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9、意外-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19、意外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19、意外

    箭矢穿過布帛,釘在了不遠處的牆上。

    夾帶著碎布,尾端微微震顫。

    沈眠不知道太子是什麼時候來的,但他知道楚遲硯這一箭是故意的。

    他一時都愣住了,感覺手被人往後拉了拉,就听楚遲硯道︰“太子來怎麼也不通傳一聲,這箭無眼,二哥可不要往心里去。”

    太子臉色極為難看,他死死地攥住自己被射爛的袖子,臉上顏色變了又變,卻仍舊不敢發作,強顏歡笑道︰“四弟說的是,既然箭沒長眼楮,那我也沒什麼需要計較的。”

    “箭沒長眼楮,但人要長眼楮,要知道什麼東西該踫什麼東西不該踫。”楚遲硯雖然在笑,但那笑意未達眼底,反倒覺得冰冷︰“不然,下次那一箭會射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太子動了動神色,果然沒說話。

    沈眠半懂半不懂的,突然,他感受到了一道侵略性十分強的視線。

    他順著找過去,然後看到了太子身邊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看起來比楚懷逸還要高一點,面容很普通,普通到你就算看上好幾天都不會有什麼印象。

    看起來好像是太子的貼身侍衛。

    沈眠不記得太子身邊是不是有這麼一號人物,不過那人的視線好像一直在他身上,尖銳、露骨、貪婪。

    不是很舒服。

    他的那雙眼楮像鷹似的,里面野心、張揚,和他那張普通的臉看起來特別的違和。

    “在看什麼?”楚遲硯問。

    “嗯?”沈眠回過神來︰“沒什麼。”

    這次楚遲硯可沒想讓他就這麼蒙混過去,掐住他的下巴︰“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還嫌教訓吃的不夠?”

    沈眠︰“……”天殺的楚遲硯!

    “我在看太子身邊的那個侍衛。”

    楚遲硯涼颼颼的︰“喜歡他?”

    “不,”沈眠搖頭︰“我是個顏控,我喜歡長的好看的。”

    楚遲硯也順著去看了眼,半晌,他道︰“確實是我好看。”

    沈眠︰“……”

    -

    楚雲昭已經能中靶了,有時候甚至能中個七八環那樣子,但沈眠還是在原地踏步。

    中午有點太陽,沈眠練一會兒就出汗了,手也酸,手掌都被勒紅了

    。

    他有些泄氣。

    “眠眠眠眠!”楚雲昭過來拉他︰“你看!”

    九環。

    他由衷的夸贊︰“昭昭好棒。”

    楚雲昭臉上也有些細微的汗珠,這時听到沈眠的夸獎,小臉又不好意思地紅了︰“……嗯,我這麼棒,那你獎勵我親你一下好不好?”

    沈眠︰“??”

    “不好。”楚遲硯冷冰冰的打破他所有的美好幻想︰“一天到晚淨想些什麼,想挨打了?”

    楚雲昭瞪著楚遲硯,不服氣︰“眠眠又不是你一個人的!”

    “那他是誰的?”楚遲硯摟住沈眠的腰。

    沈眠覺得這狗逼真的是越來越狗了,他不想說這個,轉而苦了一張臉︰“我不想練了。”

    楚遲硯挑了挑眉,像是在意料之中︰“真是沒用。”

    他捏了捏沈眠的手,笑道︰“就說你這雙手只適合給我用。”

    沈眠忍無可忍︰“你自己沒有嗎?!”

    “我的怎麼會有你的舒服?”

    楚雲昭听得雲里霧里的犯迷糊,怎麼眠眠的臉都紅了?

    “有什麼呀?唔!”

    吳州非常及時地捂住了楚雲昭的嘴︰“九殿下,您不是想騎馬嗎,咱們先去騎馬吧。”

    楚遲硯難得賞識了吳州一下,考慮是否要將他那半年的俸祿給補上。

    沈眠又羞又臊︰“都怪你!”

    “別瞪我,”楚遲硯親了親他的手背,然後一把將他扛起來︰“不行,我忍不住了。”

    “……”

    淦!

