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4、懲罰-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14、懲罰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4、懲罰

    沈眠猛地朝後望去,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就站在了他後面。

    此刻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但怎麼看都是在忍耐怒火。

    他一向是那種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你在干什麼?”沒听到回答,楚遲硯又問了一遍︰“覺得好玩兒,半夜不睡出來玩水嗎?”

    “……”

    沈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該不該回答,楚遲硯又不是傻子,他說他其實是熱的慌所以出來泡泡涼水有可能嗎?

    沒可能。

    他也不會信。

    沈眠有點心虛,是做壞事被抓包了的那種心虛。

    “我、我……”

    楚遲硯慢慢朝他走來︰“在想理由?”

    他用手攪了攪池子里的水,語氣無波無瀾︰“明晚又想用什麼理由躲?風寒發熱?”

    “……”

    被猜中心思的沈眠無話可說,說多錯多。

    如果他和這暴君好好交流有可能嗎?

    比如沒有靈魂上的契合單單只是肉,體結合是沒有快。感的,講究你情我願男男平等?

    不現實。

    楚遲硯抬眼看他,道︰“沈眠,你太讓我失望了。”

    只見他足尖輕點了一下水面,直接就把沈眠從池子里撈起來了。

    沈眠的衣服都被打濕了,月牙白的寢衣打濕了以後貼在身上是透的,所以小皇帝的身體形狀都完全顯現了出來。

    縴瘦瑩白。

    但楚遲硯沒有看。

    他任由沈眠跌在地上。

    風一吹,沈眠冷的瑟瑟發抖,臉上一副羸弱姿態,楚遲硯也沒管他。

    他蹲了下來,擒住小皇帝冰涼的手腕︰“你就沒什麼要跟我解釋的?”

    沈眠一張臉凍得蒼白,連嘴唇都沒了顏色,他掙了掙,發現楚遲硯這次的力氣尤為大,真像是要把他的手給捏斷似的。

    而且楚遲硯臉色很陰沉,陰沉的嚇人。

    “我、我是……我只是還沒準備好……”

    “沒準備好?我想想看,第一次是你摔斷了腿,第二次你偷吃瀉藥,第三次你又來泡冷水,你在把我當傻子?你不是沒準備好,只是去準備了其他的東西。”

    “我給過你機會,讓你跟我坦白,但是你沒有。”

    沈眠都能隱隱听到自己手腕處傳來的

    聲響,逼得他眼淚都噙滿了,一時想不了其他︰“疼……”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楚遲硯不為所動︰“只是痛而已,你該慶幸你還活著。”

    他給了沈眠很大的容忍,從來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耍他,就算有,尸骨可能都找不到了,他們的下場會很慘。

    楚遲硯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他想殺一個人,往往要先給他最大的痛苦。

    但是沈眠,一次一次的在挑戰著他的底線。

    他怒火中燒,好多年沒這麼生氣了,但這次他卻下不去手。

    燥熱之疾發作起來他會殘,暴非常,偏偏只有貼著小皇帝才會有緩解的效果。

    但這些,他沒告訴謝思年。

    沈眠覺得楚遲硯會殺了他,他活不過今晚了。

    沒想到白穿一場,死得比書里的小皇帝還要早。

    他說話都帶上了哭腔︰“我只是不想做而已,是你逼我的……”

    “我不願意也有錯嗎……我不喜歡這樣……”

    楚遲硯︰“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們做了交換。”

    沈眠︰“那明明就是你單方面的強迫!”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流眼淚的,有的是怕的,也有被痛的。

    流著眼淚吼人一點威懾力都沒有。

    強做倔強。

    他低著頭,眼淚就一滴一滴的全滴在了地上。

    沈眠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楚遲硯扛起來,扔在了床上。

    扔上床時,沈眠的膝蓋手肘都踫到了堅硬的床邊,痛的他冷汗直冒。

    不過他可不敢揉,忍住痛,一咕隆爬起來,警惕的盯著楚遲硯看。

    楚遲硯看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冷笑一聲。

    沈眠內心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楚遲硯這副樣子讓他膽寒,他可是暴君啊,將人凌遲眼楮都不眨一下的那種。

    只見楚遲硯拿出了繩子,沈眠︰“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沒理他,沈眠掙扎那點力氣在他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沈眠真的怕了,他怕楚遲硯有什麼特殊愛好。

    為了和諧,書里並沒有仔細描寫過暴君的房事,所以沈眠也不知道這狗東西到底有沒有那方面的傾向。

    楚遲硯對沈眠的咒罵不為所動。

    他看了眼沈眠因為掙扎而被磨紅的手腕。

    “省著點,不然到時候沒力氣哭。”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4、懲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4、懲罰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