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說錯話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4、說錯話

    沈眠覺得自己果然不該和這狗逼比臉皮厚。

    給他口?

    這不是在開玩笑麼?

    他走開了點。

    心里一百二十個不願意︰“就不能……換一個嗎?”

    就算是用手也行啊。

    “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講條件嗎?”楚遲硯下定決心要弄一弄他︰“是你要求我, 不是我求你,你要弄清楚這個事實。”

    沈眠當然弄得清楚了,就是因為清楚才覺得狗逼該死, 自己也太特麼悲催了。

    但他實在過不了心里那關,和楚遲硯做也做了,平時只顧著痛也來不及想其他的。

    現在卻要……

    “你敢哭?”楚遲硯在小皇帝的金豆子快落下來的那一瞬間,及時將那東西給嚇回了搖籃里。

    沈眠吸吸鼻子︰“我不要, 我不要這個, 我、我也不會……”

    楚遲硯其實也只是說說而已, 雖然他是很想, 不過心里還是有那麼一點舍不得沈眠幫他口的。

    但誰讓小皇帝就是欠收拾, 每次怕的跟什麼似的,就是不長教訓。

    “過來。”

    沈眠乖乖走過去,然後被楚遲硯抱在了懷里。

    他怕踫到楚遲硯的傷口︰“你的手……”

    “死不了。”楚遲硯臉色不好︰“況且我要是死了你不正開心?”

    沈眠反駁他︰“你這說的是什麼話啊, 我又沒說想你去死, 我哪里有這麼惡毒, 倒是你啊,一天天都說想殺我。”

    楚遲硯一直盯著沈眠看, 想看這人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沈眠氣呼呼, 哼, 這個鍋他可不能背。

    “你要不惹我生氣我會這麼說?就你干的那些事情,你早就該死千百回了。”

    沈眠︰“你又嚇我!”

    楚遲硯︰“你也知道是嚇你?”

    沈眠︰“……”

    委委屈屈,不說話。

    狗比真的沒事兒做了。

    楚遲硯感覺到勝利者的快,感︰“親我。”

    “嗯?”

    “我說親我,就像我平時親你那樣。”

    沈眠反應了一下,再不情願還是沒辦法,湊上去在楚遲硯的臉上輕輕的踫了一下。

    “就沒了?”楚遲硯不滿︰“我平時是這麼親你的嗎?我沒伸舌頭?”

    沈眠︰“……”

    他又重新試了一次, 伸出舌頭舔了舔,然

    後看著楚遲硯。

    楚遲硯︰“不行,重來。”

    沈眠︰“我不會。”

    “多試幾次就會了。”

    沈眠又試了很多次,他活了十八年,兩輩子,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吻技什麼的自然也是爛的掉渣。

    也不知道這狗逼又抽的什麼瘋,最後一次的時候,楚遲硯反客為主,嘴上手上都不停。

    沈眠︰還來?!

    楚遲硯像是能洞穿他的想法似的,道︰“以前我顧忌著你的身體,還稍有節制,但現在不了,只要我想做,你就不能拒絕。”

    沈眠︰“可是我們上午才……”

    “那又如何?”楚遲硯︰“今晚我手不方便,你自己來。”

    沈眠︰“……”

    又是一夜不能將息。

    -

    楚遲硯醒的時候沈眠還在熟睡,臉上泛有潮紅,現在天氣下涼,他怕冷,總是無意識地朝楚遲硯懷里擠。

    大清早,楚遲硯顯然被他這個無意識的動作給取悅了,伸手摸了摸小皇帝的額頭,有點輕微的發熱,沒有大礙。

    他起身梳洗,門外有人通傳︰“陛下,有人求見。”

    楚遲硯大概猜到是誰。

    雲兒心里很是忐忑,她有些怕里面的那個男人,雖然那人氣宇不凡,但總是帶給人一種非常沉悶的壓迫感。

    楚遲硯打開門,冷冷的︰“何事?”

    只要听到他說話甚至都有點恐懼,但雲兒還是硬著頭皮道︰“你、你說只要我帶你來找到人,就讓我和陸準在一起。”還說會給他們一筆錢財,保證衣食無憂。

    楚遲硯冷笑一聲︰“對啊,我答應過。”

    見他承認,雲兒喜出望外︰“那……”

    “不過陸準就快死了,要我送你下去陪他嗎?”

    雲兒一臉驚恐︰“什麼?”

    楚遲硯︰“听不懂?意思就是我可以送你去死,來人——”

    “不——”雲兒有些後悔了,她不該和這個男人做交易的︰“我、我什麼都不要了,你放我走!”

