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7、絕望-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27、絕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7、絕望

    因為中元節的逃跑失敗, 所以接下來的十多天日子里沈眠都不太好過。

    楚遲硯看他越發看得緊了,他簡直沒了自由,要麼待在御書房陪那狗逼看折子,要麼就只能待在朝陽宮和山秀大眼瞪小眼。

    好在山秀一副柔弱模樣, 但本事還是不小。

    她一個小宮女, 楚遲硯當她膽小柔弱也從沒將她放在心上過, 所以沈眠都是讓山秀去替他看陸準的。

    听說陸準在楚雲昭的照顧下慢慢好了起來, 他是習武之人,並無大礙,楚雲昭被禁足三個月,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他這麼跳脫的性子,這次竟然也能乖乖地听話。

    肯定是被楚遲硯那狗男人嚇壞了!

    哼!

    一想到楚遲硯沈眠就恨得牙癢癢,那次在外面要他, 害他被蚊子咬了好幾個包就算了, 竟然還不讓他洗澡, 搞的他發了兩天的低燒!!!!

    狗東西!

    “公子?”

    沈眠正氣得冒煙。

    山秀又喊了一聲︰“公子?”

    沈眠猛地回過神︰“啊, 什麼?”

    山秀對沈眠使了使眼色, 沈眠朝門口望去, 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個人。

    是個女人,年紀在五十歲上下, 保養得還挺好, 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干練。

    沈眠有些奇怪,他站了起來,疑惑道︰“這位是……”

    “回公子的話。”女人對沈眠行了個禮,輕飄飄的,態度看起來不怎麼好, 眼里也有鄙夷的神色︰“奴婢乃後宮主管宮女蘭若,新帝登基不久,後宮無人,今特帶來了世家女子的畫像,請公子先為過目。”

    沈眠不是小皇帝,因為他從小生活環境的原因,對別人的眼神和態度也格外的敏感。

    在大周人的眼里,他不過就是一個亡了國的階下囚,被楚遲硯看上帶來做男寵,仗著幾分姿色在帝王的身下承。歡,玩物一般的存在,自然會被人看不起。

    不過他倒是習慣了,本來他的心也不在這皇宮里,別人怎麼看他與他無關。

    但他還是有些懵︰“這是……要選妃,讓我先看畫像嗎?”

    蘭若道︰“不錯,這件事本應有皇後來做,不過現如今後宮無人,陛下吩咐,交予公子就行。”

    啊。

    沈眠明白了。

    這狗逼還是缺女人了。

    哼,男人啊,明明前幾天問他都還說不選妃的。

    口是心非還差不多。

    沈眠無感,一來他不喜歡楚遲硯,二來楚遲硯身為一個皇帝,有後宮佳麗三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他很大方的讓山秀接過那些畫像,隱隱的還有些高興︰“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替陛下好好挑選的,多謝姑姑了。”

    蘭若看了看沈眠的神色,見他是真的高興,不似一點作偽,竟還有些奇怪。

    “公子言重了。”

    等蘭若走後,沈眠真的坐下來認真選畫像了。

    宮里的畫師都不錯,沈眠翻了幾張,都是頂頂的美人!

    全是杏眼瓜子臉,櫻桃小嘴柳葉眉,看得他都心動了,恨不得把這些女子都挑來伺候楚遲硯。

    看那狗逼的腎還能不能堅持住!

    他記得書里還說過這一段。

    當時宋靈夕身為貴妃,正得盛寵,她幫楚遲硯選妃,因為潑辣又善妒,所以選的都是些長得非常丑的,丑到讓楚遲硯下不去手,後來那些丑妃子也就一直放在後宮生了灰。

    但楚遲硯並未怪罪宋靈夕,兩人情意正濃,楚遲硯便想著這是宋靈夕在乎他,不願和別的女子分享丈夫,對她更加寵愛了。

    但沈眠可不這麼想,楚遲硯不怪罪宋靈夕那是因為寵愛,但自己又不是宋靈夕,要是給楚遲硯選了長得丑的,那狗比肯定會怪他讓他斷子絕孫!

    所以沈眠都給他挑了一等一的大美人,家世才情,樣樣不差。

    -

    楚遲硯下朝時,沈眠正好選好,挑了一上午,還有些腰酸背痛。

    所以一看到楚遲硯出現在門口,他就興奮了︰“你回來啦!”

    楚遲硯挑了挑眉,臉上的神色有些愜意,他說不出那一刻是什麼感覺,總之看到小皇帝,他的心情就會莫名的變好很多。

    所以在小皇帝朝他跑來時,沒忍住將人勾了過來親了親。

    “今天怎麼這麼乖?”

    沈眠︰“我哪天不乖了?”

