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祠堂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6、祠堂

    一听到這個聲音,沈眠麻溜的就爬起來了。

    不過不是喝藥,而是縮進床的最里面,躲得遠遠的。

    楚遲硯仿佛看笑話般︰“你現在才知道躲,不覺得遲了點麼?”

    沈眠心有余悸,想瞪又不太敢瞪他。

    小聲道︰“我、我不想看到你……”

    “你說什麼?”

    沈眠︰“……”沒說什麼。

    楚遲硯這次真的把他給嚇著了。

    嚇得他一想起那晚的屈辱歷史,就覺得陣陣後怕。

    沈眠心里想什麼都擺在臉上了,楚遲硯不動聲色,他把手一伸,冷冰冰的︰“喝藥。”

    沈眠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勇氣斗爭,手伸過去還沒踫到碗邊楚遲硯就把手撤了。

    “干嘛?”

    楚遲硯︰“我喂你。”

    這算什麼,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甜棗嗎?

    哼!這楚狗休想用假惺惺的溫柔換取他的原諒!

    “我要自己來。”沈眠不要他喂︰“我自己有手。”

    楚遲硯沒動,臉色去冷了下來︰“砍了是不是就沒了?”

    “……”

    沈眠立即把手縮回來了。

    楚遲硯︰“喝不喝?”

    明明就是楚遲硯對自己做了那麼過分的事,這也就是在古代,在現代可是要犯法的!

    這暴君狂妄又冷血,一點悔過的心都沒有,真的太討厭了!

    他憤憤的盯著楚遲硯,盯了一會兒還是乖乖湊過去喝藥了。

    好苦。

    沈眠嘴巴小,喝藥也是小口小口的,偶爾伸出殷紅的舌尖舔一舔唇瓣,將殘留的藥汁舔干淨。

    楚遲硯看他喝藥的樣子覺得賞心悅目,想到那晚他發抖泛紅的身體,要是小皇帝能再乖一點就好了。

    再乖一點,放在身邊養著,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楚遲硯一勺一勺的喂,沈眠一口一口喝,藥還沒喝到一半,沈眠的眼淚就下來了。

    啪嗒啪嗒,跟下雨似的。

    “嘖,”楚遲硯皺眉︰“你水怎麼這麼多?”

    又哭?又在哭什麼?

    沈眠就是覺得委屈。

    本來他都還沒從懲罰中緩過來,又剛生了病,沒誰安慰就不說了,還要被楚遲硯威脅被他罵,他能不委屈嗎?

    這事兒還不能細想,一想眼淚就止不住

    。

    而且藥也太苦了,他真的不想喝。

    他抽抽噎噎的︰“我、我哭都、都不行了嗎?”

    楚遲硯覺得自己頂多算小懲,沒讓小皇帝受什麼皮肉之苦或者要了他的命已經算是法外開恩了。

    但他又想著,沈眠以前嬌生慣養、養尊處優慣了,恐怕是頭一回被懲罰,又是那方面的,年紀小,心里可能多多少少有點難以接受。

    其實他的氣也消得差不多了,雖然沒有實干,但該看的該做的都差不多了。

    不過一個小孩而已。

    他看小皇帝把眼楮都哭紅了,小臉蒼白著,就剩一雙大眼楮紅的很,跟個兔子似的。

    他微微嘆了口氣,把碗放一邊,上去把小皇帝抱在了懷里。

    淡淡的清香沖入鼻中,楚遲硯道︰“好了,你又想哭病?”

    沈眠不想給他抱,暴君陰晴不定的,誰知道他下一刻到底是抱你還是打你︰“我病……都是你、你害的。”

    楚遲硯親了親他的臉,道︰“我怎麼害你了,誰讓你先說慌的,說謊的小孩兒就該吃點教訓,pi股還疼不疼?”