    太子的臉色從進了校場就沒好看過。

    他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但眼神卻一直跟隨著沈眠的身影。

    他知道那個人有多好看,知道他身上有多香,聲音又軟又糯,叫上一聲能叫人把骨頭都酥了。

    他踫一下都要回味好久的,但楚遲硯卻可以將那樣的尤物肆意的壓在身下……

    “那就是楚遲硯從大越帶回來的小皇帝?”

    一旁的黑衣人開口,他的嗓音中氣十足,帶著一絲探究的意味,他不似太子穿得華貴,但卻隱隱壓了太子一頭。

    楚懷逸點頭︰“不錯。”

    那人不屑的哼笑一聲︰“不過空有皮囊而已。”

    -

    “你想干什麼?”沈眠被楚遲硯帶到了一個房間,應該是他換衣服洗澡的地方。

    楚遲硯︰“我來用你的手。

    ”

    沈眠頓了一下︰“不行!”

    “怎麼不行?”楚遲硯臉色沉沉︰“這後面我都沒逼過你,不代表我就忘了,如若你連這個都不肯,那就別怪我翻臉無情了。”

    有了一次懲罰教訓,沈眠也怕楚遲硯黑臉,他道︰“但這里是校場,待會兒可能會有人進來,被人發現了要怎麼辦?我們不急這一會兒,回去再說好不好?”

    “不好。”楚遲硯偏偏不同意︰“就在這里。”

    “你越不想,我就越想。”

    “楚遲硯!”沈眠都快哭了︰“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啊,是不是吃春,藥了,隨時隨地都發。情!”

    “是啊。”楚遲硯笑得冷淡,湊到沈眠的頸側吸了一口︰“你這麼香,可不就是春、藥麼?”

    沈眠︰“……”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楚遲硯咬著沈眠的唇瓣︰“用手,或者用嘴。”

    楚雲昭被吳州帶著來騎馬,一個人騎著沒意思,他還是想找沈眠一起玩。

    不過等他過來時,卻沒看到人︰“眠眠去哪兒啦?”

    吳州︰“他們……”

    楚遲硯的東西沈眠一只手握不住,心里又羞又氣又恨,真想把他一把揪掉!

    “輕點。”楚遲硯的聲音有些沙啞,但表面卻依舊冷靜︰“你用這麼大力,是想以後都用玉麼?”

    沈眠紅著眼楮,他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手都是抖的︰“你、你不要說話!”

    “怎麼了?”楚遲硯俯下去吻了吻他的眼睫︰“陛下又要哭了,又沒讓你痛,痛得是我。”

    沈眠的手嫩,動作生澀卻又給了楚遲硯心理強大滿足,他很舒服,就是想故意逗逗小皇帝而已。

    看著小皇帝羞憤的樣子,怎麼看都讓人覺得血脈噴張。

    沈眠真是覺得奇恥大辱,就楚遲硯這種男人,不去做種。馬真是可惜了。

    “疼……”

    “別走神。”楚遲硯在沈眠臉上咬了一口。

    沈眠剛想反駁,外面卻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眠眠,眠眠你在里面嗎?”

    !!!

    沈眠一臉驚慌失措,楚遲硯倒是淡定的很︰“干什麼?”

    楚雲昭听到聲音,道︰“我想讓眠眠陪我騎馬。”

    楚遲硯︰“眠眠現在手不空。”

    “騙人!”楚雲昭想推門,但是推不

    動︰“楚遲硯,你是不是在里面欺負眠眠!”

    楚遲硯沒有回答他,反倒對沈眠說︰“怕什麼,你快點讓我出來不就行了?”

    沈眠話里都帶上了哭腔︰“那你還不趕快!”

    楚遲硯︰“誰讓你技術不過關。”

    最後是楚遲硯握著沈眠的手解決的。

    沈眠臉紅得就跟生了病一樣,手上的東西好像怎麼擦都擦不干淨似的。

    楚雲昭只看到了沈眠臉上的牙印,一口咬定就是楚遲硯欺負了沈眠。

    “大壞蛋!”楚雲昭︰“你竟然咬眠眠!”

