當了︰“但變態喜歡你啊。”

    楚遲硯回來後謝思年便幫沈眠固定好了腿

    。

    “你的燥熱之疾最近沒有發作嗎?”

    楚遲硯︰“沒有。”

    謝思年︰“怎麼突然沒發作了?”

    “不知。”

    謝思年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那我先走了。”

    “謝子安。”

    謝思年腳步一頓︰“怎麼了?”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臉上有些隱隱的戾氣,他勾了勾嘴角,道︰“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謝思年一頓︰“是麼?”他笑道︰“那你可要看好了。”

    等楚遲硯回去時,發現沈眠已經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手慢慢伸向了沈眠的領口,然後順著鎖骨往下,摸。

    沈眠睜眼︰“你干什麼?!”

    “不裝了?”楚遲硯臉上冷冷的︰“這次真的是宋靈夕推你的?”

    沈眠心里咯 的一下,不會是謝思年跟楚遲硯說了什麼吧。

    不行不行,不能自亂陣腳。

    他紅了眼眶︰“你不相信我?”

    楚遲硯沒說話,他不是傻子,沒人能在他面前說謊。

    “我想相信你。”楚遲硯︰“沈眠,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沈眠有點怕了,但他痛都痛了,怎麼能這樣半途而廢呢?

    他用手蒙住眼楮,哭著說︰“我說的就是實話,我都這樣了你還要罵我,你就是欺負我無依無靠嗚嗚……”

    楚遲硯極盡忍耐,最後他看人哭的連枕頭都打濕了。

    他在沈眠掌心落下一吻。

    罷了。

    事不過三。

    “你的燥熱之疾最近沒有發作嗎?”

    楚遲硯︰“沒有。”

    謝思年︰“怎麼突然沒發作了?”

    “不知。”

    謝思年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那我先走了。”

    “謝子安。”

    謝思年腳步一頓︰“怎麼了?”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臉上有些隱隱的戾氣,他勾了勾嘴角,道︰“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謝思年一頓︰“是麼?”他笑道︰“那你可要看好了。”

    等楚遲硯回去時,發現沈眠已經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手慢慢伸向了沈眠的領口,然後順著鎖骨往下,摸。

    沈眠睜眼︰“你干什麼?!”

    “不裝了?”楚遲硯臉上冷冷的︰“這次真的是宋靈夕推你的?”

    沈眠心里咯 的一下,不會是謝思年跟楚遲硯說了什麼吧。

    不行不行,不能自亂陣腳。

    他紅了眼眶︰“你不相信我?”

    楚遲硯沒說話,他不是傻子,沒人能在他面前說謊。

    “我想相信你。”楚遲硯︰“沈眠,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沈眠有點怕了,但他痛都痛了,怎麼能這樣半途而廢呢?

    他用手蒙住眼楮,哭著說︰“我說的就是實話,我都這樣了你還要罵我,你就是欺負我無依無靠嗚嗚……”

    楚遲硯極盡忍耐,最後他看人哭的連枕頭都打濕了。

    他在沈眠掌心落下一吻。

    罷了。

    事不過三。

    “你的燥熱之疾最近沒有發作嗎?”

    楚遲硯︰“沒有。”

    謝思年︰“怎麼突然沒發作了?”

    “不知。”

    謝思年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那我先走了。”

    “謝子安。”

    謝思年腳步一頓︰“怎麼了?”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臉上有些隱隱的戾氣,他勾了勾嘴角,道︰“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謝思年一頓︰“是麼?”他笑道︰“那你可要看好了。”

    等楚遲硯回去時,發現沈眠已經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手慢慢伸向了沈眠的領口,然後順著鎖骨往下,摸。

    沈眠睜眼︰“你干什麼?!”

    “不裝了?”楚遲硯臉上冷冷的︰“這次真的是宋靈夕推你的?”

    沈眠心里咯 的一下,不會是謝思年跟楚遲硯說了什麼吧。

    不行不行,不能自亂陣腳。

    他紅了眼眶︰“你不相信我?”

    楚遲硯沒說話,他不是傻子,沒人能在他面前說謊。

    “我想相信你。”楚遲硯︰“沈眠,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沈眠有點怕了,但他痛都痛了,怎麼能這樣半途而廢呢?

    他用手蒙住眼楮,哭著說︰“我說的就是實話,我都這樣了你還要罵我,你就是欺負我無依無靠嗚嗚……”

    楚遲硯極盡忍耐,最後他看人哭的連枕頭都打濕了。

    他在沈眠掌心落下一吻。

    罷了。

    事不過三。

    “你的燥熱之疾最近沒有發作嗎?”

    楚遲硯︰“沒有。”

    謝思年︰“怎麼突然沒發作了?”

    “不知。”

    謝思年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那我先走了。”

    “謝子安。”

    謝思年腳步一頓︰“怎麼了?”

    楚遲硯一襲黑金長袍,臉上有些隱隱的戾氣,他勾了勾嘴角,道︰“我的東西,誰也搶不走。”

    謝思年一頓︰“是麼?”他笑道︰“那你可要看好了。”

    等楚遲硯回去時,發現沈眠已經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手慢慢伸向了沈眠的領口,然後順著鎖骨往下,摸。

    沈眠睜眼︰“你干什麼?!”

    “不裝了?”楚遲硯臉上冷冷的︰“這次真的是宋靈夕推你的?”

    沈眠心里咯 的一下,不會是謝思年跟楚遲硯說了什麼吧。

    不行不行,不能自亂陣腳。

    他紅了眼眶︰“你不相信我?”

    楚遲硯沒說話,他不是傻子,沒人能在他面前說謊。

    “我想相信你。”楚遲硯︰“沈眠,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沈眠有點怕了,但他痛都痛了,怎麼能這樣半途而廢呢?

    他用手蒙住眼楮,哭著說︰“我說的就是實話,我都這樣了你還要罵我,你就是欺負我無依無靠嗚嗚……”

    楚遲硯極盡忍耐,最後他看人哭的連枕頭都打濕了。

    他在沈眠掌心落下一吻。

    罷了。

    事不過三。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2、小心機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2、小心機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