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eb\Uwant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6
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5、回宮(二更)-魚子果醬作品 - Uwants小說園地

35、回宮(二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5、回宮(二更)

    沈眠︰“……”

    “又、又怎麼啦?”楚遲硯整天跟剛開葷似的, 沈眠現在也能听懂他的話了,就是不知道今晚突然這樣的原因。

    楚遲硯︰“我是不是跟你說過不準在我的面前問陸準?”

    “可是是你先說的……”

    “我先說又怎麼樣?我又不喜歡他。”楚遲硯靠過去吻了吻沈眠的唇︰“他對你忠心,我對你就不好麼?你們已經不可能了, 你這輩子都是我的人,就算是我厭倦了,你也必須在宮里待到老死,沈眠, 你永遠別想擺脫我。”

    這是楚遲硯第一次說不準離開他。

    以前他說的都是厭倦了就放沈眠走, 這次卻改口了。

    沈眠︰“可是你以前都不是這樣說的。”

    “以前是以前, 現在是現在。”楚遲硯︰“我現在改, 你有意見?”

    啊啊啊啊!狗東西去死!

    沈眠又一次見識到了楚遲硯的不要臉︰“你說話不算話!說好了會放我走的!”

    “在我沒松口前你就逃了, 是你先違背約定,我說的話也不作數。”

    楚遲硯想到什麼︰“為什麼要逃?即便和陸準在外面過整天逃亡又提心吊膽的日子,也不願意和我在宮里麼?我能夠保證你一輩子衣食無憂, 保證你像在大越宮里一樣。”

    沈眠︰“我在大越宮里不會有人整天威脅我, 逼我做我不喜歡做的事情。”

    “你怪我?”

    沈眠把頭偏向一邊︰“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空氣停滯一般的安靜。

    “呵。”半晌, 楚遲硯扯了一個冰冷的笑︰“真是可惜,你不喜歡, 偏偏就長了這麼張臉和這具身子。”

    “陸準知道你在床上這麼會勾引人嗎?”

    “知道你脫了衣服是什麼樣子的麼?”

    “楚遲硯!”沈眠怕他又說出什麼污言穢語, 但他又有把柄在楚遲硯手上︰“你一定要這麼說嗎?!”

    楚遲硯沉沉的注視著他。

    沈眠覺得涼颼颼的, 他怕楚遲硯又對他做什麼,可神奇的是,楚遲硯竟然什麼也沒說,直接出去了。

    留沈眠一人在風中凌亂。

    就……挺意外的還。

    沈眠也沒多想,狗逼不和他一起睡他樂的自在,本來以為pi股今天要開花的,皆大

    歡喜。

    不得不說他這晚上睡得極好, 除了有些冷之外。

    早上起來下樓吃了早飯,身邊圍著一群暗衛,他沒看到楚遲硯,也不知道這人去哪里了。

    沈眠︰“那個……楚遲硯去哪里了啊?”

    他問了一下身邊的暗衛。

    “屬下不知。”

    不知道算了。

    沈眠沒那麼閑,反正楚遲硯自己會出現的。

    他就這麼一直等了兩天,直到花燈節來臨。

    花燈節,在這座城里也有七夕的意思在。

    各類俊男靚女收拾打扮好,待著面具在城里游走,若是遇上喜歡的便交談,或者相邀同游,吟詩作賦,相處下來若還是看得上眼,男未婚女未嫁,就可以商量成親的事兒了。

    有點自由戀愛的意思在里頭,當然,若要成親,還是要雙方父母同意,彩禮錢可不能少了。

    沈眠換了一身新衣服,他這兩天都沒看到楚遲硯,這狗逼不知道在鬧什麼脾氣,但沈眠覺得自己也沒說錯什麼,楚遲硯向來都不尊重他,不管做什麼都是想當然的,好不容應有了個機會,他還沒來得及控訴,只說了那麼一點點就受不了了,什麼玻璃心。

    不管了。

    要是楚遲硯不在,沈眠覺得自己可以玩得更開心。

    只是剛一打開門,他這開心就打折了。

    狗逼在外頭站著。

    沈眠扒著門︰“你是來等我的嗎?”

    楚遲硯︰“你覺得呢?”

    “……”

    算是吧。

    沈眠走過去︰“今晚上是花燈節誒,你去不去啊?”

