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3、求饒-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33、求饒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3、求饒

    “……”

    還是熟悉的狗逼配方。

    熱氣傳到皮膚, 明明該是熱的,但沈眠卻覺得全身冰冷。

    寒氣從腳底到頭皮,他多希望這是在做夢, 但可惜不是。

    楚遲硯來了。

    他還是被抓到了。

    因為楚遲硯的話,所以沈眠沒再掙扎,其實主要原因是因為腿軟。

    眼淚都不用楚遲硯逼他就流了滿臉,他太絕望了, 就像魚兒被扔進了沙漠一樣。

    楚遲硯感覺到小皇帝的軟化, 就著抱在懷里的姿勢, 把人翻了個身︰“怎麼不跑了?”

    沈眠有些哽咽︰“……你、你不是要殺我嗎?”

    楚遲硯冷笑道︰“陛下也會怕?我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

    沈眠沒反駁, 楚遲硯現在說話陰陽怪氣, 他得小心應對︰“我怕的。”

    “你怕什麼?你再怕也敢逃跑,沈眠,你以為你能逃到哪兒去, 我要是想找你, 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 哪怕你已經死了成了一堆骨頭,我也能把你從土里挖出來。”

    沈眠︰狗比還是狗比, 掘人墳墓這事兒也做得出來, 我說我只是想來度假的你信嗎?

    “當然, 要是你真想變成一堆骨頭,我也可以成全你。”

    沈眠有點被嚇到,楚遲硯的臉色沉沉的,像是真要把他活寡了一般。

    他沒有說話,只是止不住眼淚。

    楚遲硯抬手幫他擦了擦︰“現在就開始哭會不會太早了?”

    沈眠︰“……”

    這狗比的臉在他的噩夢里出現了很多次,如今真真切切的看到,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

    腰上的手就像烙鐵一樣, 箍得他疼得不得了。

    沈眠小聲道︰“你、你先把我放開……”

    楚遲硯非但沒放,甚至還掐了沈眠一下,沈眠吃痛,癟著嘴︰“疼……”

    “疼麼?”楚遲硯和他耳鬢斯磨︰“這也疼,跳崖的時候疼不疼?你對陸準可真是好啊,都可以為他死嗎?”

    沈眠︰“我不是……”

    為什麼這狗比連他跳崖都能說成是他的錯,要不是萬不得已誰又願意跳?他不想活嗎?明明就是楚遲硯把他逼上絕路的。

    他還差一點就死了。

    “是你讓人先追殺我的,要不是他們追我們到了那里,我也不會跳…

    …”

    眼看著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好日子,現在又被抓到了。

    沈眠好悲傷。

    垂著眼眸默默流眼淚。

    楚遲硯︰“我追的是你,殺的是陸準。”

    “是你舍不得陸準死。”

    他終于見到了小皇帝,明明心里是非常高興的,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在沈眠撞進他懷里的那一刻,那種久違的滿足感讓他心情大好。

    可這種好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沈眠這麼排斥他,和陸準在外面這麼多天想必過得很是快活,壓根就沒想到自己,這小皇帝向來口是心非,為了逃走還給他下藥,讓他受傷……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不知道夠小皇帝死多少回了!

    楚遲硯冷淡下來︰“再哭就把眼楮挖了。”

    沈眠一下子收住,這時候千萬不能挑戰這廝的底線。

    他強迫自己停下來,憋住想哭的沖動,一抽一抽的。

    眼眶是紅的,臉蛋兒是白的,又白又嫩,身上還縈繞著一股奶香,是楚遲硯想了幾個月的味道。

    他埋在沈眠的頸側嗅了很久,隨後問他︰“和陸準做過嗎?”

    沈眠︰“……?”

    楚遲硯咬了他一口︰“說話。”

    沈眠抖了一下︰“沒、沒有……”

    楚遲硯放了心,抬頭含著沈眠的嘴唇輕輕啃咬︰“是你不肯還是他不願意踫你?”

    沈眠不知道這狗東西為什麼要糾結這個問題,他以為天底下的男人都跟他一樣?活爛得一塌糊涂還自信滿滿,一天到晚除了那事兒就想不到別的了。

    “不是,陸準不是那種人……”

    雖然親口听到沈眠的否定讓他松了口氣,不過這否定听起來卻像是在為陸準開脫。

    “那種人?那種人是什麼人?像我這樣的人?”

