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4、射箭-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24、射箭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4、射箭

    他的聲音低緩又溫柔, 動作也很輕,像是抱住了什麼絕世珍寶一般。

    他還和在大慶的時候一樣,和小皇帝說話時,語氣總是帶者哄的, 這是一種寵愛。

    陸準對小皇帝最好, 沈眠能感受的到。

    他孤身一人來大慶, 哦, 現在應該是叫大周了,身份敏感,暴君脾氣暴躁不好相處,自己又沒什麼實力,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會做很多噩夢。

    但現在看到陸準,他很安心。

    他知道陸準對小皇帝最是忠心,可原本的小皇帝已經沒了, 現在的他不過是佔了人家的殼子而已。

    但沈眠不敢告訴陸準這件事, 他不知道陸準會是什麼反應, 其實更多的, 是害怕陸準把他拋棄。

    更何況這事兒听起來太天馬行空了, 說出來也不一定有人信啊, 說不定還很有可能把他當瘋子呢。

    陸準拍了一會兒沈眠的背,不敢太耽擱時間︰“陛下。”

    “……嗯?”沈眠把眼楮里最後兩滴眼淚眨出來, 用袖子擦了擦, 眼楮泛紅但很清亮,他有些不太好意思道︰“你快起來吧,怎麼還跪著啊,以後都不用跪我的。”

    他早就不是什麼皇帝了。

    陸準也沒說行不行,只是看著沈眠, 道︰“陛下瘦了。”

    沈眠眼神有些閃躲︰“可能是……吃不慣大周的飲食。”

    假的。

    他只是心情不太好。

    “對了,你什麼時候來大周的呀,沒有被人發現吧?”

    陸準︰“楚遲硯讓劉青看著臣,傷好以後,我便一直與他周旋,而後,我將他殺了。”

    沈眠點點頭,他不會對劉青有什麼憐憫,他覺得陸準做得對。

    陸準的武功本來就比劉青高很多,只不過……

    “殺了劉青,楚遲硯不會發現嗎?”

    “暫時不會。”陸準笑了笑,襯出極俊的眉眼︰“在他發現之前,臣會帶陛下走的。”

    沈眠心里一跳,他想過陸準來這里的原因,畢竟他們做過約定,但是在書里面,好像沒有提到過陸準有要將小皇帝帶走的打算。

    書里的小皇帝比他還要慘,但陸準從未說過會帶他走。

    所以這次為什麼會?

    他想得入了神,才起床衣服有些松垮,露出了鎖骨和脖頸上的一

    些痕跡。

    紅紅紫紫,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陸準的眼神微暗,雙手漸漸握緊。

    沈眠後知後覺反應過來,猛地將衣服拉好,但陸準肯定是看見了。

    看見了楚遲硯在他身上留的。

    他可能也來了有些日子,風言風語肯定會听到一些。

    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知道沈眠都不怎麼在乎,但他不想讓陸準知道。

    陸準……會不會看輕他?

    沈眠又有點想哭了。

    在陸準想伸手踫他的時候,他下意識躲開了。

    視線也垂著,縴長的睫毛遮住了泛紅的眸子。

    陸準一愣,垂下手︰“對不起。”

    沈眠抬頭。

    陸準想安撫他,這是他保護了十多年的小皇帝,他不該露出這樣委屈又害怕的神色。

    他就該驕縱、放肆、臉上永遠帶著笑,被人捧在手心里長大。

    “是我不好,是我沒保護好你,是我沒用。”他沒有用臣這個稱呼︰“但不管什麼時候,你在我這里永遠是最好的,沒有人能比得上你,你已經做的很好了,陛下。”

    他把所有的錯都推到自己身上,就是為了不讓沈眠有一點愧疚和自卑的想法。

    對他而言,小皇帝活著就很好了。

    沈眠真的感動的不得了,陸準時時刻刻都在照顧他的情緒,為什麼楚遲硯那樣的殘暴的人會是主角,而陸準這樣溫柔帥氣武功高強正義感十足的人卻不行呢?