    楚遲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沈眠推開他,哭得更凶了︰“你、我討厭你,你羞辱我嗚嗚,你怎麼能羞辱我……”

    “你還敢討厭我?”楚遲硯又把他拉了回來︰“我哪兒羞辱你,甚至都沒有打你,只是用手指戳了戳你而已。”

    沈眠︰“……”

    戳了戳?

    而已?!

    楚遲硯這個老混蛋!

    為什麼會把這種話說的這麼雲淡風輕!

    楚遲硯看沈眠愣愣的,趁此機會壓上去,碾著他的唇親了又親。

    除了沈眠騙他他很生氣外,他是真覺得小皇帝還挺有趣兒的。

    特別是那晚玩弄了小皇帝的身體,他覺得更有趣了。

    沈眠一時失神讓楚遲硯得了手,他奮力掙扎,但那點力氣楚遲硯根本就不會看上眼,情急之下,他狠下心,咬了楚遲硯一口。

    “嘶——”那一嘴下的有些重。

    楚遲硯被迫退出,皺著眉,神色非常不耐煩地盯著沈眠看。

    沈眠又有點怕了,不過他也不能這麼慫,也大著膽子瞪人。

    楚遲硯面色不虞的起身,看了他一眼,道︰“看來你還是不老實,明天起,去祠堂跪著抄書。”

    甩下

    這一句他就走了,沈眠用手擦了擦嘴巴,不由想︰抄書?

    -

    楚遲硯說到做到,第二天吳州便來叫沈眠去祠堂了。

    吳州看山秀在幫沈眠收拾東西,道︰“書已經給您找好了。”

    沈眠︰“我知道啊,我怕那些書不夠我抄,我要再拿一些去。”

    啊?不夠抄?那可是有半個人高的書。

    不過他沒阻攔,因為他發現沈眠拿的都是些消磨時間的話本。

    小皇帝怎麼可能會安心抄書。

    沈眠到了祠堂,楚遲硯不準任何人陪他,所以山秀也不能留下,只有沈眠一個人在。

    “到時間會有人送藥過來,您喝了就是,殿下說了,不把這些書抄完,不能吃飯。”

    沈眠︰“……”excuse me?

    “你在開玩笑嗎?”

    吳州︰“沒有。”

    沈眠︰“可是這里這麼多書,我就只有一雙手,又不是哪吒。”

    吳州秉承著一個好下屬的原則,道︰“公子,這些都是殿下安排的。”

    果然楚遲硯不是人,沈眠又在心里面給楚遲硯狠狠的記上了一筆。

    “哦,知道了。”

    吳州走了以後,沈眠就對著這一堆書發愁。

    他擺好一張宣紙,拿下一本書準備抄。

    古代的文言文太咬文嚼字了,特別還是這種學術性的大名著。

    沈眠沒抄多久就覺得困了。

    算了,反正沒人,他也就不跪了,拿出了讓山秀裝的話本。

    嗯,還是話本好看。

    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中午,沈眠肚子餓了。

    他是感覺到肚子餓才發現原來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了。

    古代的小說也挺有趣的,天馬行空,一樣有想象力。

    但再有趣,也要填飽肚子才行啊。

    沈眠揉揉肚子,他好餓啊,那狗逼說的,不抄完書就沒飯吃,那他豈不是要餓死了?

    此時,狗逼正在用膳。

    楚遲硯一邊吃,吳州一邊看。

    他剛剛稟告過沈眠的情況,小皇帝安安靜靜坐了一上午,沒鬧什麼ど蛾子,就是在叫肚子餓。

    楚遲硯冷冷道︰“餓多了就听話了。”

    吳州在心里小小的“切”了一下,他要是沒記錯的,今天這桌上的菜可都是那小皇帝喜歡吃的。

    不過他也只敢在心里頭悄悄腹誹,不敢說出來。

    沒一會

    兒,楚遲硯道︰“我不吃了,這桌東西你看著處置。”

    吳州方才愣神去了,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楚遲硯輕飄飄看他一眼,他全身都精神了︰“哦……哦!”

