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8、校場-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18、校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8、校場

    突然菊、花一緊。

    他都這麼說了,沈眠知道自己肯定瞞不下去了。

    不管楚遲硯是怎麼知道的,但根據以往的經驗還是早點招了好。

    不然楚遲硯再給他搞一個什麼懲罰,那他就真想原地去世了。

    “那我說了你可不能……”

    楚遲硯打斷他︰“你覺得你還能跟我談條件?”

    沈眠︰“……”行吧不能。

    他一五一十的說了,一丁點都沒有隱瞞。

    “……就是這樣了,我們真的只玩了一小會兒,遇見太子之後就走了。”沈眠低著頭,活像一個做錯了事情等著家長批評的小孩兒。

    楚遲硯听完,沒什麼反應︰“老九是該管教管教了。”

    沈眠想起楚雲昭那嬰兒肥的臉,比自己都要驕縱,要是被楚遲硯管教起來可不得鬧翻了天?

    有點好笑。

    “你笑什麼?”

    沈眠回過神︰“嗯?我有嗎?”

    楚遲硯沒與他計較,道︰“你以為楚懷逸是好人?”

    沈眠搖搖頭︰“我不知道。”

    其實他對太子並沒有什麼好印象。

    楚懷逸被楚遲硯壓制了大半生,心理多多少少有些扭曲,這一點,小皇帝可深有體會。

    不過他在楚遲硯登基後便失蹤了,書里還沒有交代過他的去向。

    “以後離他遠點。”

    沈眠乖乖答應︰“嗯。”

    楚遲硯︰“你都不問為什麼?”

    沈眠笑了笑︰“不問啊,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楚遲硯盯著他看,看得沈眠直心虛。

    半晌,楚遲硯笑了一下,語氣沒什麼起伏︰“陛下不會以為這樣,就能抵消你偷跑出去的過錯了吧。”

    沈眠︰“……”狗逼!

    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沈眠咬牙在楚遲硯臉上獻了個吻。

    擦了擦嘴然後眼巴巴地望著︰“可以嗎?”

    楚遲硯︰︰“……”

    忍了!

    “下不為例。”

    -

    沈眠感覺臉上癢癢的,睡意漸淺,迷迷糊糊一睜眼,看到了趴在床邊正朝他臉上吹氣的楚雲昭。

    “昭昭?”

    楚雲昭今日穿了一身淺藍色的皇子裝,沒扮成一個姑娘。

    他的眼楮很大,睫毛也長,臉粉嫩嫩的泛著紅暈。

    看到沈眠醒了,他笑得彎眼楮︰“眠眠你醒啦,我沒有吵到你吧!”

    沈眠︰“……沒有。”

    “我覺得你睡覺的時候更好看,好像一個睡美人哦。”

    “……”

    “你和四哥一起睡嗎?我也好想和你一起睡啊。”

    “……”

    楚雲昭用臉蹭了蹭沈眠︰“我好早就過來了,不過四哥不讓我叫醒你,我都等了好久了。”他笑了笑︰“我昨天晚上都夢到你了!”

    這九皇子真是個自來熟,但沈眠還挺喜歡他的。

    “楚遲硯沒有罰你嗎?”

    楚雲昭︰“你說我們昨天偷跑出去的事情嗎?”

    “嗯嗯。”

    “當然有了!”楚雲昭抱著沈眠的腰,撒嬌似的︰“四哥打了我的手,你看,痛死我了。”

    沈眠看了看他的手,果然有些紅。

    不過以楚遲硯那廝的行事風格,這可能就跟撓癢癢差不多了,果然,他對這個九弟很是寵愛。

    “上藥了嗎?”

    楚雲昭︰“嗯嗯。”

    “四哥說今日帶我們去校場。”楚雲昭扶他起來︰“去練習射箭。”

    他們一同吃了早膳,飯桌上楚遲硯那狗逼老愛動手動腳的,親沈眠也毫不避諱。

    楚雲昭見了便鬧︰“我也要親!”

    沈眠鬧了個大紅臉,偏偏楚遲硯渾然不覺。

    “你想親?”

    楚雲昭︰“嗯嗯。”

    楚遲硯︰“吳州,你過來陪九殿下練練。”

    被扣了半年俸祿的吳州︰“……”

    楚雲昭︰“哼!”

    -

    他們去得早,校場里的人不多。

    只有幾個皇子們的師傅在里面練拳練劍什麼的。

    楚遲硯︰“你們昨天不是出去射箭了嗎,今天就用真正的弓來試。”

    楚雲昭有師傅,不過他老是偷懶不願意練,今日有沈眠陪著,他的興趣都大了許多。

    “好啊好啊。”

    沈眠平時沒機會接觸這些,看楚雲昭興趣這麼大,他也有點想玩了,畢竟總比悶在朝陽宮好。

    楚遲硯去給他們挑了兩把較輕的弓,把楚雲昭扔給吳州,自己教沈眠。

    “這個需要一定的力道,射不射得中先不說,射的出去就行。”

    沈眠昨天用弓、弩練了,現在還挺有自信的︰“你別看不起我,我也很厲害的。”

    楚遲硯看著

    小皇帝鼓鼓的腮幫︰“行吧,那就讓我看看陛下有多厲害。”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然後沈眠上手,擺足氣勢一拉。

    箭就落在了他的腳下。

    “……”

    楚遲硯捧場︰“果然厲害。”

    沈眠咳了兩聲,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這是意外,有三次機會。”

    楚遲硯笑而不語。

    可惜,沈眠發生了三次意外。

    最遠的距離都沒超過二十厘米。

    他皺緊眉頭,有點想砸了這把弓的沖動。

    與此同時,楚雲昭已經射出去一箭了,雖然沒中靶,但已經值得嘉獎了。

    “哇,我好棒!”楚雲昭看了看沈眠腳下的箭︰“眠眠加油!超越四哥!”

    沈眠︰“……”我能超越你就不錯了。

    “陛下不要哭。”楚遲硯捏捏沈眠的臉,惡意的笑了笑︰“親我一下,我教你?”

    “不要。”沈眠不搭理他︰“你少看不起我了。”

    “你還用得著我看不起嗎?”楚遲硯︰“你這雙手,本來就不像是用來射箭的,倒像是用來替我……”

    沈眠意識到這狗逼接下來會說的什麼少兒不宜的話,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楚遲硯伸出舌尖添了他的手心,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自身後擁住沈眠,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沈眠覺得楚遲硯的手很有力,掌心的繭有些咯人。

    背後是他厚實的胸膛,他說話時故意朝下,將熱氣都噴在了沈眠的耳廓。

    沈眠一時有些愣住,感覺手有些僵硬。

    “你走神了。”楚遲硯有些不滿︰“在想什麼?”

    沈眠︰“在想怎麼才能把弓箭練好。”

    “練好做什麼。”楚遲硯頓了一下,他就著沈眠的手慢慢用力︰“要殺我,一把匕首就夠了。”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一偏,直直將箭往沈眠的右邊射去,刺穿了前來的太子的衣袍。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8、校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8、校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