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醒了(一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6、醒了(一更)

    太醫被吳州扯著領子, 一路狂奔趕到朝陽宮。

    來人是太醫院資深的老太醫,姓王,叫王懷義, 已經有了四十多年的從醫經驗了。

    王懷義急促的喘著氣,先是理了理儀容,跪下︰“參見陛下。”

    楚遲硯臉色不好,從床上坐起來︰“先看人。”

    王懷義起身, 他雖然年紀大了, 但身子骨倒還硬朗, 陛下前些天微服私訪, 現下是帶了個美人回來?

    他上前, 然後發現床上那人有些眼熟。

    咦,這不是跑掉的那大越小皇帝麼?

    難怪陛下臉色不太好,這小皇帝看起來虛弱的很, 難不成是已經經過了一陣酷刑?

    嘖嘖嘖, 瞧著沈眠的年紀跟他孫子差不多大, 雖是大越人士,但他也同樣心生憐憫。

    莫非陛下這是覺得罰了一次還不夠, 怕人死了, 就叫他來救活了繼續折磨?

    唉, 果真伴君如伴虎啊。

    王太醫一時有些遲疑。

    “愣著干什麼?”楚遲硯不耐煩了︰“治不了你這太醫也不用當了。”

    王懷義連忙回過神來︰“是、是。”

    他開始把脈,然後臉色變了幾遍,這……

    這看起來不像是受刑啊。

    楚遲硯有些急,這次他也覺得自己有些莽撞,半路的時候小皇帝哭得尤其厲害,後來暈過去以後他才發現流血了。

    除了第一次,其他時候沈眠沒有流過血, 小皇帝這麼怕痛,想必這次真是痛得狠了。

    他有點不是滋味。

    “怎麼樣?”

    王懷義有些不自在,問道︰“公子身上……可有傷口?”

    楚遲硯︰“有撕裂傷。”

    王懷義了然︰“公子這是由于撕裂的傷口感染引發的高燒,加上他心里有些郁結,身體並不是很好,這才暈了過去。”

    “郁結?”沈眠身體差倒有可能,但要說郁結,楚遲硯還有些不信︰“怎麼會郁結?”

    “這……就要問公子了。”

    楚遲硯沒繼續問了,看著沈眠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王懷義想了想又道︰“這個……為顧及公子的身子,陛下在情。事方面還是要多加節制。”

    楚遲硯︰“……”

    還節制?他不是已經有幾個月沒踫沈眠了麼?就做了幾次而已就不行了?

    “嗯。”

    王懷義不敢多說什麼,這位的脾氣可是人盡皆知,他說的又是房。事,可能這位有些特殊癖好,但可就真的是哭了小皇帝了。

    在這亂世,偏生了一副傾城絕世的容貌,一朝國破,成為了敵國上位者的玩物。

    王懷義腦補了一大堆,越想越覺得同情。

    楚遲硯突然想到什麼︰“每次我做時,沈眠都覺得不舒服,你可有好法子?”

    王懷義︰“……”

    活了快七十年的老太醫滿臉通紅,男子相交本就有些違背天理,若是沒找好辦法,雙方都是痛苦的。

    只是他沒想到陛下救這麼問了出來。

    吳州耳廓也有些微微發熱,把臉轉向一邊,心想︰不知暗衛何時回來。

    王懷義道︰“男子不似女子,陛下事前可用些香膏,切不能急切和用蠻力,循序漸進,最重要的還是保持雙方心情愉悅才可。”

    說了當沒說,心情愉悅?他看小皇帝沒有哪次是心甘情願的。

    王懷義本著同情小皇帝的心,從自己的藥箱里翻出幾本書,這還是他知道當今聖上只有個男寵後,特意去找的東西,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現在還真的用上了。

    “好的姿勢和手法,也是一個重要步驟,這些,咳咳,這些書陛下可以多看看。”

    楚遲硯瞥了一眼︰龍陽十八式。

    太醫走後,楚遲硯讓吳州去挑些宮人,自己便留了下來。

    沈眠還在昏睡,燒也沒退,眉頭緊皺著好像睡得並不安穩。

    整個臉蛋兒紅通通的,身上都是汗,像剛從水里撈起來的一樣。

    楚遲硯給他上了藥,好像有些痛,沈眠昏迷中都在囈語:“不要,疼……”

    楚遲硯放輕了動作,給他吹了吹︰“乖,不疼了。”

    他找了一件寢衣給沈眠換上,正好看到了小皇帝身上斑駁的痕跡。

    都是這兩天才弄上去的。

    他眼神微暗。

    換好衣服後,楚遲硯干脆就躺上去把沈眠抱著,沒忍住親了又親,他這次也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麼個招,故意要在馬上要沈眠。

    心里有些生氣,所以想看沈眠哭。

    小皇帝這次真的很傷心,楚遲硯這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沈眠哭得撕心裂肺,但自己偏就硬著心腸要了他。

    沒有香

    膏,什麼其他的東西都沒用,沒想到卻撕裂了。

    他只想讓沈眠乖一點,但每次沈眠都要惹他生氣,所以他總是止不住自己的怒火。

    罷了,楚遲硯想,過了這一次,好好補償一下小皇帝吧,本來他這次出逃也是死罪,死罪就免了。

    -

    沈眠這次高燒了很久,三天三夜,一直沒好利索。

    楚遲硯在公事處理完後便會來朝陽宮守著他,但沈眠一直不醒,他的耐心也很快就被消耗殆盡。

    他給王懷義下了死命令,若是兩天內沈眠再不能醒,他就砍了所有負責此事的人。

    王懷義這幾天心驚膽顫,就差點沒去求菩薩讓這位公子醒來了。

    好在兩天後,沈眠睜眼了。

    身邊都是些不認識的宮女,看他醒來,歡喜地跟什麼似的︰“公子醒了,公子醒了!快去告訴陛下!”