    沈眠是聞著香味醒來的。

    原本他太餓了,餓著餓著就睡著了。

    “你怎麼來了?”他話是對吳州說的,眼楮卻盯著他手里的飯菜然後咽了一口口水,然後又問了一句︰“這是給我的嗎?”

    吳州看沈眠的樣子實在可愛,竟也忍不住逗他兩句︰“不是,殿下讓我在這里來吃。”

    沈眠的眼神肉眼可見的黯淡下去,這果然是那狗逼的作風,他生氣又可憐的看了看吳州︰“那你吃吧!”

    “還是公子吃吧。”吳州笑道︰“屬下吃過了,反正這也是浪費的。”

    沈眠又多雲轉晴︰“真的嗎?”

    他立馬笑著接過來︰“吳州你可太好了哈哈哈!”

    他一笑眼楮就彎彎的,本來就生的乖巧,現在更可愛了。

    吳州一時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平白要了小皇帝一個人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俄狠了,沈眠吃了很多,雖然這日子不太好過,但岳王府的飯菜他是很滿意的。

    吃到最後他都撐了,又被迫喝了一碗藥,胃里真的一點縫都沒有了。

    沈眠拍拍肚子,準備繼續看話本。

    -

    楚遲硯處理完事情已經到晚上了。

    時間也過去了一天,想去看看小皇帝在做什麼。

    他推開祠堂的門,里面靜悄悄的,什麼聲音都沒有。

    沈眠趴在案幾上睡著了,頰邊的嘟嘟肉被擠了起來,嘴巴成了一個圓形,可能流了些口水,還泛著光澤。

    微黃的燭光給他鍍上了一層暖意,整個人看起來又軟又暖。

    楚遲硯不自覺地就放輕腳步,不得不說,有個小皇帝在身邊逗逗還是很好玩的。

    他沒忍住在沈眠的臉上親了一口,輕輕叫了聲︰“眠眠?”

    自然沒人應。

    楚遲硯覺得沈眠熟睡的樣子乖的很,扶著他的頭,淺淺的吻在了他的唇上。

    舌頭又軟又滑,楚遲硯愛不釋手。

    沈眠覺得不適,皺了皺眉,手在前面揮了揮,楚遲硯以為他要醒了,但沈眠只是砸吧兩下嘴巴,然後說了一句︰“狗逼受死!”

    “…

    …”

    雖沒名沒姓,但听到這聲狗逼,楚遲硯總有種莫名地歸屬感。

    罷了,夢話不能當真。

    他不由得把視線轉到今天沈眠抄的東西上。

    “一物從來六寸長,有時柔軟有時剛。軟如醉漢如山倒,硬似風僧上下狂。”

    楚遲硯︰“……”

    小皇帝為什麼會抄出這樣的東西?

    他給的明明是一些從古至今傳承下來的類似與“妻子在家如何討丈夫開心”“夫妻□□生活”之類的美德書。

    為什麼沈眠會抄這個?

    難不成自己給他找的東西都沒看?

    就在這時,沈眠悠悠醒了。

    “鬼啊!”他大叫一聲。

    楚遲硯臉色更黑了。

    沈眠一下反應過來,調整好面部表情︰“怎麼啦,來檢查我有沒有抄完嗎?”

    楚遲硯︰“不然呢?你這抄的是什麼?”

    沈眠一看紙上寫的,這個謎語他還沒猜出來,所以就寫下來了。

    沈眠反駁︰“我就不能抄一些我喜歡的嗎?”

    “你就喜歡這個?”楚遲硯打量了他一下,最後把他的視線停留在沈眠腰部往下︰“你的沒那麼長,別想了。”

    沈眠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臉砰的一下就紅了,捂住嘴︰“流氓!”

    楚遲硯看他還是一副純情小處男的樣子覺得好笑︰“過來。”

    沈眠不情不願。

    楚遲硯:“你的書抄完了?”

    沈眠嘟囔道︰“你連飯都不給我吃,我哪有力氣抄書啊?”

