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8、逃走-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28、逃走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28、逃走

    沈眠很快就退了燒。

    一有精力, 他就去找楚雲昭了。

    想和陸準商量一下中秋逃走的事。

    剛到門口,就听到了一個歡呼聲︰“哇,師父好厲害呀!”

    陸準淡淡笑了一下,道︰“殿下也可以。”

    楚雲昭嘟囔道︰“我反正沒有師父厲害。”

    說著, 還一臉崇拜地盯著楚遲硯看。

    沈眠也不自覺勾起一抹笑, 看來陸準和九皇子相處的不錯, 他就說, 陸準那麼溫柔,到哪兒都會受歡迎。

    他突然有些不想進去了,中元節的事情好在有楚雲昭幫忙,他不知道陸準是怎麼解釋的,但他還沒想好理由。

    想了想,還是算了。

    回去沒多久,楚遲硯就下朝回來了。

    狗比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 整個臉都是臭的, 跟別人欠他幾百萬一樣。

    沈眠沒說話, 就站在一邊看他。

    其實他就是不想跟楚遲硯說話, 反正這狗比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

    他沒說話, 倒是楚遲硯不習慣了︰“過來。”

    沈眠走過去, 任由他抱著︰“怎麼了啊?”

    小皇帝長的水嫩,身上又軟又香, 楚遲硯簡直覺得後宮有這麼一個就夠了, 哪兒還需要其他的庸脂俗粉。

    雖然沈眠不能生,但他也不需要孩子。

    想當初看上沈眠也只是覺得有趣,沈眠長得好看,能吸引他,如今越看越喜歡, 沒忍住親了小皇帝一口︰“干嘛不說話,想當啞巴?”

    沈眠︰“……”

    “我不知道說什麼。”

    “就說你想不想我。”

    沈眠搖搖頭︰“不是很想。”

    果然,楚遲硯的臉又沉下來了︰“這麼久你都沒想?”

    沈眠︰“我才剛剛起床啊,哪有這麼多精力想別的啊。”

    “我是別的嗎?”

    沈眠︰“……”

    果然沒有一天不發瘋。

    沈眠適當低下頭,可憐巴巴的,不說話。

    楚遲硯看他這副示弱的可憐兒樣覺得很是新奇,又覺得很適用,抬起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吻了一會兒,小皇帝嘴巴都紅了,微微喘著氣,一雙眼楮水盈盈的看著他。

    楚遲硯被他看得心情很好,上朝時候的煩心事兒全部煙消雲散,他眼里是化不開的濃霧,似笑非笑道

    ︰“最近越變越乖了,是不是在醞釀什麼陰謀?”

    沈眠心里一咯 ,故作生氣︰“我哪有什麼陰謀,你就知道懷疑我,乖也有錯,不乖也有錯。”

    “牙尖嘴利,”楚遲硯︰“今天大臣們又說了選妃的事,一群老東西倚老賣老,我都給砍了。”

    沈眠︰“……”簡單粗暴,果然是狗逼行事準則。

    楚遲硯︰“你覺得我該不該選?”

    上次因為選妃的事情,沈眠得到了教訓。

    直到現在他都一直在做噩夢,但這狗逼渾然不知,把所有的一切都當成施舍。

    “我不知道。”沈眠道︰“你是皇帝,我不能為你做決定。”

    楚遲硯︰“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沈眠︰“我的想法重要嗎?”

    沈眠不能說,楚遲硯能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狗比會生氣。

    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又委屈的紅了眼眶。

    楚遲硯顯然也和他想到同一個地方去了,也不急著逼他︰“好了,不說就不說,動不動就要哭,你哪兒來的這麼多眼淚。”

    沈眠氣死了,他也不是那麼愛哭,不過這狗逼真的太不是人,他覺得自己完全是被氣哭的︰“都怪你。”

    “怪我?”楚遲硯笑道︰“是我讓你這麼多眼淚的嗎?”

    沈眠不想說話,楚遲硯便開口︰“中秋快到了。”

    沈眠比任何人都要期待中秋的到來,但他怕被楚遲硯發現什麼,只道︰“有月餅吃嗎?”

