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進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7、進宮

    翌日。

    因為小皇帝的原因,沈眠不怎麼喜歡宮里,楚遲硯這次帶他進宮,可能多半原因是因為快到慶帝的壽辰了。

    山秀擔心沈眠坐車不適,給他倒了杯菊花茶︰“公子,喝口茶吧。”

    沈眠接過,覺得最近自己確實需要下下火。

    楚遲硯那狗逼的臉皮越來越厚了,饒是自己接受過現代教育,都沒能好意思在他面前開黃腔。

    而且晚上睡覺的時候還老愛佔他便宜,弄的他叫苦不迭。

    唉,要是陸準在身邊就好了。

    陸準肯定是不會佔他便宜和欺負他的。

    沈眠︰“我讓你聯系陸準,你聯系上了嗎?”

    山秀︰“信已經交出去了,還未收到回信,公子再等等看,陸小將軍若是收到了公子的信,一定會回的。”

    沈眠點點頭,戰亂時,各國都有專屬自己的聯系方式,大越也不例外。

    恰好山秀會,沈眠便讓她試著給陸準寫信,也不知道陸準收到了沒有。

    就在這時,馬車停了。

    楚遲硯撩開車簾︰“下來。”

    沈眠皺眉頭︰“干什麼啊?”

    “下來騎馬。”

    沈眠倒是挺喜歡騎馬的,不過要和這狗逼一起他就有些猶豫了。

    楚遲硯看著他︰“是要我上去抱你?”

    沈眠︰“……”來了來了。

    還是騎的烈風。

    沈眠先上去,黑馬還打了一個響鼻。

    沈眠用手摸了摸,笑了笑道︰“小馬兒乖啊。”

    楚遲硯挑了挑眉,看小皇帝嬌憨的樣子,心情不錯。

    “它挺喜歡你的。”

    “它”自然指的就是烈風了。

    暴君的馬肯定是不一般的,烈風極難馴服,听說是西域那邊進貢來的珍稀品種,除了楚遲硯,誰踫它都要吃幾蹄子。

    沈眠有些得意,從鼻腔里輕輕的哼了一聲︰“我就是這麼招人喜歡。”

    楚遲硯︰“他是馬。”

    沈眠立刻改口︰“招馬和人喜歡。”

    楚遲硯被他那小模樣勾的心癢癢的,他發現和小皇帝待久了,他的意識都會被牽著走了。

    他沒忍住親了沈眠一口,道︰“等以後帶你去草地上騎馬,敞開了跑。”

    敞開了跑?

    沈眠覺得自己沒這

    膽子。

    雖然他現在是覺得很新奇,但那也是因為有楚遲硯坐他後面,要是一個人騎他就不太敢了。

    -

    他們先去了楚遲硯住的朝陽宮。

    沈眠看了一眼大門,然後告訴自己不用怕。

    他不會再讓那些事情在自己身上重演的。

    現在還沒入秋,離楚遲硯篡位還有段日子。

    他們在宮里一同吃了午膳,然後楚遲硯給他安排了幾個伺候的宮人。

    兩個宮女和兩個小太監。

    沈眠淡淡看了一眼,應了一聲。

    楚遲硯看他神色懨懨,他問︰“你不喜歡?”

    沈眠︰“喜歡啊。”

    其實他無所謂喜不喜歡,他一個亡國之君,身份尷尬,楚遲硯當他是個小玩意兒,主子都是如此,奴才們又怎麼會真心實意待他?

    不過楚遲硯怎麼安排,他怎麼接受就是了。

    “過來。”

    沈眠︰“干嘛?”

    說話的同時也朝他走過去了。

    他可不能在這麼多人面前下暴君的面子。

    楚遲硯將他攔腰一摟抱在懷里,也不管奴才們有沒有看見,道︰“口不對心。”

    殿里的都是人精,不約而同都把頭低下了。

    沈眠想下來,但楚遲硯不讓,他只能道︰“我哪有啊,那我說不喜歡你會不給我安排嗎?”

    楚遲硯︰“不會。”

    沈眠︰“那不就是了。”

    “但我不喜歡你說謊。”楚遲硯掐著他的腰︰“別想著在我面前有別的心思。”

    沈眠︰呵。

    楚遲硯不知道小皇帝又在心里腹誹什麼︰“在朝陽宮你可以隨便逛,但不能出去,也不準隨便和其他不認識的人說話,明白嗎?”

    不用他說沈眠都不會出去,至于和別人說話,那就更不可能了︰“哦。”

    說完以後楚遲硯又抱著他親了一會兒便走了。

    沈眠無事,坐著發呆。

    他知道宮女和太監都在偷著打量和議論他,眼里有不屑、驚艷、同情、嘲笑什麼都有,但他懶得去搭理。

    只是說說閑話已經很好了。

    正在發著呆,突然,只听“蹭”的一聲,一支利箭飛來插在了沈眠面前的桌子上。

    尾端還在微微顫動。

    沈眠嚇了一跳,山秀這才反應過來︰“公子,你怎麼樣?”

