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試跑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5、試跑

    “……”

    楚遲硯神色散漫, 說出來的話卻一點也沒開玩笑的意思。

    那人依舊安靜地站在原地,沒抬起頭,也沒說話。

    沈眠雖然知道楚遲硯沒有一天不發瘋,但這狗逼真的是越來越喪心病狂了。

    這不有病麼?

    “這怎麼可以, 我還不如去射樹葉。”沈眠道。

    楚雲昭也覺得不妥, 那個人他還想讓他做師父呢, 眠眠技術又差, 那人多半會沒命。

    “對啊,這樣多危險啊。”

    兩人一唱一和,楚遲硯看了看楚雲昭又看了看沈眠,臉上看不出喜怒︰“怎麼,不過一個奴才而已。”他把曲起手指在沈眠的臉上觸了觸︰“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對奴才都這麼心軟?”

    沈眠心慌慌,怕楚遲硯看出什麼︰“你又不了解我。”

    “我一直在了解。”楚遲硯盯著他,道︰“比如我看得出來你心不心虛, 騙沒騙我, 害不害怕。”

    沈眠藏不住心思, 他沒楚遲硯的城府深, 楚遲硯這話, 難不成是發現了什麼?

    不, 一定不能自亂陣腳。

    沈眠把頭一轉,不怎麼有底氣︰“我才不相信你。”

    楚遲硯倒也沒解釋, 站起來拿過楚雲昭手里的弓, 弩,對沈眠招了招手︰“過來,我教你。”

    沈眠不想學,特別還是在有楚遲硯的情況下。

    上一次教他射箭,結果去射了楚懷逸, 這一次,他也覺得這狗逼沒那麼簡單。

    “我就不能不學嗎?”沈眠皺眉︰“我又不喜歡這個。”

    楚遲硯冷了臉︰“過來。”

    沈眠沒辦法,乖乖過去了。

    那人安靜的就像不存在一樣,但他不存在,不代表楚遲硯不針對。

    他對那人道︰“過去站著,作為公子的靶子。”

    “楚遲硯!”沈眠急了︰“我都說了我想射樹葉!”

    “樹葉沒挑戰性,你不會認真。”楚遲硯毫不退讓︰“哪兒有人好。”

    “四哥……”自從楚遲硯做了皇帝,脾性越發奇怪,楚雲昭現在也不敢隨便大呼小叫了︰“你不能殺他,我還讓這個人當我師父呢。”

    “我什麼時候說要殺他了?”楚遲硯扔了一個隻果給那個人,看著沈眠,道︰“現在他能不能活著,就要看我的陛

    下了。”

    沈眠︰“……”狗東西!

    他抬眼去看了那人,身高體型都差不多,就是相貌和聲音不對,到底是不是陸準呢?

    反正不會是那什麼羌吾族的王子,雖然成渡也會易容,但那雙眼楮騙不了人。

    “我就只來一次。”

    他拿起弓。弩,楚遲硯自身後抱住他,富有侵略性的氣息將他環繞,沈眠覺得有些喘不過氣。

    “緊張什麼?”

    沈眠︰“我只是想起,太子以前也這麼教過我。”

    楚遲硯的手慢慢用力,沈眠立刻補充道︰“不過我立馬把他推開了。”

    “我會殺了他。”楚遲硯淡淡的︰“本來他勾結別國皇子就該死,現在,更該死了。”

    沈眠沒說話,楚懷逸的生死,他一點都不在乎。

    沈眠被楚遲硯的手帶起,對準了那個人。

    ——頭頂上的隻果。

    沈眠這才開始緊張了,他不能保證自己射的中,他高度集中精神,無比認真,手里都滲出了汗。

    楚遲硯好像輕輕笑了一聲,隨即,手中的箭射了出去,但卻偏了。

    就在射出去的那一瞬間,楚遲硯將沈眠的手朝下拉了拉。

    箭從那人的肩頭直直穿過,帶出些血跡。

    沈眠都能听到那人悶哼一聲,猛地跪在了地上。

    他想過去看看,但楚遲硯不讓。

    倒是楚雲昭跑得快了些︰“師父!”

