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1、懸崖-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31、懸崖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1、懸崖

    沈眠的笑容僵在臉上。

    陸準不會開玩笑。

    他的心陡然間就提起來了, 剛才所有的好心情都煙消雲散,他僵著身體︰“那、那我們……”

    “別怕。”陸準握緊了他的手︰“也不一定,可能是別的。”

    雖然他盡力寬慰, 但沈眠卻不能不怕。

    好不容易楚遲硯給他造成的影響都快沒了,現在突然又出現, 他又要回到以前那地獄般的日子了。

    但凡只是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栗。

    陸準拉著小皇帝快步走,東西掉了就不要了, 好在今天趕集,街上的人是平時的兩倍多, 街道又窄, 躲避什麼的,倒還算容易。

    不過他們不能一直這麼跑下去,陸準將小皇帝安置在一個偏僻的巷子︰“你在這里先等著,不要出來, 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些人。”

    沈眠一個人有點怕,但他知道,如果跟著去的話一定會拖累陸準︰“那你、你一個人要小心啊, 我等你回來, 你快點回來啊。”

    陸準摸摸他的頭︰“放心。”

    陸準走後, 周遭都趨于寂靜。

    沈眠貼著牆蹲下來,他發現自己的心跳得很快, 只是可能被抓回去就這麼害怕了, 要是真的被抓回去了他怎麼辦。

    他不敢想象, 楚遲硯會怎麼懲罰他。

    他害怕。

    他等了好一會兒,陸準都還沒來。

    沈眠很擔心,但他又沒辦法, 他不能隨便跑出去,按照套路來說,只要他一跑出去,保準必被捉。

    電視劇里不都這樣的演的嗎?

    所以他還是決定待在原地等。

    又過了一會兒,他好像听到了幾聲淺淺的腳步聲。

    是陸準回來了!

    他抬頭去看,臉上的喜悅還來不及收回︰“陸……”

    喉嚨里突然發不出聲音,沈眠只看到眼前一陣白煙,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陸準追了很遠,發現那些人只是一貫的跑,他察覺不對,立馬往回趕,但那些人又突然沖了上來,招招狠辣,他們人數眾多,招式整齊,就像一個非常專業的殺手團隊。

    陸準︰“你們是誰?!”

    有人道︰“取你命的人!”

    陸準擔心小皇帝的安危,不想與之糾纏,但這幾人同樣武功高強且路數刁鑽,他以一敵

    眾,一有偏差便會喪命!

    暫時分不出其他精力,他開始專心對陣起來。

    然而等他負傷趕到沈眠所在的小巷時,那里除了小皇帝買的幾樣零食外,什麼都沒有了。

    -

    沈眠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馬車上,馬車一路顛簸,顛的他五髒六腑都要出來了。

    記憶停留在他被迷暈,那人使用的竟然是調虎離山記。

    沈眠沒結仇也沒結怨,除了楚遲硯,他想不到還有誰會抓他。

    他的手腳沒被綁住,只是身上沒什麼力氣。

    他們現在多半在朝著大周王城去,陸準肯定已經發現自己已經不見了,沈眠現在能做的,就是拖延時間。

    或者逃走。

    他扒開馬車的簾子,一張面無表情的面具臉就出現在自己眼前。

    沈眠︰“……”

    他故作凶狠︰“你們是誰?抓我干什麼?”

    那人的眼神平視前方,語氣都沒一絲起伏,道︰“聖上有令,命我等將你帶回宮中。”

    果然。

    沈眠伸了個腦袋出去,發現馬車周圍全是黑衣服帶著面具的人。

    這裝扮……

    書里有說過楚遲硯有一支暗衛兵團,叫做‘影’。

    這支暗衛兵團平時不會出動,他們只听命于楚遲硯,做一些類似與刺殺的任務,或者幫楚遲硯調查事情。

    沒想到連暗衛都出動了。

    沈眠有些絕望,這不但說明了那狗逼非但沒放棄他,而且還有種不把他抓到誓不罷休的架勢。

    “你們這叫綁架,可是犯法的,俗話說得好,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楚遲硯這可是把你們往火坑里推啊。”沈眠盡全力在忽悠︰“不如這樣,你們把我放了,這件事我就當沒發生過怎麼樣?”

