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吐了(一更)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魚子果醬 本章︰38、吐了(一更)

    太醫每天都會來給沈眠上藥, 為了養傷,楚遲硯也吩咐了御膳房格外給他做些好吃的補身體。

    有了約法三章後,那狗逼這幾夜都沒有歇在朝陽宮, 沈眠樂的清閑, 傷也在慢慢好轉。

    他打算等自己身體再好些, 便去看看陸準,陸準還在牢里, 楚遲硯死活不放他出來。

    只是沒想到這天剛吃過午膳,楚雲昭就來了。

    他今天穿的男裝, 整個人看起來好像瘦了一點, 沈眠有些驚訝︰“你……”

    “眠眠!”楚雲昭一看他就哭了,哭得很傷心,他想跑過去抱著沈眠,但又擔心踫到沈眠的傷口︰“嗚嗚嗚,你終于回來了……”

    沈眠對楚雲昭一直是有點愧疚的,雖然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但他想起楚雲昭很喜歡陸準,自己又把人師父給拐走了……

    “別哭了。”沈眠笑了笑, 摸了摸楚雲昭的頭︰“對不起啊昭昭。”

    楚雲昭其實早就知道深眠不喜歡待在宮里了, 他雖然年紀小, 但不是傻子。

    “你怎麼跟我道歉啊,你不喜歡這里, 走了的話很正常的, 如果我不喜歡,我也會走的。”他擦了擦眼淚,清透的大眼楮顯得有些沮喪︰“不過我從小都在這里長大,如果真的離開皇宮, 我都不知道該往哪兒去了。”

    沈眠自然清楚,楚雲昭以後會在封地做一個閑散王爺,那封地離王城還非常近,這些事情,楚遲硯早就幫他考慮好了。

    “但是你走了以後,四哥非常生氣,他殺了好多人啊,很嚇人的,我去找他,他還吼我。”楚雲昭說的可憐巴巴的,像是想起當時的場景,眼眶都慢慢紅了。

    沈眠沒想到楚遲硯那狗逼竟然如此喪心病狂,書里可說了,楚雲昭從小到大,楚遲硯從來沒有對這個弟弟紅過眼。

    “對不起。”沈眠︰“我……是我的錯,是我不好。”

    “沒關系的,”楚雲昭破涕為笑,雖然他有時候想起那些事確實很傷心,但現在所有人都回來就好了︰“你回來我就很開心了,你怎麼樣啊,四哥真的太討厭了,我听宮人說,他竟然拿刀砍你,他脾氣不好,你別和他對著干啊。”

    “嗯嗯,”沈眠大為感動︰“我會的。

    ”

    楚雲昭又天南地北的說了一些其他的,慢慢就有些磨磨蹭蹭猶猶豫豫的,沈眠猜到了他想說什麼。

    “你是不是想問陸準?”

    楚雲昭愣了一下,搖搖頭,然後又點頭。

    他已經知道師父不叫周和了,是以前在大越的將軍,叫陸準。

    “我知道師父在哪里,但我進不去,四哥說了不準我去。”

    所以他沒辦法,借著來看沈眠,順道也想看看師父。

    “眠眠,你能不能帶我去啊?”

    楚雲昭這孩子重情誼,沈眠反正也要去看陸準的,便答應了下來。

    -

    翌日。

    沈眠和楚雲昭一起去往大牢。

    楚遲硯說過在宮里不再限制沈眠的自由,看守的人自然也听到了這個消息,今日一見,果然是禍國殃民的貨色。

    沈眠幾乎沒有任何阻攔的就去了。

    “師父!”楚雲昭的視力很好,扒在了其中一個牢門口︰“師父師父!”

    沈眠也趕緊過去︰“陸準!”

    听到聲音,陸準慢慢起身,他手腳都戴了鐐銬,身上的衣服還是原先那件,上面沾了些血跡污漬,頭發凌亂,看起來狼狽極了。

    看到兩人,他有些意外,啞著聲音開口︰“你們怎麼來了?”

    沈眠還沒來得及說話,楚雲昭就忙哭著問︰“嗚嗚嗚,師父你有沒有事啊?這里是不是很冷,他們有給你送好吃的嗎?”