    楚遲硯看了他一眼,小皇帝紅光滿面,看來這兩天晚上休息的不錯。

    “昨晚睡得好麼?”

    ?

    不知道楚遲硯怎麼問了這麼個問題,但沈眠還是老實回答︰“嗯嗯,很好,一覺睡到大天亮……唔!”

    楚遲硯將人勾過來狠狠吻住,啃得沈眠喘不過氣,道︰“那你今晚不用睡了。”

    沈眠︰“……”淦!

    楚遲硯說完,掏出了兩個半臉的面具。

    “待會兒出去都要戴面具,不準取下來,不準離開我身邊。”

    花燈節戴面具是這里的傳統,沈眠也不好說什麼,至于不離開楚遲硯……

    反正待會兒人多,要是被人。流沖散了,他也沒辦法。

    “好。”

    楚遲硯的面

    具是個黑色的,花紋很少,看起來就特別高冷,而沈眠的是個白色小狐狸面具,非常可愛。

    街上的人果然特別多,而且看身形看得出來,都是一些年輕的小姑娘小伙子,簡直是個大型摸黑相親現場。

    沈眠被楚遲硯緊緊拉著,他就算想到哪兒去也不行,只能楚遲硯牽著他逛。

    他們看了一會兒擠得不行,沈眠滿頭大汗,要不是有楚遲硯帶著他,指不定早就被擠走了。

    “好多人啊。”沈眠感嘆。

    楚遲硯沒有說話,他不是很喜歡人多的地方,也不喜歡這種繁雜的環境。

    但他知道小皇帝喜歡。

    所以再不想也要帶他來看看。

    免得以後又說他不好。

    街道兩旁有各種小攤兒,賣得各式各樣的小玩意兒,沈眠看得眼饞︰“我們去那邊看看好不好,那里好像有很多好東西啊。”

    楚遲硯︰“走吧。”

    沈眠只看了一會兒就買了很多,反正不用自己花錢。

    楚遲硯這次並沒有帶暗衛,所以拿東西這件事就落到了他自己的頭上。

    沈眠這也看上了那也看上了,他一只手拿不下,只有用兩只手抱著。

    但楚遲硯又不開口讓他少買,他擁有整個大周,養沈眠一個還是養的起的。

    況且小皇帝這麼開心……倒是很久沒那麼笑過了……

    不知被誰撞了一下,頂上的東西落了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是個小姑娘︰“你沒事吧?”

    楚遲硯很煩躁︰“滾開。”

    小姑娘︰“……”

    像是沒想到楚遲硯說話會這樣,那姑娘面色發燙,又羞又氣,氣憤的跑開了。

    楚遲硯沒把她當回事兒,只是等他把東西撿起來時,小皇帝卻不見了。

    -

    沈眠又看到了個新奇的玩意兒,這古代人手工做得真是不錯。

    他挑挑揀揀,準備再買點東西時,一轉眼,移動信用卡不見了。

    楚遲硯呢?

    沈眠到處看了看,不過周圍都是人,又都帶著面具,眼花繚亂的,他看一會兒就花眼了。

    算了,反正那狗逼會自己找來的。

    他又繼續挑,但他身上又沒錢,只能先看看。

    “這位兄台。”

    “……”

    “這位兄台?”

    “……”

    感覺手臂被人踫了踫,沈

    眠轉身︰“你在叫我嗎?”

    面前這人一身青色衣服,因為戴著面具所以也不知道長的怎麼樣,那人笑了笑,道︰“正是。”

    沈眠不知道這人有什麼事,不過楚遲硯就在這附近,他可不敢隨便跟人說話︰“有事嗎?”

    那人道︰“我看你好像很喜歡這個小木馬,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機會借花獻佛,交你這個朋友?在下柳開河。”

    哦豁。

    沈眠有種強烈的直覺。

    柳開河?名字听起來都gay里gay氣的,難不成是個斷袖?

    “不必了。”沈眠道︰“其實我也不是很喜歡。”

    “誒——”那人忙拉住他︰“相遇就是緣分,既然踫見了,那我送你一個小禮物聊表心意也是可以的。”

    沈眠皺眉,有種很想把柳開河的手甩掉的沖動,但又覺得這樣不太禮貌︰“我真的不想要,謝謝,你送別人吧。”

    柳開河在這大街上尋了好久才尋到這麼個滿意的目標,自然不想輕易放棄。

    “不用客氣,家父是在城里做絲綢生意的,我不缺這點兒錢。”

    沈眠︰“你有多有錢?”