    那人沒任何表示,就跟沒听到一樣。

    沈眠︰“喂,你們聾啦,要不你們就直接回去告訴他我死了,尸骨都化成灰燼了不行嗎?”

    “聖上有令,你若死了,我們都會沒命。”

    沈眠︰“……”

    狗比的命令也好狗啊。

    他泄氣了。

    倒回轎子里。

    這可怎麼辦好,他是鐵定不能回去的,現在是還有命,回去還有沒有就不清楚了。

    一想到楚遲硯的暴行,沈眠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停一下!”

    馬車停了,有人問

    ︰“公子何事?”

    沈眠拉開簾子︰“我要解手,我尿急。”

    那些人頓了一下,似乎在猶豫,沈眠大聲道︰“怎麼啦,我就想上個茅房而已有問題嗎?都快憋死了,要是尿褲子了怎麼辦?上個茅房又不是要逃跑,楚遲硯讓你們抓我,沒說連廁所都不讓上吧。”

    他捂著肚子,皺著眉︰“快點快點,憋不住啊。”

    暗衛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達成了某種共識,一人上前道︰“公子隨我來。”

    沈眠下了馬車,跟著其中一個暗衛去到了遠處一個草叢。

    他作勢要脫褲子,那暗衛還目不轉楮地盯著他︰“我尿尿你也要看啊,你不害臊我還不好意思呢。”

    剛說完,那暗衛遲疑地看了沈眠一眼,然後轉過身去了。

    沈眠立刻把褲子提起來,假裝吹了噓了幾聲︰“我肚子有點疼,你別轉過來啊,我想多蹲一會兒。”

    他邊說邊轉身往後走,輕手輕腳的,呼吸都屏住了。

    慢慢走,直到看不見暗衛的影子沈眠才開始撒丫子跑。

    害,一群榆木腦袋,怎麼能比得上他聰明的腦袋瓜?

    沈眠沒想到自己這麼容易就跑掉了,頭一次覺得自己的智商還挺高。

    他一直往前跑,跑著跑著腳突然就離了地。

    方才那個暗衛正揪著他的領子,那毫無起伏的聲音幽幽響起︰“公子解完了嗎?”

    沈眠︰“……”日!失算了!

    -

    天黑了,他們暫時在一個破廟里休息。

    沈眠被抓回來以後就自閉了,陸準遲遲未到,不知道情況怎麼樣,而他因為逃跑失敗,被看得更緊,不管他做什麼暗衛都把他看得死死的。

    他們要在這里休息一夜,然後繼續趕路。

    破廟里什麼都沒有,只有幾個爛蒲團和幾堆稻草。

    不過馬車里有被褥,沈眠就被安排在馬車睡,然後那些暗衛就守在他周圍。

    半夜的時候沈眠驚醒了。

    他做了好幾個噩夢。

    不是楚遲硯把他吊起來抽打、就是用毒蛇咬他,再者就是給他吃chun藥,讓他一直難受,就是不給他緩解。

    然後夢又變了,楚遲硯把他吊起來不是為了打,而是為了操,毒蛇的牙齒也換上了楚遲硯自己的,給他吃了藥,又給他放了玉。

    三個場景來回變換,沈眠只有一個,不過卻有幾個楚遲硯。

    總之最後他的下場非常淒慘,這還只是第一天,那狗逼後來又說了,往後的每一天,他都要過這樣的日子。

    沈眠內心駭然了,被嚇醒了。

    汗水打濕頭發,他有些心有余悸,菊花殘啊菊花殘。

    他再也睡不著了。

    外面靜悄悄的,已經听不到蟬叫了,但卻有其他小蟲子的叫聲。

    沈眠縮成一團,眼楮有些脹。

    細細想來,他到底有什麼錯呢,穿過來就沒過過一天好日子。

    就在他悲悲傷傷惆悵得快睡著的時候,朦朦朧朧地听到了暗衛們說話的聲音。

    “他已經追來了,我們不能再留。”

    “是,沒有攔住,”

    “……已經受了傷,早發現足跡了。”

    “保險起見,那是陸準,實力不可小覷,我們還是先走,把人帶回皇宮才是最主要的任務。”

    陸準?

    他來了?

    沈眠一下坐起來,陸準來救他了?

