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2、夜晚-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22、夜晚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2、夜晚

    所有的熱情都在那一刻冷卻。

    小皇帝熱得迷迷糊糊, 說出那句話不知道是無心之失還是習慣所致,但楚遲硯一點都不在乎。

    他不管原因,只在乎結果。

    沈眠只覺得身上的人好像冷淡了很多,他熱的受不了, 不知道說什麼, 只能一個勁兒地貼近。

    但楚遲硯卻退了一點。

    他眼里如同萬年寒潭一般, 冷冰冰的沒有一點溫度, 就在沈眠喊出那人的名字時,他眼中的熾熱便一瞬間消減殆盡。

    陸準。

    在這種時刻,沈眠叫的不是他,而是陸準。

    慶帝已然昏死,寢殿內只有他們二人。

    楚遲硯眼里的殺意很明顯,心里的燥熱一波又一波,喚醒了他骨子里的暴戾。

    他看著情。熱的小皇帝, 看他露在外面的皮膚, 又紅又嫩。

    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剝開皮, 露出里面泛著水光的果肉。

    即便沈眠神志不清也能感覺到懼意, 他有些害怕, 但他求救無門。

    他拉住了楚遲硯的兩根手指,撒嬌討饒似的︰“抱……”

    只有一個字, 甜的卻像浸了毒藥的糖。

    半晌, 楚遲硯勾起唇角笑了笑,眼底依舊冰涼一片,這讓他看起來有些殘忍,就像喜歡一件東西到了極致,偏偏要用最恐怖的手段看他痛苦才能感覺到一點的痛快。

    他回握住沈眠, 然後慢慢的一件一件褪去他的衣物。

    沒了衣服的束縛沈眠很滿意,他巴不得楚遲硯多踫踫他,但楚遲硯偏不如他的意。

    他扯過一旁的蠶絲被,將沈眠裹了起來,然後抱在懷里。

    就算要辦事,也要在自己宮里。

    -

    門外已經站了許多人。

    楚雲昭、吳州、宋靈夕、太子甚至皇後。

    他們的臉色精彩紛呈,楚雲昭看到沈眠出來了,忙上前問︰“四哥,眠眠怎麼樣了啊?”

    楚遲硯沒回答,眼神沉默的掃視過在場的每一個人。

    他臉上帶著血,神情就像在屠城一般,享受那種血腥的快感。

    吳州跪在地上︰“屬下任憑殿下處置!”

    本來他應該在外面等著小皇帝出來,突然看到有人在不遠處鬼鬼祟祟,想著宮里的刺客,一時好奇便追了上去。

    沒想到小皇帝竟然中

    了藥,還……

    “不急。”楚遲硯面無表情地開口︰“我先帶沈眠回去,其余的,明日再議。”

    楚雲昭不知道沈眠怎麼了,沒有听到他說話有些擔心,想扒開被子看一眼,卻被楚遲硯的眼神給嚇到了。

    楚遲硯側身︰“你回去睡覺。”

    “吳州,帶九殿下回去。”

    楚雲昭覺得有些怕,他四哥什麼都好,就是有時候發火的時候特別嚇人。

    宋靈夕無意是最不想放楚遲硯回去的,沈眠難耐的發出了一聲嚶嚀,聲音不大,但足以撬動人心。

    宋靈夕臉色立馬變了!

    那藥是她為楚遲硯特別準備的,藥效特別強,但楚遲硯現在卻跟沒事兒人一樣,反倒是沈眠……

    不對,怎麼會,她明明是親眼看到楚遲硯喝下那杯酒的!

    楚遲硯緊了緊懷里的人︰“皇帝在里面,再不去,明天就直接宣布駕崩吧。”他笑著看向太子︰“雖然並沒有什麼區別。”

    楚懷逸冒起了冷汗,老四那個眼神,難不成知道了什麼?