    柳開河以為沈眠果然是被他的錢財吸引了,也不意外,臉上有些倨傲︰“不往多了說,至少這輩子隨便吃喝沒有問題。”

    沈眠︰“那和大周的皇帝比呢,你有他有錢嗎?”

    柳開河被梗了一下︰“和皇帝怎麼好比,反正你又進不了皇帝的後宮。”

    沈眠已經完全沒了和這人說話的欲望︰“……哦,你還是送別人吧,這東西我覺得有點丑。”

    柳開河就像听不懂人話似的,仍一個勁兒地纏著沈眠︰“那其他的呢,其他你看上什麼了?我都可以幫你買。”

    “嘖,你……”沈眠覺得他好煩。

    “賤女人!”

    人群中突然有了騷動。

    “救命啊!”

    “要殺人啦!”

    “打死人啦,救命啊!”

    只見一個女子衣衫頭發都十分凌亂,邊跑邊喊救命,而她身後正好有一個男子拿著大木棒追打。

    街上人太多,女子不知被誰絆倒了,那男子就上去打她。

    “賤女人!我讓你去勾漢子!”

    “我讓你去,讓你去!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女子邊哭邊哭邊罵︰“你以為你是什麼好東西嗎?憑

    什麼你能去逛ji院,我就不能找男人了?!”

    沈眠︰“……”

    原來是一場互綠的戲啊。

    沒什麼看頭了。

    就在他剛準備走的時候,那邊的女子大叫︰“柳公子!”

    沈眠︰“……”操,這姓柳的還是男女通吃啊。

    牛!

    柳開河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對沈眠道︰“你、你听我解釋,我不認識她……”

    沈眠一臉黑人問號︰“你跟我解釋干嘛,又不關我的事。”

    你該跟人家丈夫解釋啊。

    他轉身就想走,只听身後那女子大喊道︰“柳公子小心!”

    女子的丈夫因為隔得遠,一時不知道女子喊的柳公子究竟是沈眠還是柳開河,舉起木棍就朝著沈眠揮來。

    等沈眠轉過身時,木棍已經快到眼前了,他來不及躲開。

    也就是在那一瞬,眼前突然被陰影覆蓋,沈眠被人緊緊抱住,他听見悶聲一響,楚遲硯結結實實挨了這一棍子。

    沈眠被抱得很緊,他甚至能感覺到楚遲硯道心跳和他喘氣的聲音。

    “你……”

    楚遲硯放開沈眠,面色不虞,轉身一腳將那男子踢開,隨即將棍子扔過去,立馬變成兩段,全打在那男子身上。

    那男子慘叫一聲,噴出一口血,直接昏死。

    也不知道死沒死。

    那女子見了被嚇壞了,忙跑過去︰“當家的,當家的你醒醒!”

    柳開河這時才慢慢過來,他才不去管那個女人,反而覺得沈眠這時候很需要他的安慰︰“你沒事吧,那男的就是個瘋子,我看看,傷到你沒有……”

    沈眠對他的厭惡可不止一星半點,他正想躲開,柳開河的手就被人制住了。

    “啊啊啊啊疼疼疼!!!”柳開河仗著家里有點小錢,優越慣了︰“你是誰?不想在這地兒混了嗎?放開我!”

    楚遲硯鐵青著臉,直接 嚓一下就捏斷了柳開河的手腕。

    “憑你也配?”

    他冷笑一聲,一腳將柳開河踢下了橋。

    沈眠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說,雖然楚遲硯這次並沒有像以前砍手砍腳那麼血腥,但還是很嚇人。

    他很生氣。

    不過這次可不是沈眠故意走散的,他真的就是走散了。

    楚遲硯替他擋了一棍子他還是很觸動的。因為本來完全沒必要,痛

    得可以是沈眠。

    在被抱住的那一刻,沈眠突然感覺到了狗比的一點點好。

    真的只有一點點。

    他去到楚遲硯身邊︰“你、你有沒有事啊?”