    那人開口︰“殿下。”

    沈眠氣死了,明明都能穿過隻果的,他瞪著楚遲硯︰“你就是故意的!”

    楚遲硯臉色也很冷︰“是故意的又怎麼樣?一個奴才而已,你都能這麼關心,我一直待在你身邊,怎麼就沒一句好話?”

    “我……”沈眠突然無語︰“你還在乎這些?”

    “我怎麼不在乎?”楚遲硯說的理所當然︰“你的心思不放在我身上,放在誰身上都是罪過。”

    沈眠︰“……”活了兩個世界,他真是從來都沒有見過楚遲硯這種厚顏無恥之徒!

    “四哥,你不講信用!”楚雲昭似乎還挺生氣的。

    楚遲硯走過去站在他們面前,他沒有穿明黃的龍袍,而是以黑打底,繡了金色的龍紋在上面。

    黑金的龍袍襯得他身量頎長,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冷血狠冽。

    “你叫什麼?”

    “回陛

    下,屬下周和。”

    楚遲硯沒什麼表情︰“既然九殿下想讓你做他的師父,那以後,便由你來負責他的武術。”

    “真的嗎四哥?”楚雲昭馬上變了臉,笑開了花。

    “嗯。”楚遲硯道︰“好好學,你的眼光不錯。”

    周和︰“屬下遵旨。”

    這和沈眠想象的發展不太一樣,他本來以為楚遲硯會為難于那人,但沒有。

    楚遲硯轉頭看他︰“開心了?”

    沈眠︰“……哼。”

    楚遲硯覺得小皇帝這樣甚是可愛︰“過來,走了。”

    雖然沈眠還想問一問那人的傷情,但有楚遲硯在,想想還是算了,等以後有機會了再問。

    有楚雲昭的話,那人應該不會怎麼樣。

    等兩人走後,“周和”掩下眸中的情緒,道︰“多謝殿下。”

    楚雲昭覺得他這個師父感覺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不用謝。”

    -

    沈眠這一等就是三天。

    這天,楚遲硯終于沒有要求他整天都待在御書房了,所以他立馬就去找了楚雲昭。

    楚雲昭正在宮里和新拜的師父練劍。

    “眠眠!”他看到沈眠很高興︰“你今天怎麼想起來找我啊?”

    沈眠︰“因為很多天沒來了,有些想你。”

    楚雲昭臉紅透了,臉上的韓浩翔都泛著紅潤的光︰“我也想你的。”

    沈眠和他說了會兒話,發現這小孩兒三句有兩句都離不開師父。

    “我師父很厲害的,真的好厲害,他比校場的老師還厲害。”

    “師父的聲音很好听,听得我想睡覺。”

    “他的手也很好看,不像我的這麼胖。”

    說著,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那雙小胖手。

    沈眠暫時不知道那人是不是陸準,但這三天楚遲硯一直纏著他,他也沒機會去見別的人。

    這時那人看過來,朝他微微一笑。

    沈眠對楚雲昭道︰“昭昭你去給我倒一杯熱茶好不好,我好渴啊。”

    “好啊,你等我,我很快就來。”

    楚雲昭走後,沈眠立即過去,保持著三分警惕︰“你是誰?”

    那人笑了笑,面部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妥,但那張臉很普通,沈眠听到他用熟悉的聲音道︰“是我,陛下。”

    是陸準!

    沈眠很興奮,但還是壓低了聲音,道︰

    “你易容了啊?太危險了,你的傷怎麼樣了?”

    陸準搖搖頭︰“我沒事。”

    沈眠突然有些沮喪︰“對不起。”

    “不是陛下的錯。”陸準道︰“楚遲硯心狠手辣,生性多疑,在我的意料之中。”

    沈眠︰“那你打算怎麼辦?”

    楚遲硯看他看得很緊,而且沒事必須讓他待在身邊,要找個機會逃跑,真的非常不容易。

    陸準顯然也是想到了這一點,他道︰“陛下別擔心,我們有兩次機會。”

    沈眠︰“兩次?”