    他在笑,但眼里卻毫無笑意︰“可惜啊,陛下只能被我這種人,干了。”

    他的動作忽然凶狠起來,把沈眠壓在窗戶邊狠狠地吻住,那或許已經稱不上是吻了,更像是一種單方面的發泄。

    沈眠被他咬的很痛,楚遲硯又不讓他呼吸,沒一會兒他的臉色就憋得通紅。

    “楚……”

    他拍打著楚遲硯的肩膀,但都無濟于事。

    還進一步惹怒了楚遲硯。

    楚遲硯猛地扛起小皇帝,把他扔到床上,隨即壓身上去。

    沈眠的恐懼由心底滋生︰“你、你要干什麼?”

    楚遲硯臉上有些戾氣,動作急切一點都不溫柔,他勾了勾唇角︰“要干,你。”

    沈眠拉不住自己的衣服,吼出了哭腔︰“楚遲硯!”

    “怎麼?”楚遲硯像是覺得他好笑︰“不願意?”

    沈眠也不敢說︰“那你找我就只是做這件事嗎?”

    “不止,不過至少現在是,你的罪,等回了宮自然跑不掉。”楚遲硯靠近他︰“我現在就問你,是選擇死還是選擇被gan?”

    沈眠︰“……”自以為不著痕跡的朝後挪了挪。

    他不想做這種選擇。

    楚遲硯拉著他的腳踝把人拖了回來︰“留點力氣,陸準什麼時候回來?你堅持久一點,說不定還能讓他听到一場活春宮。”

    ……

    沈眠覺得楚遲硯好像吃了藥似的,有用不完的精力。

    不管他怎麼哭怎麼鬧,都沒能阻止楚遲硯要上他。

    許久沒做沈眠痛得很厲害,但這次偏偏暈不過去,最後他的嗓子都哭啞了,讓說什麼說什麼。

    他應該慶幸陸準一直沒有回來,只要陸準沒有听到,那麼外面的人听到他也不在乎了。

    從中午一直到天黑,沈眠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他任由楚遲硯將他抱在懷里,左親親右親親︰“痛不痛?”

    沈眠不想說話。

    痛不痛你心里沒點兒13數?

    他不知道為什麼楚遲硯身為一個主角活兒還那麼爛,每次他都很難受,最關鍵的他們的尺寸上還並不契合。

    沒听到回答,楚遲硯又道︰“其實你給我下藥,讓陸準的人去殺我時,我也挺痛的。”

    ?

    陸準的人殺楚遲硯?

    這個沈眠倒不是很清楚,他稍微睜開眼,確實看到那狗逼手臂上有了一個新的劍傷。

    楚遲硯又親了親小皇帝,好不容易抱到人,生氣歸生氣,還是要先來一回才行。

    他撫摸著沈眠小臂上的疤痕︰“這是跳崖留下的傷口?”

    “……嗯。”

    沈眠皮膚很白,那疤痕沒有消,有點紅紅的,看起來不太好看。

    “等回去讓太醫給開一些去疤痕的藥膏,抹抹就沒了。”

    沈眠︰呵,看吧,想消滅罪證!

    沈眠不想去管這些了,他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我想洗澡……

    ”

    “不準。”楚遲硯︰“從現在開始,為了懲罰你,以後每一次做,都不洗澡了。”

    沈眠︰“……”

    我特麼打爆你的狗頭!

    狗東西!

    沈眠挪動了一下,想和楚遲硯拉開距離︰“我討厭你……”

    楚遲硯皺眉,長臂一伸就把人撈回來了︰“你這麼能動,不如我們繼續?”

    沈眠︰“……”

    啊啊啊啊,去死!

    他不再掙扎,累極了便沉沉睡去,好在這次因為消耗了體力能睡,以後還不知道睡不睡得著了。

    楚遲硯吃了個飽倒也不鬧他了,囫圇將小皇帝整個人都抱在懷里,他這幾個月都沒睡過好覺,如今有了小皇帝在身邊,心倒也能安定下來。

    他吻了吻沈眠紅潤的面頰,喊了一聲眠眠,然後閉上了眼楮。

    —

    沈眠是被外面的打斗動靜吵醒的。

    楚遲硯顯然也听到了,倆人幾乎同時睜眼。

    也就那一瞬,沈眠知道,是陸準回來了。

    楚遲硯看他的表情,冷冷笑道︰“好戲開場了,陛下。”

    沈眠心里害怕︰“你要做什麼?我和陸準真的什麼都沒發生過!”