    楚遲硯面無表情︰“解釋。”

    沈眠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他說的什麼,就立馬一五一十的說了。

    “不過我沒有要他給我買,我也不認識那個人。”

    “不認識……”楚遲硯也沒說信不信︰“我還以為陛下離了我這麼一會兒,就開始迫不及待地找男人了。”

    沈眠︰“……”他感覺楚遲硯並不信他,也不知道怎麼說,但被這麼評價,他心里也不好受,有些賭氣道︰“你不信算了。”

    沒人知道楚遲硯心里的想法。

    小皇帝剛剛逃跑過,過了好幾個月他才把人找回來,當他發現沈眠又不見了的時候,恨不得把這里所有的人都殺了!

    他找人的路上就在想,要是沈眠這次再跑,他不僅會殺了陸準,小皇帝他也不會留。

    他不會給沈眠第二次機會。

    可當他把人找到,卻發現小皇帝身邊圍上了惡心的阿貓阿狗。

    難道都不知道躲避和拒絕麼?

    他不喜歡有別的人覬覦他的東西。

    楚遲硯走過去拿起一個小木馬,問︰“你喜歡這個?”

    那個小木馬做的真的很精致,上面畫了很好看的圖案,雖然沈眠不想讓柳開河給他買,楚遲硯還是可以的。

    他點了點頭。

    然後就看見小木馬在楚遲硯手中化為了齏粉。

    “……”

    有病!

    沈眠委屈,他知道楚遲硯肯定又怪他!

    可小木馬有什麼錯!

    他癟著嘴,眼眶慢慢紅了。

    楚遲硯走了過來,低下頭吻了吻他的唇,道︰“我跟你說過不要離開我的身邊,你卻讓別的人踫你,要是下次再讓我找不到,你知道後果。”

    他沒讓沈眠解釋,直接牽著人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沈眠一直心驚膽顫,他以為楚遲硯會又會怎麼折磨他,結果反倒什麼都沒做,只是囑咐他好好休息?

    一直等了大半夜都還是平靜了,沈眠放了心,雖然覺得狗逼這樣有點反常,但也抵不住困意,睡了過去。

    -

    花燈節的回憶並不美好,第二天他們又啟程了。

    沈眠坐在馬車里昏

    昏欲睡,這次可能只需要一天他們就能到達王城。

    行路到一半時,馬車突然停了。

    楚遲硯掀開車簾︰“下來。”

    沈眠︰“怎麼了啊?”

    楚遲硯︰“下來跟我一起騎馬。”

    沈眠挺喜歡騎馬的,而且有楚遲硯在他後面也不用擔心掉下來。

    他沒多想,跟著楚遲硯去了。

    上了馬,楚遲硯走在了最前面,而且越走越快,直接把大部隊甩在了後面。

    路上有些涼風,早已入了秋,沈眠還圍了一件披風。

    他吹了風神清氣爽,然後突然察覺不對。

    沈眠按住楚遲硯的手︰“你、你做什麼?”

    楚遲硯︰“解衣服你覺得能做什麼?”

    沈眠︰“……”

    臥槽???

    不帶這麼玩兒啊?

    沈眠說話都有些抖︰“我要去坐馬車,我不想騎馬了……”

    “你不是喜歡馬麼?”楚遲硯動作不停︰“看看是這匹馬厲害,還是小木馬厲害。”

    沈眠帶上了些哭腔︰“你不能這樣,昨天我有給你解釋過的。”

    楚遲硯沒說話。

    沈眠︰“楚遲硯,我害怕……”

    楚遲硯吻了吻他有些冰冷的面頰︰“有什麼辦法,怕就抱緊我。”

    ……

    沈眠在一瞬間真的有想死的沖動。

    他以前怕死是因為怕疼,但今天的疼和死好像也沒區別了。

    伴隨一聲馬鳴,一人快馬加鞭趕到王城。

    大周皇宮。

    吳州早就奉命在此迎接陛下,不過不見大部隊,只看到楚遲硯一人。

    還有懷里被抱著的沈眠。

    小皇帝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暈過去了,他被楚遲硯抱著,外面裹得是楚遲硯的外袍,一張臉紅通通的,好像是在發燒。

    吳州︰“參見陛下。”

    楚遲硯顯然有些急,甚至來不及管他們行不行禮,他緊緊皺眉︰“去傳太醫。”

    作者有話要說︰對于楚狗,我先罵為敬。

    這是他的最後一次葷腥。

    耶。

    那啥,也不敢多寫,將就著看吧。

    行路到一半時,馬車突然停了。

    楚遲硯掀開車簾︰“下來。”

    沈眠︰“怎麼了啊?”