    楚遲硯看他一眼,楚雲昭剛準備罵出口的話也咽回去了,轉而安慰起了沈眠︰“眠眠你是不是很痛啊,我現在打不過楚遲硯,要不然你咬我出出氣吧。”

    說完,他真的送上了自己的包子臉。

    沈眠簡直感動的想哭出來︰這是什麼神仙小公舉,真的是太暖心太可愛了,絲毫不像是楚遲硯這狗逼這變態這狗東西教出來的人。

    他瞪了楚遲硯一眼,然後道︰“我沒事啦,這個不痛的,我們去騎馬吧昭昭。”

    楚雲昭聞言,又很快笑起來。

    楚遲硯去一邊和吳州議事,並未跟著。

    黑衣人見此笑了笑,隨即問太子︰“你猜,他們在里面干了什麼?”

    太子不言。

    黑衣人眼里淨是鄙夷,嗤笑道︰“不過是個人盡可夫的貨色。”

    吳州為他倆選的馬都是比較溫順的。

    饒是如此,沈眠依舊非常小心。

    “不用怕的,”楚雲昭︰“這小馬兒很乖。”

    很乖沈眠也不敢騎。

    他夾著馬肚子慢慢挪,見真的沒什麼事情發生,慢慢也放松了警惕。

    可變故也就在那一瞬間。

    沈眠的馬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嘶鳴一聲,然後就發起狂來。

    它載著沈眠四處狂奔,沈眠連呼救都來不及,只是死死地拽住韁繩,避免自己被甩飛出去。

    “眠眠!”

    沈眠力氣十分有限,沒一會兒就拉不住韁繩了,他只感覺自己的身上一輕,被一股巨大的力往外一甩。

    他當時就一個念頭。

    完了,這回不死也得殘廢。

    只是意外總是頻發。

    他沒摔在堅硬冰冷的地面,而是摔在了一個人的懷里。

    他甚至能听得到那人悶哼一聲,似

    乎被撞得不輕,但有力的雙手還是將他緊緊抱住。

    沈眠落了地,不可避免的還是有些疼,但有了人做人肉墊子,已經好了許多了。

    緩了一會兒,沈眠這才看到,救了他的,正是太子身邊的黑衣人。

    “你……”

    那人笑了一下︰“你真輕。”

    沈眠︰“……”

    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下一秒,黑衣人就被踢飛了。

    趕來的是陰沉著臉的楚遲硯。

    “你敢抱他?”楚遲硯滿臉戾氣。

    黑衣人武功約莫不是很高,被楚遲硯當胸的一腳踹出了血,他沒做任何解釋。

    楚雲昭哭著過來︰“眠眠,你有沒有事啊嗚嗚,嚇死我了。”

    楚遲硯蹲下來查看沈眠的傷勢︰“你怎麼樣?”

    沈眠皺眉︰“身上好疼。”

    楚遲硯將人抱起來,讓吳州去叫太醫,順便把楚雲昭帶走。

    楚雲昭原本不想走,但看到他四哥這麼嚇人,他還是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想做什麼,但他的心情應該不會太好。

    太子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前問︰“沈眠,你怎麼樣?”

    “滾開。”楚遲硯︰“離他遠點。”

    楚遲硯如此不給他臉面,楚懷逸也有些惱了︰“四弟,注意你的身份,怎麼說我也是太子。”

    “太子?”楚遲硯冷笑一聲︰“你也配?”

    “你!”太子一臉灰白︰“楚遲硯,你別欺人太甚了!”

    “如何?”楚遲硯眼神陰冷︰“二哥,是覺得活得太久了麼?”

    像是被這一句話嚇到,太子咬咬牙,不敢再說什麼了。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哪兒來那麼大的火氣,只見他朝著那黑衣人走去,淡淡的︰“是我來還是你自己來?”

    黑衣人咳了兩聲︰“我有何錯?”