    “陛下——”皇後哭喊著進去了。

    楚遲硯準備走,宋靈夕叫住他︰“遲硯哥哥……”

    楚遲硯頓住腳步,道︰“別擔心,你想要男人,我會滿足你。”

    -

    沈眠已經開始抓自己了。

    他久久得不到緩解,實在是太難受了。

    楚遲硯就坐在床邊冷冷的看著他,小皇帝一絲。不掛,全身白里透紅,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他也沾了那些酒,雖不至于失去神志,但要說一點影響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

    沈眠感覺自己已經快瘋掉了,他現在腦子里什麼也想不了,只想做。

    他順著楚遲硯的手攀附在他身上,胡亂的去親他的臉和嘴。?唇,去撕,。扯他的衣服。

    但那衣服他怎麼也脫不下來,又沒有什麼耐心,最後干脆急哭了。

    “脫……嗚……脫……”

    楚遲硯不動。

    沈眠感覺面前的這個就像個假人似的,他累的靠在楚遲硯的肩膀上,去tian他的脖頸,帶著點哭腔︰“親親……要、親親……”

    楚遲硯的手動了一下,終于有了反應,

    他輕輕吻了吻沈眠的唇,問道︰“我是誰?”

    沈眠的腦子現在就是一團漿糊。

    “不知道……我不知道…

    …”

    楚遲硯冷笑著︰“不知道是誰就讓別人草你?陛下是人盡可夫的麼?”

    饒是沈眠糊涂,也听到了人盡可夫這四個字,他搖頭︰“不是……我不是……”

    楚遲硯將床兩邊的帷放下,將沈眠的手舉過頭頂綁起來。

    他在小皇帝身上到處點火,一直問沈眠他是誰,沈眠被逗得直哭,卻仍舊是搖頭說不知道。

    楚遲硯並沒有就這樣放過他,他取來了小皇帝只用過一次的暖玉,準備用這個作為開胃菜。

    他低下頭,親了親沈眠的喉結,輕聲道︰“不怕,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你一定會知道我是誰的。”

    ……

    沈眠做了一個夢。

    夢里楚遲硯又懲罰他了。

    就像上次一樣。

    不同的是,這次的玉很大。

    他的身體在痛苦的同時卻也能感覺到極致的歡愉,但那滋味並不好受。

    他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眼淚,只知道楚遲硯先用玉後用手,無所不用其極,將他帶上頂峰又將他狠狠拋下,都來轉去就只有一句話。

    ——他是誰。

    沈眠被他折磨得極近崩潰,直到最後才哭喊著說了楚遲硯的名字。

    楚遲硯說他乖,所以要讓他吃更大的東西。

    接下來沈眠真的就只有痛苦了,沒一點快。感可言。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劈開了一樣,但他掙脫不開,直到最後昏死過去。

    夢醒,他睜眼。

    全身骨頭就像是被打散了重新組裝,喉嚨里也是火辣辣的疼痛非常,陽光有些刺眼,沈眠都不太敢睜開眼楮。

    “公子……”他听到了山秀的哭聲︰“您終于醒了,您已經昏迷了三天。”

    “三……”沈眠說不出話,一說話嗓子就疼得厲害。

    怎麼的,他做夢哭得死去活來,難不成夢里面的還是真的?

    他決定暫時不說話,山秀給他喂了一些溫水,沈眠好受了不少。

    只是他身上太疼了,一點都不敢動。

    特別還是某不好直說的地兒,沈眠都懷疑那里是不是被什麼捅過了。

    而且他對之前發生的事情沒了什麼印象。

    “山秀……咳咳,我是怎麼了?”

    一提及此,山秀眼淚就下來了。

    她看著沈眠蒼白的臉色,哭著道︰“慶帝生辰那天,你中了藥…

    …然後,是、是被岳王殿下給抱回來的,他……”

    山秀都不用說完,沈眠立即就明白了。

    哦,他中了春,藥,然後楚遲硯上了他,順便給他解了藥性。

    沈眠一時半會也不知道是震驚居多還是傷心更多。

    那他麼根本就不是夢。

    全是真的。

    他真的和楚遲硯……

    千算萬算,防不勝防。

    他突然感到非常疲倦,不再說什麼︰“你先下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公子……”

    沈眠用力撤出一個笑來,實際上他嘴巴也很痛︰“我沒事,我又不是女的,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想休息一下。”

    山秀沒再說什麼,但她能感覺到沈眠心里的悲傷。

    她沒有說的是,楚遲硯自那天晚上後,不管沈眠高燒成什麼樣子,一眼都沒再來瞧過。

    暴君的心,一向如此。

    從來都不把別人的命當作是命。

    她也暫時不打算告訴沈眠,陸準已經回了信。

    山秀出去以後,沈眠腦子都放空了,以前拼死拼活不讓楚遲硯上他,沒想到還是沒能阻止。

    他真的沒猜錯,楚遲硯這狗逼在這個方面真的不是個人!

