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追殺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0、追殺

    離開小漁村以後, 陸準又帶著沈眠一路順水飄下。

    他們這幾日愈發小心,在船上,陸準幾乎是整夜整夜的不睡, 就擔心有什麼突發狀況。

    他身體好, 以往行軍打仗也不是沒有徹夜作戰的經歷,這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

    可以坐在一邊看著小皇帝的睡顏, 倒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

    “你又沒睡啊?”沈眠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 揉著眼楮。

    陸準這幾天都沒睡過覺,他有些過意不去。

    “我不困。”

    沈眠︰“不困也要休息啊, 要不你先睡會兒吧,這我來守著。”

    “不用了陛下。”陸準笑道︰“守夜時間太長了, 夜里風大, 你還是待在里面比較好。”

    雖然他說的委婉,但沈眠還是听出了弦外知音︰“你是不是怕我守著守著就睡著了?”

    陸準︰“……”

    沈眠故作生氣, 鼓著腮幫子︰“好啊,你就這麼不相信我?我也很厲害的好不好。”

    陸準笑了笑︰“我相信你, 但我想讓你睡覺。”

    沈眠︰“……”

    得了, 又彈棉花了。

    要不是因為陸準曾經是個將軍,他又看到過他發飆,沈眠真的開始懷疑這人的脾氣是不是會一直這麼好了。

    “你都不生氣嗎?你對我就……沒點兒其他情緒?都不和我爭辯一下?”

    陸準偏頭看了沈眠一眼︰“陛下忘了嗎?”

    沈眠︰“什麼?”

    “我們鬧過的。”

    “啊?”沈眠真的沒有印象︰“什麼時候啊?”

    陸準這麼溫和的,竟然也會跟他鬧?

    陸準︰“在大越時,有一次我沒有順著你,那次你跟我鬧得很厲害,後來我每次進宮你都躲起來不見我,給你帶禮物你也不收,就這麼持續了一個月。”

    陸準笑著搖搖頭,似乎是對那段往事有些無可奈何︰“總有一方要服軟, 又不能是你,就只能是我了,後來我就想,本來能和你見面的時間就不多,如果每次都在賭氣,那時間就真的沒有了。”

    于是那次過後陸準再也沒有和小皇帝生過氣。

    不管小皇帝鬧成什麼樣,他都一貫包容。

    沈眠不是小皇帝,這段只屬于小皇帝記憶里的東西並沒有出現在書上,

    所以他不知道。

    陸準對他真是好啊。

    不愧是書里唯一溫柔的人,竟然能讓步到這種地步。

    沈眠心里暖暖的,都有些羨慕原主了。

    可令人奇怪的是,在書里,陸準並沒有帶小皇帝逃走,既然這麼喜歡他,為什麼不帶他逃跑呢?

    為什麼這次又跑了呢?

    陸準沒听到小皇帝說話,還以為他在內疚,他去握了沈眠的手,看著小皇帝因為才睡醒還有些紅撲撲的臉蛋,輕聲道︰“不過現在好了,我們以後會有很多時間,我會一直和陛下在一起的。”

    “我會守著陛下。”

    -

    他們又順著河漂了半個月,沈眠漸漸適應了船上的生活,他們不敢隨意找村落停下來,只要入城看到牆上貼有通緝令就會立刻走,有時迫不得已會下船買點補給的東西,但不會多做停留。

    沈眠不知道他們這樣要逃到什麼時候,可能等楚遲硯對他的興趣慢慢冷卻,他們就不用逃了。

    或者等那狗逼遇到他的真愛,會慢慢忘了他也說不定。

    暴君不會永遠將精力放在他身上的,自己只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小角色而已。

    不管怎樣,他都知道,自己一定不能被楚遲硯抓到。

    他一定會沒命的。

    他們越走越遠,已經不知道離大周有多遠了。

    又找到了一個小村子,這里比漁村還要封閉,村子里暫時沒有告示,陸準打算先帶沈眠在這里住一陣子。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他們不太敢隨便找地方住了,好在這里雖然落後,但就是有一個小客棧。

    有多小呢,掌櫃就是小二,整個客棧只有三間房。

    放眼望去,這家店是這個村子里最大的房子了。

    沈眠一度懷疑這根本就不是一家店,純粹是為了騙他們的錢。

    但眼下也沒有更好的選擇,便只有在這里住下了。

    住了好幾日,一切都風平浪靜。

    村子里的人不多也不少,這里和外界比較隔絕,像個世外桃源。

    沈眠平時都不怎麼出去,陸準有時也只是出去查看一下情況,很快就回來了。

    後來為了更加安全保險,陸準又找到了一間小木屋,是一個孤寡老漢的,平時用來堆柴,陸準花了些時間把小木屋收拾了出來,他們很快搬到了

    里面。

    沈眠也學著做了衛生,一切收拾妥當後,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沈眠呼出一口氣︰“哇,這就是我們的家啦!”