    “第一次在五天後的中元節,第二次在之後的中秋節。”

    只有過節,楚遲硯事兒多,才無暇顧及他。

    他在楚雲昭宮里待了好一會兒,擔心出來時間太長了楚遲硯會不高興,所以就早早回去了。

    但回去的時候楚遲硯已經回來了。

    沈眠有些後悔,該早一點回來的,不知道這狗逼又要找什麼話說。

    “去哪兒了?”

    沈眠︰“我去找昭昭了。”

    狗逼,明明一直派人跟著自己,還假惺惺地問什麼問。

    “嗯,過來。”

    沈眠過去被他抱在懷里,現在也學著不掙扎了,就跟個玩偶似的。

    楚遲硯埋在沈眠的頸側嗅了幾口,突然道︰“怎麼越來越香了,一身奶味兒。”

    ???

    這是在嘲笑自己沒長大麼?

    沈眠心想,哪兒像你啊老狗逼!

    “我才十八。”沈眠︰“本來就不大。”

    “你覺得我大?”

    沈眠還沒來得及說話,楚遲硯又繼續道︰“有多大,握得住嗎?”

    沈眠︰“……”

    他裝作听不懂,一本正經的說︰“不,我覺得你有點老。”

    楚遲硯可大了他十歲呢。

    果不其然,說完這句話楚遲硯就不太高興了。

    沈眠怕他生氣,又解釋道︰“是你讓我說的,我要是不說實話你又要說我騙你,說了實話你就不能生氣。”

    “生氣怎樣?”

    沈眠︰“那我以後就不說話了,我要做個啞巴。”

    他表情嚴肅,有些緊張又想有點不夠膽子。

    楚遲硯突然上前堵住他的嘴,親了好幾下才道︰“你要當啞巴,那我就將你的舌頭割了。”

    沈眠被嚇了一下,眼眶紅了︰“你就知道威脅我!”

    楚遲硯︰“威

    脅也要看你這張嘴是抹了□□還是抹了蜜了。”

    沈眠︰“那我口蜜腹劍。”

    楚遲硯︰“……”

    兩人就這麼鬧了一會兒,當然還是沈眠先認輸,楚遲硯上下其手,他只有受欺負的命。

    楚遲硯道︰“他們說我該選妃了,送來一大堆畫像。”

    沈眠听到這個消息可高興死了,如果有了妃子,那狗逼的注意力就不會都放在他身上了。

    但他不能表露的太明顯,壓住心里的興奮,淡淡道︰“你是皇帝,開枝散葉是正常的。”

    作為一個快三十歲的人,連個女人都沒有,沈眠都為楚遲硯感到丟臉。

    按書里說的,這時候應該是宋靈夕陪在楚遲硯身邊,現在倒換成了他。

    楚遲硯︰“你都不吃醋?”

    沈眠︰呵呵,吃醋?就你?

    他搖搖頭︰“不啊,我怎麼能這麼不懂事呢,不能耽擱了你的使命。”

    楚遲硯審視了他一會兒,慢慢笑了。

    “陛下說的對,”楚遲硯摸了摸他的肚子,道︰“所以我時常在想,是不是我不夠用力,所以你到現在了都還沒懷上。”

    沈眠︰“……”

    我不氣,真的。

    “你不要胡說。”沈眠真想說他腦子有病︰“我怎麼能生?”

    “不試試怎麼知道?”

    說著,真的開始扒拉沈眠的衣服。

    沈眠嚇得冷汗都下來了,及時止住︰“等等!我這幾天吃壞肚子了不舒服!”

    楚遲硯冷冷的︰“又吃壞肚子了?”

    沈眠癟嘴,紅著眼眶︰“不信算了!你去找太醫!”

    楚遲硯沒說什麼,幫他攏了攏衣領︰“不做就不做,哭什麼。”

    沈眠︰現在哭總比待會兒哭好。

    他緩了緩,才小聲問道︰“是不是快到中元節了啊?”

    “嗯。”楚遲硯把他抱在懷里︰“怎麼了?”