    楚遲硯︰“當然有。”

    沈眠︰“那我要吃月餅。”

    楚遲硯笑了一下︰“不想出宮去玩兒了嗎?別又像上次一樣偷偷跑出去,可不是每次都有這麼好的理由。”

    沈眠心虛︰“說不出去就不出去。”

    在中秋節的前一天晚上,因為邊境告急,楚遲硯忙著商量軍中大事,沒時間待在朝陽宮,沈眠打算上床的時候,居然看到了陸準。

    “陸準!”沈眠有些驚喜,正好想找機會和他見一面。

    他很開心,跑過去抱了一下︰“你怎麼來了啊?”

    陸準今晚沒戴□□,用的是他自己的那張俊臉,沈眠越看越覺得親切,他覺得陸準簡直太帥了,比狗逼帥了一萬倍!

    “陛下。”小皇帝眼里的欣喜不似作假,陸準也忍不住笑起

    來︰“要休息了?”

    沈眠點點頭︰“你今天怎麼沒戴面具啊,在這里還是要小心的。”

    “嗯。”陸準想摸摸他的頭,但又覺得這樣是逾矩了,便作罷,道︰“中秋那天我為你計劃好了路線,彼時會有雜技團表演,那雜技團都是我的人,他們會刺殺楚遲硯,陛下只需找個由頭提早出來,我會在外面接應你,到時候宮里手忙腳亂,我們便趁機逃走。”

    陸準說的只是一部分,小皇帝只需要找個由頭出來就是了,其他的不需要知道這麼多。

    沈眠卻覺得這樣的計劃有些不妥,那狗比早就開始提防他了,讓不讓他出來還未知,就算要出來,他有些擔心楚遲硯會跟著他一起出來。

    而且刺殺一事,楚遲硯是皇帝,身邊的防御肯定是最嚴密的,況且暴君本身的武功也不差,刺殺成功的幾率不大。

    比起這個,他還是更願意相信謝思年的醫術。

    他想了想,道︰“你只需要在指定的地方等我就行了,等晚宴結束後我會從朝陽宮出來,至于雜技團,刺殺這件事風險太大了,算了吧。”

    陸準皺眉,他沒想到小皇帝會拒絕他︰“陛下……”

    “陸準。”沈眠知道自己說話不能讓人信服,但要是陸準的話,應該會相信他的吧。

    畢竟這麼多人里,他能相信的人也只有陸準了,他不是傻子,要說陸準對小皇帝只是單純的忠心,他是萬萬不信的。

    但他是沈眠啊,他不是小皇帝,在陸準不知道小皇帝已經換了芯子的情況下,他沒法兒回應這樣的感情。

    他上前把腦袋靠在陸準的胸道︰“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要從宮里逃出去風險真的很大,我害怕,也擔心你,你就相信我這一次好不好?”

    陸準身體還是有些僵硬,每次沈眠抱他時,他都喜不自勝,但又不敢要太多。

    他思考半晌,有些笨拙地把手放在小皇帝的背上,嘆了口氣,輕聲道︰“好,陛下說什麼我都信。”

    楚雲昭本來已經熟睡,但他做了個小小的噩夢,心里有些害怕睡不著了。

    因為他的要求,師父和他住在一起。

    他害怕,又不好意思叫宮女進來陪他,那些小太監的呼嚕聲比誰都大,想來想去也只有師父

    了。

    所以他去了師父的住處,房里的燈都還亮著,這麼晚了,師父還沒睡嗎?

    他敲了敲,沒人應,猶豫了半晌,還是把門打開了。

    推開門,他愣了。

    房里是個陌生的男子,長身玉立,劍眉星目,他穿著師父的衣服,正在往臉上貼什麼。

    陸準也愣了,他沒听到敲門聲,也沒想到楚雲昭還沒睡。

    他握了握手里的劍,眼中浮現了殺意。

    楚雲昭像是沒察覺到一樣,眨了兩下眼楮,眼淚一下就下來了,他沖過去抱住陸準,哇的大哭︰“嗚嗚師父,我我我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個美男子!”