    楚遲硯︰“如果不是每次做到一半就哭,那就挺乖的。”

    沈眠︰“……”

    暫時不想跟這狗逼計較,他十分自然的擦了擦嘴巴,拉著楚遲硯過去,邊走邊道︰“你不是讓我幫你選妃子嗎,我都選好了,

    全是我一個個把關的,保證國色天香!”

    楚遲硯一頓,臉上的笑意消失︰“什麼?”

    沈眠只顧著選妃的事情,一時還沒有察覺︰“就是這些女子啊,家世樣貌都沒得挑,你肯定能滿意,而且她們年齡適中,絕對能好好為你開枝散葉。”

    他打開了一副畫︰“你看!”

    楚遲硯淡淡掃了一眼,什麼都沒記住。

    他冷冷的看著沈眠,眼里浮起危險。

    “你就想跟我說這個?”

    沈眠這回反應過來了,但他不知道楚遲硯為什麼會生氣,他有些無措︰“怎麼啦?”

    楚遲硯笑了一下,卻是冷冰冰的︰“你很開心?”

    沈眠沒說話。

    楚遲硯打開了一些女子畫像︰“這些就是你選的?”

    沈眠有些沒搞懂這狗逼的想法,這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眼光不會這麼高吧,這樣的姿容還不能吸引到他?

    “你不喜歡嗎?”沈眠問他。

    楚遲硯取下一邊的燭台,將那些畫全部燒成灰燼。

    沈眠皺眉,楚遲硯挑起他的下巴︰“這些庸脂俗粉又怎麼能和陛下比呢?”

    “我吃你都還沒吃夠,等我以後厭倦你了,你再為我選妃也不遲。”

    沈眠不喜歡楚遲硯這麼說,這意思是不是他這一輩子都得攻楚遲硯褻玩取樂,楚遲硯需要他的時候他就得一直在,不需要他了,也能一腳把他踢開?

    但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楚遲硯就把他扛起來了。

    有些不好的回憶在腦海中回閃,沈眠劇烈掙扎︰“楚遲硯,你干什麼!”

    楚遲硯將他扔在床上,隨意散漫︰“脫衣服。”

    沈眠怒了︰“我就是這樣的嗎,在你眼里,我是只供你發泄的器物嗎?!”

    楚遲硯笑道︰“不然你覺得自己是什麼?”

    操!!

    狗男人去屎!!!!

    沈眠眼眶一下就紅了,他知道自己處在弱勢地位,所以委屈又無助︰“你、你就一定要這麼羞辱我嗎?”

    楚遲硯湊過去吻了吻他的眼瞼,他不知道小皇帝怎麼這麼愛哭︰“想和你上。床也叫羞辱?我將你帶回大周,出于什麼目的你難道不知道嗎?現在才問我,不覺得遲?”

    “你要學會討好我沈眠,以前我慣你,現在我也慣你,不過你也要學

    會懂事。”

    “我生氣的時候,不要和我對著干,不然吃苦頭的肯定是你。”

    沈眠真的忍不住,楚遲硯的性子太喜怒無常了,他根本不知道這狗逼為什麼會生氣︰“我又沒做錯什麼,是你讓我幫你選妃的……”

    他越說越小聲,楚遲硯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最後沈眠硬著頭皮,底氣不足道︰“……不喜歡就算了。”

    楚遲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看得沈眠頭皮發麻,這狗逼的力氣太大了,攥得他手腕都快斷了。

    但他又不敢開口喊疼。

    “你很希望我身邊有別的女人?看見我寵愛她們你覺得很開心嗎?”

    沈眠真想說一個是,但他總覺得要是自己說了的話可能會小命不保。

    楚遲硯不死心,又問道︰“如果是陸準,你的答案還是一樣的嗎?”

    沈眠不知道怎麼又扯到陸準了,在楚遲硯的記憶里,陸準應該還在大越呢。

    “這跟陸準沒有關系,但是陸準,至少不會像你這麼羞辱我的。”

    “是啊。”楚遲硯道︰“他不會羞辱你,不然你也不會在神志不清的時候叫他的名字。”

    沈眠︰“???”

    這狗比肯定是在騙他的。

    “你胡說!”

    “我沒有胡說。”楚遲硯摩挲著沈眠的唇瓣︰“只是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陸準,要是知道他心愛的陛下被我上了這麼多次,每次都能趕到哭,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楚遲硯!”這件事一直是沈眠的心結,他最不想讓陸準知道,也還記得當時陸準知道後的表情,他沒忍住哭出了聲︰“我就是討厭你!你除了欺負我還會做什麼,陸準就是比你好!”