    果不其然,馬車又開始行進了。

    沈眠沒了睡意,萬一陸準來帶他走,那他可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馬車的速度很快,顯然有些急。

    突然,只听馬兒嘶鳴一聲——

    忽地剎車。

    沈眠猛地向前撲去,額頭還撞上了門框,砰的一聲,一沙啞沉著的聲音響起︰“放人。”

    是陸準!

    沈眠喜不自勝,忙扒開簾子︰“陸準,我在這里!”

    暗衛將沈眠推了進去,道︰“大膽逆賊,你挾持的可是聖上的人!”

    陸準一襲白衣,上面已有血跡,他的臉色在月色下更為蒼白,右手持劍,語氣淡漠︰“他不是。”

    “要麼放人,要麼,去死。”

    說著,他直接朝那群暗衛沖了過來。

    幾名暗衛上前迎戰,陸準見招拆招,雙方都是不要命打法,沈眠被人攔著出不去,只能掀開簾子看。

    陸準好歹也能算一個男三男四號,武功高強不是蓋的,即便一人單挑這麼多暗衛,仍能步步緊逼。

    但沈眠很快就看出不對了。

    陸準這樣完全是孤注一擲拼到極致了,楚遲硯的這支暗衛兵團也不是吃素的,何況還有這麼多人。

    表面看起來他是佔了上風,但肯定堅持不了多久,若是一直就

    這麼耗著,他不僅帶不走沈眠,自己也很有可能沒命。

    這種情況下,沈眠更擔心陸準了︰“陸準,你走吧,你別管我了,你快走,楚遲硯不會殺了我的!”

    陸準並不說話,但手下招式不停。

    他已經是強弩之末,沈眠急的直哭︰“你走啊,我不要你救,你快走!”

    陸準充耳不聞,招式卻愈發凶狠,眼看那幾名暗衛都快攔不住,攔著沈眠的那名暗衛便有些急,注意力一分散,沈眠看準時機,一口咬在那人的手上,然後跳了下來。

    “陸準!”沈眠跑去挨著他,暗衛們並不敢傷了沈眠,所以一直躲避,沈眠也發現了,便圍著陸準轉起來圈圈。

    不過他的體力有限,稍一停頓陸準就又打起來了。

    陸準一只手拽住沈眠,一只手拿劍,這回他並不戀戰︰“我們走!”

    “追!”

    沈眠被陸準帶著一路狂跑,他都覺得這腿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樣,但他不敢停,也不敢叫陸準停。

    “站住!”

    暗衛緊追不舍,沈眠突然感覺手有些粘糊糊的,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闖進鼻腔。

    “你是不是受傷了?”

    陸準的聲音有些不穩︰“我沒事。”

    沈眠覺得有事,他怕陸準會沒命︰“你騙人,你別管我了,先走吧,我沒事的,我以後會再找機會跑出來。”

    陸準沒理他。

    “陸準!”、

    “沈眠。”

    陸準第一次這麼叫他的名字,沈眠安靜了。

    他听陸準說︰“你要回去,除非我死。”

    他們就這麼一直跑,直到跑到了懸崖邊,退無可退。

    他們停了。

    誰也沒說話。

    沒一會兒,追兵就追上來了。

    兩邊靜靜對峙,暗衛看了眼他們身後,開口道︰“陛下有旨,公子必須毫發無傷,陸準,殺無赦。”

    “公子大可隨我等回宮,若陛下要殺你,大可不必如此麻煩。”

    “陛下只想要陸準的命。”

    這暗衛還算有點腦子,可沈眠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怕死一點,還是怕楚遲硯多一點。

    可能都怕。

    那狗逼淨會折磨他,可比死了還難受。

    先不說他會不會隨暗衛回去,那要是陸準死了呢?

    陸準才是最無辜的那個。

    要不是他讓陸準帶

    他走,陸準該在其他地方施展他的軍事才華,會好好的活完這一生,而不是就這麼死了。

    感覺手被人捏了捏,沈眠偏過頭,陸準笑了笑︰“我尊重你的選擇,不管你的選擇是什麼,我永遠都不會怪你。”

    他的眼神就像沈眠剛穿過來他們第一次見面一樣,包容又寵溺。

    沈眠一時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在那支箭朝著陸準射過來的時候,一把將陸準撲撲倒,直直落了下去。

    冥冥之中想,陸準給他的護身符應該有用吧,求菩薩保佑了。

    -

    砰!

    杯子碎裂開來,滾燙的熱茶摔在了暗衛的肩上。

    “你說人掉下去了?”