    “你沒錯。”楚遲硯有些漫不經心︰“但你抱了他,這雙手就不能留。”

    沈眠︰“……”不是吧親。

    “既然你不說……”楚遲硯已經舉起了劍,黑衣人眼里並無懼意,沈眠不知道為什麼,但這人剛剛也算救了自己,就這麼被砍了雙手好像不怎麼妥當。

    “不、不要……”沈眠也有點害怕,他小聲的勸著楚遲硯︰“我們回去吧,這個是馬兒突然失控了,如果沒有他,我現在可能

    都已經沒命了。”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沈眠︰“你在幫他求情?”

    這話說的,好像說如果沈眠應一個是,那把劍就會立刻砍掉那人的手。

    沈眠把頭埋在楚遲硯胸口,哽咽道︰“……我只是害怕,我差一點就死了。”

    楚遲硯緩了幾口,然後看著那兩人,笑得近乎陰冷。

    他沒說話,只是把手里的劍猛地朝一邊使出去,同時,沈眠也听到了馬兒的慘叫聲。

    楚遲硯走後,太子久久不能回神。

    他這個四弟……真的太可怕了。

    他一轉頭︰“你笑什麼?”

    黑衣人早已沒了方才虛弱的樣子,他施施然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手。

    楚懷逸︰“方才你是在引楚遲硯殺你嗎?你以為你是他的對手?”

    黑衣人神色淡淡,似在回味︰“你有句話說得不錯。”

    “什麼?”

    他看著楚懷逸,眼里有些薄涼︰“那小皇帝,身上確實挺香,而且——”

    “還很軟。”

    —

    太醫給沈眠看了一下,只是有些皮外傷,並無大礙。

    楚遲硯臉色一直沉著,所有人做起事兒來都是戰戰兢兢的。

    等人都退下後,沈眠才試探道︰“你、你在生氣嗎?”

    楚遲硯︰“你覺得呢?”

    沈眠低下頭,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可沒忘記這暴君的性子有多陰晴不定。

    還是少說話好。

    “我不喜歡你為別人求情,”楚遲硯道︰“不喜歡你的視線在別的人身上,也不喜歡其他人的視線在你身上,你是我的人,無論生死。”

    沈眠︰“可是我今天差點就死了。”

    “所以我留了他的命,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沈眠搖搖頭,那人不是太子的侍衛嗎?

    楚遲硯也不想多解釋︰“在皇帝生辰之前,你都不要出去了。”

    他吻了吻沈眠的眉心︰“陛下,你只適合被關起來。”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沈眠︰“你在幫他求情?”

    這話說的,好像說如果沈眠應一個是,那把劍就會立刻砍掉那人的手。

    沈眠把頭埋在楚遲硯胸口,哽咽道︰“……我只是害怕,我差一點就死了。”

    楚遲硯緩了幾口,然後看著那兩人,笑得近乎陰冷。

    他沒說話,只是把手里的劍猛地朝一邊使出去,同時,沈眠也听到了馬兒的慘叫聲。

    楚遲硯走後,太子久久不能回神。

    他這個四弟……真的太可怕了。

    他一轉頭︰“你笑什麼?”

    黑衣人早已沒了方才虛弱的樣子,他施施然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手。

    楚懷逸︰“方才你是在引楚遲硯殺你嗎?你以為你是他的對手?”

    黑衣人神色淡淡,似在回味︰“你有句話說得不錯。”

    “什麼?”

    他看著楚懷逸,眼里有些薄涼︰“那小皇帝,身上確實挺香,而且——”

    “還很軟。”

    —

    太醫給沈眠看了一下,只是有些皮外傷,並無大礙。

    楚遲硯臉色一直沉著,所有人做起事兒來都是戰戰兢兢的。

    等人都退下後,沈眠才試探道︰“你、你在生氣嗎?”

    楚遲硯︰“你覺得呢?”

    沈眠低下頭,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可沒忘記這暴君的性子有多陰晴不定。

    還是少說話好。

    “我不喜歡你為別人求情,”楚遲硯道︰“不喜歡你的視線在別的人身上,也不喜歡其他人的視線在你身上,你是我的人,無論生死。”

    沈眠︰“可是我今天差點就死了。”

    “所以我留了他的命,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沈眠搖搖頭,那人不是太子的侍衛嗎?