    楚遲硯很厭惡這個女人的嘴臉,看著都覺得不舒服想吐。

    不過到底是救了小皇帝,要是沒有她,說不定沈眠就真成一堆骨頭了。

    遞給影衛一個眼神,他不再理會,轉身進了屋。

    只把她毒啞,就當時替沈眠還了這個人情。

    外面吵得很,沈眠

    又醒了。

    身體還很不舒服,而當他睜眼看到楚遲硯,就更不舒服了。

    “外面怎麼了?”

    楚遲硯︰“有個女人。”

    女人?

    沈眠︰“是不是叫雲兒啊?”

    楚遲硯不知道那女的叫什麼,不過應該是︰“嗯。”

    沈眠︰“她是個好人,是她救了我。”

    楚遲硯對她好不好這事兒暫時不做評價,他重新上床將沈眠抱在懷里︰“你這麼快就能認定一個人是好是壞了?那我要告訴你,是她帶我來這里抓你的,你還覺得她是個好人麼?”

    沈眠愣了一下,隨即道︰“你騙人。”

    “我用得著騙你?”

    沈眠其實是相信的,這件事楚遲硯並沒有騙他的理由。

    他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雲兒會那樣做,明明這麼好,還救了他們的命。

    楚遲硯不太想和沈眠說其他的人,揉了揉他的腰︰“起得來嗎?”

    沈眠的臉蹭的一下爆紅︰“你不要和我說話!”

    楚遲硯不怒反笑︰“看不出來你昨晚上嘴上說得那麼矜持,坐起來還是很主動的。”

    “那是你逼我的!”沈眠氣得眼淚汪汪︰“你就喜歡這樣羞辱我。”

    楚遲硯︰“難道你不舒服?”

    ???

    這狗逼要臉嗎?他舒服?

    “我一點都不舒服,難受死了,說了你的活很爛,就是真的爛。”

    “沈眠。”楚遲硯又沉下臉來了︰“你還沒吃夠是不是?”

    操!這狗逼變臉真的比變天還快!

    沈眠心里再氣,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楚遲硯︰“重新說。”

    沈眠︰“說什麼啊?”

    “說我的活好,讓你很舒服。”

    沈眠︰“……”

    “快點。”

    啊啊啊啊啊!!這老狗逼!死變態!

    沈眠真是難以啟齒,最後迫于楚遲硯道的威脅,還是紅著臉小聲道︰“你、你的活好,我、我很舒服。”

    楚遲硯開心了,親了親他的臉,道︰“乖。”

    -

    回宮的事情提上日程。

    沈眠從那天以後再也沒看到過陸準,楚遲硯不讓他去,也不告訴他陸準在哪里。

    他稍微多問上幾句那狗逼就生氣了。

    他們的速度很快,明明沈眠出來的時候走了幾個月才到這里,可也才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就快走到王城

    了。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在這期間,沈眠從沒有離開過楚遲硯的視線。

    在他們到離王城最近的那個城市時,正好趕上那兒的花燈節。

    沈眠很有興趣,趕路的這些日子他太無趣了,等到了皇宮就要一直被關著了,好不容易有了個能玩的地方,他自然想停下來玩一會兒。

    楚遲硯倒沒說什麼,答應了。

    他們在當地找了間很大的客棧住下,花燈節在兩天後,所以還需要等。

    沈眠倒沒什麼事,不過楚遲硯怎麼說也是個一國之君,就這麼跑出來不理國事,怎麼看都有點像昏君。

    剛剛洗完澡,身上還帶著潮氣,沈眠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然後就看到楚遲硯在他面前脫衣服。

    狗逼的身材是真的好,腹肌都有六塊!

    “好看?”楚遲硯挑了挑眉,看著小皇帝濕漉漉的眼楮︰“比陸準的怎麼樣?”

    沈眠︰送命題。

    “我又沒看過陸準的,我怎麼知道?!”

    他覺得楚遲硯真是有病,明明都不準他問陸準,自己還要提起這個話題。

    “你要是看過,我就把你的眼楮挖了,反正留著也沒用。”

    沈眠氣極了︰“你一定要每次都這麼威脅我嗎?”

    “這也叫威脅?”

    沈眠︰“哼!”他果然不該和楚遲硯說話的。

    沒一會兒,楚遲硯就上了床,自身後將沈眠摟進懷里,嗅著小皇帝的氣味入睡。

    沈眠又不太睡得著了,他一直都擔心陸準的狀況,最近又听不到消息。

    陸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知道好沒好,能不能好。

    “咳咳……那個,陸準……”

    話沒說完,腰上一松,身後開口︰“起來。”

    沈眠有些懵︰“怎麼啦?”

    楚遲硯將他的被子掀開,冷冰冰的︰“衣服脫了,趴好。”

    作者有話要說︰還有一更!

    在9-10點,今天有紅包!

    以後就二合一發了,今天有點卡文。

    下一章有小馬兒。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4、說錯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4、說錯話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