    -

    八月十五,花好月圓人團圓,是個好日子。

    沈眠有些心神不寧的,也許是想著今天要做的事,他又緊張又有點期待。

    山秀告知了沈眠等待的地點。

    沈眠也會將山秀一塊兒帶走,要是留她一人在這里,絕對會成為楚遲硯的刀下亡魂。

    山秀年紀也差不多了,二十三,在古代也算老姑娘了,沈眠打算帶她出去以後就讓她去尋個好人家,他別的沒有,錢還是有的,到時候也不會委屈了山秀。

    山秀為此還哭了好一會兒,沈眠告訴她“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她跟著自己沒有好處,還不如找個好男人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

    其實沈眠也挺傷感的,山秀這姑娘人好,他也挺舍不得。

    他以後的路也是一片模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中午的時候楚遲硯讓他去御書房伺候。

    他去了御書房也無事可做,除了磨墨就是自己練字。

    只是今天有些反常。

    “一個硯台需要這麼多水嗎?”

    “啊……啊?”沈眠猛地回神,發現桌子上已經有一大灘了。

    他慌忙的拿紙去擦,楚遲硯一把把他扯到懷里,咬了沈眠一口︰“這已經不知道是你今天第幾次走神了,在想什麼?”

    在想什麼時候逃跑。

    沈眠摸著臉,有點痛,瞪了他一眼︰“我在想今天的月餅是什麼餡兒的?”

    “是麼?”楚遲硯也沒說信不信︰“你想吃什麼餡?”

    沈眠胡亂說了一個︰“我想吃蛋黃的。”

    “好,我讓人去做。”

    楚遲硯問他︰“你都不問我想吃什麼餡?”

    沈眠在心里翻了幾個白眼,還有求著別人問的?

    “那你想吃什麼餡兒?”

    楚遲硯將他翻了個身,解了沈眠的衣帶,道︰“我想吃你這個餡的。”

    沈眠︰“!!!”

    “等……等等!”

    要是現在就做了,他晚上就直接死了!

    “我要晚上,晚上再做,我現在不想。”

    楚遲硯︰“現在怎麼不行?”

    “我會不舒服的。”沈眠皺著眉頭︰“你每次都會弄得我很不舒服,我晚上都不能好好盡興玩了,我們等晚上好不好?”

    楚遲硯倒也不是這麼點時間都等不得,他只是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但這人都在自己眼前,也找不出其他的破綻。

    “晚上我怎樣都行?”

    沈眠一咬牙︰“……都行!”

    楚遲硯嘬了他一口︰“這可是你說的,陛下可不要後悔。”

    -

    楚遲硯沒什麼兄弟,倒有幾個皇叔。

    中秋晚宴。

    一群人各懷鬼胎坐在一起喝酒,各種陽奉陰違。

    沈眠對這些人印象不深,書里對他們也是一筆帶過。

    大周王朝並沒有什麼內亂,這些蝦兵蟹腳根本就不是暴君的對手。

    暴君面臨的都是外戰,比如成渡。

    楚雲昭今天也坐在下面,不過這孩子好像有心事似的,眼楮一直在到處亂看,場中央舞女正在跳舞他也沒看,不知道在看什麼。

    謝思年和鎮北候夫婦坐在一起,夫婦倆正張羅著為他介紹姻緣,和不知哪家的小姐聊的開懷大笑。

    沈眠現在心里非常慌,也不知道是不是殿里太熱,他頭上和手心都浸了汗水。

    “不喜歡吃?”楚遲硯拿了一個蛋黃的月餅︰“是蛋黃餡兒的。”

    沈眠剛想說不符合他的口味,楚遲硯便咬下一口,然後朝他喂了過來。

    大庭廣眾!

    沈眠被迫吃了一些,推開楚遲硯,道,嫌棄地擦了擦嘴巴︰“你怎麼這樣啊,這底下這麼多人。”

    “怕什麼,早就想殺他們了。”楚遲硯︰“他們要是再看你,一定活不過今晚。”

    “……”

    “今天是中秋節,可是大團圓的日子,再說了,我有什麼不能看的。”

    楚遲硯沉沉地盯著他︰“你能看,但也只有我一個人能看。”

    沈眠不以為然,一切都是

    這狗比的控制欲在作祟︰“我才不是。”

    “你是。”楚遲硯非常執著于這個問題︰“別人一看你我就想挖他們的眼楮,陛下,我告訴過你很多次了,你這輩子都別想離開我,你要是走了,我寧可殺了你。”

    他冷冷的︰“我得不到,別人也別想要。”

    他的眼神不像在說笑,沈眠有些怕,便沒說話。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失,無聊的舞蹈看了一個又一個。

    不過好在沒過多久,就到了雜技團表演雜技的時候。

    一群穿著怪異服飾,戴著面具的人拿了一些新奇的道具,表演著一些高難度動作的雜耍。

    看起來倒是驚心又精彩,但沈眠沒心思看。

    這些人里,應該就有陸準安排的刺客,但他都和陸準說過了,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好!”