    “你該慶幸你們什麼都沒發生。”楚遲硯勾住他的下巴吻了吻︰“不然不僅陸準活不了,你也不會好過。”

    打開門,陸準正在和影衛撕打。

    “住手。”

    楚遲硯就站在門口,臉上是饜足後勝利者的笑意,他看著陸準,淡淡道︰“你來找死麼?”

    陸準不想知道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里發生了什麼,他雙眼猩紅︰“沈眠呢?”

    “他可能下不來床。”楚遲硯︰“你也知道他體力太差,一回下來就不行了。”

    陸準臉色很難看︰“你為何偏就要他,沈眠在宮里並不開心,你不喜歡他,只當他是個發泄取樂的玩物而已!”

    “那又如何?”

    楚遲硯慢慢走下台階︰“陸準,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你帶不走他,成王敗寇,願賭服輸,不是誰都能做我的玩物,至少我現在對他感興趣,他就得是我的。”

    楚遲硯從小到大的佔有欲都很強,只要他看上的,只要他想殺的,沒有任何一個能逃得過。

    就像現在,他只是看似平常的陳述事實,但卻字字帶刀,刺得人毫無

    招架之力。

    他的臉上帶著淡淡笑意︰“憑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笑意消失,他抽出身旁影衛的劍,朝陸準殺了過去。

    陸準立馬持劍相迎。

    沈眠拖著沉重的身子好不容易走到門口,就看到兩人拿劍相殺。

    兩人都武功高強,但沈眠知道,陸準絕對不是楚遲硯的對手。

    楚遲硯作為書里的龍傲天主角,個人的武力在所有人之上。

    麻蛋,完了完了。

    “陸準!”

    兩人皆是一頓,但陸準的劍沒做停留,直直刺進了楚遲硯的肩膀。

    沈眠驚了,他話都說不出來。

    這下真完了,楚遲硯受傷了……

    接著,楚遲硯的招式愈發凶狠,劍劍都朝著陸準的要害處殺去。

    即便楚遲硯受了傷,但他下了必殺陸準的決心,不管是招式還是內力都比陸準更勝一籌,很快陸準便落了下風。

    在最後一個來回時,楚遲硯同樣刺了陸準一劍,然後打掉他的劍,一把將他踢到在地。

    沈眠被人攔住過去不了。

    楚遲硯劍指陸準,居高臨下,一點都不像受了傷的樣子︰“你輸了。”

    陸準吐出一口血,染紅了身上的白衣。

    沈眠︰“楚遲硯,你不要殺他!”

    他眼尖從影衛的腋下鑽了過去,站在楚遲硯身邊︰“你、你不要殺他……”

    陸準看到了沈眠,同樣也看到沈眠脖子上青青紫紫的痕跡,紅腫的嘴唇和哭紅的眼楮,以及明顯沙啞的聲音。

    他也心如刀絞,好像比肩上的那一劍還要痛︰“眠眠……”

    楚遲硯皺緊眉頭︰“眠眠?”

    他看向沈眠︰“所以他是這麼叫你的?”

    沈眠搖頭︰“不、不是……”

    啊啊啊!!不帶這麼掉鏈子的,早不叫晚不叫,怎麼偏偏這時候這麼叫了。

    楚遲硯根本不听他的解釋︰“拿箭來!”

    影衛送來了弓箭,沈眠被拉到一邊,楚遲硯一箭便射到了陸準的肩胛骨處。

    陸準悶哼一聲,他被侍衛架住不能動彈,但視線依舊死死地看著沈眠。

    就像是在看最後一眼一樣。

    楚遲硯動作不停,很快又射出了第二支箭,在陸準的胸口,但沒在心髒處。

    陸準又吐了一口血,想必楚遲硯在那箭上也傾注了內力。

    沈眠敢保證,楚遲硯的下一箭一定會放在陸準的心髒。

    他很怕陸準就這樣死了,不管怎樣都覺得不值當,也很可惜︰“不要!不要!”

    楚遲硯充耳不聞,眼見他又要射出第三箭了,沈眠奮力掙扎,力氣大到連影衛沒有拉住。

    他忙跑到陸準面前攔著︰“不要……你不要殺他。”

    楚遲硯眼神陰冷︰“走開。”

    沈眠︰“楚遲硯……”

    “你以為我就不敢殺你?”