    他完全就是活活痛暈過去的,要不是有藥的作用在,沈眠真的好不懷疑楚遲硯會把他弄死在床上。

    而且後半段藥效漸漸失去作用,楚遲硯也沒有放過他。

    就像是把他作為一個器物一樣發泄。

    他難得很迷茫,他不是個女人,不存在懷孕什麼的,也不至于尋死覓活,但他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感覺自己還是有些燒,眼皮很重,慢慢的閉上了眼楮。

    沈眠是被熱醒的。

    腰間的手臂像是有千金重,他皺著眉,想把那只手拿開。

    “別動。”背後的人聲音暗啞磁性,但沈眠卻不怎麼想听。

    他想從楚遲硯的懷里掙脫出來,卻不小心扯到了傷口。

    “嘶……”

    疼得他臉色一下就白了。

    楚遲硯將他勒的更緊了,咬著他的耳垂,道︰“你現在裝什麼貞,操?”

    沈眠心里又氣︰“你、你放開我。”

    楚遲硯將他翻了個身,笑著道︰“怎麼了,現在對我避之唯恐不及,那天是誰一直求我上他的?”

    沈眠沒想到這狗逼說話這麼難听,

    雖然他已經在心里將自己慢慢說服,但被他這麼一激,還是紅了眼眶︰“你胡說!”

    “我沒有胡說,”楚遲硯冷冷的︰“你自己有多騷難道你不知道麼陛下?”

    沈眠氣得胸口劇烈起伏,他沒想到明明是這狗逼佔了便宜,怎麼還一臉都是自己的錯一樣。

    他氣得眼淚都止不住了,想掙脫楚遲硯的束縛,一直捶打他︰“你滾!我不想看到你,你就是個變態!神經病,你滾啊!”

    他動作一大難免牽扯到傷口,眼淚更是止不住,楚遲硯壓住他︰“這麼熱情是想再來一次?”說著,真的又在扒沈眠的衣服。

    沈眠被嚇到了︰“不要!不要!”

    他紅著眼楮,我見猶憐。

    楚遲硯停了下來,問他︰“那你說說,是我上的你舒服,還是陸準上你舒服,嗯?”

    沈眠不知道這事兒怎麼能突然扯到陸準,不過他隱隱覺得楚遲硯今天不一樣。

    整個人冷淡的很。

    “陸準、才、才不會像你一樣!”

    楚遲硯︰“那就是我上你比較舒服了?”

    他有些高興,雖然知道小皇帝是第一次,但親自承認總不一樣。

    心里那點兒氣沒那麼重了,沈眠臉色煞白,都是被他嚇得。

    他也有幾天沒見小皇帝了,心里燥熱難耐時便去殺人,不然他一想到沈眠便想起陸準,心里面很是不爽。

    現在好不容易有點溫情,語氣總歸柔和了些。

    “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話?”楚遲硯踫了踫他的額頭︰“是燒糊涂了嗎?”

    沈眠扭了幾下︰“讓我燒死算了。”

    楚遲硯將他完完整整摟在懷里︰“不想讓我生氣就別瞎動。”

    沈眠就算想動也沒那個力氣。

    楚遲硯吻了吻他的眼瞼︰“你沒什麼想跟我說的?”

    沈眠︰“沒有。”

    楚遲硯︰“有沒有想要的東西?我可以給你。”

    沈眠皺眉?

    這叫什麼,嫖,昌嗎?

    他又委屈了︰“你把我當什麼了?!”他也想明白了,他根本就沒吃過什麼東西,問題就出在楚遲硯度給他的那杯酒里。

    “要不是你給我喝了那杯酒,我根本就不會這樣!”

    楚遲硯不知道小皇帝又在生什麼氣,他只是想滿足他而已。

    畢竟沈眠看起來心情不

    太好,他也想哄哄小皇帝。

    “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如果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不問就是,至于那杯酒——只要對象是你我,就沒什麼問題。”

    沈眠覺得和楚遲硯已經沒法兒交流了︰“我不要和你說話,你別和我說話了!”

    楚遲硯幫沈眠擦擦眼淚︰“別鬧脾氣。”

    沈眠太傷心了︰“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做什麼?”

    楚遲硯︰“我還會,操,你。”

    沈眠︰“……”狗比!!

    楚遲硯又道︰“這兩天事情有點多,皇帝快死了,其他人,等你好了我再動手。”

    沈眠沒什麼感覺,他也覺得老皇帝該死。

    不過……

    慶帝有死這麼早嗎?

