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被抓包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3、被抓包

    因為沈眠的腳受傷的緣故,楚遲硯再也沒說過要和他怎樣怎樣之類的話。

    沈眠得以放松幾天。

    而且楚遲硯平時好像很忙,听說慶帝最近還中風了,離駕崩只有一步之遙。

    沈眠在想,楚遲硯是什麼時候做皇帝來著?

    他是等著慶帝自然駕崩然後做的皇帝嗎?

    不是。

    小說里,慶帝也有一支軍隊,他在快死的時候把兵符交給了太子,讓太子替他將楚遲硯捉起來殺掉,但結果就是,大慶皇城里幾乎所有的軍隊都听命于楚遲硯,太子帶領的那支,只能稱得上是蝦兵蟹將,最後被楚遲硯一舉剿滅。

    而慶帝沒有等來楚遲硯的尸首,只等來了來殺他的楚遲硯。

    沈眠以前作為一個局外人,對這樣的劇情沒什麼感覺。

    何況他並不喜歡慶帝。

    原因無他,小皇帝在宮里為爐鼎的時候,慶帝也有分一杯庚的,那是個老色鬼。

    不過他好像石更不起來,但這並不妨礙他沒有其他折磨人的手段。

    沈眠嘆了口氣,這次恰逢楚遲硯將他帶回了府里,倒免了那些麻煩。

    但暴君身邊更不是能待的,沈眠每天都心驚膽戰,上次因為腿傷免于一難,但再嚴重的腿傷也會有痊愈的那天。

    謝思年沒再來給他看腿,楚遲硯叫了個太醫來,正好,沈眠也不想看到謝思年。

    他想陸準,也不知道陸準怎麼樣了。

    宋靈夕也沒再進府來,听吳州說,楚遲硯把府里所有的下人都給換了,對宋靈夕也下了死命令,誰敢放她進來誰就沒命。

    現在那些下人對待自己的態度就像是在對待府里的女主人似的。

    沈眠奇怪,按理說宋靈夕是在楚遲硯登基之後才受到嫌棄的,怎麼還提早了這麼多呢。

    果然,暴君的心思你別猜。

    反正也猜不明白。

    更令沈眠害怕的是,每次楚遲硯問他︰“今天感覺怎麼樣?腿有沒有好一點?”之類的話,沈眠都害怕,腿好了之後就是那事兒了。

    不行,還得想辦法。

    “山秀?”

    “公子,怎麼了,腿又疼了嗎?”

    沈眠搖搖頭,其實他的腿都已經快好了︰“我不能出府,

    你幫我去買點東西吧。”

    -

    沈眠的腿好了。

    這天楚遲硯得了空,想著小皇帝在府里困了這麼久,干脆帶他帶出去逛逛。

    “真的嗎?”沈眠不敢相信︰“我可以出去?”

    楚遲硯︰“小心點別跳,自然是真的,我陪你去。”

    “你陪我?”沈眠的情緒肉眼可見的失落下來。

    楚遲硯︰“那便不去了。”

    沈眠︰“!!去!”他拉住楚遲硯的衣袖︰“去嘛去嘛,你能陪我去我可開心死了。”

    嘔——這老狗逼。

    楚遲硯說他︰“沒一句實話。”

    楚遲硯讓沈眠蒙了面紗,不然就不讓出去。

    他們輕裝出陣,楚遲硯沒帶人,有他一個人足以。

    大慶的街上新奇的玩意兒很多,沈眠看得應接不暇,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帶來的話本還沒看呢,最近光顧著應付楚遲硯去了。

    他又去買了很多的話本和零食,楚遲硯看著這都是些小孩兒的東西,不由覺得小皇帝真的挺小。

    自己比他大了十歲。

    “你看什麼啊,是不是舍不得花錢了?”

    楚遲硯︰“如果是,你會不買嗎?”

    “當然不會,小氣鬼。”

    楚遲硯︰“……”

    他拉住一直在蹦噠的某人︰“你是不是有點飄了?”

    沈眠好不容易出來買買買,還有個移動銀行,一時間確實有些興奮了。

    他怎麼忘記了,這人可是楚遲硯啊,自己這個態度跟他說話,可老早就被削腦袋了。

    他立馬變得乖順,暴君應該都喜歡逆來順受的︰“我、我不是……”

    楚遲硯︰“???”怎麼不跟他鬧了?

    他摸了摸沈眠的額頭︰“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沈眠打掉他的手︰“你腦子才出問題了!”

    哦,原來是裝的。

    他們走進了一家成衣店。

    “做兩身衣服吧,宮里最近要為皇帝過壽辰,到時候我帶你去。”

    “壽辰?你要帶我去?”