    他吼完以後覺得解氣,解氣的同時又開始後怕。

    特別是看到楚遲硯那人的眼神。

    他哭哭啼啼的,氣勢早就弱了下去︰“你不能脾氣好一點嗎?動不動就生氣,我這麼笨,我怎麼知道你哪里生氣了,是你讓我幫你選妃的,是你說要開枝散葉的,我又哪里做錯了……”

    他話都沒說完,被嚇得直哭,楚遲硯就一直看著,也沒見停。

    小皇帝又是哭得眼楮鼻子都紅了,他太嬌氣了,也太愛哭了。

    而且真的太笨。

    最後還是沈眠受不住,揩了揩眼淚,淚眼

    婆娑︰“我手疼……嗚……”

    楚遲硯放開了他,卻在沈眠手腕上咬了一口,咬出帶血牙印。

    冷冷道︰“你自己好自為之。”

    留下沈眠一個人又哭又傷心,還懵比。

    -

    從那以後楚遲硯三天都沒再出現。

    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沈眠雖然奇怪,但也不想去追究這麼多,楚遲硯不來纏著他就好了,他樂的自在。

    直到這天吳洲來找他。

    “殿下讓您去望鹿台。”

    “望鹿台?”沈眠問︰“那是什麼地方?”

    經過吳洲解釋,沈眠大抵明白了,楚遲硯又不知抽什麼瘋,放了一些死刑犯出來,讓他們互相撕打,最後勝出者,便能獲得大赦的機會。

    望鹿台便是最好觀看的地方。

    楚遲硯讓他去看。

    等沈眠到的時候,擂台上已經有很多的人站著了,他們穿著囚服,是犯了死罪的人。

    楚遲硯一個人坐在亭子中,神色散漫,看到沈眠,淡淡道︰“過來。”

    沈眠倒也听話,楚遲硯抱著他,然後吩咐︰“開始吧。”

    隨著一聲令下,場上開始扭打廝殺,士兵們扔了一些兵器上去,死囚們為了爭取這個活著的機會,也是拿命相博。

    很快,場上便開始傳來了慘叫聲,畫面也是不堪入目。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滿足自己暴戾的需求還是癖好?

    為什麼要讓他來看呢?

    沈眠不想看這樣的場面,他只能再一次清楚的認識到,人命在楚遲硯眼里是多麼的不值錢。

    “為什麼要這樣?”

    楚遲硯︰“你不喜歡?”他笑道︰“但我喜歡。”

    狗比老男人!暴君!

    “三天了,你一次都沒來找過我。”楚遲硯開口︰“沒有認錯,也沒有服軟。”

    小皇帝可能很高興沒見到他,但他就不一樣。

    他的燥熱之疾沒了小皇帝又開始發作,久違的殘暴和嗜血又席卷重來,他只想殺人。

    但他也想見小皇帝。

    不得不承認,雖然很生小皇帝的氣,但他更想見到他,想抱他。

    香香軟軟抱著很入眠。

    但他听說沈眠這幾天在宮里的日子很愜意,一點都沒有傷心後悔的樣子。

    心里就總覺得不舒服。

    “我沒辦法殺你,總有辦法殺

    別人。”他親了親沈眠的臉頰︰“你不覺得這個很有意思嗎,看他們為了活下去而廝殺,模樣丑陋又可笑。”

    沈眠覺得這樣的楚遲硯有點嚇人,但這倒也是暴君的人設。

    想當初他還要屠城呢,這麼多無辜的人,在他眼里也是一文不值的,楚遲硯眼里只有他自己。

    沈眠覺得自身難保,幫不了誰,人各有命,還不如不看︰“我想走……我不想看了。”

    楚遲硯沒說話,但也沒讓他走。

    沈眠︰“楚遲硯,我害怕……我、我要做噩夢……”

    楚遲硯︰“多看看就不怕了。”

    沈眠被迫著看完全過程,那太嚇人了,他心里泛起惡心,楚遲硯又在後面抱著他,但又不敢吐。

    一直就這麼忍著,直到場上剩下最後一個人。

    那人看起來也是強弩之末,搖搖晃晃的,身上沾滿了血,但他是最後的勝利者。

    他笑得很癲狂︰“我贏了哈哈哈,我贏了!!”

    楚遲硯冷冷看著,隨後笑了一聲,問沈眠︰“你覺得他能不能活?”

    沈眠︰“他不是贏了嗎?”

    “是贏了。”楚遲硯︰“不過我就是想讓他死。”

    沈眠終于覺得有些于心不忍,如果將那人直接斬首也就罷了,但給了他希望又毀滅,真的太殘忍了。

    “你怎麼……這麼不講信用?”