    他不明白。

    “不是你的錯……”沈眠癟癟嘴,把眼淚憋回去,小聲道︰“是我太弱了。”

    陸準覺得小皇帝真的懂事了很多,但這種懂事卻伴隨著國破家亡。

    他摸了摸沈眠的頭︰“陛下再忍忍,我一定會盡快帶你走。”

    -

    陸準走後沒多久,楚遲硯就下了朝回來了。

    沈眠為了不被他看出端倪,所以裝作剛剛起床的樣子。

    “你這麼早就回來啦?”

    楚遲硯覺得,回來面對沈眠可比面對著那群老東西好多了,他昨晚才和小皇帝溫存過,難免心里留了點暖意,心情一直不錯。

    而且有越吃越吃不夠的感覺。

    “怎麼睡了這麼久,是昨晚上太累了?”楚遲硯難得過去幫沈眠揉了揉肩和腰,哪里都是軟綿綿的︰“真嬌氣。”

    沈眠不太服氣,

    他倒是想要一身的腱子肉啊,這不人設在這兒嗎?他又沒有辦法。

    何況這狗逼說話一點都不臉紅,沈眠不想理他了。

    楚遲硯見人沒有回答,沈眠也把臉轉過去,他手上用了些力氣,再將沈眠轉過來︰“說話。”

    “你讓我說什麼?”沈眠瞪他︰“是你先說我嬌氣的。”

    “你難道不嬌氣嗎?”楚遲硯覺得小皇帝生氣的樣子很是令人心動,他沒忍住親了一口︰“我問你昨晚上是不是很累。”

    沈眠正煩他,一點都不想隨他的意,但他也發現了,要是越和楚遲硯對著干,這狗逼就越要刁難他,還不如假意逢迎︰“嗯,很累。”

    說著,踏踏突然想到什麼︰“以後你、你不要在我身上留下痕跡了,我不喜歡。”

    楚遲硯看了他一眼,直看得沈眠心虛,他道︰“你不喜歡,但我喜歡。”

    沈眠︰“……”

    楚遲硯︰“活兒還爛嗎?”

    沈眠︰“這個不好說,你不如……捅自己試試?”

    楚遲硯愣了一下,然後掛上了冷嗖嗖的笑容。

    “捅自己不太好,還是捅你比較舒服。”

    沈眠︰“……”

    淦!

    沈眠梳洗了一番,吃了早膳,應該說早膳和午膳一起吃了。

    楚遲硯陪他吃完,便去養心殿處理奏折了。

    沈眠真應該感謝剛登基事情非常多,讓楚遲硯沒法將太多的精力放在他身上。

    剛吃完沒多久,楚雲昭就過來了。

    宮里沒有能和他一起玩兒的,雖說他是個女裝大佬,但他和公主們卻玩兒不到一塊。

    只有來找沈眠。

    他今日穿了件淡綠色的裙裝,還梳了發髻,戴了幾根簡單的簪子,因為他本身長得就非常的白嫩可愛,要是不知道的,真的會以為他是一個公主。

    “我最近的弓箭又精進了好多,已經能百步穿楊了!眠眠你還沒看過吧!”

    他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臉也因為太激動而紅通通的。

    真有讓人捏兩把的欲望。

    “你要試一試嗎?”

    楚雲昭︰“可以嗎?四哥沒有不準你出門吧?”

    當然有,沈眠想起這事兒就生氣。

    慶帝死的時候,宮里面的妃子殉葬的殉葬,出家的出家,太子失蹤,他們又沒有其他的兄弟,只剩幾

    個年幼的公主,可以說,宮里面已經沒有什麼人了,但楚遲硯還是不允許他走得太遠,而且只要離開朝陽宮,就會一直有人跟著他。

    一丁點的隱私都沒有。

    沈眠都快麻木了。

    最後他們還是出去了。

    十幾個保鏢在後面護航。

    楚雲昭找了個有亭子的地方,沈眠就坐在里面,然後看他射箭。

    前兩箭都射偏了。

    楚雲昭有些急,沈眠道︰“沒事,慢慢來,不急的,正好我想多透透氣。”

    楚雲昭點點頭︰“我要再做一下準備。”

    沈眠︰“好。”

    沈眠四處看看,他還沒問現在陸準住在哪里,混跡在宮里哪個角落,唉,只要一和楚遲硯在一起,他只顧著應付那狗逼,再分不出精氣神想其他的人了。

    隨意看著,猛地看到身後那十幾個保鏢中的某人。

    那人相貌也很普通,他直直地看著沈眠,還帶著笑。

    但他臉上沒什麼表情,笑容是從他的眼楮里迸發出來的。

    很溫和,真實。

    有一瞬間,沈眠心里暗暗有種猜想,那人不會是陸準吧?陸準學會易容了?