    山秀說完,其余幾個宮人也輪

    番上陣。

    雖然他們對沈眠的到來十分震驚,不過以殿下今天那個態度,這人怎麼看都是正得寵愛。

    要是這位美人出了什麼差池,他們幾條命都不夠死的。

    沈眠搖搖頭,看著這些人焦急的臉,真心或假意,不甚重要,他笑了笑,搖搖頭︰“我沒事。”

    他一笑,五人都看呆了。

    山秀倒是見過多次。

    但其余四人頭一次見,一時就看得入了迷。

    “楚遲硯呢?!听說楚遲硯這次竟然帶了個人回來,出來,讓本殿下看看!”

    少年音由遠及近,帶著蓬勃的朝氣,小孩子似的。

    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沈眠的視線中出現了一位……皇,呃,公主?

    公主怎麼是個少年音?

    只見“公主”一身鵝黃襦裙,身形姣好,皮膚白淨,頭上戴著簡單的頭飾,著了淡妝,巴掌大的臉蛋有些嬰兒肥,眼楮圓圓的,看起來很是可愛。

    他一看到沈眠,臉上變化可謂是精彩紛綸。

    本來是一副目中無人,刁蠻任性的樣子,然後一下愣在原地,先是瞪大了眼楮,又眨了眨,閉了閉眼重新又睜開,還是瞪大眼楮,這回證明沒看錯,竟慢慢緩和下來,臉悄悄地紅了。

    沈眠︰“……”

    這人誰?

    “你、你就是楚遲硯帶回來的小皇帝?”

    他的聲音都放輕了很多,沈眠都能看見他滾動的小喉結,他媽這明明就是個男的啊。

    沈眠點點頭,突然想起了什麼。

    大越皇宮子嗣單薄,大慶皇宮也好不到哪兒去。

    當初慶帝的兄弟也是死的差不多了,有一個比他小很多的弟弟,也就是楚遲硯的皇叔,叫什麼楚予聞的,比起懦弱無能的慶帝是最好的儲君人選,但人家偏偏不願意當皇帝,一把火燒了龍袍,跑江湖逍遙去了。

    而慶帝的兒女,除了楚遲硯和太子,其他的都被楚遲硯殺的差不多了,就剩了個老九。

    九皇子,楚雲昭,算起來還沒到十六,但他老覺得自己是個公主,是個實實在在的女裝大佬。

    楚雲昭算是《暴君守則》里最幸福的人了,他天真爛漫,無憂無慮,皇位的事兒輪不到他,楚遲硯對這個九弟很好,原因是什麼不得而知,總之楚雲昭最後安安穩穩留在封

    地,什麼都不用想,做了個閑散王爺。

    楚雲昭定了定神,將弓,弩收好,過去道︰“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叫楚雲昭,是九公主。”

    九公主……

    “……我叫沈眠。”沈眠道︰“這是殿下你的箭嗎?”

    楚雲昭眼楮里亮亮的︰“對啊,我最近在練這個,是不是很厲害?”

    厲害,可厲害死了。

    “哦對了,剛才沒嚇到你吧?我不知道你在這里的,如果是你,我一定不會嚇你。”

    沈眠搖頭︰“沒有。”

    楚雲昭非常靦腆的笑了笑,見他一直盯著自己,沈眠不由問道︰“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

    “有、有點……”

    沈眠擦了擦︰“有點什麼?”

    楚雲昭頰邊兩團酡紅的雲霞,他的視線飄忽不定,小聲道︰“有點漂亮。”

    沈眠︰“……”

    土、土味情話?

    像是說了一次得到了鼓勵一般,楚雲昭大著膽子又道︰“我是說真的,沈眠,你長的真好看,比那個什麼宋靈夕好看千萬倍,還算楚遲硯這次有眼光。”

    “你叫我昭昭好不好,我就叫你眠眠,你真是我看過最好看的人了,我對你一見鐘情了。”他捂著自己的心髒︰“這里,跳的好快的!”

    沈眠︰“……”

    這九皇子的愛意可真是猛烈又迅速。

    “這、這不太好吧。”

    “這很好的!”楚雲昭拉住沈眠的手,臉紅得更厲害了︰“你的手好滑啊,又白又滑又細,好看。”

    “你要是現在不能答應,那我們先做姐妹吧。”

    沈眠臉都抽了︰“姐、姐妹?”

    “對呀。”

    沈眠有些不太懂這九皇子的腦回路。

    楚雲昭擺弄著手里的弓,弩,臉燙的不行︰“眠眠我帶你出去玩吧,你一個人待在這里太無聊了。”

    沈眠也覺得無聊︰“不行的殿下,我不能出去。”

    楚雲昭嘟著嘴︰“你為什麼還叫我殿下?”

    沈眠︰“……昭昭。”

    楚雲昭高興了︰“這是楚遲硯說的嗎?我四哥就是這樣,控制狂,不過他現在不在,我們可以偷偷去玩一會兒,然後我再把你送回來。”

    沈眠有些猶豫。

    楚雲昭︰“真的,我教你射箭,場地就在不遠處,一會兒就好了,楚遲硯不會知道的

    。”

    沈眠也有些躍躍欲試,更何況他知道楚雲昭的性子,也覺得他是個好人。

    “好。”

    “那我們走吧!”