    楚遲硯陰沉著臉︰“影一,我是怎麼說的,我要他毫發無傷,陸準死不死我不在乎,我讓你們把沈眠帶回來。”

    “你現在跟我說人沒了?”

    影一︰“屬下並未傷及公子,只是陸準帶他到了懸崖邊,屬下想射陸準,但公子為了救他,便一同落下去了。”

    “住口!”

    楚遲硯大發雷霆,情緒起伏很大。

    他額頭上冒出了一些青筋,拳頭緊緊握住,一巴掌拍碎了桌子。

    “我從不需要解釋,我只要沈眠。”

    他取了一把劍,架在影一脖子上︰“念你跟了我這麼久,我給你一個痛快的。”

    “陛下!”吳洲忙著求情,雖然這並不是最好的時機︰“影一對您忠心耿耿,可以讓他將功贖罪,求陛下饒他一命!”

    楚遲硯冷冷的︰“吳洲,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

    吳洲︰“陛下恕罪,屬下……”

    楚遲硯最後手起刀落,砍了影一的一條胳膊,再將人一腳影一踢開。

    已是格外恩賜了。

    影一咬緊牙關︰“謝主子不殺之恩。”

    楚遲硯︰“說情況。”

    影一︰“屬下在那之後去找了,並未在崖底發現公子的尸首。”

    “想必是還活著。”

    楚遲硯心里不知是什麼感覺。

    他只是想將小皇帝帶回來而已,沒想到沈眠這次竟然還這麼硬氣。

    陸準受了重傷,沈眠又不會武功,這兩人掉下懸崖,即便僥幸不死,又哪能不受傷呢?

    肯定當時還活著,那之後呢?

    他不知道心里那種感覺是不是害怕,其實按道理來說,沈

    眠也就只能算一個比較滿意的小寵,要是真的死了,天下真麼大,也不是找不到滿意的,但他又覺得,小皇帝這麼有趣,身體這麼軟這麼金貴,死了就沒有了,那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小皇帝,他上哪兒找呢,要是以後都找不到呢?

    他還沒操夠,小皇帝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就算是死他該死在自己的床上,而不是和死在陸準身邊。

    “吳洲。”

    “屬下在。”

    “安排下去,朝中事務暫時交于丞相處理。”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們沒死也肯定受了重傷,走不出那個村子,這次,我要親自去把人給抓回來。”

    要是人還活著,他這次一定會蒤荌驉C

    要是人死了……

    不。

    不會死。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不太舒服,去醫院做了胃鏡qwq

    明天倆人應該就能見面了,小皇帝跑不了什麼啦,要讓暴君嘗點痛苦,不然我怕眠眠招架不住……

    即將開啟皇宮喜當爹副本∼

    楚遲硯:”馬上當爹了,有點激動。”

    他還沒操夠,小皇帝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就算是死他該死在自己的床上,而不是和死在陸準身邊。

    “吳洲。”

    “屬下在。”

    “安排下去,朝中事務暫時交于丞相處理。”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們沒死也肯定受了重傷,走不出那個村子,這次,我要親自去把人給抓回來。”

    要是人還活著,他這次一定會蒤荌驉C

    要是人死了……

    不。

    不會死。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不太舒服,去醫院做了胃鏡qwq

    明天倆人應該就能見面了,小皇帝跑不了什麼啦,要讓暴君嘗點痛苦,不然我怕眠眠招架不住……

    即將開啟皇宮喜當爹副本∼

    楚遲硯:”馬上當爹了,有點激動。”

    他還沒操夠,小皇帝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就算是死他該死在自己的床上,而不是和死在陸準身邊。

    “吳洲。”

    “屬下在。”

    “安排下去,朝中事務暫時交于丞相處理。”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們沒死也肯定受了重傷,走不出那個村子,這次,我要親自去把人給抓回來。”

    要是人還活著,他這次一定會蒤荌驉C

    要是人死了……

    不。

    不會死。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不太舒服,去醫院做了胃鏡qwq

    明天倆人應該就能見面了,小皇帝跑不了什麼啦,要讓暴君嘗點痛苦,不然我怕眠眠招架不住……

    即將開啟皇宮喜當爹副本∼

    楚遲硯:”馬上當爹了,有點激動。”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1、懸崖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1、懸崖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