    慶帝的這次六十大壽書里有所提及,小皇帝就是在這次壽辰上被人惦記,有了往後屈辱的日子。

    “嗯,我看他們都有帶家眷。”

    “哦。”楚遲硯的決定沈眠知道自己是不能干涉的。

    老板認識岳王,猛一見岳王今天竟然帶了人來,立馬上前恭敬

    道︰“參見王爺。”

    楚遲硯微微頷首︰“給他做兩身衣服。”

    老板一看岳王身邊這蒙著面紗的人,看身形該是男子,他不敢多看,忙招呼小二的過來給沈眠量尺寸。

    小二得是個膽小的,得知是岳王,兩股戰戰,拿著皮尺的手抖個不停。

    沈眠小聲道︰“他是不是有帕金森病啊?”

    楚遲硯又沒听懂沈眠說的了︰“這是種什麼病?”

    沈眠一臉冷漠︰“哦,沒什麼,說了你也不懂。”

    楚遲硯︰“……”很好。

    他上前一步,朝那小二伸出手︰“給我,我來量。”

    沈眠直覺告訴他楚遲硯沒安好心,等他和楚遲硯去了量衣間,果真這直覺就變成真的了。

    “量尺寸為什麼要脫衣服?”沈眠驚恐臉,這狗逼肯定又在套路他!

    “不然不準。”楚遲硯︰“你沒听說量這個都是要脫衣服的?”

    沈眠明顯是不相信他的,以前看的古裝劇也沒說要脫衣服的呀。

    “我不信,我要讓那個小二給我量。”沈眠作勢就要出去找人。

    “你敢?”楚遲硯皺眉,他不是很喜歡有除他以外的人踫沈眠。

    沈眠果然停了,很明顯楚遲硯就是騙他的,站了一會兒,他道︰“那我不做衣服了。”讓他在楚遲硯面前脫衣服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改天吧,我們還是先回去好了。”

    “等等。”楚遲硯拉住他︰“你怕什麼?”

    楚遲硯本來只是想逗逗他而已,但見沈眠這麼排斥,他又有點不開心了。

    沈眠一直在應付他,但他不能輕易捅破這層紙。

    他可以當作沈眠不習慣。

    “脫不脫都是遲早的事,何況你的腿傷也好了,最近適合運動運動了。”

    楚遲硯這是在暗示,沈眠听得出來。

    正因為听出來了所以他才有些慌張,該來的總要來。

    話說為什麼楚遲硯這廝整天想的就那事兒?

    是憋太久了麼?

    “那我也不喜歡在外面赤身果體的,多影響市容啊,萬一有人偷看就不好了。”沈眠拉住楚遲硯的手︰“先回去嘛,好不好?”

    ……又撒嬌?

    楚遲硯盯著沈眠看了一會兒,那張臉精致又漂亮,撒起嬌來又純又欲,就是不知道在做的時候會是個什麼樣子,

    想必是十分迷人的。

    楚遲硯決定服從內心欲望,笑道︰“好。”然後捧起沈眠的臉吻了下去。

    -

    到了晚上,就是沈眠最不想面對的時候了。

    楚遲硯好像有些開心過了頭,早早的拉著他吃完飯,然後就說要去洗澡。

    “你都沒有其他事情需要處理的嗎?”

    楚遲硯︰“沒有,早些時候處理完了。”

    “我好像有點飽誒,我們先去走路消消食怎麼樣?”

    楚遲硯︰“沒事,反正待會兒也要消耗很多體力。”

    沈眠︰“……”

    不行!

    “那我要一個人洗!”

    楚遲硯愣了︰“為什麼?”

    沈眠努力臉紅︰“我、我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倒像是沈眠會反應的,想當初在大慶只是摸了他的腳他都受不了,真是個純情的。

    楚遲硯如此想著,然後答應了。

    沈眠泡在水里已經快著急的上火了。

    好在沒讓楚遲硯和他洗鴛鴦浴,那次在大越洗的時候他還穿了衣服,這次衣服都沒穿,他實在是怕洗著洗著暴君便把持不住了。

    沒一會兒,門外便傳來了山秀的聲音。

    山秀進了門,拿了一小包東西︰“公子,東西拿來了。”

    沈眠拿著那一小包東西,突然就覺得安心了許多,他立馬和著水服下。

    山秀見狀,眼眶都紅了,陛下以前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苦了公子了。”

    沈眠到不怎麼覺得,這比起小皇帝在宮里的日子,已經算是好的了。

    “我沒事,你快別哭了,先出去吧,不然待會兒楚遲硯要過來了。”

    山秀點點頭,道了一句公子保重便走了。

    沈眠盡量拖延時間,等藥效發作,中途楚遲硯來催過幾次,威脅到要是沈眠再不出來他就要進來了,沈眠這才洗好。

    他穿了件月牙白的寢衣,身上燻了香,因為泡了太久,所以整個人都是紅撲撲的。

    楚遲硯已經在房里了,屏退了下人。

    沈眠一進去就被他抱在懷里︰“怎麼洗了這麼久?”