    不過剛起身就被人攔住了。

    “九殿下。”楚遲硯安排的四個宮人跪了一地︰“我們殿下說了,不許公子出去。”

    楚雲昭︰“我們一會兒就回來了,不會讓楚遲硯發現的。”

    “不行啊殿下,這、這我們做不了主。”

    沈眠也覺得不太好,便勸道︰“要不改天吧昭昭。”

    楚雲昭是真想帶沈眠出去,一時間脾氣也上來了︰“不行,就要今天出去,誰也不準攔我!”

    楚雲昭平時在宮里沒什麼玩伴,今日見了沈眠覺得十分喜歡,自然想把好東西分享給他。

    比如射箭。

    他們沒有去射箭場,只是去了一個湖邊,那里有很多的大樹。

    這是練習百步穿楊來了嗎?

    “眠眠你試試吧。”楚雲昭將手里的弓,弩交給了他。

    沈眠試著射了一下,射歪了,而且沒什麼力道。

    “哈哈哈哈哈。”楚雲昭笑起來也像個小孩子似的︰“不是這樣的啦。”

    沈眠臉上有些掛不住,楚雲昭比他還小兩歲呢︰“你不許笑我。”

    楚雲昭立即捂住嘴,搖搖頭。

    他給沈眠做著示範,又讓沈眠試了一下,比剛才好。

    “這個多練練就好了。”楚雲昭︰“這個給你,你等我再去拿一把來,我們比賽。”

    沈眠︰“那你要快些回來。”

    楚雲昭蹦著走了,湖邊沒什麼人,沈眠倒不是多擔心,只是不想一個人在外面待著。

    他又舉起□□試了一下,還是沒射中,。

    他再一次抬起手試,不知何時背後擁上一只手覆在了他的手上,只听那人道︰“集中精神,注意手腕的力道。”

    一箭,射穿了一片葉子。

    射完以後沈眠立即就退了出來,有些警惕地盯著面前的人。

    這人……

    穿的一身明黃的四爪蟒袍……太子?

    楚懷逸一動不動的盯著沈眠,臉上還帶著溫和的笑︰“嚇著你了嗎?”

    沈眠沒什麼表情,搖搖頭。

    面對沈眠的冷淡,楚懷逸並未說什麼,臉上的笑意深了幾許,道︰“這是九弟的弓,弩?”

    沈眠︰“嗯。”

    他方才因為

    緊張了射箭的緣故,額頭上冒了些微微的汗珠。

    沈眠不想待下去了,轉身便走。

    楚懷逸兩步上前抓住了沈眠的手腕︰“你不玩了?孤可以教你。”

    沈眠想甩甩不開,有些冷冷的︰“不必了殿下。”

    楚懷逸還是抓著他,目不轉楮地盯著︰“你不必如此戒備,孤只是听說老四從大越將小皇帝帶回來了,沒想到竟在這里見到了你。”

    听這太子的口氣,難道見過他?

    不可能啊,他一來大慶就去了岳王府,壓根兒沒見過太子。

    楚懷逸的手指慢慢磨著沈眠的手腕︰“你……”

    “放開他!”楚雲昭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一臉怒氣沖沖地推開楚懷逸︰“你不要踫我的眠眠!”

    楚懷逸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但還是笑了笑,道︰“九弟說的哪里話,二哥並不會做什麼。”

    “哼,”楚雲昭︰“誰知道你怎麼想的,眠眠,我們走,不要跟他說話。”

    沈眠被拉著走了,楚懷逸看著他們的背影,掌心似乎還殘留著溫熱的觸感,臉上閃過一絲狠色。

    楚雲昭還在喋喋不休︰“我一點都不喜歡太子,楚遲硯也不喜歡他,眠眠你記著,以後看著他就繞著走。”

    沈眠知道楚遲硯不喜歡太子,但楚雲昭都不喜歡太子……

    “眠眠?”

    沈眠︰“嗯嗯,我會的。”

    -

    他回去的時候果然楚遲硯還沒有回來。

    沈眠松了一口氣。

    可這一口氣還沒松下來,他就被人抱起來了,然後就是楚遲硯那侵略性極強的氣息。

    “楚遲硯,你放我下來!”

    楚遲硯故意嚇沈眠的,把他舉得老高然後又重新抱進懷里。

    “你干嘛?!”沈眠緊緊地抓住他的衣襟︰“想摔死我就直說!”

    楚遲硯親了他兩口︰“那我豈不是太虧了?”

    沈眠不想理他。

    楚遲硯覺得小皇帝生氣時候的樣子十分勾人,湊到他頸側吸了兩口,突然一頓,道︰“沈眠。”

    “干嘛?”

    楚遲硯沉了聲音︰“今天去哪兒了?”

    一听這話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死不承認︰“沒去哪兒,我一直都待在這里。”

    “沒去哪兒,”楚遲硯冷冷的笑了一下︰“是pi股又痛了還是想挨,操了?”

    沈眠︰“……”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7、進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7、進宮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