    楚遲硯︰“吳州沒過來?”

    沈眠︰“吳州過來有什麼用?你不是讓他在我面前吃嗎?哼,還好他人好,把飯菜都給我了。”

    “他人好?”

    正在書房的吳州打了一個噴嚏。

    沈眠完全沒意識到他已經把吳州給賣了︰“對啊。”

    楚遲硯冷笑一聲︰“他半年的俸祿已經沒了。”

    沈眠︰“你怎麼可以這樣,就因為他給我送飯,你就要扣他工錢?”

    楚遲硯︰“對啊。”

    沈眠太氣憤了︰“你不講道理!”

    楚遲硯看著他︰“誰不講道理?”

    沈眠“你”字都到了嘴邊,硬生生給憋下去了。

    不說就不說,有什麼了不起的!

    楚遲硯︰“你過來。”

    沈眠有些虛︰“干、干什麼啊?”

    楚遲硯︰“再

    不過來就干你了。”

    !!!

    沈眠趕緊過去了,他實在是怕了。

    楚遲硯無聲地勾了勾唇角,一把將沈眠撈進懷里︰“你真是頭腦簡單,笨的可以。”

    你以為吳州沒我的命令就敢給你送飯了?罷了,不說也罷,說了倒像是在邀功似的。

    沈眠知道自己不夠聰明,比如家里三個孩子,姐姐和弟弟都考上了重點大學,就他勉勉強強上了個專科,干什麼都沒別人機靈,出去打工還被別人騙光了工資,所以父母偏心,他也就當沒感覺。

    但這件事又被別人拿出來說,他就不開心。

    “我笨,那你還留著我干什麼啊,我要走你又不讓我走!”

    他突如其來的發脾氣倒讓楚遲硯有些意外,或許是覺得小皇帝氣呼呼很有趣,他打趣道︰“怎麼,陛下要殺人滅口嗎?”

    “楚遲硯!”沈眠眼眶慢慢紅了,這人真的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行了行了,”楚遲硯心情不錯及時打住︰“你最聰明。”

    沈眠︰“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敷衍……唔!”

    楚遲硯覺得沈眠那張小嘴叭叭叭的可真是能說,說的還不是他喜歡听的,還是堵住了好。

    他勾著小皇帝深吻,吻得沈眠氣喘吁吁,倒在他身上再也沒力氣爭辯什麼了。

    “還鬧嗎?”

    沈眠沒說話。

    這狗逼,有本事就換一招!

    沈眠覺得他以後得考慮帶上一個面罩,不然一被楚遲硯親他就發暈。

    楚遲硯倒是不知道沈眠心里的小九九,只作隨意道︰“明日帶你進宮玩。”

    !!!

    沈眠趕緊過去了,他實在是怕了。

    楚遲硯無聲地勾了勾唇角,一把將沈眠撈進懷里︰“你真是頭腦簡單,笨的可以。”

    你以為吳州沒我的命令就敢給你送飯了?罷了,不說也罷,說了倒像是在邀功似的。

    沈眠知道自己不夠聰明,比如家里三個孩子,姐姐和弟弟都考上了重點大學,就他勉勉強強上了個專科,干什麼都沒別人機靈,出去打工還被別人騙光了工資,所以父母偏心,他也就當沒感覺。

    但這件事又被別人拿出來說,他就不開心。

    “我笨,那你還留著我干什麼啊,我要走你又不讓我走!”

    他突如其來的發脾氣倒讓楚遲硯有些意外,或許是覺得小皇帝氣呼呼很有趣,他打趣道︰“怎麼,陛下要殺人滅口嗎?”

    “楚遲硯!”沈眠眼眶慢慢紅了,這人真的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行了行了,”楚遲硯心情不錯及時打住︰“你最聰明。”

    沈眠︰“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敷衍……唔!”