    听到這句話,沈眠立馬就怕了。

    奇怪,明明跳崖的時候都有勇氣,但他現在看著楚遲硯卻比跳崖的時候還怕。

    但他能怎麼辦,他不知道。

    只是他不能走開,一走開陸準就會……

    楚遲硯看著沈眠,將箭也重新對準了,他笑得陰冷︰“你總是在挑戰我的底線。”

    “真的就這麼想死?”

    沈眠搖頭,他當然想活,活著不好嗎,有那麼多好吃的好玩兒的。

    楚遲硯︰“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過來。”

    沈眠遲疑了。

    他沒過去。

    然後只听“蹭——”的一聲,楚遲硯手里的箭就定在了沈眠的面前,穿過了他的衣擺,再偏一點,就會刺穿他。

    他嚇愣了。

    楚遲硯面無表情地拿起了第二支箭,這次對準的是沈眠的心口,他又問了一次,聲音寒冷如冰︰“你過不過來。”

    陸準︰“沈眠,你過去。”

    “……”特麼的好難做人。

    沈眠咬咬牙,跑過去抱住楚遲硯︰“我求求你,你不要殺他好不好,是我讓他帶我逃的,是我的主意,是我讓謝思年給了我迷藥然後給你喝了,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以後再也不跑了,我就待在你身邊……”

    他沒有章法的在楚遲硯臉上胡亂親著︰“求求你,求你……”

    楚遲硯很生氣,盡管現在沈眠服軟,但他的怒火反倒越來越旺。

    小皇帝為了陸準能做到這種地步。

    沈眠在他臉上胡亂啄著,壓制著他,同樣也壓制著他體內暴戾的因子。

    其實沈眠不知道楚遲硯會不會同意,他不僅手軟,嘴也很軟。

    就在他都快要放棄時,楚遲硯終于是動了。

    他扔了手里的弓箭,按住沈眠的後腦勺,加之更加瘋狂的吻。

    沈眠嘗到了血腥味

    ,但他不敢喊疼,反而試著去回應。

    楚遲硯︰“這是你求我的,要我放了他,你就要替他受到懲罰。”

    開弓沒有回頭箭,沈眠做都做了,自然也不能反悔︰“……嗯。”

    陸準被帶下去了。

    為了防止沈眠中途變卦,所以陸準將會和他們一起,被押回王城。

    楚遲硯拉著沈眠進了房間,把門一關,就死死地盯著他。

    沈眠被看得心虛,不敢直視楚遲硯的目光,只能把頭低下。

    低下頭,他正好看見楚遲硯的一只手有血流下來。

    對了,楚遲硯剛才也被陸準刺了一劍。

    他難道沒感覺嗎?

    一國之君受了傷,不該很緊張很慌亂嗎?

    他不知道該不該和楚遲硯說,他能感覺暴君很生氣,甚至很想殺他。

    想了想,沈眠還是抬起頭,慢吞吞道︰“你的傷……要、要找大夫嗎?好像流了很多血……”

    楚遲硯面無表情︰“你終于看到了?”

    “不是只有陸準會受傷,我也會,但你永遠只會先看陸準,我對你不好麼,你但凡多分點關注給我,也不至于如此。”

    沈眠︰“……”

    好麼?你對我好麼?是自我感覺良好麼?

    為什麼說話這麼可憐兮兮的?

    沈眠不知道該怎麼說,楚遲硯這話有些莫名其妙,他感覺說什麼都是錯。

    “我、我沒注意……那、那你要找大夫嗎?”

    楚遲硯︰“這里有大夫?”

    沈眠搖頭︰“沒有。”

    “……”

    沒有大夫,雲兒也不知哪兒去了,沈眠只在她房里找到了些藥,然後跟著上面的標簽來給楚遲硯上藥。

    他把楚遲硯的袖子剪開,那傷口很深,也非常的觸目驚心,看著就很痛。

    楚遲硯可真能忍,沈眠都在心里暗暗佩服他,這狗比一聲不吭。

    “我、我要開始上藥了,可能有點痛,你、你忍著點啊。”

    楚遲硯沒說話,沈眠也不再多言,將那些瓶瓶罐罐里的藥粉倒在他的傷口處,還用嘴吹了吹。

    輕柔得像是微風拂過,癢癢的。

    楚遲硯的怒火並未消散,連他也說不清楚自己當時為什麼會答應小皇帝。

    沈眠吹了一會兒後便開始給楚遲硯包扎傷口,紗布一圈圈繞起來,最後打了一個漂亮的蝴

    蝶結!

