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高熱(已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5、高熱(已修)

    楚遲硯沒管沈眠了,他去了另一個房間睡。

    他下了決心,這次非得給這小東西長長記性。

    他不準任何人靠近這間屋子,不管听到什麼聲音都不能進去。

    沒一會兒,沈眠的頭發就被全部被打濕了。

    但房里沒人,沈眠找不到人幫自己。

    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太倒霉了,要論心計,他根本玩不過楚遲硯。

    這狗比就是狗比,沒一件事是人能干出來的。

    沈眠沒辦法,他動都不敢怎麼動,這就好比一個口渴的人走在沙漠中,你明明就坐在水池邊,但你就是喝不到水。

    他的意志力慢慢薄弱,眼淚又洶涌了起來。

    不過還是沒忘記罵楚遲硯。

    楚遲硯隔壁,沈眠的聲音很大,他的耳力也很好。

    將沈眠罵他的一字不差都听進去了。

    但他沒什麼反應,就跟沒听到一般。

    吳州站在一旁有些尷尬,雖然不知道殿下怎麼就和小皇帝鬧翻了,不過這小皇帝如此口不擇言,殿下竟然也沒將他舌頭割了?

    果然殿下只待小皇帝與眾不同。

    沈眠前前後後罵了很久,本來嗓子就哭啞了,到後來干脆痛得連吼都吼不出來了。

    他耗了許多體力,此刻也沒什麼力氣了。

    時間都過去了大半夜,沈眠很難受,他不知道這漫長的夜晚要什麼時候才能過去,最後竟也委屈地哭了起來。

    他哭不出聲音,只是有點很細微的嗚咽聲,听起來可憐得很。

    沒一會兒,門就被打開了。

    楚遲硯一臉寒意的走進來,他沒動,只是靜靜地站著。

    ……

    沈眠不知道那一晚是怎麼過去的。

    反正最後他整個人就像是從水里撈起來的一樣。

    不過這一事件最後的結果倒也如他所願,沈眠發高熱了。

    吃什麼吐什麼,一張小臉燒得通紅,神志不清,迷迷糊糊還哭哭啼啼的。

    最後楚遲硯叫來了謝思年,雖說謝思年不安好心,不過他醫術也確實高超。

    謝思年看到床上的沈眠︰“怎麼弄成這樣了?”

    楚遲硯︰“泡了冷水,發的高熱。”

    謝思年把了脈︰“我知道是發高熱,不只是泡冷水吧,你是不是

    給他用什麼東西了?”

    楚遲硯也不隱瞞︰“是,不過與你無關。”

    謝思年皺眉,雖說他長相風流,舉手投足間也是一副隨性風流模樣,但他不笑的時候,那雙桃花眼便也顯得冷淡許多。

    他們無聲對峙,誰也不讓誰。

    吳州站一旁沒說話,他也不敢說話,這倆人他誰也惹不起。

    只是忍不住想,小侯爺和他家殿下這麼多年,這甩臉子還是頭一次。

    半晌,謝思年先開口︰“雖然你不是人,但你也沒必要跟一個小孩兒過不去。”

    謝思年︰“你沒必要嚇他。”

    楚遲硯冷笑一聲︰“你在教我做事?”

    謝思年也不遑相讓︰“不然呢?”

    吳州見氣氛不大對,頂著被拍飛的風險,勸道︰“小侯爺,我家殿下不是那個意思。”

    謝思年也不想再和他多爭論,給沈眠寫藥方去了。

    -

    沈眠這一覺睡得不是很好,夢里,楚遲硯的手指和他身體里的玉讓他幾近崩潰,他像是一條缺了水的魚,在瀕死的邊緣瘋狂掙扎。

    他很缺水,喉嚨很干,就在這時,好像有人掐著他的腮幫,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溫熱的水被灌了進來。

    就是這水有點苦。

    又回到了那個夢,雖然解了一時的干渴,但他還是缺水,他想掙扎著回到海里,然後掙著掙著,突然就見漁夫裝扮的楚遲硯拿過來一把魚叉,猛地一下就插在了他的身上!

    他醒了。

    醒來是刺眼的白,然後就是某人笑嘻嘻的臉。

    “你醒了?”謝思年笑臉盈盈,配上那雙桃花眼,少年公子,英俊得很。

    “你怎麼……咳咳咳咳!”本來想問謝思年為什麼會在這里的,不過一開口就咳得不行。

    謝思年知道深眠要說什麼︰“你生病了,我來給你看病,你知道,我是個神醫。”

    沈眠覺得這人真是太自戀了︰“哪有自己說自己是神醫的。”

    謝思年笑了笑︰“我不就是?”

    沈眠還虛弱著,臉色蒼白,嘴唇也有些干裂了,他不想再和謝思年打嘴炮,只是奇怪居然沒看到楚遲硯。

    也是,那狗逼那天晚上這麼折磨他,肯定沒想到自己還沒死成。

    氣死爺了!

    羞恥!

    他一個人生悶氣,氣得臉都紅了

    。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想到什麼了?”謝思年摸了一把他的臉︰“臉這麼紅?”

    沈眠瞪他,考慮到這人作風問題︰“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的。”

    “怎麼了?”謝思年不進反退,靠他很近,笑著道︰“楚遲硯都踫得,我為什麼踫不得?”

    雖然他在笑,但沈眠覺得謝思年在壓迫他,很奇怪,謝思年明明不是楚遲硯那樣的性格,帶給人的壓迫卻一點也不弱。

    沈眠︰“你是流氓嗎?”

    他的眼楮潤潤的,沒生氣,只是單純的問了這麼一句。

    謝思年︰“如果是對你的話,那麼我是。”

    沈眠︰“……”不要臉!

    “楚遲硯對你做了什麼,你嚇成這樣?”

    一說到這個,沈眠就真的很生氣了,他又氣又怕,謝思年和楚遲硯是好基友,兩個變態。

    “要你管!”他臉刷的一下更紅了,把被子拉過頭頂蓋住自己的臉,他不想看到謝思年。

    謝思年思考了半刻,突然道︰“是不是給你用了泡了春香散的玉?”

    雖然不知道春香散是什麼東西,不過玉肯定是對的。

    沈眠氣呼呼的,又拉開被子,怕謝思年去告狀,所以在心里對天發誓︰我與楚遲硯這個狗逼不共戴天!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管我叫爺!

    謝思年神色淡淡︰“嗯,我幫你。”

    沈眠︰“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知道。”謝思年︰“左不過是些罵楚遲硯和想對付他的話。”

    沈眠白了他一眼︰“我才不相信你。”

    “我說的是實話。”謝思年挨著他︰“前提是你親我一口。”

    沈眠︰“……”這個更狗!

    謝思年鬧了他一會兒便走了,沈眠躺在床上對著空氣打拳,把空氣都當成楚遲硯。

    “狗東西!老狗逼!一把年紀了不知檢點,狗逼楚遲硯,楚遲硯是狗逼!”

    罵著罵著他的聲音漸漸小了下來,又委屈地哭了。

    那天晚上給他的陰影真的很大。

    太難受太屈辱了。

    他恨不得把楚遲硯的手給砍了!

    “狗逼……嗝!”

    他這邊還在打嗝,房里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了人︰“起來喝藥。”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5、高熱(已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5、高熱(已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