    他剛想過去說些什麼,楚雲昭就歡呼了起來︰“眠眠眠眠!你看,我射中了!”

    沈眠只好暫時收回思緒,去看楚雲昭。

    樹葉被弓箭穿過,中間留出了一大個口子。

    “你好厲害,進步很大了。”

    楚雲昭一受到夸獎就忍不住臉紅,但他又十分開心,抱著沈眠的手臂蹭了幾下︰“你又夸我了,我好開心呀,你真好。”

    他真是一個小孩兒了。

    沈眠︰“昭昭本來就厲害嘛。”

    楚雲昭更不好意思了。

    他讓沈眠試一下,但沈眠知道自己是幾斤幾兩,就沒那個打算。

    “試一下嘛,沒關系的。”

    沈眠也怕丟臉,正猶豫著,後面走上來一個人,正是那個沈眠懷疑是“陸準”的人,那人道︰“屬下恰好精通此物,公子若不會,屬下可以示範給公子看。”

    聲音不是陸準的。

    或許是找了個辦法暫時改變了聲音。

    這個人給他的感覺真的很陸準。

    沈眠不太想讓他試,如果這人是陸準,還是少出來露面的好。

    “好啊。”楚雲昭︰“你能比我厲害嗎?”

    那人沒說

    話。

    但楚雲昭的勝負欲很重,將□□遞給他︰“你試試吧。”

    那人看了沈眠一眼,接過,然後射了三下,百發百中。

    沈眠心里的懷疑更加趨向于相信了。

    楚雲昭也看呆了︰“你好厲害啊……”他兩眼放光︰“不如你收我為徒吧?”

    “昭昭!”沈眠道︰“你有師傅的,這樣不好。”

    “我不喜歡那個師傅。”楚雲昭抱怨道︰“又凶又老,還老愛跟四哥打小報告。”

    “誰愛打小報告?”楚遲硯的聲音突然穿插了進來。

    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

    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竟也沒讓人通傳一聲。

    楚雲昭還是有些怕楚遲硯的︰“誰打小報告了啊,沒有誰啊。”

    楚遲硯沒管他,看向沈眠︰“你說。”

    沈眠︰“我耳朵瞎了,沒听見。”

    楚遲硯︰“……”

    牙尖嘴利。

    他走過去坐下,然後再將沈眠拉進懷里︰“嘴這麼利,找親麼?”

    沈眠︰“……”狗逼啊狗逼!

    他不想讓楚遲硯抱,但楚遲硯箍地太緊了他掙不脫。

    那人一直把頭垂著,倒也沒有抬起來。

    “你胡說什麼?”沈眠不知道那個人听見了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不要亂說話?!”

    楚遲硯︰“我說什麼都不是亂說,”他轉而對楚雲昭道︰“你們又在練射箭?”

    楚雲昭也覺得他四哥遇上眠眠就變得不要臉了,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他都臉紅︰“對啊,我正想讓眠眠也試一試呢。”

    “是該試一試。”楚遲硯神色淡漠,點了點頭,笑了一下,問︰“射的什麼?”

    “樹葉。”

    “樹葉?”楚遲硯看著沈眠︰“那有什麼意思。”

    沈眠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楚遲硯眼神沒有離開他,手卻指向了那人,冷冷道︰“去射人吧。”

    “就他。”

    作者有話要說︰沒啥好說的,好聚好散。

    愛大家。

    但楚雲昭的勝負欲很重,將□□遞給他︰“你試試吧。”

    那人看了沈眠一眼,接過,然後射了三下,百發百中。

    沈眠心里的懷疑更加趨向于相信了。

    楚雲昭也看呆了︰“你好厲害啊……”他兩眼放光︰“不如你收我為徒吧?”