    陸準笑了笑︰“謝殿下關心,我沒事。”

    听到這話,楚雲昭臉上不知為何閃過一絲落寞,但他很快就恢復正常︰“嗯嗯,那太好了。”

    沈眠有些于心不忍,他真的把陸準害慘了。

    “對不起……對不起……”他除了對不起也不知道說什麼,但這三個字真的太蒼白了。

    陸準︰“你沒事就好,不用跟我說抱歉,是我沒用。”

    沈眠忍住想哭的沖動︰“你已經很好了,真的。”

    小皇帝後半生悲慘,但陸準已經盡力了。

    不論是在書里還是現在。

    “不管發生什麼,陸準,我希望你活下去。”

    “你能活著,我就很開心了。”

    他暫時不打算告訴陸準楚遲硯要讓他守邊境的事,這件事,陸準需要自己做決定。

    他將自己身上的平安符交到了陸準手里︰“這個你帶著,算

    我送給你的。”

    陸準︰“好。”

    楚雲昭就听著他們說話,也不打斷,等到時間差不多了,他們必須走了。

    他這才從懷里掏出一堆吃的︰“師父這是我給你帶的醬肉餅、小方糖、牛肉干……”他還帶了不少,沈眠就說,他今天老是聞到一股香香的零嘴味道。

    陸準失笑道︰“殿下……”

    楚雲昭拉住他的手,哽咽道︰“我今天只能帶這些來了,等、等我以後再給你帶好吃的。”

    陸準心里說不出是何滋味,他恨楚遲硯,但楚雲昭是沒有錯的。

    “嗯。”陸準拍了拍他︰“別哭,師父等你。”

    楚雲昭立馬就笑了,眼里迸發出光芒︰“好!”

    沈眠這才看了看楚雲昭,心里突然劃過一個猜想。

    -

    沈眠前腳剛回朝陽宮,楚遲硯後腳就立馬來了。

    消息可真是靈通。

    他一來就沉沉的盯著沈眠看,也不說話,沈眠有些累,既然楚遲硯不說話,他也懶得費口舌,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下了。

    居然不主動承認錯誤?

    楚遲硯臉色難看︰“過來。”

    沈眠看他一眼︰“干嘛啊?”

    他沒過去。

    楚遲硯過來了︰“我听說你去看陸準了?”

    沈眠點頭︰“對啊,怎麼啦?”

    楚遲硯被哽了一下,隨即道︰“那群狗奴才分不清到底誰才是他們的主子,沒經過我的允許就放你進去,看來是不想活了。”

    “來人——”

    “楚遲硯!”沈眠站了起來︰“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是你說的不會限制我在宮里的自由的!”

    楚遲硯冷笑一聲︰“我是說過不會限制你的自由,但沒說我不能砍奴才,我要殺他們,你還有意見麼?”

    沈眠︰“……”

    “你、你……”

    沈眠氣得無話可說,他自然不能有意見。

    但如果那群人被砍了,罪魁禍首就是他。

    “你騙我,”沈眠紅了眼眶︰“你、你說話不算話。”

    他果然不該相信這狗逼。

    楚遲硯心里不高興,小皇帝竟然敢瞞著他去見陸準,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他過去掐住沈眠的下巴︰“那誰讓你去看陸準的?”

    因為忙著把積壓的奏折和事情處理干淨,他好多天都沒來看沈眠。

    小皇帝這幾

    天大補,臉上都長肉了,皮膚也變得更加白皙光滑了。

    簡直吹彈可破。

    沈眠被捏著腮幫子,說話都有些不利索︰“我腫麼就不能去看他了?他馬上都要肘了我難道還不能去看看嗎?”

    “就是不能。”楚遲硯冷冷道︰“我不喜歡,所以就是不可以。”

    “我不允許你和他還有什麼交集。”

    沈眠掙開他的手︰“你無賴!”

    楚遲硯捻了捻指尖︰“是又怎樣?”

    “……”

    沈眠忘了這狗逼的臉皮。

    那可是比城牆拐拐還厚!

    那天說的那些話要是楚遲硯不承認,就都不作數了。

    而過了這麼久,沈眠都不太敢死了。

    他癟了癟嘴。

    委屈。

    弱小。

    無助。

    看到小皇帝要哭不哭的,楚遲硯的心直癢癢,他都好多天沒抱到人了,現下想得不得了,于是一把將沈眠抱起︰“哭什麼,給我親親。”

    “我不要!”沈眠潤濕了眼楮,把臉轉開︰“你就知道欺負我,還、還威脅我。”

    楚遲硯親了個空氣,非得將沈眠的臉掰過來啄了幾口︰“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想親你也叫欺負?我殺的是奴才又不是你,這也叫威脅?”