    “麻雀雖小,五髒俱全。”沈眠太滿意了,這里空氣清新,又非常隱蔽,他問陸準︰“我們能多住幾天嗎?”

    陸準摸摸沈眠的頭︰“陛下喜歡這里?”

    “嗯嗯。”

    “那听陛下的。”

    -

    皇宮。

    奏折堆積如山,一半是軍情急報,邊境那邊羌吾族屢屢來犯,上次楚遲硯將成渡打成重傷,現在看來是傷全好了。

    另一半,全是朝中大臣勸楚遲硯選妃充實後宮

    自古帝王就有三宮六院,楚遲硯登基也有小半年了,後宮一點動靜都沒有。

    除了那個正在被通緝的大越小皇帝外。

    楚遲硯捏了捏眉心,眉目間是化不開的戾氣和倦色。

    以前雖然有燥熱之疾,但那只會間歇性的發作,並不會像現在這樣沒日沒夜的。

    沈眠一直找不到,朝中事務諸多,雖然也砍殺了不少人,但這樣下去始終不是辦法。

    他一定要找到沈眠。

    從來沒有這樣執著過一件事,小皇帝是他的。

    他說過,沈眠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他身邊。

    夜深。

    朝陽宮里小皇帝的氣味已經漸漸淡了,那股清新怡人的奶香味散去,所以楚遲硯即便是在這里,也很難入睡。

    今日有些不同。

    他腳步一頓,發現寢宮里有過燻香的氣味。

    很難聞。

    至少他是這麼以為的。

    他不動聲色,走近時發現床上有個人。

    有一瞬間他在想,是不是小皇帝偷偷回來了,因為怕自己生氣所以乖乖地洗好澡等著,以為操一頓就沒事了?

    但很快他就推翻了這個想法。

    沈眠怎麼可能這麼乖。

    他這麼怕自己,躲都來不及。

    “起來。”

    他甚至都不問那人是誰,既然不是小皇帝,那他就沒什麼興趣。

    床上那個抖了一下,而後慢慢轉過身來,怯生生的︰“……陛下。”

    楚遲硯皺眉,床上那人和沈眠有著七分相似,可身上多了絲媚態和討好,少了分清純與嬌縱。

    “你叫什麼?”

    那人像是有些怕他,但還是盡量放松,小聲道︰“回陛下,我叫聞笙。”

    “聞笙?”楚遲硯勾了他的下巴︰“誰送你來的?”

    聞笙動了動嘴沒說話,他也不敢動,卻還是慢慢的朝著楚遲硯靠了過去。

    “陛下……”

    楚遲硯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聞笙一時欣喜,他本是庶出的兒子,親娘又是小妾,本來就不得寵愛,若是能做了天子的男寵,即便只是男寵,地位也肯定非同一般。

    如此想著,他也沒注意到楚遲硯眼里的殺意。

    在他的唇快要挨上楚遲硯的時候,只听 嚓一聲,他的笑意就這麼僵在臉上,換上了一個驚恐的表情。

    他的手腕被捏斷了。

    “陛、陛下……饒命……”

    聞笙痛得眼淚直流,但卻不敢大聲哭出來,坊間有很多這位暴君的傳說,都說他怎麼怎麼暴戾,殺人如麻,手段殘忍,現下一股腦全出現在他腦海中,他後悔了,不該憑著一點小聰明,仗著自己的相貌就有其他的想法。

    楚遲硯臉上一片冰冷,笑得令人冷汗涔涔︰“你長得很像他。”

    “但你不是。”

    “要不是你頂著這張臉,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滾。”

    等人被架下去,寢宮里的味道也被燻香所代替,燻香里有催,情的成分在,楚遲硯沒動情,只是身上的燥熱更加嚴重了。

    “吳洲。”

    吳洲從房頂跳下來︰“屬下在。”

    楚遲硯的表情很陰沉︰“給我把‘影’找來,十天之內,我必須知道人在哪里。”