    完美!

    他淡淡笑了笑,覺得自己很有當大夫的潛質,一時忘了形,抬頭就看到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

    “很好笑?”

    沈眠搖搖頭︰“也不是很好笑。”

    楚遲硯看了他一會兒,突然問道︰“在外邊這麼多天,你有想過我嗎?”

    沈眠︰“……”想是沒想過,夢倒是夢到過幾次。

    “沒有?”楚遲硯有些不信︰“我在你心中就這麼沒分量?”

    沈眠︰“也、也不是……”

    “算了。”楚遲硯也說不清楚是失落還是什麼的︰“你果然沒良心,也好,等回宮了可別哭。”

    直覺告訴沈眠這話不是好話,但他也說不出什麼話來補救。

    這狗比還要搞點兒煽情的麼?自己想不想他很重要?

    楚遲硯顯然已經跳過了那個話題。那種矯情的東西果然不太適合他︰“當時怕死麼,要是我真射了那一箭,你可就死了。”

    當然怕。

    沈眠最怕死。

    他紅了眼眶︰“怕的。”

    楚遲硯︰“所以為什麼要跟我對著干?我警告過你很多次,再沒下次了,沒人可以在傷我之後活命,懂麼?”

    沈眠被他看得心虛,想了想居然湊上去親了楚遲硯一口。

    “對不起。”

    楚遲硯︰“就這?”

    ?

    “那、那你要怎麼樣?”

    沈眠很怕楚遲硯提一些非常無理的要求,但他自己又親口答應了,進退兩難。

    楚遲硯淡漠地笑了笑:“我要你——”

    “給我蔻。”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我狗我快樂!不服來戰。

    #楚遲硯  活爛#哈哈哈哈哈

    最後那個字是口。

    這篇狗血甜虐酸爽,樂觀說來是不虐的,頂多就是狗比太狗了。

    榜單要求,明天開始日六日萬!做不到就發紅包!

    更新時間提前到下午六點!拼了!

    完美!

    他淡淡笑了笑,覺得自己很有當大夫的潛質,一時忘了形,抬頭就看到楚遲硯冷冷的看著他。

    “很好笑?”

    沈眠搖搖頭︰“也不是很好笑。”

    楚遲硯看了他一會兒,突然問道︰“在外邊這麼多天,你有想過我嗎?”

    沈眠︰“……”想是沒想過,夢倒是夢到過幾次。

    “沒有?”楚遲硯有些不信︰“我在你心中就這麼沒分量?”

    沈眠︰“也、也不是……”

    “算了。”楚遲硯也說不清楚是失落還是什麼的︰“你果然沒良心,也好,等回宮了可別哭。”

    直覺告訴沈眠這話不是好話,但他也說不出什麼話來補救。

    這狗比還要搞點兒煽情的麼?自己想不想他很重要?

    楚遲硯顯然已經跳過了那個話題。那種矯情的東西果然不太適合他︰“當時怕死麼,要是我真射了那一箭,你可就死了。”

    當然怕。

    沈眠最怕死。

    他紅了眼眶︰“怕的。”

    楚遲硯︰“所以為什麼要跟我對著干?我警告過你很多次,再沒下次了,沒人可以在傷我之後活命,懂麼?”

    沈眠被他看得心虛,想了想居然湊上去親了楚遲硯一口。

    “對不起。”

    楚遲硯︰“就這?”

    ?

    “那、那你要怎麼樣?”

    沈眠很怕楚遲硯提一些非常無理的要求,但他自己又親口答應了,進退兩難。

    楚遲硯淡漠地笑了笑:“我要你——”

    “給我蔻。”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我狗我快樂!不服來戰。

    #楚遲硯  活爛#哈哈哈哈哈

    最後那個字是口。

    這篇狗血甜虐酸爽,樂觀說來是不虐的,頂多就是狗比太狗了。

    榜單要求,明天開始日六日萬!做不到就發紅包!

    更新時間提前到下午六點!拼了!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3、求饒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3、求饒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