    沈眠心不在焉的︰“要洗干淨啊。”

    楚遲硯這時候覺得他怎麼樣都是可愛的,笑了一下,湊到沈眠的頸側吸了一口︰“怕什麼,我又不嫌棄你,你好香。”

    沈眠︰可我嫌棄你啊!!!

    其實楚遲硯笑起來的時候臉上戾氣沒那麼重,他本身也長得十分英俊,所以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

    但沈眠實在是沒時間欣賞。

    最然這次不是剛來大慶就進宮,但和暴君發生關系這一項,好像怎麼也逃不掉。

    楚遲硯看他呆呆的,以為沈眠是害怕,考慮到沈眠年紀小,又是這種事情,他難免心軟︰“在大越,宮里沒有姑姑或女官教過你嗎?”

    沈眠有些懵,睜著水水的大眼楮看著他︰“教我什麼?”

    就是沒教了。

    楚遲硯被他望的那一眼撩撥得不行,他以前對這方面不是很在意,對送上門的男男女女興趣也不大,偏偏在沈眠這兒,他覺得沈眠做什麼都是在勾引他。

    皮膚白中透粉,頭發微濕,連腳都泡的紅紅的。

    “沒事,”楚遲硯難得溫柔,他吻了吻沈眠的眼楮,輕輕的把他放在了床上,又吻了吻他的眉心︰“別怕,第一次總會有些疼的。”

    沈眠︰“……”听起來怪色。情的。

    你也知道第一次很疼?就不能不做了嗎?!

    是你沒事不是我沒事啊!

    他很想攔一攔,但楚遲硯的眼里現在全是驚濤的欲望,他怕自己話都還沒說出口就被吃掉了。

    “唔……”

    楚遲硯在說完那句話以後就直奔主題,他吻著沈眠的唇,勾著他各種花樣的wen,沈眠根本沒經驗,沒一會兒就被他吻得全身發軟了。

    楚遲硯的手也不老實,沈眠穿的寢衣好tuo得很。

    他心里一緊,然後楚遲硯的手已經順著就……

    !!!

    “咕嚕咕嚕……”

    “等、等等……”

    沈眠原本還是紅撲撲的臉立馬變得慘白,他無力的推著身上的人。

    楚遲硯察覺不對︰“怎麼了?”

    沈眠捂著肚子蜷起來︰“我肚子好疼……”

    楚遲硯中途被打斷,臉上還帶著些情,欲的色彩,他的心情著實不怎麼美妙。

    但現下沈眠的樣子又不像是裝的,他沒辦法,只得停下,先顧著沈眠。

    “怎麼會肚子疼?疼得厲害?”

    “……嗯,”沈眠眼淚汪汪的,還不忘把自己的衣服給攏好︰“好疼啊,可能今天吃了太多的零嘴,吃壞了……”

    楚遲硯皺眉,不是他天生多疑,但怎麼就有

    這麼巧的事兒呢?

    上次是沈眠摔斷了腿,這次又是吃壞了肚子……

    “嗯哼……”

    沈眠痛得從鼻腔里發出哼哼聲,這瀉藥的效果果然名不虛傳。

    楚遲硯︰“我去給你叫個大夫。”

    沈眠搖頭︰“不要,我不喜歡大夫,我不想看到大夫,我不想吃藥。”

    楚遲硯沒說話。

    沈眠心想︰他都這樣了,楚遲硯不會還繼續吧?

    他把視線轉移到了楚遲硯的那個部位,嘖嘖嘖,雖然書里沒有明確描述過他的尺寸,但身為主角,傲人的男人象征肯定是要有的。

    小皇帝這身嬌肉貴的,多半撐不住。

    “楚遲硯……”沈眠有氣無力地開口︰“我想去趟茅房……”

    楚遲硯︰“……”

    最終他們還是沒做下去。

    沈眠拉了大半夜的肚子,去茅房去了不下二十次。

    整個人拉得都虛脫了。

    終于在天快亮了的時候,他被累的睡著了。

    楚遲硯坐在床邊,用指腹描著沈眠的臉頰輪廓,眼神漸深。

    沈眠現在睡得非常熟,什麼都沒感知。

    “吳州。”

    “屬下在。”

    楚遲硯眼里冰冷一片︰“你去叫個大夫來。”

    大夫是個老中醫,把了一會兒脈以後道︰“這位公子該是誤服了瀉藥,所以才會腹瀉不止。”

    楚遲硯︰“瀉藥?”