    “我太無聊了,過個節,應該會有好玩的。”

    -

    五天時間一晃而過。

    中元節又稱鬼節,有大型的祭祀活動,又正逢慶帝死後不久,所以辦的東西異常繁瑣。

    沈眠本來以為楚遲硯是個非常沒耐心的人,但不管宮里規定的繁文縟節多麼的多,他都是一一照辦,沒有說不行。

    這人做了皇帝,處理起正事兒來倒是挺有一套的。

    畢竟他不能

    殺了所有的人。

    宮里請來了主持祭祀和超度的大師,因為要告慰先祖,所以楚遲硯也必須在場。

    沈眠心里有事兒,他和陸準約好了,就趁楚遲硯在處理祭祀無暇分。身的時候,倆人偷偷從宮門口溜出去,就用楚雲昭的宮牌。

    楚雲昭天真爛漫,要找到他的東西,簡直是易如反掌。

    楚遲硯逼著沈眠和他一起參加祭祀的活動,一會兒跪一會兒站,沈眠那身子骨,很快就不行了。

    耳邊全是嗡嗡嗡的聲音,香燭紙錢的味道更是嗆鼻子。

    “我好累,我腿疼。”沈眠靠在楚遲硯身上︰“我不行了,我想回去了。”

    “再堅持一會兒,應該快了。”

    不能再堅持了,來的時候陸準和他通過信,現在也差不多到時間了。

    沈眠咬著牙,開始撒嬌︰“可是我真的好累啊,我的腿就像快斷掉了,都沒一點知覺了,你就讓我回去吧,我一定等你回來了再睡覺,好不好嘛?”

    楚遲硯轉頭看了他一眼,有些遲疑。

    沈眠干脆趴在他身上直哼哼。

    果然,沒一會兒就見楚遲硯繃著臉道︰“我讓吳州帶你回去。”

    “好。”

    沈眠跟著吳州回了朝陽宮,一路上都是心不在焉的。

    好在吳州送他回去之後就走了,臨走時囑咐︰“公子,陛下讓您千萬不能亂跑,不然,他說他會打斷您的腿。”

    每次楚遲硯通過吳州傳這些話都會讓沈眠覺得特別沒面兒,他面無表情︰“哦。”

    等沈眠進去以後,吳州才在原地失笑地搖搖頭。

    這小皇帝可真是……

    沈眠一進宮里,就立馬換了件小太監的衣服。

    這個點他肯定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出去,穿著太監的,還可以說成是為九殿下出宮辦事。

    妙極。

    “陛下。”陸準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他還是頂著一張普通的臉,沈眠正在換衣服,想躲又覺得有些矯情,只問道︰“你來啦,沒被發現吧?”

    陸準不著痕跡的移開視線,低聲道︰“陛下放心。”

    沈眠也不是很放心,雖然陸準功夫了得,輕功也好,但這件事並不是萬無一失的,風險依舊很大,不過陸準都這麼說了,他也不好在說些什麼。

    等小皇帝轉過身去

    之後,陸準才又將視線轉正。

    他靜靜看著,眼里流露出痴狂,又有些怯意。

    要是小皇帝知道自己對他存了這樣的心思,會不會……

    他不敢再想,沈眠也將衣服換好了。

    他們出來的時候沒有被人發現,侍衛還當他是宮里的小太監,陸準自然用輕功,也沒讓人發現。

    就這麼一直快走到了宮門口。

    因為今晚大型的祭祀,烏龍混雜,為了保護楚遲硯的安全,掉了很多的人去守著,其他地方的巡視就要稍微弱一點。

    沈眠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就被陸準握住了,陸準的手掌寬大,散發著溫熱︰“陛下不用擔心。”

    沈眠不是擔心,就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他們要是出了那宮門,可真的走了。

    “嗯。”

    剛走幾步,身後就有人道︰“眠眠!”

    沈眠一驚,轉身朝後看去,楚雲昭為什麼會來?