    到精彩處,眾人皆拍手叫好。

    沈眠看得一臉嚴肅,楚遲硯摟著他的腰,笑話他︰“害怕了?”

    “……才沒有。”

    他不想再待下去了。

    為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喝了下去。

    楚遲硯正好記住沈眠是個一杯倒,那慘烈的記憶浮上腦海︰“不準喝。”

    沈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眼前一暗,小皇帝就朝他吻了上來。

    楚遲硯一愣,喝了沈眠渡過來的酒。

    在眾人都在看雜耍的時候,謝思年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他斂眸,苦笑了一下。

    楚雲昭本來還在惦記師父,轉頭看到這麼勁爆的場面,不知想到了什麼,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像抹了胭脂的姑娘。

    謝思年笑道︰“老九也知道臉紅了?年紀輕輕的,和哥哥說說,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楚雲昭就跟張白紙一樣的,哪里能和謝思年這樣的老狐狸比較,他像是被人抓包了一樣,欲蓋彌彰︰“你、你別胡說,我才沒、沒看上姑娘呢?”

    他越說越小聲,听得謝思年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越笑,楚雲昭的臉就越紅。

    一吻完畢,楚遲硯也喝了酒。

    沈眠雙眼迷離,身上也燙得不行,軟趴趴的倒在楚遲硯身上︰“我想睡覺。”

    楚遲硯被他勾的七葷八素,二話不說,抱起沈眠就離開了。

    一路快步走回朝陽宮,楚遲硯掐著沈眠的下巴︰“陛

    下?”

    沈眠︰“……嗯?”

    楚遲硯︰“今天唱歌嗎?”

    沈眠︰“……”

    他搖搖頭。

    楚遲硯解著自己的衣帶︰“你記得今天答應過我什麼嗎?”

    沈眠用力地點了一下頭︰“記得的。”

    他笑得很甜,露出了頰邊淺淺的酒窩︰“隨你怎麼做。”

    楚遲硯手一頓,眼里翻起風浪,自是一夜翻雲,覆雨。

    與此同時。

    山秀早已收拾好行裝,房里的動靜一直不小,她甚至能听到陛下一直在哭,心里也是陣陣悲愴。

    也罷,過了今日,再也不用過這種提心吊膽的日子了。

    陸準換上了夜行衣靜靜等候,下屬們也全部整裝待發。

    “今日我帶陛下走,至于楚遲硯,仍舊要殺。”

    “是!”

    沈眠真是慶幸自己下了藥,楚遲硯最後沒撐住昏睡過去了,不然他絲毫不懷疑,他會被這狗逼做死在床上。

    楚遲硯從來不會顧及他,只顧著自己爽,怎麼爽怎麼來,每次沈眠做完,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樣。

    狗逼!

    活爛得跟什麼似的!

    他將楚遲硯橫在他腰上的手拿開,拖著又痛又重的身子翻身下床,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緩了緩,他又推了推楚遲硯,人沒醒。

    看來謝思年這藥還是很有效果的,還好他早就吃了解藥。

    他看著楚遲硯,天地良心,這狗逼長得是真的萬里挑一的好看,就是太殘暴了,他沒有哪一天不心驚膽顫,來大周的這些日子,連一個安穩覺都沒睡過,每天晚上都在做噩夢。

    夢到楚遲硯在懲罰他、要送他去做軍。妓、要當著很多人的面上,他、還要他親眼看到陸準死等等的。

    每次醒來都是一身冷汗。

    沈眠突然忍不住想哭,他不是舍不得想哭,而是知道自己快要擺脫這樣的生活而高興地想哭。

    只是沒想到今晚上這麼順利。

    “狗男人,你再也不能欺負我了!”