    “昭昭!”沈眠道︰“你有師傅的,這樣不好。”

    “我不喜歡那個師傅。”楚雲昭抱怨道︰“又凶又老,還老愛跟四哥打小報告。”

    “誰愛打小報告?”楚遲硯的聲音突然穿插了進來。

    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

    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竟也沒讓人通傳一聲。

    楚雲昭還是有些怕楚遲硯的︰“誰打小報告了啊,沒有誰啊。”

    楚遲硯沒管他,看向沈眠︰“你說。”

    沈眠︰“我耳朵瞎了,沒听見。”

    楚遲硯︰“……”

    牙尖嘴利。

    他走過去坐下,然後再將沈眠拉進懷里︰“嘴這麼利,找親麼?”

    沈眠︰“……”狗逼啊狗逼!

    他不想讓楚遲硯抱,但楚遲硯箍地太緊了他掙不脫。

    那人一直把頭垂著,倒也沒有抬起來。

    “你胡說什麼?”沈眠不知道那個人听見了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不要亂說話?!”

    楚遲硯︰“我說什麼都不是亂說,”他轉而對楚雲昭道︰“你們又在練射箭?”

    楚雲昭也覺得他四哥遇上眠眠就變得不要臉了,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他都臉紅︰“對啊,我正想讓眠眠也試一試呢。”

    “是該試一試。”楚遲硯神色淡漠,點了點頭,笑了一下,問︰“射的什麼?”

    “樹葉。”

    “樹葉?”楚遲硯看著沈眠︰“那有什麼意思。”

    沈眠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楚遲硯眼神沒有離開他,手卻指向了那人,冷冷道︰“去射人吧。”

    “就他。”

    作者有話要說︰沒啥好說的,好聚好散。

    愛大家。

    但楚雲昭的勝負欲很重,將□□遞給他︰“你試試吧。”

    那人看了沈眠一眼,接過,然後射了三下,百發百中。

    沈眠心里的懷疑更加趨向于相信了。

    楚雲昭也看呆了︰“你好厲害啊……”他兩眼放光︰“不如你收我為徒吧?”

    “昭昭!”沈眠道︰“你有師傅的,這樣不好。”

    “我不喜歡那個師傅。”楚雲昭抱怨道︰“又凶又老,還老愛跟四哥打小報告。”

    “誰愛打小報告?”楚遲硯的聲音突然穿插了進來。

    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

    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竟也沒讓人通傳一聲。

    楚雲昭還是有些怕楚遲硯的︰“誰打小報告了啊,沒有誰啊。”

    楚遲硯沒管他,看向沈眠︰“你說。”

    沈眠︰“我耳朵瞎了,沒听見。”

    楚遲硯︰“……”

    牙尖嘴利。

    他走過去坐下,然後再將沈眠拉進懷里︰“嘴這麼利,找親麼?”

    沈眠︰“……”狗逼啊狗逼!

    他不想讓楚遲硯抱,但楚遲硯箍地太緊了他掙不脫。

    那人一直把頭垂著,倒也沒有抬起來。

    “你胡說什麼?”沈眠不知道那個人听見了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不要亂說話?!”

    楚遲硯︰“我說什麼都不是亂說,”他轉而對楚雲昭道︰“你們又在練射箭?”

    楚雲昭也覺得他四哥遇上眠眠就變得不要臉了,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他都臉紅︰“對啊,我正想讓眠眠也試一試呢。”

    “是該試一試。”楚遲硯神色淡漠,點了點頭,笑了一下,問︰“射的什麼?”

    “樹葉。”

    “樹葉?”楚遲硯看著沈眠︰“那有什麼意思。”

    沈眠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楚遲硯眼神沒有離開他,手卻指向了那人,冷冷道︰“去射人吧。”

    “就他。”

    作者有話要說︰沒啥好說的,好聚好散。

    愛大家。

    但楚雲昭的勝負欲很重,將□□遞給他︰“你試試吧。”

    那人看了沈眠一眼,接過,然後射了三下,百發百中。

    沈眠心里的懷疑更加趨向于相信了。

    楚雲昭也看呆了︰“你好厲害啊……”他兩眼放光︰“不如你收我為徒吧?”