    楚遲硯也不想多解釋︰“在皇帝生辰之前,你都不要出去了。”

    他吻了吻沈眠的眉心︰“陛下,你只適合被關起來。”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沈眠︰“你在幫他求情?”

    這話說的,好像說如果沈眠應一個是,那把劍就會立刻砍掉那人的手。

    沈眠把頭埋在楚遲硯胸口,哽咽道︰“……我只是害怕,我差一點就死了。”

    楚遲硯緩了幾口,然後看著那兩人,笑得近乎陰冷。

    他沒說話,只是把手里的劍猛地朝一邊使出去,同時,沈眠也听到了馬兒的慘叫聲。

    楚遲硯走後,太子久久不能回神。

    他這個四弟……真的太可怕了。

    他一轉頭︰“你笑什麼?”

    黑衣人早已沒了方才虛弱的樣子,他施施然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手。

    楚懷逸︰“方才你是在引楚遲硯殺你嗎?你以為你是他的對手?”

    黑衣人神色淡淡,似在回味︰“你有句話說得不錯。”

    “什麼?”

    他看著楚懷逸,眼里有些薄涼︰“那小皇帝,身上確實挺香,而且——”

    “還很軟。”

    —

    太醫給沈眠看了一下,只是有些皮外傷,並無大礙。

    楚遲硯臉色一直沉著,所有人做起事兒來都是戰戰兢兢的。

    等人都退下後,沈眠才試探道︰“你、你在生氣嗎?”

    楚遲硯︰“你覺得呢?”

    沈眠低下頭,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可沒忘記這暴君的性子有多陰晴不定。

    還是少說話好。

    “我不喜歡你為別人求情,”楚遲硯道︰“不喜歡你的視線在別的人身上,也不喜歡其他人的視線在你身上,你是我的人,無論生死。”

    沈眠︰“可是我今天差點就死了。”

    “所以我留了他的命,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沈眠搖搖頭,那人不是太子的侍衛嗎?

    楚遲硯也不想多解釋︰“在皇帝生辰之前,你都不要出去了。”

    他吻了吻沈眠的眉心︰“陛下,你只適合被關起來。”

    楚遲硯冷冷的看著沈眠︰“你在幫他求情?”

    這話說的,好像說如果沈眠應一個是,那把劍就會立刻砍掉那人的手。

    沈眠把頭埋在楚遲硯胸口,哽咽道︰“……我只是害怕,我差一點就死了。”

    楚遲硯緩了幾口,然後看著那兩人,笑得近乎陰冷。

    他沒說話,只是把手里的劍猛地朝一邊使出去,同時,沈眠也听到了馬兒的慘叫聲。

    楚遲硯走後,太子久久不能回神。

    他這個四弟……真的太可怕了。

    他一轉頭︰“你笑什麼?”

    黑衣人早已沒了方才虛弱的樣子,他施施然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的手。

    楚懷逸︰“方才你是在引楚遲硯殺你嗎?你以為你是他的對手?”

    黑衣人神色淡淡,似在回味︰“你有句話說得不錯。”

    “什麼?”

    他看著楚懷逸,眼里有些薄涼︰“那小皇帝,身上確實挺香,而且——”

    “還很軟。”

    —

    太醫給沈眠看了一下,只是有些皮外傷,並無大礙。

    楚遲硯臉色一直沉著,所有人做起事兒來都是戰戰兢兢的。

    等人都退下後,沈眠才試探道︰“你、你在生氣嗎?”

    楚遲硯︰“你覺得呢?”

    沈眠低下頭,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可沒忘記這暴君的性子有多陰晴不定。

    還是少說話好。

    “我不喜歡你為別人求情,”楚遲硯道︰“不喜歡你的視線在別的人身上,也不喜歡其他人的視線在你身上,你是我的人,無論生死。”

    沈眠︰“可是我今天差點就死了。”

    “所以我留了他的命,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

    沈眠搖搖頭,那人不是太子的侍衛嗎?

    楚遲硯也不想多解釋︰“在皇帝生辰之前,你都不要出去了。”

    他吻了吻沈眠的眉心︰“陛下,你只適合被關起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9、意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19、意外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