    他笑了笑︰“陛下,即便要給我定罪,也不能誣陷啊。”

    太不要臉了。

    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沈眠擦了擦自己的臉,然後楚遲硯又親。

    又擦,又親。

    又擦,又親,又……

    “再敢擦掉手就別想要了。”楚遲硯冷臉︰“你再擦一下試試。”

    沈眠︰“……”

    哼!!

    他氣呼呼的,換了只手擦眼淚。

    楚遲硯又貼上去親了親他的眼楮︰“這麼久沒見,你都不想我?”

    沈眠沒說話。

    他不想和這狗逼胡扯,干脆沉默。

    楚遲硯皺眉︰“說話。”

    沈眠賭氣︰“我想睡覺。”

    “想我還是想睡覺?”

    “想睡覺!”

    楚遲硯︰“想跟我睡覺?”

    沈眠︰“……”

    他一副“世上怎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的表情,楚遲硯忍不住笑了︰“我知道了。”

    說完,抱起沈眠朝床那邊走。

    沈眠有些嚇到︰“你干什麼?”

    “你不是要睡覺?”

    沈眠︰“我說的是我一個人睡!”

    他掙扎起來︰“你要是敢上我,我、我一定跟你拼了……”

    楚遲硯剛把人放上床,沈眠就立即滾進最里面去了,拿著一個枕頭當武器,警惕的盯著他。

    楚遲硯嘆了口氣︰“沈眠,你未免太天真了,我說過,我要想上你,你根本攔不住。”

    就是這樣沈眠才絕望!

    要是楚遲硯……

    “好好休息。”

    嗯?

    楚遲硯︰“晚上我再來看你。”

    說完就真的走了。

    沈眠有些懵比,這狗比真的假的?

    發現楚遲硯真的沒再回來,沈眠好歹松了口氣。

    楚遲硯實在是想不明白小皇帝為什麼這麼排斥他,從他回宮,多少大臣想將家里的女兒妹妹送進宮來,要不是自己一直不松口……

    若是真送進宮了,小皇帝會吃醋麼?

    他有點好奇。

    沈眠倒真的睡了很久,最近他發現自己有些愛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受了傷的原因。

    醒了以後肚子很餓,讓人上了一大桌吃的。

    多半都是肉食。

    吃了晚膳,洗好了澡,他正悠閑地躺在床上看話本,煩人的狗逼又來了。

    沈眠睡得沉,都忘記這狗逼說過晚上會過來。

    不開心。

    “你來干什麼?”

    楚遲硯嗅著從小皇帝身上散發出的清香,道︰“來干,你。”

    沈眠︰“……”

    “你答應過不挨著我睡的!”

    楚遲硯說的理所當然︰“我後悔了。”

    狗逼!

    “你可是皇帝,君無戲言。”

    楚遲硯︰“你也是皇帝,都騙過我多少次了?”

    沈眠︰“……”日!

    楚遲硯有些累,其實他並不打算找沈眠做什麼,就是想看到人而已。

    不過這小皇帝看到他就跟看到瘟神一樣,他就想把人弄哭︰“你自己脫還是我幫你?”

    “!!!”

    “你、你敢?”沈眠節節後退︰“我……唔!”

    楚遲硯直接把人抓過來堵住他的嘴。

    都多久沒嘗著味兒了。

    吻了一會兒,沈眠突然就開始劇烈掙扎︰“嗚……唔唔唔!”

    楚遲硯察覺不對︰“怎……”

    沈眠一把推開他,趴在床邊︰“嘔……”

    楚遲硯︰“……”

    被他親,就惡心到……想吐?

    作者有話要說︰楚遲硯:“來親親。”

    沈眠:“嘔——”

    陸準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戲份了嗚嗚……

    感謝大家,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

    開學的寶貝們給我好好學習!!

    有二更,老時間!

    陸準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戲份了嗚嗚……

    感謝大家,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

    開學的寶貝們給我好好學習!!

    有二更,老時間!

    陸準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戲份了嗚嗚……

    感謝大家,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

    開學的寶貝們給我好好學習!!

    有二更,老時間!

    陸準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戲份了嗚嗚……

    感謝大家,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

    開學的寶貝們給我好好學習!!

    有二更,老時間!

    陸準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什麼戲份了嗚嗚……

    感謝大家,大家都好可愛啊啊啊啊!

    開學的寶貝們給我好好學習!!

    有二更,老時間!                   <p/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方便以後閱讀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8、吐了(一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38、吐了(一更)並對懷了敵國皇帝的崽後我跑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