    “昭昭!”沈眠道︰“你有師傅的,這樣不好。”

    “我不喜歡那個師傅。”楚雲昭抱怨道︰“又凶又老,還老愛跟四哥打小報告。”

    “誰愛打小報告?”楚遲硯的聲音突然穿插了進來。

    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

    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竟也沒讓人通傳一聲。

    楚雲昭還是有些怕楚遲硯的︰“誰打小報告了啊,沒有誰啊。”

    楚遲硯沒管他,看向沈眠︰“你說。”

    沈眠︰“我耳朵瞎了,沒听見。”

    楚遲硯︰“……”

    牙尖嘴利。

    他走過去坐下,然後再將沈眠拉進懷里︰“嘴這麼利,找親麼?”

    沈眠︰“……”狗逼啊狗逼!

    他不想讓楚遲硯抱,但楚遲硯箍地太緊了他掙不脫。

    那人一直把頭垂著,倒也沒有抬起來。

    “你胡說什麼?”沈眠不知道那個人听見了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不要亂說話?!”

    楚遲硯︰“我說什麼都不是亂說,”他轉而對楚雲昭道︰“你們又在練射箭?”

    楚雲昭也覺得他四哥遇上眠眠就變得不要臉了,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他都臉紅︰“對啊,我正想讓眠眠也試一試呢。”

    “是該試一試。”楚遲硯神色淡漠,點了點頭,笑了一下,問︰“射的什麼?”

    “樹葉。”

    “樹葉?”楚遲硯看著沈眠︰“那有什麼意思。”

    沈眠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楚遲硯眼神沒有離開他,手卻指向了那人,冷冷道︰“去射人吧。”

    “就他。”

    作者有話要說︰沒啥好說的,好聚好散。

    愛大家。

    但楚雲昭的勝負欲很重,將□□遞給他︰“你試試吧。”

    那人看了沈眠一眼,接過,然後射了三下,百發百中。

    沈眠心里的懷疑更加趨向于相信了。

    楚雲昭也看呆了︰“你好厲害啊……”他兩眼放光︰“不如你收我為徒吧?”

    “昭昭!”沈眠道︰“你有師傅的,這樣不好。”

    “我不喜歡那個師傅。”楚雲昭抱怨道︰“又凶又老,還老愛跟四哥打小報告。”

    “誰愛打小報告?”楚遲硯的聲音突然穿插了進來。

    沈眠心里咯 了一下。

    楚遲硯不知什麼時候過來的,竟也沒讓人通傳一聲。

    楚雲昭還是有些怕楚遲硯的︰“誰打小報告了啊,沒有誰啊。”

    楚遲硯沒管他,看向沈眠︰“你說。”

    沈眠︰“我耳朵瞎了,沒听見。”

    楚遲硯︰“……”

    牙尖嘴利。

    他走過去坐下,然後再將沈眠拉進懷里︰“嘴這麼利,找親麼?”

    沈眠︰“……”狗逼啊狗逼!

    他不想讓楚遲硯抱,但楚遲硯箍地太緊了他掙不脫。

    那人一直把頭垂著,倒也沒有抬起來。

    “你胡說什麼?”沈眠不知道那個人听見了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你不要亂說話?!”

    楚遲硯︰“我說什麼都不是亂說,”他轉而對楚雲昭道︰“你們又在練射箭?”

    楚雲昭也覺得他四哥遇上眠眠就變得不要臉了,淨做些少兒不宜的,他都臉紅︰“對啊,我正想讓眠眠也試一試呢。”

    “是該試一試。”楚遲硯神色淡漠,點了點頭,笑了一下,問︰“射的什麼?”

    “樹葉。”

    “樹葉?”楚遲硯看著沈眠︰“那有什麼意思。”

    沈眠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楚遲硯眼神沒有離開他,手卻指向了那人,冷冷道︰“去射人吧。”

    “就他。”

    作者有話要說︰沒啥好說的,好聚好散。

    愛大家。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4、射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4、射箭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