    沈眠被他們吵得腦子疼,心想這山秀去哪兒了,馬上他又記起,山秀已經出宮了。

    唉。

    他還有點不舒服,高燒過後整個人正虛弱,傷口也還在隱隱作痛。

    宮女遞過來的藥他也不想喝,隔老遠聞著都是一股苦味兒。

    宮女好生勸說︰“公子,該喝藥了。”

    沈眠翻了個身,聲音有些啞︰“不喝,你端走吧。”

    宮女有些為難,她們被挑來朝陽宮,待遇可是宮女中最好的,但要是照顧不好主子,命也是最容易丟的。

    “可是陛下吩咐……”

    沈眠︰“那你就把那藥倒在花盆里吧,就說我喝了。”

    宮女察覺到這位的心情不太好,也不敢說什麼,只能安靜的立在一旁。

    沈眠氣得肝疼,特麼的天殺的狗逼楚遲硯,人老活兒還爛,花樣倒是不少。

    他真的氣死了。

    自己沒那方面的興趣愛好,被上就已經很難過了,可是楚遲硯還沒有原因,想當然的把他當成一個ji女一樣,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明明還給他擋棍子讓他感動了那麼一小下,果然都是假象!

    他生氣,生氣的同時也在唾棄自己。

    他第一次有些厭倦這樣的生活,就算真的怕死,可這麼沒有自尊的活著又有什麼意思呢?

    反正楚遲硯也不會放了他,還會讓他一直痛苦。

    門外傳來聲響,然後是腳步聲。

    “醒了

    ?”楚遲硯坐上床,心情不錯︰“還有哪兒不舒服麼?”

    沈眠不想和他說話,他現在就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態。

    沒得到反應,楚遲硯也不是很意外,可能小皇帝正氣著呢。

    他揮揮手讓宮人都出去,將沈眠的臉掰過來︰“怎麼不喝藥,身上還疼不疼?”

    沈眠抖掉他的手︰“你不要踫我。”

    楚遲硯沒當一回事,想低下頭親親小皇帝︰“怎麼還鬧……”

    沈眠躲開了。

    楚遲硯一頓,聲音沉下來了︰“你干什麼?”

    沈眠現在也不是全然不怕他,但他就是要跟楚遲硯對著干,殺就殺吧,他都看淡了。

    他強撐著坐起來,臉色有些蒼白,但眼神卻堅定了很多,他是想明白了,一貫軟弱也不會讓楚遲硯心軟,反倒是會讓狗逼變本加厲的折磨他。

    沈眠深呼了一口氣,有些倔強道︰“我說讓你不要踫我,我討厭你,我不想看到你。”

    他問︰“听懂了嗎?”

    楚遲硯︰“……”

    這是沈眠說的話?

    不過也對,楚遲硯給他找了個理由,那件事情沈眠吃了不少苦頭,有些小脾氣說些氣話倒也在所難免。

    他笑了笑,想去摸摸小皇帝的額頭看退燒沒有︰“你是不是燒糊涂了……”

    “啪!”

    沈眠一把將楚遲硯的手打掉了。

    他用了很大的力氣,手微微發麻。

    楚遲硯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笑意也沒了,他盯著沈眠︰“你想死麼?”

    沈眠真的受夠他的威脅了,怕歸怕,還是壯著膽子吼了回去︰“都說了讓你不要踫我,我討厭你,一點都不想再看到你!”

    “我不想跟你做,你每次都只會羞辱我,讓我疼,看我這個樣子你很開心嗎?你只會威脅我,然後看我哭著求你。你想殺我是吧,那你就殺了我好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沈眠吼完就紅眼楮了,累得直喘氣,眼淚不爭氣的流下,被他飛快抹去了。

    楚遲硯靜靜的看著,就算他覺得這次小皇帝受了苦頭,但也不允許有人這麼在他面前放肆。

    他掐住沈眠的脖子︰“沈眠,是不是我對你太好了,都讓你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沈眠哭著,下顎繃得緊緊︰“你對我好嗎,好個屁!你就一貫自我感覺,對我好會把我弄傷嗎,對我好會每次都強要我嗎?楚遲硯,要麼你就放了我,要麼,就殺了我。”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你自己選吧。”

    作者有話要說︰接下來楚狗的日常就是——

    沈眠:我就是要你氣的不行還不敢干我的樣子!

    追妻火葬場還要在後面,第三次以後了∼

    今天還有一更哈!等著!可能又在十點左右了qwq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6、醒了(一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6、醒了(一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