    楚雲昭今晚穿了女裝,手里拿了兩個蓮花一樣的燈,跑過來的時候氣喘吁吁,他看了眼兩人緊緊拉住的手,眼神有一瞬間的黯淡,但隨即笑道︰“你們想去哪里玩啊,竟然都不帶我。”

    沈眠不知道怎麼解釋,慌亂的甩開陸準的手︰“昭……”

    他話都還沒說完,一尖細的聲音就突然響起︰“陛下駕到——”

    作者有話要說︰來啦!今天挑眼熟的發紅包∼愛大家,很多寶貝都很可愛,以後每天的更新都在9-10點,然後有問題的章節我都刪了很多的內容,不過不會不連貫的,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以後還請繼續支持呀∼

    這篇文是有火葬場的,下一次就真的跑掉了。

    他靜靜看著,眼里流露出痴狂,又有些怯意。

    要是小皇帝知道自己對他存了這樣的心思,會不會……

    他不敢再想,沈眠也將衣服換好了。

    他們出來的時候沒有被人發現,侍衛還當他是宮里的小太監,陸準自然用輕功,也沒讓人發現。

    就這麼一直快走到了宮門口。

    因為今晚大型的祭祀,烏龍混雜,為了保護楚遲硯的安全,掉了很多的人去守著,其他地方的巡視就要稍微弱一點。

    沈眠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就被陸準握住了,陸準的手掌寬大,散發著溫熱︰“陛下不用擔心。”

    沈眠不是擔心,就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他們要是出了那宮門,可真的走了。

    “嗯。”

    剛走幾步,身後就有人道︰“眠眠!”

    沈眠一驚,轉身朝後看去,楚雲昭為什麼會來?

    楚雲昭今晚穿了女裝,手里拿了兩個蓮花一樣的燈,跑過來的時候氣喘吁吁,他看了眼兩人緊緊拉住的手,眼神有一瞬間的黯淡,但隨即笑道︰“你們想去哪里玩啊,竟然都不帶我。”

    沈眠不知道怎麼解釋,慌亂的甩開陸準的手︰“昭……”

    他話都還沒說完,一尖細的聲音就突然響起︰“陛下駕到——”

    作者有話要說︰來啦!今天挑眼熟的發紅包∼愛大家,很多寶貝都很可愛,以後每天的更新都在9-10點,然後有問題的章節我都刪了很多的內容,不過不會不連貫的,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以後還請繼續支持呀∼

    這篇文是有火葬場的,下一次就真的跑掉了。

    他靜靜看著,眼里流露出痴狂,又有些怯意。

    要是小皇帝知道自己對他存了這樣的心思,會不會……

    他不敢再想,沈眠也將衣服換好了。

    他們出來的時候沒有被人發現,侍衛還當他是宮里的小太監,陸準自然用輕功,也沒讓人發現。

    就這麼一直快走到了宮門口。

    因為今晚大型的祭祀,烏龍混雜,為了保護楚遲硯的安全,掉了很多的人去守著,其他地方的巡視就要稍微弱一點。

    沈眠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就被陸準握住了,陸準的手掌寬大,散發著溫熱︰“陛下不用擔心。”

    沈眠不是擔心,就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他們要是出了那宮門,可真的走了。

    “嗯。”

    剛走幾步,身後就有人道︰“眠眠!”

    沈眠一驚,轉身朝後看去,楚雲昭為什麼會來?

    楚雲昭今晚穿了女裝,手里拿了兩個蓮花一樣的燈,跑過來的時候氣喘吁吁,他看了眼兩人緊緊拉住的手,眼神有一瞬間的黯淡,但隨即笑道︰“你們想去哪里玩啊,竟然都不帶我。”

    沈眠不知道怎麼解釋,慌亂的甩開陸準的手︰“昭……”

    他話都還沒說完,一尖細的聲音就突然響起︰“陛下駕到——”

    作者有話要說︰來啦!今天挑眼熟的發紅包∼愛大家,很多寶貝都很可愛,以後每天的更新都在9-10點,然後有問題的章節我都刪了很多的內容,不過不會不連貫的,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以後還請繼續支持呀∼

    這篇文是有火葬場的,下一次就真的跑掉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5、試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5、試跑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