    放他出去玩了這麼久,是時候該抓回來了。

    —

    沈眠這幾日過得不錯,他們依舊戴著人,皮面具,陸準都開始帶他下山來逛了。

    他現在都不做噩夢了,有時甚至會賴床,離開楚遲硯太久,那狗比給自己造成的陰影也在慢慢消失。

    只是有時候會想起楚雲昭,那是個好孩子,沈眠想,但凡他們換個身份,都會是很好的朋友。

    但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了。

    山上環境雖然很好,不過深山老林的,又沒有什麼其他的消遣,真的挺無聊的。

    就像今天,他好歹讓陸準帶他下來了。

    他也不到處亂跑,乖乖的跟著陸準,然後再去買東西。

    小集市上面的東西不多,比不得王城豐富,沒過多久,沈眠就把那一條

    街給逛完了。

    “沒想到就這麼點東西。”他有些失落︰“不過應該的夠了。”

    陸準︰“地方小,確實是這樣,再看看吧,或許有什麼看漏了的。”

    “嗯嗯。”

    他們又逛了會兒,果然被沈眠翻出不少東西來。

    “看來下次一定要逛仔細了,又買了好多。”

    陸準︰“也不一定要一次買完……”

    陸準噤了聲。

    “嗯?”

    沈眠抬頭︰“你怎麼不說完啊?”

    陸準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拉住了沈眠的手,低聲道︰“有人跟著我們。”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發200個紅包,大家踴躍評論,不要去看盜文啊!!!

    cp不會逆。

    明天多寫點,爭取寫到被抓回去。

    現在還沒有寶寶,不過快了。

    “沒想到就這麼點東西。”他有些失落︰“不過應該的夠了。”

    陸準︰“地方小,確實是這樣,再看看吧,或許有什麼看漏了的。”

    “嗯嗯。”

    他們又逛了會兒,果然被沈眠翻出不少東西來。

    “看來下次一定要逛仔細了,又買了好多。”

    陸準︰“也不一定要一次買完……”

    陸準噤了聲。

    “嗯?”

    沈眠抬頭︰“你怎麼不說完啊?”

    陸準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拉住了沈眠的手,低聲道︰“有人跟著我們。”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發200個紅包,大家踴躍評論,不要去看盜文啊!!!

    cp不會逆。

    明天多寫點,爭取寫到被抓回去。

    現在還沒有寶寶,不過快了。

    “沒想到就這麼點東西。”他有些失落︰“不過應該的夠了。”

    陸準︰“地方小,確實是這樣,再看看吧,或許有什麼看漏了的。”

    “嗯嗯。”

    他們又逛了會兒,果然被沈眠翻出不少東西來。

    “看來下次一定要逛仔細了,又買了好多。”

    陸準︰“也不一定要一次買完……”

    陸準噤了聲。

    “嗯?”

    沈眠抬頭︰“你怎麼不說完啊?”

    陸準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拉住了沈眠的手,低聲道︰“有人跟著我們。”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發200個紅包,大家踴躍評論,不要去看盜文啊!!!

    cp不會逆。

    明天多寫點,爭取寫到被抓回去。

    現在還沒有寶寶,不過快了。

    “沒想到就這麼點東西。”他有些失落︰“不過應該的夠了。”

    陸準︰“地方小,確實是這樣,再看看吧,或許有什麼看漏了的。”

    “嗯嗯。”

    他們又逛了會兒,果然被沈眠翻出不少東西來。

    “看來下次一定要逛仔細了,又買了好多。”

    陸準︰“也不一定要一次買完……”

    陸準噤了聲。

    “嗯?”

    沈眠抬頭︰“你怎麼不說完啊?”

    陸準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拉住了沈眠的手,低聲道︰“有人跟著我們。”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發200個紅包,大家踴躍評論,不要去看盜文啊!!!

    cp不會逆。

    明天多寫點,爭取寫到被抓回去。

    現在還沒有寶寶,不過快了。

    “沒想到就這麼點東西。”他有些失落︰“不過應該的夠了。”

    陸準︰“地方小,確實是這樣,再看看吧,或許有什麼看漏了的。”

    “嗯嗯。”

    他們又逛了會兒,果然被沈眠翻出不少東西來。

    “看來下次一定要逛仔細了,又買了好多。”

    陸準︰“也不一定要一次買完……”

    陸準噤了聲。

    “嗯?”

    沈眠抬頭︰“你怎麼不說完啊?”

    陸準的神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他拉住了沈眠的手,低聲道︰“有人跟著我們。”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發200個紅包,大家踴躍評論,不要去看盜文啊!!!

    cp不會逆。

    明天多寫點,爭取寫到被抓回去。

    現在還沒有寶寶,不過快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0、追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0、追殺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