    大夫道︰“回王爺,正是如此,而且照您說的情況看來,服用的劑量並不佔少數。”

    楚遲硯沒說什麼,但臉色已經肉眼可見的沉下去了。

    吳州見狀,上前道︰“殿下,要不要我去查一下?”

    楚遲硯看著床上的沈眠,冷笑一聲︰“不必,我知道是誰做的。”

    沈眠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他昨晚消耗了太多力氣,而且肚子里的東西都被拉空了,現在正餓的很。

    雖然昨晚吃了很多苦頭,但總算又躲過去一次。

    “醒了?”

    沈眠听到楚遲硯的聲音被嚇了一跳,這回是真的醒了。

    “你、你還在啊?”

    楚遲硯端來一碗白粥︰“你不醒,我怎麼有心思去做別的。”

    沈眠︰“……”

    怎麼感覺怪怪的。

    “肚子還疼不疼?”

    沈眠搖搖頭︰“不疼了。”

    他看了看楚遲硯的臉色,好像一切

    正常,並沒有因為昨晚上而遷怒于他。

    “怎麼了?”楚遲硯︰“看我干什麼?”

    沈眠喝了一口粥︰“沒、沒什麼,我還以為你要生氣。”

    “生什麼氣,難道你有事瞞著我?”

    沈眠︰“……沒有。”

    楚遲硯垂了垂眸子,掩下了眼中的陰騖,但瓷碗邊卻裂了一條細細的縫。

    這些,沈眠都沒有發現。

    楚遲硯喂沈眠吃完早飯之後便走了,沈眠其實還有點不舒服,不過他也不打算請大夫。

    還好楚遲硯也沒給他請大夫,不然被號出來他吃了瀉藥就不好了。

    這次是躲過去了,他又在想下次用什麼辦法了。

    可能考慮到沈眠拉了肚子腸胃有些受損,接下來的兩天楚遲硯都沒有再和沈眠提起那檔子事。

    但沈眠心里卻不踏實。

    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在想什麼?”楚遲硯從後將沈眠摟進懷里。

    “沒想什麼。”

    “沈眠。”楚遲硯把他翻過來,讓他趴在自己身上︰“你老實說,你有沒有事情瞞著我?嗯?”

    沈眠不喜歡被楚遲硯這麼望著,那雙眸子太凌厲,像是能洞穿一切把他都看穿了一樣。

    他閃躲著,然後道︰“怎麼啦,我能有什麼事瞞著你?我連門口都沒去過。”

    楚遲硯笑了一下,但眼里卻一點溫度都沒有︰“睡吧。”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突如其來的這一出又是為了什麼,他還以為他的小計謀又露餡了呢。

    他這幾天在王府的各個地方都看了看,每一處都有人守著,而且楚遲硯也交代過,不允許他出去。

    他能跑掉的可能性不大。

    “肚子好了嗎?”楚遲硯突然把手放到了沈眠的腹部。

    他一問,沈眠就知道原因。

    “……嗯,但、但我有點困了。”

    “沒事,我們明天來。”

    沈眠松了一口氣,如果是明天,那還有時間想辦法。

    半夜。

    沈眠倏的睜開眼楮,他能感覺到楚遲硯已經睡著了,雖然呼吸聲沒什麼變化,但楚遲硯都保持了幾個時辰抱著他的姿勢,肯定就是睡著了。

    他輕輕的把楚遲硯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然後起床。

    入了夜還是冷的,沈眠就是要冷。

    還好離這兒不遠處有個小池子,沈眠打算先去里面泡一會兒冷水,然後再去換身干的衣服再進去睡覺,這樣鐵定能感冒。

    沈眠來到了小池子邊,他先用腳去試了試水。

    “嘶——”真的好涼。

    外面夜色襲人,他的腳在月光下泛著瑩白的光,沈眠強忍著冷意,然後慢慢跨了下去。

    這個小池子水位不高,最多也只到了沈眠的腰部。

    他小心地移到了池中央,還沒等站穩,就听後面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沈眠來到了小池子邊,他先用腳去試了試水。

    “嘶——”真的好涼。

    外面夜色襲人,他的腳在月光下泛著瑩白的光,沈眠強忍著冷意,然後慢慢跨了下去。

    這個小池子水位不高,最多也只到了沈眠的腰部。

    他小心地移到了池中央,還沒等站穩,就听後面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沈眠來到了小池子邊,他先用腳去試了試水。

    “嘶——”真的好涼。

    外面夜色襲人,他的腳在月光下泛著瑩白的光,沈眠強忍著冷意,然後慢慢跨了下去。

    這個小池子水位不高,最多也只到了沈眠的腰部。

    他小心地移到了池中央,還沒等站穩,就听後面傳來一聲冷冷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3、被抓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3、被抓包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