    “狗逼!暴君!要不是現在沒有工具,我一定會把你的給切了,活兒這麼爛還不如不要!”

    “我才不喜歡吃蛋黃,我最討厭蛋黃了,就像我討厭你一樣!”

    沈眠擦了擦眼淚,又上床踢了楚遲硯一腳,不過他身上也很疼,所以不敢用太大的力氣

    ︰哼!狗東西,再也不見!“

    外面的人已經都被打暈了,沈眠和山秀換了衣服以後一路暢通,總算和陸準會合。

    “陛下。”陸準走了過來,看了看沈眠的眼色後皺眉,畢竟剛剛做過那事兒,沈眠臉上還有些情。欲的色彩,脖子也有牙印,眼楮也是紅的,嘴唇也是腫的。

    他仿佛也要窒息了一般,他不知道沈眠是用什麼辦法逃出來的,但小皇帝不說,陸準也不會逼著問。

    沈眠像是也有察覺,癟著嘴吧︰“我……”

    “沒事。”陸準將披風搭在沈眠的肩上,抱了抱,淺淺的吻了吻小皇帝的發頂︰“沒事了陛下,再也不會有事了,我帶你走。”

    沈眠眼眶濕潤︰“……嗯。”

    -

    楚遲硯太過警惕,他內力深厚。

    即便謝思年的藥藥效很強,旁人可能會睡上個十天半個月,但他現在卻用內力慢慢將藥力逼了出來。

    只是神志還是有些不清楚。

    但這並不代表他不知道周圍有人在接近。

    他屏息,伸手一模旁側——空的。

    糟了。

    刺客慢慢潛進屋子,猛地朝床上砍去,楚遲硯早有防備,閃身躲開,扔出一個枕頭,枕頭應聲而碎,幾乎同時,身後又刺過來一劍,他躲閃不及,抬手一擋,手臂便被劃了一刀。

    這一刀帶來了強烈的痛楚,正好刺激了楚遲硯的大腦神經,他恢復了一些力氣和判斷反應力,踢飛一個凳子打在了就近的幾人身上。

    然後飛身上前,搶過一人手里的刀,抹了幾人的喉嚨。

    他並不戀戰,趁他們分神之際,從窗戶跳了出去。

    吳州听到打斗聲聞訊趕來︰“陛下!”

    楚遲硯擺擺手,他身上只穿了一件里衣,有些狼狽,但語氣依舊冷靜︰“先去抓人。”

    吳州︰“抓刺客!”

    楚遲硯︰“要活的。”

    可惜,那些刺客全是受了訓練,見不能逃掉,紛紛服了毒自盡了。

    楚遲硯並不意外,太醫在為他包扎傷口,他的臉色冷的嚇人︰“沈眠呢?”

    吳州有些膽寒,他已經很久沒見到過陛下受傷了,道︰“回陛下,人還未找到。”

    “未找到?”楚遲硯的眼底隱隱有些猩紅的殺意,臉上閃過一絲陰狠,冷笑道︰“倒是我小看他了,竟然有這樣的手段。”

    他知道今晚小皇帝有些反常,明明有心防備,但還是被騙了。

    好,很好。

    他親手斬殺了朝陽宮的護衛,整個宮里血流成河,慘叫聲不絕于耳。

    氣氛就像一根緊繃的弦。

    楚遲硯身上沾了血,就像鬼魅一般,他的骨節捏的泛白,慢慢的,撕開一個陰冷的笑︰“傳令下去,全城通緝沈眠。”

    “見陸準,殺無赦。”

    作者有話要說︰跑啦跑啦!!

    副cp是對的,只是我沒想到你們竟然嗑了昭準……

    他知道今晚小皇帝有些反常,明明有心防備,但還是被騙了。

    好,很好。

    他親手斬殺了朝陽宮的護衛,整個宮里血流成河,慘叫聲不絕于耳。

    氣氛就像一根緊繃的弦。

    楚遲硯身上沾了血,就像鬼魅一般,他的骨節捏的泛白,慢慢的,撕開一個陰冷的笑︰“傳令下去,全城通緝沈眠。”

    “見陸準,殺無赦。”

    作者有話要說︰跑啦跑啦!!

    副cp是對的,只是我沒想到你們竟然嗑了昭準……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8、逃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28、逃走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