    楚遲硯︰“下來跟我一起騎馬。”

    沈眠挺喜歡騎馬的,而且有楚遲硯在他後面也不用擔心掉下來。

    他沒多想,跟著楚遲硯去了。

    上了馬,楚遲硯走在了最前面,而且越走越快,直接把大部隊甩在了後面。

    路上有些涼風,早已入了秋,沈眠還圍了一件披風。

    他吹了風神清氣爽,然後突然察覺不對。

    沈眠按住楚遲硯的手︰“你、你做什麼?”

    楚遲硯︰“解衣服你覺得能做什麼?”

    沈眠︰“……”

    臥槽???

    不帶這麼玩兒啊?

    沈眠說話都有些抖︰“我要去坐馬車,我不想騎馬了……”

    “你不是喜歡馬麼?”楚遲硯動作不停︰“看看是這匹馬厲害,還是小木馬厲害。”

    沈眠帶上了些哭腔︰“你不能這樣,昨天我有給你解釋過的。”

    楚遲硯沒說話。

    沈眠︰“楚遲硯,我害怕……”

    楚遲硯吻了吻他有些冰冷的面頰︰“有什麼辦法,怕就抱緊我。”

    ……

    沈眠在一瞬間真的有想死的沖動。

    他以前怕死是因為怕疼,但今天的疼和死好像也沒區別了。

    伴隨一聲馬鳴,一人快馬加鞭趕到王城。

    大周皇宮。

    吳州早就奉命在此迎接陛下,不過不見大部隊,只看到楚遲硯一人。

    還有懷里被抱著的沈眠。

    小皇帝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暈過去了,他被楚遲硯抱著,外面裹得是楚遲硯的外袍,一張臉紅通通的,好像是在發燒。

    吳州︰“參見陛下。”

    楚遲硯顯然有些急,甚至來不及管他們行不行禮,他緊緊皺眉︰“去傳太醫。”

    作者有話要說︰對于楚狗,我先罵為敬。

    這是他的最後一次葷腥。

    耶。

    那啥,也不敢多寫,將就著看吧。

    行路到一半時,馬車突然停了。

    楚遲硯掀開車簾︰“下來。”

    沈眠︰“怎麼了啊?”

    楚遲硯︰“下來跟我一起騎馬。”

    沈眠挺喜歡騎馬的,而且有楚遲硯在他後面也不用擔心掉下來。

    他沒多想,跟著楚遲硯去了。

    上了馬,楚遲硯走在了最前面,而且越走越快,直接把大部隊甩在了後面。

    路上有些涼風,早已入了秋,沈眠還圍了一件披風。

    他吹了風神清氣爽,然後突然察覺不對。

    沈眠按住楚遲硯的手︰“你、你做什麼?”

    楚遲硯︰“解衣服你覺得能做什麼?”

    沈眠︰“……”

    臥槽???

    不帶這麼玩兒啊?

    沈眠說話都有些抖︰“我要去坐馬車,我不想騎馬了……”

    “你不是喜歡馬麼?”楚遲硯動作不停︰“看看是這匹馬厲害,還是小木馬厲害。”

    沈眠帶上了些哭腔︰“你不能這樣,昨天我有給你解釋過的。”

    楚遲硯沒說話。

    沈眠︰“楚遲硯,我害怕……”

    楚遲硯吻了吻他有些冰冷的面頰︰“有什麼辦法,怕就抱緊我。”

    ……

    沈眠在一瞬間真的有想死的沖動。

    他以前怕死是因為怕疼,但今天的疼和死好像也沒區別了。

    伴隨一聲馬鳴,一人快馬加鞭趕到王城。

    大周皇宮。

    吳州早就奉命在此迎接陛下,不過不見大部隊,只看到楚遲硯一人。

    還有懷里被抱著的沈眠。

    小皇帝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暈過去了,他被楚遲硯抱著,外面裹得是楚遲硯的外袍,一張臉紅通通的,好像是在發燒。

    吳州︰“參見陛下。”

    楚遲硯顯然有些急,甚至來不及管他們行不行禮,他緊緊皺眉︰“去傳太醫。”

    作者有話要說︰對于楚狗,我先罵為敬。

    這是他的最後一次葷腥。

    耶。

    那啥,也不敢多寫,將就著看吧。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5、回宮(二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5、回宮(二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