    楚遲硯覺得沈眠那張小嘴叭叭叭的可真是能說,說的還不是他喜歡听的,還是堵住了好。

    他勾著小皇帝深吻,吻得沈眠氣喘吁吁,倒在他身上再也沒力氣爭辯什麼了。

    “還鬧嗎?”

    沈眠沒說話。

    這狗逼,有本事就換一招!

    沈眠覺得他以後得考慮帶上一個面罩,不然一被楚遲硯親他就發暈。

    楚遲硯倒是不知道沈眠心里的小九九,只作隨意道︰“明日帶你進宮玩。”

    !!!

    沈眠趕緊過去了,他實在是怕了。

    楚遲硯無聲地勾了勾唇角,一把將沈眠撈進懷里︰“你真是頭腦簡單,笨的可以。”

    你以為吳州沒我的命令就敢給你送飯了?罷了,不說也罷,說了倒像是在邀功似的。

    沈眠知道自己不夠聰明,比如家里三個孩子,姐姐和弟弟都考上了重點大學,就他勉勉強強上了個專科,干什麼都沒別人機靈,出去打工還被別人騙光了工資,所以父母偏心,他也就當沒感覺。

    但這件事又被別人拿出來說,他就不開心。

    “我笨,那你還留著我干什麼啊,我要走你又不讓我走!”

    他突如其來的發脾氣倒讓楚遲硯有些意外,或許是覺得小皇帝氣呼呼很有趣,他打趣道︰“怎麼,陛下要殺人滅口嗎?”

    “楚遲硯!”沈眠眼眶慢慢紅了,這人真的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行了行了,”楚遲硯心情不錯及時打住︰“你最聰明。”

    沈眠︰“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敷衍……唔!”

    楚遲硯覺得沈眠那張小嘴叭叭叭的可真是能說,說的還不是他喜歡听的,還是堵住了好。

    他勾著小皇帝深吻,吻得沈眠氣喘吁吁,倒在他身上再也沒力氣爭辯什麼了。

    “還鬧嗎?”

    沈眠沒說話。

    這狗逼,有本事就換一招!

    沈眠覺得他以後得考慮帶上一個面罩,不然一被楚遲硯親他就發暈。

    楚遲硯倒是不知道沈眠心里的小九九,只作隨意道︰“明日帶你進宮玩。”

    !!!

    沈眠趕緊過去了,他實在是怕了。

    楚遲硯無聲地勾了勾唇角,一把將沈眠撈進懷里︰“你真是頭腦簡單,笨的可以。”

    你以為吳州沒我的命令就敢給你送飯了?罷了,不說也罷,說了倒像是在邀功似的。

    沈眠知道自己不夠聰明,比如家里三個孩子,姐姐和弟弟都考上了重點大學,就他勉勉強強上了個專科,干什麼都沒別人機靈,出去打工還被別人騙光了工資,所以父母偏心,他也就當沒感覺。

    但這件事又被別人拿出來說,他就不開心。

    “我笨,那你還留著我干什麼啊,我要走你又不讓我走!”

    他突如其來的發脾氣倒讓楚遲硯有些意外,或許是覺得小皇帝氣呼呼很有趣,他打趣道︰“怎麼,陛下要殺人滅口嗎?”

    “楚遲硯!”沈眠眼眶慢慢紅了,這人真的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行了行了,”楚遲硯心情不錯及時打住︰“你最聰明。”

    沈眠︰“別以為我看不出你在敷衍……唔!”

    楚遲硯覺得沈眠那張小嘴叭叭叭的可真是能說,說的還不是他喜歡听的,還是堵住了好。

    他勾著小皇帝深吻,吻得沈眠氣喘吁吁,倒在他身上再也沒力氣爭辯什麼了。

    “還鬧嗎?”

    沈眠沒說話。

    這狗逼,有本事就換一招!

    沈眠覺得他以後得考慮帶上一個面罩,不然一被楚遲硯親他就發暈。

    楚遲硯倒是不知道沈眠心里的小九九,只作隨意道︰“明日帶你進宮玩。”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6、祠堂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6、祠堂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