    現在連中秋都還沒過。

    沈眠覺得劇情有點不一樣。

    “慶帝要死了……”

    “嗯。”楚遲硯說︰“我讓他活了這麼久,已經算是格外仁慈了。”

    慶帝本來可以再活一段時間,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踫沈眠。

    小皇帝是他的人。

    “別怕,我說過,除了我,沒人能傷害你。”

    沈眠︰“……”

    這意思是只有你能傷害?我還應該感到開心嗎?

    狗男人。

    作者有話要說︰哇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魚魚愛你們!

    狗比真的狗啊!

    “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如果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不問就是,至于那杯酒——只要對象是你我,就沒什麼問題。”

    沈眠覺得和楚遲硯已經沒法兒交流了︰“我不要和你說話,你別和我說話了!”

    楚遲硯幫沈眠擦擦眼淚︰“別鬧脾氣。”

    沈眠太傷心了︰“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做什麼?”

    楚遲硯︰“我還會,操,你。”

    沈眠︰“……”狗比!!

    楚遲硯又道︰“這兩天事情有點多,皇帝快死了,其他人,等你好了我再動手。”

    沈眠沒什麼感覺,他也覺得老皇帝該死。

    不過……

    慶帝有死這麼早嗎?

    現在連中秋都還沒過。

    沈眠覺得劇情有點不一樣。

    “慶帝要死了……”

    “嗯。”楚遲硯說︰“我讓他活了這麼久,已經算是格外仁慈了。”

    慶帝本來可以再活一段時間,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踫沈眠。

    小皇帝是他的人。

    “別怕,我說過,除了我,沒人能傷害你。”

    沈眠︰“……”

    這意思是只有你能傷害?我還應該感到開心嗎?

    狗男人。

    作者有話要說︰哇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魚魚愛你們!

    狗比真的狗啊!

    “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如果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不問就是,至于那杯酒——只要對象是你我,就沒什麼問題。”

    沈眠覺得和楚遲硯已經沒法兒交流了︰“我不要和你說話,你別和我說話了!”

    楚遲硯幫沈眠擦擦眼淚︰“別鬧脾氣。”

    沈眠太傷心了︰“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做什麼?”

    楚遲硯︰“我還會,操,你。”

    沈眠︰“……”狗比!!

    楚遲硯又道︰“這兩天事情有點多,皇帝快死了,其他人,等你好了我再動手。”

    沈眠沒什麼感覺,他也覺得老皇帝該死。

    不過……

    慶帝有死這麼早嗎?

    現在連中秋都還沒過。

    沈眠覺得劇情有點不一樣。

    “慶帝要死了……”

    “嗯。”楚遲硯說︰“我讓他活了這麼久,已經算是格外仁慈了。”

    慶帝本來可以再活一段時間,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踫沈眠。

    小皇帝是他的人。

    “別怕,我說過,除了我,沒人能傷害你。”

    沈眠︰“……”

    這意思是只有你能傷害?我還應該感到開心嗎?

    狗男人。

    作者有話要說︰哇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魚魚愛你們!

    狗比真的狗啊!

    “你想讓我把你當成什麼?如果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不問就是,至于那杯酒——只要對象是你我,就沒什麼問題。”

    沈眠覺得和楚遲硯已經沒法兒交流了︰“我不要和你說話,你別和我說話了!”

    楚遲硯幫沈眠擦擦眼淚︰“別鬧脾氣。”

    沈眠太傷心了︰“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做什麼?”

    楚遲硯︰“我還會,操,你。”

    沈眠︰“……”狗比!!

    楚遲硯又道︰“這兩天事情有點多,皇帝快死了,其他人,等你好了我再動手。”

    沈眠沒什麼感覺,他也覺得老皇帝該死。

    不過……

    慶帝有死這麼早嗎?

    現在連中秋都還沒過。

    沈眠覺得劇情有點不一樣。

    “慶帝要死了……”

    “嗯。”楚遲硯說︰“我讓他活了這麼久,已經算是格外仁慈了。”

    慶帝本來可以再活一段時間,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踫沈眠。

    小皇帝是他的人。

    “別怕,我說過,除了我,沒人能傷害你。”

    沈眠︰“……”

    這意思是只有你能傷害?我還應該感到開心嗎?

    狗男人。

    作者有話要說︰哇  !感謝寶貝們的支持!!!魚魚愛你們!

    狗比真的狗啊!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2、夜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2、夜晚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