    楚遲硯︰“我只對你能講信用。”

    沈眠微笑︰呵,是嗎?我不信。

    楚遲硯突然想到什麼︰“你同情他?”

    “連個死囚犯你都要同情,心腸這麼軟,對我倒是挺石更的。”

    沈眠不知道楚遲硯這話是不是在一語雙關,但他的臉確實是紅了。

    楚遲硯看著他的反應,笑了︰“陛下想到什麼了?”

    “才沒有!”沈眠︰“你別瞎說!”

    “我明明什麼都沒說。”楚遲硯靠在沈眠的肩膀上,嗅著來自小皇帝的味道,道︰“不過看來你也挺想要的,我們就在這里好不好?”

    沈眠嚇得身體都僵了。

    “不……”

    楚遲硯又道︰“不在這里也可以,我要你親眼看著那個人死。”

    沈眠沒辦法,他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他發現,劊子手是戴了面具的陸準時,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可他不能有

    什麼奇怪的反應,眼睜睜地看著那人死在陸準的劍下。

    陸準似有所感,朝他也這個方向看了一眼。臉上沒有表情。

    沈眠全身都在抖,楚遲硯把他摟在懷里,拍著背哄︰“陛下真勇敢。”

    “好了,你看,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沈眠現在一點都不想听他說話,但他找不到可以靠的東西,只能流著眼淚朝楚遲硯懷里擠。

    這樣的動作顯然取悅到了楚遲硯,他笑了笑︰“早這樣不就好了,你早些跟我認個錯,我又怎麼會帶你來看這些。”

    沈眠沒說話,楚遲硯也不浪費時間,直接將沈眠抱起,去了寢宮。

    —

    去上朝的時候,楚遲硯將小皇帝親了又親。

    昨晚上沈眠太乖了,讓他干什麼就干什麼,除了最後實在沒忍住哭了以外,可以說是最乖的一次。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這次放縱的結果。

    小皇帝一直高燒不退。

    宮里的太醫治不好,沈眠吃什麼吐什麼,一天到晚沒幾個時辰是清醒的。

    楚遲硯為此砍了好幾個太醫了。

    最後實在走投無路,去叫了謝思年。

    沈眠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謝思年。

    意料之中。

    謝思年見他醒了,眼里閃過一絲憐惜,但臉上還是帶著一副吊兒郎當的笑︰“醒了?”

    沈眠還有些懵︰“……嗯。”

    謝思年給沈眠喂了藥,突然道︰“沈眠,我帶你走好不好?”

    沈眠沒想到謝思年會這麼說,著實有些驚訝。

    他的眼楮像小鹿一樣的,天真又清純。

    謝思年被他看得心軟,握住他的手︰“我能讓你不被楚遲硯找到,我不做小侯爺,我帶你遠走高飛,你和我在一起。”

    沈眠只停了一會兒就把手抽了出來,搖搖頭。

    謝思年很失落,但他很亂就調整好,不要臉似的偷親了一下沈眠的額頭︰“我可比楚遲硯溫柔多了,你不考慮我,是你的損失。”

    沈眠不喜歡謝思年,但除了謝思年,別人他也不放心,。

    “你答應過我的事,還記得嗎?”

    謝思年︰“什麼?”

    沈眠︰“就是在王府的時候,你說,會幫我。”

    謝思年︰“你想讓我幫你什麼?”

    “我想要一種迷藥,能迷倒楚遲硯,不被發現

    的。”

    謝思年笑了︰“你想干什麼?嗯?殺了他?”

    沈眠搖頭,眼里是少有的堅決︰“不,我想逃走。”

    作者有話要說︰對不起對不起>人<家里今天停電,明天一定逃掉!!!

    這才是第一次逃跑哦哈哈哈哈,話說你們居然磕了昭準CP,我確實萬萬沒想到,人才人才,我覺得也挺香的!

    大家不用急,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很快的,不會很拖踏啦!也要讓狗比知道自己的感情嘛。才十萬字就第三次了,我、我是寫了個寂寞嗎嗚嗚嗚

    論文事情告一段落,明天開始日六!

    謝思年笑了︰“你想干什麼?嗯?殺了他?”

    沈眠搖頭,眼里是少有的堅決︰“不,我想逃走。”

    作者有話要說︰對不起對不起>人<家里今天停電,明天一定逃掉!!!

    這才是第一次逃跑哦哈哈哈哈,話說你們居然磕了昭準CP,我確實萬萬沒想到,人才人才,我覺得也挺香的!

    大家不用急,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很快的,不會很拖踏啦!也要讓狗比知道自己的感情嘛。才十萬字就第三次了,我、我是寫了個寂寞嗎嗚嗚嗚

    論文事情告一段落,明天開始日六!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7、絕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7、絕望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